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沐冰雲?

    雲澈的眉頭動了動……這個名字怎麼有點耳熟呢?

    「沐冰雲?居然和我們冰雲的先祖是一樣的名字。」慕容千雪忽然道。

    「這倒也算是一種緣分了。」木藍依介面道。

    兩女的話讓雲澈瞬間想起……對了,千年前創立冰雲仙宮的冰雲先祖,也是叫沐冰雲,還真是巧合。

    「才不是名字一樣。」沐小藍搖頭,既然不能說的已經被迫說了,那麼那個秘密也根本沒有必要再隱瞞,而且還能成為讓雲澈救她師尊的理由:「我師尊她就是你們冰雲仙宮的先祖!就是我師尊在千年前創立了冰雲仙宮。」

    雲澈:「……」

    冰雲眾女都是微微愕然,慕容千雪隨之道:「小姑娘,我理解你想救你師尊的心情,但這類話可千萬不可亂說。我宮先祖早在千年前便已仙逝,任何人都不許觸犯她的仙名。」

    「我才沒有亂說。」見她們都根本不相信,沐小藍急了起來:「一千年前,師尊她被炎……被一些壞人暗算,在危機時刻強行用次元石逃離,醒來時就落在這片大陸上,那時候師尊就身中劇毒,還因為受傷太重而失去了力量和記憶。冰雲仙宮,就是至尊在恢復記憶和力量的過程中建立起來的。後來師尊力量記憶完全恢復,便離開了這裡,根本不是仙逝。」

    「不可能!」君憐妾斷然搖頭:「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我說的都是真的!」沐小藍更加急了起來:「我和師尊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就是因為師尊牽挂冰雲仙宮。對了,我聽師尊說過,她當年離開的地方,是一個她取名為『冰夷神殿』的地方,她在冰夷神殿的牆壁上,刻下了冰凰封神典……啊不不,是冰夷神功的神訣,她傳位的第二任宮主,名字叫曲哀音,是她在滄瀾國邊境所撿的一個嬰兒,曲哀音這個名字也是師尊取得。還有還有……當時師尊身上共有兩塊次元石,她用其中一塊返回了吟雪界,另一塊,她留在了冰夷神殿,並以其鑄造了一個空間玄陣,用來在冰雲仙宮陷入危機時逃走使用。」

    「啊……」慕容千雪、木藍依、君憐妾、楚月璃、風寒月、風寒雪全部聽的呆在了那裡,而身具冰雲仙魄,知道冰雲仙宮所有先祖記憶的雲澈則更是心中大震。

    尤其,他剛剛清楚的從沐小藍口中聽到了「冰凰封神典」五個字。

    與此同時,他的腦中也瞬間閃過當初茉莉和他說過的話:

    「冰夷神功,在千年前因冰雲先祖沐冰雲而忽然出現,之前從無任何記載,你不覺得奇怪嗎?這門玄功,可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想要修鍊它,必須要有某個神獸的血或者魂,否則就算悟性奇高,可以領悟,也永遠不可能釋放出半點威力。」

    「……你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你就算再給她們一萬年,她們也不可能修成冰夷神功。」

    「你和夏傾月之所以練成,那是因為夏傾月擁有九玄玲瓏體,可是在極大程度上突破法則的界限。至於你,你有邪神玄脈,甚至可以做到忤逆秩序和法則,再加上水靈邪體,你當年都可以跳過前四境強行領悟鳳凰頌世典的第五、六重境,要強行修鍊冰夷神功根本是輕而易舉。」

    「……只不過,無論你還是夏傾月,所施展的冰夷神功雖然要遠勝尋常的冰系玄功,但比之真正的冰夷神功,依然差的很遠。說起來,真正的冰夷神功,可是和鳳凰頌世典一個層面的上古神訣。」

    「在上古諸神時代,朱雀、鳳凰、金烏為三大火系至尊。而水系,也同樣有三大至尊,那便是青龍、冰凰、冰麟。由於冰是水之形態中最具威力的形態,所以,冰凰、冰麟的力量都是以寒冰為主,唯有青龍以水為主,冰之威力則要稍遜於冰凰和冰麟。」

    「而冰夷神功,便是來自冰凰的上古神訣。」

    「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這個世界,絕無冰凰的傳承。」

    冰凰封神典……

    茉莉當初所提過的【冰凰】!

    還著重說過這個世界絕對沒有冰凰留下的傳承。

    難道……

    「你還有什麼可以證明?」雲澈沉眉問道。他已經開始相信沐小藍的話……因為這個小丫頭長得就是一副壓根不會說謊的樣子。

    沐小藍努力想了一想,忽然退後一步,全身藍光微閃,冰靈飛舞,她伸出的手掌上,一株小巧的冰藍玉樹緩慢的成長,散開華麗的冰枝雪葉。

    「啊!冰夷神功!!」冰雲眾女齊齊驚呼。

    「……」雲澈微微一呆,目光集中在沐小藍手中的藍光上,如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吸引,久久沒有移開。眼前,是冰夷神功無疑。因為生長在沐小藍掌心的,是冰夷神功中最為常用的冰夷之樹。但,沐小藍身上所釋放的冰夷氣息,卻和他認知中的冰夷氣息有著太大的不同。

    他所修鍊的冰夷神功,只是單純的一門頗為強大的冰系玄功。

    而在沐小藍身上,無論玄光、玄氣,還有她手中的冰夷之樹,都彷彿擁有著生命,擁有著獨立的靈魂,並釋放著一股他從未能碰觸過的寒冰法則。

    難道,這就是茉莉當初所言……由冰凰之血或冰凰之魂催動,真正的冰夷神功!?

    「這是當年,師尊在這裡留下的冰夷神功。那個時候,師尊記憶還沒有完全恢復,雖然想起了神訣,卻沒有想起它的名字,冰夷神功是她臨時所命名,而它真正的名字,是【冰凰封神典】,同時,師尊也忘記了修鍊【冰凰封神典】需要特殊的條件,普通人根本無法修鍊的。等她想起來的時候,就自創了一門新的玄功,我記得叫……叫冰雲訣。」

    「還有還有!」沐小藍馬上又想到了什麼,連忙伸手在白衣女子身上輕輕一拂,頓時。一枚小巧的菱狀冰凌從白衣女子身上浮空而起,在空中釋放著異樣夢幻的藍光。

    「那是……冰雲仙魄!!」冰雲眾女再次驚呼。

    冰雲仙魄,她們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認識。因為這是它冰雲仙宮的至寶之一,是每一代宮主的身份證明,其中承載著冰雲仙宮所有功法和歷代宮主的記憶。而這一代,冰雲仙魄自然是在雲澈的身上。

    而在天玄大陸,冰雲仙魄是獨一無二的。

    「它其實並不叫冰雲仙魄,而是我吟雪界獨有的冰凰寒晶,它雖是寒冰,卻亘古不化,可融入人的軀體,亦是極好的靈魂載體。」

    「這些,總可以證明我沒有說謊了吧。」沐小藍有些激動的道。說話的時候,她不斷的看向懷中的白衣女子,唯恐她會出現危情。

    「難道,她真的就是……冰雲先祖?」

    冰雲眾女都是臉色怔然,面面相覷。乍聽沐小藍說白衣女子是她們已仙逝千年的冰雲先祖,她們本能的不相信。但沐小藍的話,以及她急聲喊出的一個又一個憑證,就如道道驚雷,讓她們在震驚中越來越無法不相信……

    內心深處,她們已經信了。但她們的認知,讓她們又根本無法就此接受這種猶如天方夜譚的事。

    「我所說的話,每一個字都是真的。冰夷神功,還有你們說的冰雲仙魄,這些……你們沒有理由不相信的。冰雲仙宮就是師尊千年前所創,你們都是冰雲仙宮的人,也……也沒有理由不救她的。」

    「雲哥哥?」鳳雪児看著雲澈複雜之極的表情,輕聲呼喚道。

    「你的師尊是否是冰雲先祖這件事,還是等她醒來后再說吧。」雲澈開口道:「你跟我來吧。」

    雲澈說完,轉過身去,快步走開。

    沐小藍臉上所有的驚慌化作希冀和喜悅,她連忙抱緊白衣女子,腳步匆匆的跟在了雲澈後面。

    冰雲眾女站在原地,每個人的雪顏上都帶著無法化開的震驚和懵然。

    「她……她……難道真是先祖宮主?」君憐妾怔怔的道。

    「似乎……真的是。」楚月璃輕聲道,冰夷神功、冰雲仙宮、冰夷神殿、神秘傳送陣、沐冰雲之名、第二任宮主的名字與身世……一切的一切,都完全契合,連一丁點的偏差都沒有。

    而且沐小藍的樣子,也根本找不到一丁點在撒謊的跡象。

    「天啊。」風寒月和風寒雪粉唇大張,久久無法合攏。

    雲澈帶著沐小藍,徑直來到了凝雪殿,一股明顯重於其他地方的寒氣夾帶著濃郁的葯香撲面而至。

    「把她放到冰床上。」雲澈命令道。

    身為神界之人,如今卻被一個「下界」的人呼來喝去,沐小藍卻不敢有半點抵觸,連忙依言,小心翼翼的將白衣女子放在雲澈身前的冰床上。

    雲澈的目光從白衣女子身上掃過,然後斜了一眼沐小藍:「你還在這裡做什麼?趕緊出去,然後把門帶上,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可以進來。」

    「啊?」沐小藍張大了嘴巴,她之前可是親眼目睹了雲澈的「獸行」,豈能接受自己的師尊……還是在毫無反抗能力的狀態下和他獨處一室:「為……為什麼要離開?我可以在旁邊幫忙的。」

    「小姑娘,你難道不知道,神醫在救人的時候身邊不能有任何人打擾嗎?你師尊的狀況有多嚴重你應該很清楚,我救她的時候若是出現任何差錯,她必定會徹底沒命,你確定要留下來嗎?」

    雲澈的話瞬間唬住了沐小藍,事關白衣女子的生命安危,她再不敢多說話,腳步稍稍後退,小聲道:「那我……出去就是了,你可一定要救我的師尊。」

    她一步步挪開,每一步都邁的極不放心,終於走出了凝雪殿,殿門關到一半,忽然又被打開,伸出了她的小腦袋:「我……我可警告你,不許對我師尊做不該做的事。」

    說完,她連忙把殿門關上,然後逃也似的離開。

    雲澈:「……」

    面對躺在冰床上的白衣女子,雲澈微吸一口氣,心緒很快平靜了下來。沐小藍的解釋,加之茉莉當初說過的話,以及她們又是出現在冰雲仙宮的上空……雲澈已是可以肯定,她應該真的就是千年前創立冰雲仙宮的沐冰雲。

    冰雲仙宮之名,就是取自她的「冰雲」之名。

    在關於冰雲先祖的記憶和傳聞中,說她是在冰夷神殿中「羽化」而逝,而從未有人見過她的屍體。

    冰雲仙魄所承載的記憶訊息有著歷代冰雲宮主的長相,卻唯獨少了先祖沐冰雲。

    這些異常,也在這個匪夷所思的真相面前得到了完美的解答。

    雲澈伸出雙手,開始快速運轉荒神之力,不過卻並沒有馬上釋放天毒珠的凈化之力。

    因為有一件事,他必須要千萬慎重。

    眼前的白衣女子不管是不是沐冰雲,但她定是來自神界的人。而在那個位面,必然有著諸多關於天毒珠的記載……在他初遇茉莉的那一天,從未見過天毒珠的茉莉,卻是一眼認出了天毒珠。

    白衣女子所中的毒太深,不但蔓至心脈玄脈骨髓,還和當年的茉莉一樣侵入了魂體,只能無比緩慢的進行凈化。他先前告訴沐小藍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並不是虛言。

    整整一個月,以天毒珠為一個玄力不知深淺的神界之人驅毒……被識出天毒珠的可能性無疑會很大。

    但她的狀況,除了天毒珠,根本無法可救。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她創立冰雲仙宮的初衷是拯救那些被遺棄的可憐女子,再怎麼也不該是個忘恩負義的人……

    而且,若能讓她帶自己去眾神之界找茉莉,也完全值得冒這樣的風險!

    心念急轉之下,雲澈手掌一翻,覆在了白衣女子的心口,濃郁的天地之息頓時湧入她的心脈之中,掌心之中,也閃動起了微弱的凈化之芒。

    ——————————

    【吟雪界】這個名字,起的不好……不好……

    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