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前人影的速度快到了著實讓雲澈大吃一驚,看到出現在眼前的竟然是一個一身華貴藍衣,年齡最多不會超過雙十的少女,他頓時愣了一下。

    以他如今所在的高度,無論天玄大陸還是幻妖界,那些頂尖強者他基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而眼前這個女孩,她剛才展現的是足以讓他驚然的速度,玄力氣息更是無法捉摸……至少會在君玄境五級以上。

    如此年紀,如此的修為,本該是名震天下,而他卻是從未見過。

    「你是誰?」雲澈皺著眉頭。

    「你……快放開我師尊!」藍衣少女急的幾乎要掉下淚來,她剛剛才親眼目睹了眼前男人的惡行,而現在,她最為敬重,有著超然身份的師尊,居然被這個惡人抱在懷中,這根本就是不可接受,不可原諒的天大褻瀆。

    「師尊?」雲澈垂首看了一眼自己懷中眼眸緊閉,意識昏迷的白衣女子,卻非但沒有鬆開,反而更加抱緊:「你先回答我,你是什麼人?」

    「你你你!」雲澈的動作讓藍衣少女花容失色,腳步猛的向前,然後又連忙倒退……她的師尊就在雲澈懷中,而且虛弱昏迷,毫無抵抗力,她縱然急得更恨得牙痒痒,也根本不敢輕舉妄動:「你……你趕緊把我師尊放開,不然……不然我要對你不客氣了。我……我警告你,我可是很厲害的。」

    藍衣少女的連續大喊早已驚動了整個冰雲仙宮,雲澈的後方仙影舞動,鳳雪児和慕容千雪等人同時疾飛而至,落在了雲澈的身後。

    「宮主,發生什麼事了?」慕容千雪看了一眼前方的藍衣女孩,又看了一眼雲澈懷中氣息無比微弱的白衣女子,月眉凝起:「她們是什麼人?」

    「雲哥哥,她……好像……」鳳雪児察覺到了雲澈懷中白衣女子的異狀。她的生命氣息已微弱到隨時可能喪命的程度。

    「她中毒了,而且是極其可怕的毒。」雲澈低聲道……白衣女子所中之毒可怕無比,他見所未見,雖然遠遠不及茉莉所中的弒神絕殤毒,但絕對要比雲澈在這個世界所見過的所有毒都可怕。

    更為可怕的,是她所中之毒已蔓延全身,侵入她身體的所有角落,甚至已和她的生命、玄力完全融到了一起……顯然已是中毒已久。到了這種程度,已是徹底回天乏術,就算是拿到這種毒的解藥,或者玄力強大到可以將之驅散,也別想救回她的命。

    除了……天毒珠。

    低語之中,雲澈的左手已開始悄然凝聚荒神之力,眼下,必須先強行續命,若是直接凈化劇毒,反而只會讓她死的更快。

    驚動了這麼多人,藍衣少女更加慌亂,抓狂的大叫道:「你們……快把師尊還給我!不然,我真的要……」

    「宮主,她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木藍依問道。如今的冰雲仙宮已今非昔比,從不會有人敢貿然進入冰極雪域。

    「不知道。」雲澈搖頭,他單手抱住白衣女子,凝聚著荒神之力的左手輕輕按在了她的胸口,濃郁的天地之氣頓時湧向她的心脈,並帶著些許天毒珠的凈化之力。

    要救下她的命,就必須先穩住她的生命力,再以天毒珠從她的心脈開始一點點凈化。

    「啊!」雲澈的動作讓藍衣少女一聲驚叫:「你……你這個下流的男人,把你的臟手從我師尊身上拿開!」

    「小姑娘,」慕容千雪向前一步,面帶慍怒:「先不論你私闖我冰極雪域之事,你說話再敢對我們宮主如此無禮,可不要怪我們不客氣!」

    「哼!」藍衣少女又急又氣,一伸手指向了慕容千雪身側的風寒月:「我說錯了嗎!他本來就是個下流之人,我剛才親眼看到他摸她的……她的胸部!呸呸呸,簡直難看下流死了!」

    冰雲眾女:「……」

    「啊?姐姐,宮主又欺負你啦?」風寒雪一臉訝色的道。

    「閉嘴……不許說!」風寒月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雲哥哥,你……」

    「咳咳咳!」縱是雲澈臉皮厚如城牆,被當眾「戳穿」也是相當掛不住,他一臉嚴肅,慢慢吞吞的道:「小姑娘,胡亂說話的後果可是非常嚴重的。」

    一邊說著,雲澈按在白衣女子胸前的手掌稍稍用力,隨著雪衣的壓下,她胸前如皎月般完美的高聳被清晰的勾勒出來,釋放著聖潔的媚惑。

    「你你你……放開我師尊!」藍衣少女心裡早已恨不能把雲澈大卸八塊,而他此時極其不敬的舉動讓她更是徹底爆發,怒喊一聲,飛身而起,直衝雲澈而來……飛起的那一剎那,一團淡藍色的玄氣在她身上無聲爆開。

    「大膽!」慕容千雪纖眉一凝,玉手間寒氣凝聚,手掌掠起一道深藍色的冰影,瞬間迎向了藍衣少女。

    「慕容師伯閃開!!」

    慕容千雪剛剛起身,身後忽然響起雲澈的一聲大吼……藍衣少女身上玄氣爆開的那一剎那,雲澈的臉色也隨之驟變,雖然對方只是稍稍釋放了少許的玄力,卻分明帶著強大到絕不正常的靈壓。

    那一剎那帶給雲澈的靈魂壓制感,竟不下於最強狀態的軒轅問天!!

    這股力量,根本不是慕容千雪所能抵擋,若是那個藍衣少女不知收手,全部打在慕容千雪身上,慕容千雪將必死無疑。

    雲澈再也顧不得其他,甚至來不及丟出懷中的白衣女子,以星神碎影驟然閃身至慕容千雪前方,全身玄力洶湧釋放,以玄氣將慕容千雪強行推開,左手直迎藍衣少女而去。

    砰!!

    轟————

    雲澈的手掌與藍光碰觸……那抹藍光很淺,看上去還格外的溫和,甚至還透著些許夢幻感,卻在一瞬間爆發出恐怖絕倫的力量。雲澈一聲悶哼,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落地后又在雪地上倒滑了近百丈距離,才堪堪停下身來,左臂在微顫中麻木。

    而兩人力量相撞的地方,空間完全塌陷,一道數十丈的溝壑橫向裂開,一瞬間蔓延到千丈之外。在原本雪白無暇的雪域中劃下了一道粗重的黑痕。

    「宮主!!」

    「雲哥哥!!」

    這一幕,這樣的結果,所有人……包括雲澈在內都始料未及,鳳雪児和冰雲眾女在驚喊中快速衝到雲澈身側。

    「我沒事。」雲澈站直身體,微微吸了一口氣,眉頭已是完全沉了下來。

    而鳳雪児和冰雲眾女看向那個藍衣少女的眼神已是劇變。雲澈的玄力,是公認的天玄大陸第一人……而且還是空前的千古第一人,曾經立於大陸之巔的四大聖地,他輕易便可獨自踩踏。

    而雲澈和藍衣女孩剛才的一個照面交手,竟然是藍衣女孩佔了上風……還是極為明顯的上風。那抹看上去毫無威力的淡藍光華,幾乎將整個冰極雪域給切裂。

    「怎麼樣,知道厲害了吧!」藍衣女孩快速逼近,傲氣凌然的道:「要不是怕傷到師尊,剛才就把你冒犯師尊的雙手給打斷!馬上乖乖的把師尊放下,然後全部退開,否則……否則……否則你們知道後果的!」

    藍衣女孩雖然臉上盛氣凌人,但心中卻是一陣驚疑……奇怪,他的玄力只有君玄境五級的,剛才那一下明明可以把他打個半死,然後就可以把直接把師尊搶回來了,可他居然……好像都沒受傷一樣?

    「你到底是什麼人?」君憐妾厲聲道。

    雲澈把白衣女子交到鳳雪児的手中,他活動了一下微麻的左臂,緩步向前,低聲道:「看來,我今天必須好好教育教育你了。」

    「啊!雲哥哥!」鳳雪児連忙伸手拉住他,輕輕搖頭:「不要,你用全力的話,好不容易新建起來的冰雲仙宮又會毀掉的。」

    「……」雲澈的腳步頓時停住。

    「而且,這個小妹妹看上去並沒有什麼惡意,反而有那麼一點點可愛,她好像一直都只是想要回她的師尊而已。」鳳雪児看了一眼白衣女子,忽然淺笑起來:「雲哥哥,你該不會是覺得這位『師尊』長得好看,不捨得還給她了吧?」

    「跟這個女人沒有關係。」雲澈微微咬牙,忿忿的道:「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小丫頭偷窺不說,居然……居然還敢污衊我的宮主威名!簡直豈有此理!」

    「噗嗤……」鳳雪児掩唇而笑。

    「喂!你們有沒有在聽我說話!」藍衣少女氣急道:「還不快把我的師尊放下!不然的話……我可要真的要動手了。」

    雲澈不再靠近,而是後退一步,手掌伸出,罩在了白衣女子的胸前,低笑道:「我要是堅持不放呢?」

    「你……你!」眼睜睜的看著雲澈的手掌就在白衣女子胸前,掌心都幾乎要碰觸到她雪衣下的高聳上,藍衣少女直急的雙目冒火,全身玄氣大亂:「你這個混蛋、可惡、卑鄙無恥的下流之人!!我……我真的要生氣了!」

    她罵人的辭彙極為匱乏,來來回回就那麼幾個,再配上她罵人的樣子……雖然她是在很認真,很憤怒的罵人,卻連丁點的威力都沒有,別說激怒對方,估計換個人都能笑出聲來。

    不過她的「生氣」倒是真的,她手掌一伸,掌心藍光閃現,一股暴風雪忽然從天而降,罩向了離她最近的慕容千雪,隨著雪聲呼嘯,暴風雪將慕容千雪瞬間帶起,然後直接卷到藍衣女子的身側。

    叮!!

    寒光閃動,慕容千雪的身上瞬間覆上了一層微弱的藍光,全身玄力被牢牢封鎖。藍衣少女伸手抓住慕容千雪的手臂,雙目瞪著雲澈:「快把師尊還給我,不然我就……我就……」

    她的面孔在極力做出兇狠的樣子,但聲音卻是在微微發顫,閃爍的眸光分明透著深深的緊張……作為劫持者,卻比被劫持的人還要緊張的多。

    「小姑娘,」和藍衣少女的明顯慌亂相比,雲澈卻是氣定神閑,慢吞吞的道:「我很認真的提醒你兩件事,第一件事,我非常討厭別人威脅我,至今為止,所有威脅我的人,後果都會比較嚴重,第二件事,我之所以一直沒有把你口中的『師尊』還給你,是因為我在救她。她中了很多年的毒,剛才差一點點就會徹底沒命。我方才手按在她身上,就是在為她續命驅毒,否則她剛才就沒命了。估計這世上,也只有我才能救她。要是還給你,她可就徹底沒救了。」

    「你……你胡說!」藍衣少女怎麼可能相信:「師尊所中的炎毒連大界……根本就沒有辦法可以解,你不但下流可惡,還是個大騙子,我才不會傻到相信你!」

    「……」雲澈無語。

    「快把師尊還給我,不然……不然的話……」藍衣少女手掌伸出,凝出一根明晃晃的冰刺指向慕容千雪。

    「唉,」雲澈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對鳳雪児道:「雪児,把她的師尊還給她吧。」

    鳳雪児小手輕推,頓時,昏迷中白衣女子如被柔風托起,輕輕的飄向了藍衣女孩。

    藍衣女孩連忙向前,將白衣女子牢牢接在懷中,然後連退幾十丈,才總算徹底放下心來,然後一抬手,解開了慕容千雪的禁制,還連忙加了一句:「那個……先說好了,我可不是壞人,都是那個下流的男人逼我的……我以前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的。」

    「不許再用這樣的言語污衊我們的宮主。」慕容千雪寒聲道。這個藍衣女孩有著恐怖絕倫的玄力……但愣是讓人感覺不到半點威懾感。

    雖然……宮主的很多行為的確相當不端,但就是不許別人這樣說他!

    「哼,我又沒有說錯。」藍衣女孩小聲嘀咕一句,而這時,她忽然感覺到懷中的白衣女子輕輕的動了一下,然後緩緩的睜開了雖然無神,但依舊美若夢幻星辰的眼眸。

    「師尊!」藍衣女孩驚喜出聲,然後又無比擔心害怕的道:「師尊,你……你怎麼樣?你千萬不要有事,剛才我都要嚇死了,嗚……」

    一邊說著,藍衣少女已是不自禁的溢出淚光。

    白衣女子的胸口微微起伏,輕輕出聲:「小藍……你給我……吃了什麼?」

    「啊?」藍衣少女愣住:「我……沒有啊,我沒有給師尊吃什麼啊。師尊剛才忽然從天上墜下,然後就昏過去了,然後……師尊就醒過來了。」

    「……」白衣女子的瞳眸中閃動著深深的茫然和驚訝,她輕念道:「我昏迷之時,命氣已絕盡,三十息內必死無疑,不可能再醒來……為什麼我會再次醒過來……心脈中的毒,還弱了整整三成……」

    「啊?」藍衣少女愣在了那裡。

    「是有……高人相救……嗎……」白衣女子的聲音逐漸弱下,她的眸光在最後終於捕捉到了其他人的存在,但尚未來得及看清,眼前便一片迷濛,然後再度昏迷了過去。

    「師尊!師尊!」藍衣少女急的連聲呼喊。

    「雪児,慕容師伯,我們走啦,勞累了一天,該好好睡個覺了。」雲澈一甩手,轉過身大步流星的走向冰雲仙宮:「這個不知道從哪蹦出來的奇怪小丫頭就不用管她了,讓她愛幹嘛幹嘛去。」

    藍衣少女跪在「師尊」身前,獃獃的看了她好一會兒,想著她剛才的話,忽然猛的轉頭,看向了雲澈,激動無比的喊道:「等等!你等等!你你你……你是不是真的有辦法救我的師尊?」

    「唔啊。」雲澈張口打了個呵欠,還順便伸了個懶腰,腳步卻沒有停下,頭更是沒回,似乎壓根沒聽到是在喊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