🏡
PTT小說網
x
    逆天邪神

    &澈?你到底怎麼了?你今天變得好奇怪?」看到雲澈忽然又開始發獃,蕭泠汐不由得擔心起來,她抬步又走回雲澈身邊,輕聲道:「你是不是有什麼擔心的事?和我說說好不好?」

    隨著蕭泠汐的走回,暗淡下去的光芒又重新變得濃郁而明亮,再度恢復成了先前的亮銀色。

    這其中的每一個瞬間變化,雲澈都看得清清楚楚。

    黑玉上的光芒所產生的所有變化,都是因為蕭泠汐……她近則盛,她遠則弱。

    雲澈就算再怎麼不敢相信,卻也真真實實的看到……這分明是一種感應。

    這是怎麼回事?

    他拿起釋放著銀色光芒的黑玉,呈到蕭泠汐的面前,用儘可能平緩的語調道:「泠汐,這塊石頭,你以前見過嗎?」

    &沒有啊。」蕭泠汐愕然搖頭:「為什麼會這麼問?」

    「……」雲澈是這個世上最了解蕭泠汐的人,他們從小一起長大,時時刻刻粘在一起,彼此知道對方的一切秘密。

    她雖然曾是他的小姑媽,但年齡比他還要小上一歲。她的玄道天賦平庸,而且對修玄也並無太大興趣,但卻一直很努力,只是為了要保護那時玄脈殘廢,備受嘲諷冷眼的他。而隨著雲澈的成長,她修鍊的步伐也逐漸放緩,直到如今,她的玄力也沒有突破真玄境。

    和他身邊的蒼月、雪児、小妖后、苓兒、夏傾月她們相比,容貌也好,天賦也好,玄力也好,地位也好,都遠遠不及。

    她很普通,或許也正是因為她的普通,她一直都是雲澈內心深處最為眷戀和溫暖的凈土。

    但為什麼……她竟會忽然和這枚來自弒月魔君的黑玉出現這樣的詭異感應?

    這根本是不該發生……簡直荒謬之極的事。

    短暫的沉默,雲澈拿起蕭泠汐的手:「泠汐,你拿著這塊石頭,然後仔細感受一下會不會有什麼特殊的感覺?」

    &好。」從見到雲澈到現在,蕭泠汐就一直感覺到他的表情眼神之中無不透著怪異。她伸出手,將雲澈手中的神秘黑玉小心的拿起。

    就在蕭泠汐將神秘黑玉拿在手中的那一剎那,黑玉上閃爍的亮銀色光芒忽然爆開,這始料未及的變化讓蕭泠汐一聲驚叫,下意識的將手中之物丟開,同時身體也失去平衡,一下子向後倒去。

    &汐!」

    同樣因黑玉的光芒忽然炸裂而驚愕的雲澈連忙向前,將差點的倒下的蕭泠汐牢牢扶在懷中:「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沒事,」蕭泠汐搖頭,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沒想到它會忽然發光,被嚇了一大跳……嗚,好丟臉。」

    &的手有沒有事?」雲澈迅速拿起她剛才捧過神秘黑玉的手掌,深恐她被剛才炸裂的光芒傷到。好在,她的手掌白嫩如初,沒有一絲異樣的痕迹。

    &然沒事,我真的只是被忽然嚇了一跳而已。」蕭泠汐從雲澈的懷中站起,然後忽然盯著雲澈的身後,愣在了那裡:「啊?那……那是……」

    雲澈閃電般的回頭,然後和蕭泠汐一樣怔在了那裡。

    被蕭泠汐在驚呼之中丟出的神秘黑玉落在了不遠處的地面上,只是,它原本正在釋放的銀色光芒消失不見,又恢復了通體漆黑的狀態。但,就在它的上空,從地面到房頂的空間,一大片灼目的銀色光華卻在快速的擴散、分離、扭曲……最後,竟形成了數百個大小近似,但各不相同的形狀,整體的排列在空氣之中。

    「……」雲澈目光微直。這些光芒同樣沒有絲毫的氣息,若是閉上眼睛,將完全感知不到它們的存在。

    這些銀色光芒所呈現的,似乎是一堆奇形文字,排列的也頗為整體。但云澈目光從上至下,從左至右,卻完全看不懂這些究竟是什麼文字……完完全全,一個都不認識。

    天玄大陸、幻妖界、滄雲大陸所用的文字都是世界文,世界文據說是上古時代諸神所創造,范用於整個混沌空間。因為創世神每創造一個星球或星界,留下的都只會是這種文字。因而,無論這個星球上的三個大陸,還是茉莉所在的眾神之界,以及其他所有的星球星界,所用的都是同樣的語言與文字。

    或許會有一些種族因某些原因而自創某種語言或文字,但不會不通曉范用於大千世界的世界文。

    而呈現在眼前,明顯是文字的東西,卻根本不是世界文,且其文字構成方式和世界文全然不同。

    難道,這不是某種文字……而是什麼特殊的符號?

    雲澈疑惑與思索間,耳邊,忽然傳來蕭泠汐輕渺似夢的呢喃聲:

    &世……天…>

    雲澈愕然轉頭,發現蕭泠汐正獃獃的看著浮在空中的銀光,目光怔然,狀若失魂。

    &汐,你剛才說什麼?」雲澈驚疑道。

    蕭泠汐伸出手,緩緩的指向空中的銀光,她的眼眸在輕盪,裡面是極深極深的茫然:「這些字……我…>

    「……難道,你可以看懂這些字?」雲澈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道。

    蕭泠汐點頭,然後又用力的搖頭,眼瞳里全然茫然,還有深深的驚慌失措:「我不知道……我明明沒有見過的,可是,我……我居然……我居然可以看懂這些字,每一字我都認得……可是,我明明不認識的……我明明……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文字。」

    &澈,到底……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是不是在做夢?」蕭泠汐的雙手一下子抓緊了雲澈的手臂,明明從未接觸過的東西,自己卻忽然對其無比熟悉,這帶來的絕不是什麼意外之喜,而是一種無法言喻,發自靈魂的恐懼。

    &真的認識這些字?」蕭泠汐的話,讓雲澈內心劇震。

    &蕭泠汐更加用力的點頭,她伸出手,指向最上空單獨懸浮的文字:「最上面的那四個字寫的是……逆世天書。還有下面所有的字……我全部……全部都可以看懂。」

    「……」雲澈久久無言,心中一片躁亂。看蕭泠汐的樣子,今天也分明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文字。而且他和蕭泠汐一起長大,從不知道她學習過其它的什麼文字……而且在天玄大陸,從古至今,似乎也始終都只有世界文,從未有過其它語言或文字的記載。

    第一次見到這種文字,卻可以看懂……這是怎麼回事?

    再加上黑玉和蕭泠汐之間的感應……一切,都透著無法用任何已知常理解釋的詭異。

    &汐,不用緊張。」雖然一頭亂麻,但他豈能讓蕭泠汐繼續沉浸在這種忽然而至的驚嚇之中,連忙安慰道:「這種事,其實很常見的。有些天地異寶擁有很強的靈性,會自己認定主人,不承認的人,就算得到,也絲毫無用。而由它承認的人,它會主動賜予它的力量。那些黑色石頭就是我撿來的一枚天地異寶,我之前用盡方法,它都毫無反應,而你剛才走過來時,它就忽然發光……看來,它應該是喜歡你的氣息,所以主動釋放出了自己的力量,並主動建立了和你的靈魂聯繫,所以,你才會忽然看懂這些來自它的奇怪文字。而且,也只有你才能看懂。」

    &真的是……這樣嗎?」蕭泠汐瞳眸中的驚慌頓去,顯然,她相信了雲澈的話。畢竟,雲澈所在的層面、見聞都遠遠的高於她,再加上他是她的小澈,她當然相信。

    當然是假的……雲澈心中無奈呻吟,口中卻是道:「當然是真的。有的天地異寶比這個還誇張,它現身的時候,除了它的主人,其他人甚至都看不到它。」

    蕭泠汐輕拍胸口,緩緩舒了一口氣:「原來是這樣,剛才真的嚇死我了,還以為自己忽然……忽然中邪了。可是,我的玄力那麼弱,這塊黑色的石頭為什麼會喜歡我的氣息呢?」

    &這個和玄力強弱沒有關係。有的異寶需要強大的力量才能把它征服,而有的則喜歡純凈無垢的氣息,泠汐你顯然屬於後者,所以,這真的是很正常。」雲澈強行解釋道。

    &蕭泠汐點頭,看向雲澈的美眸眸光閃閃,分明帶著崇拜之色:「小澈,你懂的好多哦。嘻,都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沒有你不知道的事。以前小澈那麼讓人擔心,沒想到,長大之後,會變得這麼的了不起……真的好像是在做夢一樣。」

    &雲澈老臉微紅,目光重新轉向浮在空中的詭異文字上:「泠汐,你把這些字翻譯給我聽好不好?我很想知道上面寫的是什麼。」

    這些文字之中,必定包含著這塊神秘黑玉的秘密……說不定,還能解釋蕭泠汐和它之間的感應,以及為什麼會認識這些詭異文字。

    &蕭泠汐抬起頭,眸光輕掃,開始認認的讀起這些由銀色光芒拼成的文字:

    &鳴之始,混沌之初,天地無序,光暗無間,世之源力,天道為縛,一世荒蕪,百世蒼莽,萬世浮屠,星辰為宙,墮天浮寰,千崢皆為逆,萬華皆空幻……」

    蕭泠汐一字一字的念,雲澈一字一字的聽。這似乎是一段極為晦澀難懂的經文,雲澈的默默的聽著,最初的幾十字,似是一段難懂的描述。但到了後來,文字的意境忽然一變,明明是再普通不過的字眼,從蕭泠汐口中念出,落在他耳中時,卻每一字都在狠狠撞擊他的心魂,讓他從身到魂都莫名震顫……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奇異,或者說可怕的感覺。

    逐漸的,他的意志,像是被什麼東西死死的牽引,全部集中在了蕭泠汐所念的文字上,視線、聽聞、嗅覺……五感全部封死,整個靈魂世界蒼白一片,唯有蕭泠汐的聲音在回蕩。

    蕭泠汐的聲音他無比熟悉,但念著這些文字時,每一個字音都像是傳自遠古的鴻蒙宇宙,隱隱約約的,有一股龐大、深遠、蒼茫到極點的意境鋪開在他的眼前,他的心魂似乎感覺到了它的存在,卻無從捉摸,更不要說去理解和領悟。

    他開始朦朦朧朧的察覺到,這似乎並不是單純的經文,而是一部玄訣,但他從未見過這樣的玄訣。當初,蘊含著天道浮屠之力的「大道浮屠訣」,他都可以在短時間內頓悟,而這段似玄訣的文字,他極其模糊的感覺到了某種神秘意境的存在,感覺到了每一字都似乎帶著遠古的氣息,但卻又捉摸到那個意境是什麼,甚至無法理解其中的每一個字。

    整篇「經文」很短,只有寥寥六百來字,在雲澈懵懂渾噩間,蕭泠汐已全部念完,目光落在最後一句,低喃道:「最後一句話,似乎是一個沒完成的斷句,這篇奇怪的文字,應該並不完整,還有其他的部分。」

    「……」雲澈回過神來,雙目恢復了焦距,但大腦中卻是一片空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