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

    雲澈答應下來,他轉過身準備離開,但腳步還未邁出,他便忽然定在了那裡,然後又重新回身,面向了金烏魂靈。

    「我改變主意了。」雲澈微呼一口氣,神色忽然變得輕鬆起來:「我決定,不再追查這件事情。」

    「哦?」金烏魂靈微露詫異,隨之瞭然:「哼,看來,你是怕影響到那個叫蕭泠汐的女人。」

    「是。」雲澈點頭承認:「泠汐她不是玄道中人,她對玄力、對權勢沒有絲毫的追求與渴望,她的世界簡單而純凈。雖然,我極其好奇這枚黑玉和所載的『逆世天書』究竟是什麼,但如果要以將她捲入為代價……那我還是當它們從未出現過吧。」

    雲澈手掌一翻,將神秘黑玉丟入天毒珠中:「從今以後,這枚黑玉我再也不會拿出來。管它是什麼東西,還是永遠沉寂下去吧。」

    「……既然這是你的選擇,那便如此吧。你在這個位面,已是無敵的存在,的確沒必要再去強行追尋什麼。除非,你想去眾神之界。」

    「你……似乎很想讓我去神界那個地方。」雲澈抬頭道。

    「哈哈哈哈,」金烏魂靈大笑:「那是當然!你的身上承載著本尊最後的源血與魂源,更有著邪神的傳承,這個世界過於稀薄的元素與過於渾濁的氣息只會極大限制你的成長,浪費你的天賦和本尊賜予你的血脈,本尊是何其渴望看到你這個『怪胎』若去了神界,又會成長到何種地步。」

    「只可惜,你縱然真的去了神界,本尊也已無法看到。」

    「我也很想去,我想再見茉莉一次……否則,會是我一生的遺憾。」雲澈一邊說著,雙手緩緩攥起:「離開這裡之後,我必須開始修鍊了。五年之內,無論如何,我都必須去一次眾神之界。」

    不是因為他對眾神之界的好奇,更不是他渴求更加強大的力量……他只想見到茉莉。

    茉莉離去的時間越來越久,這種感覺非但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淡去,反而一天比一天強盛。

    「很好。」金烏魂靈讚許:「五年之內,若是別人,本尊絕不相信。但你,或許真有可能。不過本尊已註定看不到那一天。」

    雲澈目光一動,掃了一眼四周,擔心的道:「你存在的時間……」

    「你上次說過已找到了治癒幻綵衣絕命之患的方法?可是真的?」金烏魂靈打斷他的話,忽然問道。

    雲澈點頭:「是。而且我相信那個方法一定能夠成功。只不過,還要再等幾個月,而且綵衣當初從你那裡得來的力量,也會全部消散。」

    「……」金烏魂靈久久沉默,然後沉聲道:「若當真實現,你便帶她來到本尊面前,本尊會有東西交給她。」

    ——————————————

    一切皆塵埃落定,蕭烈和蕭泠汐留在了流雲城,蕭雲夫婦則整日在流雲城和妖皇城來回穿梭,不亦樂乎。蒼月重掌蒼風皇室,蒼風國威日益興盛,所向披靡。蘇苓兒專心隨雲谷學醫,極高的悟性讓她醫術一日千里,她醉心醫道,最大的心意,是希望自己可以幫到雲澈,而不僅僅只是享受他的呵護。

    夏元霸一直留在皇極聖域,努力適應著聖帝之位。他的霸皇神脈,以及他和雲澈的關係,讓他雖然年齡、玄力都還遠遠不足,卻是坐的無比安穩。

    而夏傾月,卻始終杳無音訊。

    輕鬆逍遙了許久的雲澈,對見到茉莉的渴望日益濃烈,他也終於靜下心來,準備開始努力修鍊,決意要在五年之內突破君玄界限,達到傳說中的神道,從而可以去往茉莉所在的眾神之界。

    而最佳的修鍊之地,無疑是冰極雪域。那裡廣闊而安靜,亘古的冰寒能凍結一切雜念。

    在這之前,雲澈先帶著鳳雪児,去往著一個他多年之前就承諾會帶她去的地方。

    「前面的那一片連綿山脈,就是萬獸山脈了。」

    雲澈和鳳雪児御風而行,視線之中是一片快速臨近的暗色山地地帶。雖是以「山脈」為名,但並無太高的峰巒,南北也不過幾百里而已。

    「這個萬獸山脈雖然很小,但由於中心有鳳凰氣息,因而聚集著極大量的玄獸,萬獸山脈這個名字也是如此來的。」雲澈向鳳雪児介紹道。

    當初,他和蒼月被蕭宗分宗的蕭在赫在後追趕,被迫墜下萬獸山脈。那時的萬獸山脈對他們而言是個極其危險的地方,而今,縱然其中的全部玄獸湧上,也不可能對他們有絲毫的威脅。

    「萬獸山脈中雖然玄獸極多,但普通品級很低,最高等的是地玄獸……也有可能存在那麼幾隻天玄獸,但以蒼風國的玄力層面,這裡卻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地方,再加上玄獸都是成群出現,所以蒼風國內幾乎沒有玄者敢強闖其中。」

    「雲哥哥,你之前說過的那個詛咒,真的那麼可怕嗎?」鳳雪児問道。

    雲澈微微點頭:「這裡的鳳凰魂靈和你們鳳凰神宗的先祖鳳神有所不同,性情無比剛直,很多年前,這裡鳳凰一族的一個先祖因失手以鳳凰炎焚滅了一個村莊,鳳凰魂靈大怒之下,在他們的鳳凰血脈中設下了極其殘酷的詛咒……而且這種詛咒還會隨著血脈遺傳,讓這裡的鳳凰一族世世代代都無法突破初玄境,為求自保,只能永世躲藏在這個無人可近的地方……到了這一代,才終得解脫。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一個人的過錯,為什麼所有的同族,甚至後人世世代代的來贖罪呢,真的好可憐。」鳳雪児輕聲道:「我見到他們之後,會向他們表達父皇的誠意,若他們願意併入鳳凰神宗,我們一定會無限歡迎。若不願意,我們也會儘可能的給予幫助。」

    「先見到他們再說吧,也不知道他們是否還記得我,畢竟已經這麼多年了。」雲澈頗為懷念的道。這裡,是他人生的一個巨大轉折點,也是他得到第一滴神之血脈的地方。

    「雲哥哥是他們的救命恩人,還為他們解除了背負那麼多年的血脈詛咒,他們怎麼可能會忘記雲哥哥呢。」鳳雪児笑著道。

    很快,他們終於來到了萬獸山脈的上空,按照記憶中的位置,雲澈帶著鳳雪児,一直飛到了萬獸山脈的中心……當年他和蒼月墜下的地方。

    但剛剛靠近中心區域,一股異常的氣息就遙遙傳來,雲澈的速度頓時緩下,鳳雪児驚疑道:「好強烈的鳳凰氣息!」

    「……我們下去看看。」

    兩人從空中落下,他們所在的地方,距離萬獸山脈的中心區域,也就是鳳凰遺族所隱居的地方只有短短的三十多里,但,就在他們的前方,卻赫然存在著一個巨大的無形屏障。

    而且這個無形屏障之上,釋放的分明是格外濃烈的鳳凰氣息。

    這個屏障覆蓋在萬獸山脈的中心地帶,將整整六十多里區域完全籠罩其中。雲澈伸出手,碰觸向眼前的屏障,如他所料,他的手掌輕而易舉的一穿而過,這個屏障沒有對他造成任何的阻隔。

    也是在手掌碰觸到的那一刻,他完全確定,這是一個單向隔絕結界,唯有擁有鳳凰血脈的人才可自由出入,而沒有鳳凰血脈者,只可出,不可入。

    「雲哥哥,這裡以前就有這個結界嗎?」鳳雪児問道。

    「不,」雲澈搖頭:「這個結界,只有擁有鳳凰血脈的人才能進入。如果以前就有的話,我和你蒼月姐姐就不可能進去。能形成這麼龐大的隔絕結界,一定是這裡的鳳凰魂靈所為。想來,是它在解除了他們的血脈詛咒之後,自感延續數代的懲罰過於殘酷,因而築造了這個結界,讓他們再不用擔心遭遇當年那樣的厄難,從而可以在這個結界的保護下安心成長,壯大到可以自由離開這裡。」

    雲澈手臂收回,轉過身來:「雪児,我們走吧。」

    「嗯。」鳳雪児沒有猶疑,欣然點頭:「雖然有一些遺憾,但他們受了那麼多年的苦難,才終於得到如今的安和與鳳神的親自庇護,我們真的不適合打擾他們的平靜。」

    雲澈笑了起來:「如今他們沒有了血脈詛咒,一定在全力修鍊。等過些年他們足夠強大,這個結界就會消失,到時候我們再來吧。」

    「好。」

    這個鳳凰結界的存在,讓兩人打消了拜訪其中鳳凰遺族的打算,他們浮至高空,便要離開……而就在這時,結界的另一個地方,一個嬌小纖柔的少女身影從結界中小跑而出,後方,一個稍顯單薄的少年急匆匆的跟著。

    這對少年男女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女孩明眸皓齒,一身紅衣,青澀的少女嫩顏上卻已透著驚人的美麗。她纖眉彎翹,笑意盈盈,如被放飛的紅色蝴蝶般穿過結界,還不時的發出悅耳空靈的笑聲。

    他身後的少年和她年紀相近,就連長相都有著諸多相似,和少女臉上飛揚的雀躍不同,他卻是滿臉驚慌,在後面追的氣喘吁吁:「仙兒,不可以!不可以出結界的,太危險了!快回來……會被爹娘罵的。」

    「嘻嘻,沒有關係的,外面才沒有爹娘說的那麼危險,上次偷偷跑出來,那隻長很奇怪的大怪物也沒有那麼厲害嘛。」少女毫不在意的嬉笑道。

    「不行不行!仙兒!快停下,真的會有危險的!」

    少年雖然在用全力追趕,但少女卻跑的飛快,讓他始終無法追上,不知不覺就遠離了結界數里的距離。

    剛要飛離的雲澈和鳳雪児停了下來,看著忽然出現在視線中的少年少女,他短暫一愕,隨之輕喚道:「祖兒,仙兒!」

    「雲哥哥還認得他們?」鳳雪児微笑道。

    「他們是一對雙胞胎兄妹,是族長鳳百川的孩子。當年我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才八歲,一晃眼,已經這麼大了。」雲澈頗為感慨的道,目光也隨著他們而動。八年時光,當初兩個勇敢而稚嫩的孩子,如今一個已是亭亭玉立,一個已是身長六尺,看著他們的變化,雲澈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時光的流逝。

    「短短八年的時間,玄力從當初的初玄境成長到了地玄境,真是無比驚人的天賦。一半,是因為鳳凰血脈,一半……應該是他們一直都很努力。」雲澈欣然的道。鳳仙兒的玄力氣息是地玄境二級,而鳳祖兒則是驚人的地玄境四級。他們兩人的修為,都完全超越了同齡的凌雲——當年蒼風玄界年輕一輩的第一人。

    如此下去,應該不到二十歲,他們就可以突破至天玄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