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以雲澈如今的精神力,不要說區區六百字,就算六萬文字,目光掃一遍或者聽上一遍,都會一字不差記得清清楚楚。

    但聽完蕭泠汐所念的似經文又似玄訣的文字,雲澈卻是大腦空白,愣是一個字都無法想起,而且意識還隱約有一種在遊離的感覺。他隨之閉上眼睛,集中精神,頓時,那些怪文又開始逐漸的映現在他心魂之中,並越來越清晰……再睜開眼睛,卻又完全遺忘。

    「泠汐,你能理解這段怪文的意思嗎?」雲澈試探著問道。

    蕭泠汐搖頭:「我可以識出這些文字,但是完全看不懂這些字的涵義。小澈,連你也弄不懂這些文字的意思嗎?」

    就在這時,浮在空中的銀色光華忽然閃動起來,所有奇異文字在光華中快速扭曲,然後重新匯成一團銀色光華,飛回到神秘黑玉之中,完全消逝不見。

    神秘黑玉又恢復了先前的沉寂狀態,縱然蕭泠汐就在旁邊,也沒有再閃耀光華。

    雲澈伸手,將神秘黑玉吸到手中,然後直接收到了天毒珠之中——不再讓它和蕭泠汐有任何碰觸。

    「小澈,那塊石頭究竟是什麼呢?」蕭泠汐無法按捺心中的好奇。

    「不知道,是我在一個稀奇古怪的地方撿到的。」雲澈的語氣格外隨意,然後直接把話題完全撇開:「可能就是個很久之前用來記載古文的魂石吧。算了,不去管它了。走,我們去見爺爺。」

    說完,他直接牽起蕭泠汐的手,兩人一起走向蕭烈的庭院。

    蕭永安已經睡下,蕭雲夫婦似乎去祭拜父母了,蕭鴻也沒有回來,庭院里只有蕭烈一個人。到了蕭烈庭院,蕭泠汐下意識的想將手從雲澈手中抽出,但意外的,雲澈卻反而將她的手更加握緊,在蕭泠汐的慌然中,就這麼牽著她的手來到了蕭烈面前。

    「爺爺,我……有件事想和你說。」雖早已有了充足的決心和準備,但面對蕭烈平和的面孔,他心中依然一陣緊張。

    「啊……」蕭泠汐隱約意識到了什麼,口中一聲輕吟,心跳驟然加快。

    「呵呵,澈兒你來的正好,我也剛好有件大事要和你商量。」蕭烈看著他倆,笑呵呵的道。

    雲澈微怔,當即問道:「大事?是什麼大事?」

    「是關於汐兒的事。」蕭烈深深的看了蕭泠汐一眼,似乎並沒有注意到兩人的手牽在一起,輕嘆一聲道:「汐兒今年也已二十三歲了,早已到了該談婚論嫁的年齡。澈兒你已成婚八年,而汐兒卻為我所累,一直都陪在身邊照顧,終身大事始終毫無著落。如今我身體、精神一切都好,雲兒夫妻恩愛,永安乖巧健康,眼下我最掛心的,就是汐兒的終身大事。」

    「……爺爺你的意思是?」

    「澈兒,」蕭烈雙目看著雲澈的眼睛,溫和的道:「你見多識廣,一定認識很多的年少俊傑,若有和汐兒合適的,就看著給撮合一下吧。你選擇的人,我定會放心。」

    「老爹,我……我……」這件事,蕭烈已經不是第一次和她說起,但這一次,卻是當著雲澈之面,蕭泠汐心中大亂,不知所措。

    「……」雲澈的目光一陣變幻,隨之一下子堅定了下來,無比認真的道:「爺爺,其實這個人,我早已經找好。」

    「哦?」蕭烈目光微漾。

    雲澈在蕭烈面前忽然單膝跪了下去,目光和蕭烈對視,字字錚錚的道:「爺爺,那個人就是我!我想請爺爺……把泠汐許配給我!」

    「小澈……」響在蕭泠汐耳邊的,無疑是她這輩子聽過的最震顫的聲音。他說了出來,當著她的面,還當著蕭烈的面,說出了她渴望,卻又如禁忌般不敢去碰觸的話語。

    蕭泠汐也緩緩的跪了下去,眸光朦霧,輕輕的道:「爹,我……我這輩子,除了小澈,寧願……永遠都不嫁人。」

    相同的話語,她也在蕭烈的面前,清清楚楚的說了出來,話語出口,所有的膽怯與擔心反而無聲消散,內心泛起前所未有的溫暖與平靜感。結果如何,在出口的那一刻便似乎已不再是那麼重要,終於將心靈之底的話說出,整個靈魂,都忽如升華一般變得不同以往。

    「……」蕭烈的臉上沒有露出兩人所預想的震驚、呆然、失望、憤怒,沒有任何哪怕稍稍劇烈的反應,而是一片平靜,須臾,他竟直接背過身去,幽幽一聲輕嘆。

    「爺爺?」雲澈抬頭。

    「呵呵,」蕭烈笑了起來,笑的格外平和:「你們兩個,忍了這麼多年,今天總算是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雲澈目光微愕:「爺爺,難道你早就……」

    「我是看著你們長大,你們從小就親如一體,感情深不可分。十六歲后,你離開了流雲城,汐兒一直陪在我的身邊,我看著她對你日夜牽挂,朝暮思念……這份感情,根本遠遠超出了親情之界。從那時起,我雖不知你對汐兒如何,但汐兒對你,卻絕非親情,而是情根深種,並且這種感覺是在知曉彼此並無血脈之系后完全釋放。」

    「所以,我很擔心,我擔心的不是你們曾經的『姑侄』之系,而是怕汐兒只是一廂情願,從而悲苦一生。」蕭烈微微抬頭,閉上了眼睛,如果雲澈和蕭泠汐此時可以看到他的神情,會看到他露出的是一抹淡淡的微笑。

    兩人一時怔住,蕭泠汐有些不敢相信的道:「老爹,你真的……真的一點都不……介意?」

    蕭烈微微搖頭,淡淡而笑:「你們年紀相仿,又無血脈之系,還都是我最疼愛的孩子,聽了你們今天的話,我歡喜還來不及,又怎麼會介意。我蕭烈雖一生是個庸人,但從不是個迂腐之人。」

    「那……那你最近總和我婚嫁的事,是……是為了……」

    「因為我無法不擔心啊。」蕭烈輕嘆道:「我深知你對澈兒義重情深,但澈兒……他所在的高度已經太高太高,他身邊的女子,或為一國之皇,或為幻妖之帝,或為鳳凰神女……你與她們相比,平凡如沙塵。澈兒雖對你愛護如昔,但我深深擔心身邊儘是世間奇女的他根本不會對你有男女之情,讓你痴心成空,所以,我便以此來試探……呵呵,澈兒剛才跪下時的堅決,還有他眼神里的擔心忐忑,讓我知道我這些年的擔心都是多餘的。我心中最後的牽挂,也終於得以圓滿。」

    「老爹……」蕭泠汐伸手掩住嘴唇,眼角淚珠緩緩而落。

    「爺爺,你放心,」雲澈深吸一口氣,壓抑著激動的道:「我會一生一世,照顧好泠汐。」

    「呵呵,如果是你,汐兒的未來,我可以完全的安心。只不過……」蕭烈輕嘆道:「你們雖毫無血脈之系,但世間儘是愚眾,人言終究可畏,若你們有一日想要成婚,就選在幻妖界吧。」

    「好。」沒有猶豫,雲澈重重的答應了下來。他看向了蕭泠汐,蕭泠汐也在悄悄看著他,兩人目光碰觸,同時而笑。他們原本一直以為,讓他們不得不壓抑情感的是蕭烈,今天才知,原來他們之間最大的阻礙一直都只是自己。

    今日,雲澈本是做好了迎接最壞結果的打算,沒想到,得到的卻是這樣一個美好到幾乎有些不真實的結果。他和蕭泠汐之間原本不敢去碰觸的阻礙,就這麼在轉眼之間,煙消雲散。

    ————————————

    幻妖界,金烏雷炎谷。

    火焰的氣息,比之上一次到來,又明顯弱了一分。

    雲澈來到金烏雷炎谷的盡頭,金烏魂影也在漫天灑落的金芒中現身:「雲澈,你這次又是因何事到來?」

    雲澈抬頭,直接問道:「金烏魂靈,你有沒有聽過『逆世天書』這個名字?」

    「逆世天書?」金烏魂靈重哼一聲:「本尊從未聽過,聽其名字,似乎是一部玄功。哼,竟敢以『逆世』為名,真是好大的口氣。」

    「連你也沒有聽說過?」雲澈面露愕然,隨之失望,低念道:「那就太奇怪了……那些文字所記載的,究竟會是什麼東西?」

    「你似乎滿腹心事。你又是在何處聽到『逆世天書』這個名字?」金烏魂靈道。

    「不,並不是聽來。」雲澈將神秘黑玉拿出:「而是來自於它。」

    當下,他將蕭泠汐與神秘黑玉之間產生詭異的感應,然後現出奇異文字的事,向金烏魂靈完整的講述了一遍。

    「竟會有這種事!?」聽完雲澈的講述,金烏魂靈表露出了遠強於他預料的驚詫。

    「你將其中的文字繪出來給本尊看看。」

    「好!」

    雲澈閉上眼睛,集中精神,竟是用了許久,那一個個扭曲的怪文才浮現在腦海之中,他伸出手指,以金烏炎在空中繪出了最上方的四個奇異文字……也就是意為「逆世天書」的四字。

    足足數十息,雲澈才終於描繪彎成,四個火焰化成的奇異文字懸浮在空中。金烏魂靈的金色瞳光灑在其上,須臾,便將瞳光收回。

    「金烏魂靈,難道……你也不認識這些文字?」雲澈皺眉問道。

    「見所未見,聞所未聞。」金烏魂靈答道。

    「那……為什麼泠汐她會識得?我確定她以前從未接觸過這種文字,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認識這種文字,還受到了很大的驚嚇。」雲澈微微握緊手中黑玉:「難道,真是如我編來安慰她的一樣,是這枚黑玉喜歡她的氣息,從而產生感應,並在無聲無息間主動和她建起了某種靈魂聯繫,所以才忽然認識這種文字?」

    「你所說的蕭泠汐,她是何修為,修鍊的又是何種玄功?」金烏魂靈肅然問道。

    「這個……」雲澈稍稍尷尬的道:「泠汐她不擅玄道,如今玄力只有真玄境七級,玄功是她所出生的蕭門所修的飛鷹訣,是一門很低等的玄功。」

    「……」金烏魂靈沉默了下去,然後淡淡的道:「你暫離此地,將她帶來本尊面前。」

    ————————————

    【是的,我又來吐槽了。】

    【關於蕭泠汐,不少童鞋留言給我說這是強行給蕭泠汐加戲,顯得過於突兀。強行你妹!!我前文加了多少暗示!!暗示的都快成明示了!而且還都是在四百章之前!!全文唯一一個出現過心靈感應的人是誰?全文唯一一個出現過預感能力的是誰?全文唯一一個出現過靈魂「透視」的人是誰?】

    【好吧,其實也怪我,戰線拉的太長,要留意兼記住以前的埋下的細節有些太強人所難了,畢竟不是所有人看書都是一行一行看的……比如我。所以我決定今晚的宵夜多加個圓潤奢華的茶葉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