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站住!」

    雲澈身前藍影一晃,藍衣少女已如瞬移般出現在了他的身前,懷中還緊緊抱著白衣女子:「師尊剛才說……說她是被人救了,就連毒都減弱了許多,難道……真的是你做的?」

    「不不不,當然不是,我可是個大騙子外加卑鄙無恥的下流之人,怎麼可能會是我救得她呢。」雲澈沒好氣的撇過頭去:「你的師尊已經還給你了,你還賴在這裡做什麼,還不趕緊走。」

    「我我……」藍衣少女一時慌了神,連忙道:「我知道一定是你,因為剛才只有你碰過師尊。是我誤會你了,請你……請你救救我師尊好不好?你剛才親口說過你有辦法救她的。」

    雲澈目光掃了她一眼,很不客氣的道:「沒錯,我的確有辦法救她。而且我一向心地善良,在你的師尊掉下來時不但將她接住,在察覺到她的氣息異常后還馬上主動為她續命驅毒。然而,你這個當弟子的不感謝我也就罷了,上來就罵我卑鄙下流,罵我褻瀆你師尊,罵我是大騙子,還要打要殺,最後還挾持我慕容師伯來要挾我……看來你是真心的很想你的師尊早點死,那我只能將她還給你咯。」

    「所以你還不趕緊走,我向你保證,最多一刻鐘,她就會徹底沒命,神仙都別想救回來。你就好好帶著她的屍體回你該回的地方吧。」

    雲澈一張臉黑的像鍋底,說完再不看藍衣少女一眼,直接大步繞過她。

    藍衣女孩被雲澈吼的一愣一愣,看到雲澈又要走開,她連忙又攔在他身前,委屈怯怯的道:「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不該罵你,都是……都是我不對,我不知道你那個時候是在救師尊,我……我沒想到你原來這麼厲害……」

    雲澈的腳步停下,一斜眼睛:「你剛才說……你錯了?」

    「嗯,我錯了,我真的錯了。」見雲澈停步,藍衣女孩馬上小雞啄米般的點頭:「請你高抬貴手,救救我師尊好不好?我一定會……一定會報答你的。」

    「既然你知道錯了,」雲澈雙手抱胸,慢悠悠的道:「那你告訴我,你都哪裡錯了?」

    藍衣少女的玄力之強可謂驚世駭俗,但心性卻出人意料的單純,又怎麼可能是雲澈這個老狐狸的對手。形勢所迫之下,她卻愣是沒有半點以武力相脅的念頭,只能乖乖的道:「我……不該罵你,不該誤會你,不該……總之都是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求你一定要救我的師尊。」

    看她又是委屈又是擔心害怕的樣子,估計再說下去都會掉下淚來,雲澈卻依然冷著面孔:「那我還是不是大騙子?」

    「不是不是。」藍衣女孩連忙搖頭。

    「那我還是不是下流之人?」雲澈頗為憤憤的道。

    「……」藍衣女孩遲疑了整整兩息,才低下頭,臉色有點發紅,聲音也小了很多:「不是。」

    「~!@#¥%……」這小姑娘,撒個謊都這麼明顯!!

    「好,既然你已經承認錯誤,那我就原諒你了,再見。」雲澈大氣的一擺手,轉身就走。

    「啊?」藍衣少女愣在那裡,然後又匆忙一個瞬身,再次擋在了雲澈面前:「你等等!我都已經那麼努力的認錯了,你也說原諒我了,那我師尊……」

    「你師尊怎麼了?」雲澈一撇嘴:「你做錯了事,認錯道歉是天經地義,我們之間算是勉強扯平了,關你師尊什麼事?」

    「你……」藍衣少女又氣又急又委屈:「你怎麼可以這樣!我都已經認錯了,你……你為什麼還是不肯救我師尊。」

    「我為什麼要救?」雲澈反問道:「你師尊中了很可怕的毒,以她身上的毒所擴散的程度,可以肯定她已經帶著這種毒活了很久,要硬抗這種毒強行續命這麼長時間,耗費的代價必定極大,那你也該想的到要解這種毒該是多麼難的事和多麼大的代價。」

    「我……」藍衣少女嘴唇張了張。

    「她既不是我親戚,又不是我朋友,更不是我老婆,完全就是個從未見過的不相干之人,我為什麼要花費那麼大代價救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人?」雲澈板著臉道。

    「我……我……」藍衣女孩完全語塞。

    「說起來,我本來真的是要救的,畢竟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救一個美女更是……咳咳,可惜卻被某個偷窺狂當成驢肝肺,要打要殺還被一通罵,我還救個屁!」雲澈把頭一扭,快步從她身側繞過:「不許再跟過來!不然我可要趕人了。」

    「……」這次,藍衣女孩沒有再攔下雲澈,她呆立在那裡,看著懷中臉色蒼白,氣息微弱的白衣女子,一直努力忍住的眼淚終於簌簌而落,口中發出無助的輕泣聲:「泣……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是我……是我害了師尊……」

    女孩的眼淚讓鳳雪児萬般不忍,她連忙上前拉住雲澈,輕聲道:「雲哥哥,你不要再嚇唬她了,她已經知道錯了。」

    轉過身,她安慰藍衣少女道:「小妹妹,你不要擔心,雲哥哥他是一個很好的人,剛才只是小小的嚇唬你,你好好求求他,他一定會願意救你的師尊的。」

    藍衣女孩抬眸,鼻尖抽動,但眼眸里重新亮起希望的光彩,她踩著很小心的步子向前,低著頭,眼淚汪汪的道:「求求你,救救我師尊好不好?之前是我不對,我不該罵你,不該誤會你,不該劫持剛才那位姐姐,師尊對我恩重如山,如果師尊不在了,我……我也不想活了,求求你……只要你願意救我師尊,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女孩聲聲帶泣,字字楚楚,不要說鳳雪児,周圍所有冰雲女子都聽得心中不忍,連之前被她劫持的慕容千雪都向雲澈投去了求情的目光。

    「……」雲澈心裡很糾結。這個女孩的玄力強的變態,之前所釋放的氣息,雖然只有一剎那,但絕對堪比當初的軒轅問天,而且那一定還不是她的全力。

    擁有如此恐怖的玄力,至少該是個活了上千年的怪物。

    但看她的樣子心性……卻又壓根是個簡直稱得上「不諳世事」的少女。

    難不成,她真的如表面一樣,只是個十幾歲的女孩?

    十幾歲……超越軒轅問天的玄力?

    這……怎麼可能啊!!!!

    雲澈轉過身,眼睛直直的看著藍衣少女,目光一片淡然:「你剛才說,只要我救你的師父,你什麼都肯做?」

    「嗯!」藍衣少女顯然沒有意識到雲澈這句話的嚴重性,連忙的點頭:「只要你肯救我的師尊,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

    「那好吧。」雲澈點頭:「你師尊身上的毒蔓延全身,若是強行解掉,只會讓她死的更快,所以只能慢慢來,要在保住她命的情況下完全解掉,需要大概一個月的時間。這段時間,你就當我的陪床丫頭好了。」

    「啊?」周圍傳來冰雲眾女下意識的嬌呼聲。

    而藍衣少女則直接傻在那裡:「陪床……丫頭?」

    「沒錯,簡單說來,就是白天好好伺候,晚上陪我睡覺的意思。」雲澈半眯的眼睛里釋放著灼灼淫光。

    藍衣少女就算再天真,再不諳世事,也該知道「陪.睡覺」是什麼意思,她的臉一下子白了:「不……不要……怎麼可以這樣……」

    「難道有什麼問題?」雲澈面不改色的道:「我可是個卑鄙無恥的下流之人,當然要提一些卑鄙無恥的下流之人該提的條件。你剛才口口聲聲說師尊對你恩重如山,為了師尊什麼都願意做。現在只需要給我當陪床丫頭短短一個月就能救你的師尊,多麼划算的交易,看你的樣子,卻又不肯了?看來在你心裡,你師尊的性命安危好像也不過如此。」

    「不是的不是的,」藍衣少女搖頭,她緊緊咬著嘴唇,委屈的眼淚再次流了下來:「我……我……」

    「雲哥哥,」鳳雪児更加不忍,小手輕輕捏了一下雲澈的手掌,小聲道:「她都已經哭了,你還欺負她。」

    「誰叫她壞我的宮主清譽。」雲澈一副怨氣未消的樣子。他最最惱火的不是她上來就對他一通罵,也不是她劫持慕容千雪,而是……居然當著慕容千雪、君憐妾、木藍依、楚月璃……還有一眾冰雲弟子的面說出他調戲風寒月的事!!

    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鳳雪児一聲輕笑,揶揄的道:「雲哥哥,你真的以為慕容師伯她們都不知道啊,你的『清譽』早就沒有啦,不對,是從來就沒有過。」

    雲澈:(⊙o⊙)!(what!?)

    「小妹妹,你不要害怕,雲哥哥他不是壞人,剛才只是和你開玩笑的。」鳳雪児安慰藍衣少女道。

    「好吧好吧。」雲澈一臉無奈,還略為心虛的看了慕容千雪她們一眼,這才正色道:「陪床丫頭就不用做了,你只需要認真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就馬上救你的師尊。」

    藍衣少女抬起淚汪汪的眼眸,兀自有些不敢相信:「真……真的?」

    「哼!像我這麼善良的人,真是全天下都沒有幾個。」雲澈一副救世主的超然姿態,然後直接問道:「第一個問題,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司徒藍藍,師尊賜名沐小藍。」藍衣少女悄悄抹去淚珠,很認真的回答。似乎唯恐雲澈不滿意,還主動把自己的本名和師尊賜名都說了出來。

    司徒藍藍……雲澈額頭上垂下黑線,這小丫頭的玄力比軒轅問天還要恐怖,卻取了個這麼幼稚的名字!

    軒轅問天……司徒藍藍……光聽這名字,前者就是個大BOSS,後者就是個路邊賣花的小姑娘!誰特么會相信她比軒轅問天還要強大。

    更過分的是,她師尊賜的名字比她的本名還要幼稚!簡直就是個沒斷奶的乳名!

    「我……我沒有說謊的,兩個都是我的名字。」見雲澈臉上的肌肉忽然毫無規則的抽搐起來,沐小藍以為他是不相信。

    「我沒有不相信。」雲澈迅速正色,接著問道:「那你今天多大。」

    「十……十九歲。」似乎被雲澈之前連番嚇唬留下的陰影未消,沐小藍的回答都是小聲怯怯。

    十九歲?

    雲澈的眼眸猛的一跳,鳳雪児和冰雲眾女也是心中震驚。

    這個一掌將雲澈轟退的小姑娘……居然才十九歲!?

    這個白衣女子被她稱作師尊,定然要比她還厲害的多!

    這對師徒,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怪物!?

    雲澈微吸一口氣,繼續問道:「那你和你的師尊,是來自什麼地方?」

    「……」沐小藍眸光微慌,下意識的搖頭:「這……這個……沒有師尊的命令,我……我不能說的……」

    「噢,」雲澈點頭,轉身:「再見。」

    「啊!等等!我說!」沐小藍慌聲喊道,她低下頭,很小聲的道:「我和至尊,是來自吟雪界。」

    吟雪界?

    冰雲眾女俱是面面相覷,她們沒有一個人聽過這個名字。鳳雪児訝然看向雲澈:「雲哥哥,你聽過這個名字嗎?」

    雲澈搖頭,沐小藍的這個回答,也完全確定他之前的猜想,心中也頓時瞭然:「你們果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不是這個世界?」鳳雪児滿臉驚訝:「難道,她們會是……」

    「你所說的吟雪界,是不是屬於一個叫『眾神之界』的地方?」雲澈眉頭不自覺的擰緊,無比慎重的問道。

    一個才十九歲,連心機都沒有幾分的小姑娘,玄力卻可以勝過恐怖絕倫的軒轅問天,這個小姑娘又怎麼可能是屬於這個位面的人。軒轅問天單就玄力而言,絕對已踏入神道,那麼這個小姑娘,極有可能是真正踏入神道之人,她所在的吟雪界,也就極有可能……

    「啊?」沐小藍驚訝的看著他:「你……居然知道我們神界的事?」

    雲澈:「!!」

    這句話,無疑就是確鑿的承認……她的確是來自那個叫眾神之界的位面!

    「雲哥哥,她……」鳳雪児驚呼出聲,但馬上又警覺,後面的話以傳音的形式傳到雲澈耳邊:「她竟然是來自你師父那個世界的人。」

    「……」雲澈的胸口一陣起伏,雖然他已有預感,但內心依舊久久無法平靜。他想要見到茉莉,無比的想去往眾神之界,想要知道更多關於神界的事。而眼前這個女孩,她是來自和茉莉相同的大世界……或許,自己可以從她的身上知道很多自己想知道的事。

    而且她們既然能來到這裡,就一定有回去的方法,說不定……

    「我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雲澈心中微定,繼續正色問道:「你的師尊叫什麼名字?」

    事已至此,女孩已無法再隱瞞什麼,只能繼續小聲的回答:「師尊的尊名,叫沐冰雲。」

    ——————————————

    【唉,美好的暑假結束了,明天就要去上學了,所以更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