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世人眼中,義父他風流成性,姬妾無數,卻也從未立後。直到有一年,那大概是在百年之前,他在途經一箇中位星界時,遇到了一個一眼觸碰到他心靈的女子。”

    “他隱下自己月神帝的身份,留在了那個星界。他本以爲自己只是一時興起,但,和那個女子靠的越近,他越是被深深吸引,幾天過去……十幾天過去……幾個月過去……他都不願離開。”

    “他是月神帝,即使掩下身份,他無法抹去他的天生貴氣。他身上的一切,也將那個女子深深吸引,兩人相互傾心,而且互相陷的很深很深……”

    “也是從那之後,義父再未納過一個姬妾……直到現在。”

    遁月仙宮快速絕倫,但內部卻是無比的安靜,聽不到哪怕一絲空氣被切裂的聲音。他看着夏傾月美到讓人屏息的側顏,靜靜的傾聽着她夢囈般的講述。

    他猜到了夏傾月所說的“女子”是誰。

    那之後,月神帝再未納過姬妾……這句話,雲澈也完全相信。因爲月神帝最小的兩個兒子——月桓和月進熙,都是一百多歲。也就是說,月神帝或許並不只是未再納過姬妾,很可能,都沒再碰過其他女子……

    “兩人在一起數十年後,他們才各自知曉對方最大的祕密……她知道了義父是月神帝,而義父也才驚覺,她居然有着足以驚世的‘無垢神體’。”

    果然是月無垢……雲澈在心中輕念着。

    只是……原來,月神帝並不是因她擁有“無垢神體”而要立她爲後,而是愛上她之後,才知曉她擁有無垢神體。

    “後來,義父將她帶回月神界,並昭告天下,要立她爲月神神後。”

    “只是,神帝立後,非同尋常,作爲月神界的帝王,姬妾可以隨意,但神後,已不僅僅屬於他個人,還關係到月神界的顏面。若單單只是一個出身中位星界的普通女子,強行立後,月神界全界上下定會反對,所以,義父公開了她有無垢神體的事,併爲她更名‘月無垢’。”

    雲澈心中劇動……原來,當年月神帝昭告天下要立一個擁有“無垢神體”的女子爲後,並非是爲了炫耀,而是……不得不。

    他不是他一個人的神帝,而是整個月神界的神帝。

    “你知道,義父爲何要爲她更名‘月無垢’嗎?”夏傾月忽然幽幽問道。

    雲澈一愕,思慮着道:“難道,並不僅僅是因爲……她的無垢神體?”

    夏傾月輕輕搖頭:“世人皆以爲,‘月無垢’之名,只因她身具無垢神體。卻不知,‘無垢’二字,是義父在告訴她,他對她的感情無利無垢,沒有任何的雜質。他想立她爲後,只是她是她,而非她的無垢神體。”

    雲澈:“……”

    “義父他本名爲‘月無涯’,兩人的名字合二爲一,便是‘無垢無涯’,意喻着,他們的情感沒有雜質,亦永遠沒有盡頭。”

    無垢無涯……雲澈心中深深撼動。原來,月神帝和月無垢當年竟是如此深愛,他們的結合,與“神帝”無關,與“無垢神體”無關。

    而在世人眼中,月神帝會立一個出身中位星界的女子爲後,“無垢神體”是唯一的原因。

    這卻也無可厚非,畢竟,世人都只願相信符合自己認知的,和自己認爲的。

    只是這樣的話,後來發生的“悲劇”,對月神帝的傷害,必定也遠遠的超過了所有人的想象。

    “後來的事,或許……你應該都已聽說。”

    夏傾月的胸口輕輕起伏。當年,月神界的“醜聞”可謂席捲了整個神界,而他們在對這個“醜聞”津津樂道、幸災樂禍、譏笑嘲諷的背後,卻是她的親人,和她最敬重之人的痛苦,甚至絕望……

    雲澈點頭。但聽到現在,他依舊不明白,夏傾月爲何要講述起這件事,又爲何會知道的這麼詳細?

    “義父爲了月無垢修了神後殿,爲她廣邀天下,要給她一個最隆重的封后儀式。而就在……距離他們成婚還有最後十天,月無垢回往自己出身的星界,準備親自將父母接至月神界,卻在中途遭到卑劣的暗襲。”

    “那時,爲護好月無垢的周全,義父不僅派了大量月衛護送,還有兩個強大的月神使在側……但,那些人太過可怕,所有月衛,還有月神使,全部喪命。”

    月神使,在月神界是僅次於月神的存在。要位列月神使,必先成就神主。浩大月神界,目前也只有三十六個月神使而已。

    擊敗和擊殺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能將兩個月神使擊殺,至少是星神、月神、守護者這種層次的強者,且很可能不止一個。

    所以,這隻有可能是王界所爲。而最有理由與動機的,便是星神界。

    月神帝之後明顯喪心失智的報復,也是衝着星神界去的。

    茉莉的母親,因此而死……

    “他們的本意應該是要活捉月無垢,但月無垢身上有着很多月神界最頂級的護身寶器,數次擺脫他們的掌控,並險些逃脫。最後,他們起了殺心……但,本該絕命的一擊,被月神帝親手爲她戴在胸前的‘月心盤’所擋下,而月心盤中,是一枚空幻石。”

    連月神使都能擊殺的力量,卻被“月心盤”擋下,可想而知這是多麼強大的護身之器。而“月心盤”被震碎,裏面還有空幻石。

    可見,月神帝對月無垢,真的是保護到了極致。

    “爲月無垢擋下了致命一擊,月心盤和裏面的空幻石也同時破碎,帶着月無垢逃離到了另外一個她完全陌生的世界。”

    空幻石的空間穿梭是完全隨機的,但卻不會留下任何的空間痕跡。否則,若是普通的次元石或次元玄器,定會被輕易追蹤。

    “月無垢被傳送到了哪裏?”雲澈問道。似乎從來沒有人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包括月神帝。

    夏傾月輕渺而語:“天玄大陸。”

    “什……什麼!?”這簡短的四個字,驚得雲澈差點沒跳起來。

    當年大難未死的月無垢,居然傳送到了天玄大陸?

    開開開開什麼玩笑!?

    月無垢可是神道玄者啊!一巴掌能拍死好幾個天威劍域和日月神宮。怎麼從來沒聽說過天玄大陸出現過這號人物?

    而且,她當年和月神帝如此相愛,互許“無垢無涯”,爲什麼會在這段期間和其他男人搞到一起,還生了孩子?

    夏傾月繼續道:“雖然,月心盤保住了她的命,但那個惡人力量實在太強,她自身也受到了重創,被空幻石送走時便已昏迷不醒……而且,失去了所有的玄力和記憶。”

    雲澈眉頭大動……原來如此。

    這倒是和千年前的沐冰雲很像。那時,沐冰雲也是在傷重與劇毒之下,力量和記憶全失,後來緩慢恢復,並在這期間創立了冰雲仙宮。

    太過強烈,近乎足以致命的玄力衝擊,的確會將玄氣轟擊到完全潰散,大腦也會被震盪到記憶混亂或缺失……無論沐冰雲和月無垢,當年受到的都是幾近致命的重創,會短暫失去玄力和記憶,倒也並非太大的偶然。

    不過都被傳送到了天玄大陸,這就相當偶然了。

    “她落在一處荒山裏,昏迷在大雪之中,不知昏迷了多久……然後,被一個路過的商人所救,帶回了家中。”

    聽到這裏,雲澈已是猜到,那個撿到月無垢的商人,應該就是……

    驀地,雲澈的眼睛忽然猛的一瞪。

    大雪……商人……記憶全失……永遠離開……衆神之界……

    腦中的一些片段被重重撞擊,然後和夏傾月的講述一點點的契合……越來越契合……

    “那個……撿到月無垢的商人,難道就是……”雲澈說話有些結結巴巴起來,無比艱難的說出了那三個字:“夏……叔……叔?”

    他看着夏傾月的側顏,卻發現她依舊沉靜,許久都沒有搖頭。

    雲澈的嘴巴一下子張到了最大,他雙手同時按在下巴上,幾乎用了全身的力氣,纔將下巴重新合攏,然後有些哆嗦的道:“你……你和元霸的母親……就是……月無垢!?!?”

    “是。”夏傾月終於頷首。

    嗡——

    雲澈如被人抽了一悶棍,腦子裏嗡嗡直響,

    夏弘義的妻子,他的岳母大人,夏傾月和夏元霸的生母,居然是曾經震盪了整個東神域,差一點點便是月神神後的月無垢!!

    這……尼……瑪……

    在天玄大陸時,雲澈便知道夏傾月和夏元霸的母親是來自神界的人,在記憶和力量恢復後便永遠離開。

    但……

    夏弘義,流雲城的一個普通商人。

    月無垢,月神帝所鍾愛的無垢神女……

    雲澈就是再長一千個腦子,也斷然不可能把他們兩個聯繫到一起。

    但偏偏……他們兩個卻在流雲城結爲夫妻,還有了兩個孩子。

    怪不得,夏弘義一生從商,不善玄道,夏傾月和夏元霸的天賦卻是高得驚人,一個擁有驚世的“琉璃心”與“玲瓏體”,一個擁有“霸皇神脈”,原來,他們竟是“無垢神體”所生育的後代。

    ————————————

    【1、關於月無垢情節,可以回看第697章,這一章是夏弘義視角。每個人視角不同,看到的不同,感受和理解也會不同。比如說你們是上帝視角,而我……創世神視角哈哈哈哈哈哈哈!】

    【2、之前在微信公衆號說過夏傾月這個名字是取自“夏弘義傾心月無垢”,然後很多~~很多~~同學私信問我爲什麼夏弘義會知道她叫月無垢?嗯,這個問題……夏弘義當然並不知道她叫月無垢,但我知道啊!夏傾月這個名字又不是他起的,而是我起的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