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起身,剛要返回冰雲仙宮,忽然腳步頓下,凝眉看向了上空。更新最快

    冰極雪域的天空雪白一片,毫無雜色。須臾,他又低下頭來,低聲自語道:「錯覺嗎?」

    剛才,他隱約感覺到似乎上空有目光看向自己……而且好像不止一束。

    &遙遠上空,藍衣少女發出驚疑聲:「他剛才……難道發現我們了?不對不對,他怎麼可能會發現我們的氣息。」

    「……」白衣女子的瞳眸中閃過一抹驚色,輕聲道:「他的修為,居然提升的如此之快。」

    &玄境五級……真的好快。」藍衣少女更加驚訝起來:「上次我們來的時候,他的玄力才是王玄境。」

    &尊,弟子記得你說過,這個世界玄力的最高境界就是君玄境。要達到這個境界,這裡就算是天賦最高的那類人也應該要修鍊幾百年甚至更久,最短最短也要幾十年,為什麼才隔了不到兩年,他就忽然到達了這個境界……他會不會不是我們上次見到的那個人?」

    「……」白衣女子久久沉默。

    大開的冰門之後,一個玲瓏倩影蹦蹦跳跳的走了出來。剛剛完成突破的風寒月歡欣雀躍的像是一隻雪中精靈,她一眼看到雲澈,美眸一亮,嬌喊道:「宮主,你有沒有看到寒雪?」

    &是寒月師姐,你和寒雪師姐不是每天都粘在一起么,為什麼今天會把她弄丟了?」雲澈笑眯眯的道。

    &師叔,師叔。」風寒月很小聲的做出從來都沒有用的抗議,音調又馬上變得開心起來:「因為這兩天在閉關,成功的突破了,這樣又比寒雪高出一級了,嘻嘻嘻嘻。」

    &雲澈一聲驚嘆:「寒月師姐好厲害,居然已經霸玄境四級了,都快追上月璃師叔了。」

    得到雲澈的誇獎,風寒月更加的眉飛色舞:「哼,那是當然。我可不能輸給師姐她們。不過,這些也都是宮主的功勞,如果不是宮主,我現在說不定連成就王座都很難呢,」

    &明是寒月師姐天資極高,我只不過是幫了一點點小忙而已。」雲澈「謙虛」的道,他一步步靠近風寒月,面露淫笑,還悄悄伸出魔爪:「寒月師姐玄力進步這麼快,讓我檢查一下胸部有沒有變得更大呀。」

    &要!」風寒月唇瓣一翹,一聲輕啐,剛要跑開,嬌軟的玉體已被雲澈抱住,她內心一慌,垂下螓首,綿軟怯怯的道:「宮主壞死了……不過……不過只可以摸一下……」

    &只摸一下。」

    雲澈雙手從她纖細的腰肋下穿過,直接抓在她的一雙酥.乳上。隨著隔著一層雪衣,但他稍稍用力,五根手指便都深深陷入一團綿滑細緻的酥酪之中,

    &

    一聲細微的呻吟從緊咬在一起的緊張唇瓣中溢出,那雙魔手卻沒有就此離開,而是忽然肆意的抓.揉起來,直揉成各種旖旎的形狀。

    &主,說好了……只可以摸一下的……啊……」風寒月忽然一聲驚吟,那張絕美的臉上漸漸浮現出越來越濃郁的粉紅色,目光也已帶了上了深深的迷離。

    &啊,只有一下,我的手沒有鬆開,就只可以算做一下啊。」雲澈無比「認真」的解釋道,邪惡之手肆意的褻瀆著雪蓮般聖潔純美的少女禁地。

    &啊啊啊啊!!」遙遠的上空,藍衣少女一聲驚叫,臉頰一下子變得通紅:「他他他他他……他在做什麼!他……他……他……他竟然在欺負那個女孩子,壞人!下流!無恥!太……太可惡了!」

    藍衣少女一邊唾罵著,還連忙轉過身去,用力捂上了眼睛。

    「……」白衣女子月眉微蹙,也將雪顏別過,聲音卻是清冷如前:「世之強者,無不是醉心玄道,淡薄七情六慾,方可大成。而他行事放浪形骸,絲毫不控制和壓抑自身,卻可以在短時間內擁有如此之大的進境……」

    &尊,這個不是重點啦。他……他分明就是個下流的人!這樣人……怎麼可以做冰雲仙宮的宮主。」藍衣少女用力的擺頭,對雲澈的印象一落幾百萬丈,從挽救冰雲仙宮的好人瞬間變成了卑鄙無恥的下流之人。

    冰雲仙宮北門前,風寒月整個人已完全攤在雲澈胸前,口中不斷嚶嚀,卻毫無抵抗之力。

    &宮主。」

    慕容千雪清冷的聲音從雲澈的後方響起,雲澈的雙手如閃電般從風寒月身上移開,倒背身後,轉過身來,一張面孔冷峻威嚴中帶著平和,盡顯宮主威儀:「原來是慕容師伯,有什麼事?」

    整套.動作加神情的轉換一氣呵成,無懈可擊,若不是慕容千雪已不是第一次撞見,一定會認為自己剛才是視覺錯亂,她面不改色的道:「宮主,幽玉和凌雪在昨日完成了王玄境的突破,是這代弟子除傾月外,最先成就王座的人,為牢固根基,需勞煩宮主為她們在冰雲寒潭淬身。」

    &我明白了。」雲澈面露讚許,微笑著頷首:「那便一個時辰后開始吧,讓她們可以現在便做好準備。」

    &宮主。」慕容千雪看了風寒月一眼,道:「寒月,寒雪正在找你,現在應該還在新的凝雪殿中。」

    &我……我馬上去找她。」風寒月連忙跑開……在跑到慕容千雪身側時,慕容千雪半是慍怒半是無奈的盯了她一眼,而後者卻是俏皮的偷偷吐了一下舌頭。

    &淬……淬身!?」遙遠上空,正捂住臉的藍衣少女聽到下面的聲音,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又是一聲驚叫,結結巴巴的道:「淬……淬身的時候要全身……他他他……怎麼可能讓他……讓他一個男人來幫忙淬身!啊啊啊啊!他果然就是個無恥可惡的下流之人!冰雲仙宮裡都是女孩子,都會……都會被他欺負的。師尊的冰雲仙宮,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尊,要不要弟子下去幫忙打倒他,他……他太可惡了!」藍衣少女已幾乎抓狂。她這輩子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下流無恥玷污眼睛顛覆三觀的畫面……簡直比炎神界的那些人還要可惡的多。

    「……」白衣女子幽幽一聲嘆息,不知在嘆息著什麼。她緩緩的轉過身來,忽然輕輕道:「小藍,我們走吧。」

    &走?」藍衣少女一呆。

    &里……我終於已經可以完全斷卻牽挂。」白衣女子閉上了眼睛:「最後,我想再去寒星界看看。」

    &尊……」藍衣少女冰眸中水霧再次瀰漫,她唯有輕輕的點頭:「次元玉里的力量,應該足夠去一次寒星界,弟子……弟子馬上陪師尊前去。」

    藍衣少女側過身去,幾乎不忍心再看白衣女子慘白到極點的容顏。她雙手伸起,一枚玉色的圓石緩緩浮現,她閉上眼睛,神秘的力量無聲運轉,圓石頓時釋放出暗淡的光芒,一個奇異的玄陣以頗為緩慢的速度張開。

    &咳咳……」

    白衣女子發出了痛苦的咳音,她的玉手按在了胸前,而就在這時,一抹猩紅的鮮血瞬間從她唇角湧出,快速染濕了她胸前的雪衣。而在這抹猩血之下,白衣女子臉上最後的那一抹微弱血色也消失殆盡,冰眸中的瞳光快速暗淡,冰霧籠罩下的身軀劇烈搖晃,然後失去了所有滯空的力量,從空中直墜而下。

    &師尊!!」

    後方的墜空聲讓藍衣少女轉過身來,隨之大驚失色,她想要撲上去將她抱住,但身前的次元陣剛剛張開了一半,將她強行拖在那裡,藍衣少女心急如焚間手忙腳亂,用了整整數息才將次元陣的力量收回,然後在失控的驚喊從向下方衝去,而這時,白衣女子已墜下很遠……

    雲澈的前腳剛踏入冰雲仙宮,忽然感覺到一股異常的氣息從無比遙遠的上空快速臨近,他馬上抬頭,赫然看到,幾乎就在自己的正上方,一個和天空融為一色的雪影正在漫天飄雪中急墜而下。

    雖然還隔著很遠,但以雲澈的目光,瞬間認清,那分明是一個女子身影!

    而且她的力量氣息和生命氣息都分明虛弱無比,顯然是失力而落。

    怎麼回事?這裡可是冰極雪域,怎麼會有一個人從冰極雪域的上空落下?

    心中疑問,但云澈已是第一時間飛身而起,急沖而去,將那抹下墜中的雪影牢牢的接下。

    一具如冰雪般幽冷,如嬌花般綿軟的女子玉體落入懷中,一張蒼白的面容也在雲澈抱住她的那一刻印入他的瞳孔之中,看的他微微一呆。

    懷中的女子彷彿來自冰山之巔的絕代仙子,肌膚雪白冰瑩,泛著似要透明的玉光,她的臉色雖然無比慘白,還帶著沒有化開的痛苦之態,卻依舊是世上最極致的丹青都難以描繪的絕色。纖長而微蹙的雙眉之下,她的眼眸閉合,雪白嫩盈的唇瓣微微張開……整個人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

    雲澈獃獃的看了她好一會兒,隨之臉色猛的一變……

    毒!!?

    她的身上,好劇烈的毒!而且這些劇毒已完全侵入了心脈、玄脈以及全身骨髓甚至魂體!

    &尊!!」雲澈的上空,一個帶著深深驚慌的女孩聲音以極快的速度臨近,雲澈還未來得及抬頭,一抹藍影已如流光般落在了雲澈的前方:「你……你……你……你這個下流之人快放開我師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