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爹把我娘帶回去兩年後,在流雲城成婚。雖然,我爹從來都不知道我孃的真正來歷,但對她的感情卻從未因此有半點雜質和保留。”

    “他們在一起的第三年有了我,第四年有了元霸,第七年……我孃的玄力和記憶在一夜之後忽然恢復。”

    “然後,她走了,丟下我爹,丟下我和元霸,走的很堅決,完全斬斷和我爹的姻緣,也沒有帶走任何的東西。並要我爹,要我們永遠忘記她,也永遠不要去找她……”

    此時說起,雲澈依然能感覺到夏傾月的哀傷。他輕嘆一聲,道:“傾月,她並不是絕情和狠心,而是不得不離開。否則,她的氣息一旦被察覺,會給你們帶來巨大的災禍。”

    自己摯愛,且昭告天下即將封爲神後的女子在失憶之下成爲他人之妻,還與之有了兩個孩子……沒有哪個男人能在面對這個結果時平靜,他越愛月無垢,便越會發狂——何況他還是月神帝。

    被他找來的後果,幾乎是一定會殺了夏弘義,以及夏傾月和夏元霸。

    所以,她不得不走,而且永遠無法回來。

    “我知道。”夏傾月幽幽說道:“除此之外,還有對義父的情……與愧。”

    雲澈:“……”

    “我娘說,和我爹在一起的七年,她過得很安心,很快樂。我爹愛着她,她也真的愛着我爹,那些年,她從未想過要找回丟失的記憶,甚至會爲之恐懼……怕甦醒的記憶打破她的幸福與平靜。但……當所有記憶恢復的那一刻,一切都天翻地覆。”

    “……”雲澈只是靜靜的聽着,都感覺到一股沉重的窒息感。

    月神帝是愛月無垢的,爲她不再納妾,爲她修建神後殿,爲她取名“月無垢”,要立她爲月神神後,爲她昭告天下,爲她和星神界徹底決裂……

    夏弘義同樣深愛月無垢。在月無垢失去力量和記憶的那七年,是她這一生最軟弱無助的七年,這段時間,是夏弘義陪她度過,她嫁給夏弘義爲妻,爲他生下兩個孩子……

    月無垢無疑是幸運的,有兩個至愛她的男子……但當記憶揭開,這份幸運,便化作了噬心的殘酷。

    她必須做出選擇。

    選擇夏弘義,會愧對月無涯永生永世,會給夏弘義,還有兩個孩子帶來彌天大禍。

    離開夏弘義,她將永遠不可能再見到自己的丈夫和孩子……

    的確是殘酷到極點的選擇。

    而月無涯,她自知已無資格再次選擇,唯有愧與罪。

    “當年,在離開我們後,我娘其實並未回到神界,而是……找到了一個安靜的地方,想要自行了斷。因爲,她感覺自己的存在只會給我們一家帶來災難,而義父……她已無顏再見。”

    雲澈:“……”

    她明明沒有任何錯,卻成了最大的罪人……雲澈心中一聲深深的嘆息。

    “但,最終,她放棄了自我了結,回到了月神界。因爲,她想最後再看我義父一眼,或者……最好能死在義父手上。”

    “而即使她不自我了斷,義父不殺她,她其實也已經時日無多。”

    雲澈微驚:“你是說,你娘她……”

    夏傾月微微閉眸,不讓雲澈看到她痛苦的眸光:“她當年遭受重創,又玄力全失,每一年元氣都在枯竭,那七年,她生下我和元霸,也帶走她身上幾乎所有的無垢神息。她最終會忽然恢復玄力和記憶,實則是一種……迴光返照。”

    “……”雲澈目光怔然,無法言語。

    夏傾月的母親一直體弱,這一點,怕是整個流雲城都知道。當年,夏弘義在提及時,也曾說過她身體極弱,嚴重時連走路都頗爲困難,生育夏傾月時還遭遇難產,就連夏傾月,出生時也是全身冰冷,氣息微弱,若不是蕭鷹全力相救,或許一出生便已命隕。

    而這也是夏傾月一出生就被指婚給“蕭澈”的原因。

    包括最後,月無垢離開,夏弘義對外宣稱的緣由,也是體弱重病而逝……這一點,從無人懷疑。

    “我娘本來是悄然回到月神界,但不知爲何卻被他人發現,並推波助瀾,讓我義父的聲譽受到了極大的創傷。我娘本以爲義父會更怨她恨她,或許會親手殺了她,但是……”

    她輕輕一聲喘息,道:“他對我娘說,‘無垢無涯’,是他一生的誓言,不因她是無垢神體,也不因她已‘不潔’,能再次回來,已是上天對他莫大的恩賜。”

    雲澈:“……”

    “那並非只是虛僞的空話。”夏傾月輕聲訴說:“在我娘回到月神界後,所有人,包括月神界的人都以爲她被義父囚禁,每日在義父的憤怒之下暗無天日,甚至可能已被折磨至死……但實則,這些年,她有着自己的一方小世界,有很多專門陪伴照料她的侍女,而義父幾乎每天都會去看她陪她,每隔一段時間,便會以自己的力量爲她續命,月神界那些最頂級的丹藥,也被他毫不吝嗇的用在我娘身上。”

    “若非如此,我娘她早已不在世上,我也斷然不可能再見到她。”

    雲澈心中深深震撼。

    他對月神帝的印象,也在這一刻徹底改觀。

    當年的“月無垢”一事讓月神帝承受了多大的屈辱,連初到東神域不久的雲澈都知曉,那甚至被稱作月神界史上最大的醜聞。

    哪怕承受力再強的男人,也絕對難以忍受這樣的屈辱,何況王界之帝。他將一切憤怒和怨恨,都釋於月無垢身上,在所有人看來,完全是理所應當之事……即使明知道那不是月無垢的錯。

    但,月神帝……卻對歸來的月無垢一如最初。

    雲澈捫心自問,若換成自己,又能否做到……

    “我娘走後,我爹一年病倒數次,會悄悄流淚,會面對着我孃的畫像一坐就是一整天……所以,我從小就發誓,總有一天,我要找到我娘,讓我爹不再以淚洗面,讓我們一家可以團聚……我醉心於玄道,爲的就是這個目標。”

    “終於,在月神界,我找到了我娘,卻也不得不面對義父。我曾經斥他、厭他、怨他甚至恨他,都是因爲他,我爹孃不得不分離,我們一家永不能再團聚……但後來,我從我娘口中慢慢得知了一切,我親眼看到他對我娘無微不至的好,我卻再也無法恨起他來。”

    “就連認他爲‘義父’,我都心甘情願。”

    月神帝救了她的命,救了月無垢的命,並用自己的尊嚴,讓月無垢的餘生真正的在“無垢”中渡過,她如何去恨,如何能恨?

    “月神帝……呃,你義父他,知道天玄大陸和夏叔叔嗎?”雲澈試探着問道。

    “不知。”夏傾月道:“我娘不肯提及,義父他只問過一次,便再未問過。”

    她們永遠不會讓月神帝知道夏弘義,而她將來回去天玄大陸,也永遠不會向父親提及月神帝……或許,讓夏弘義永遠活在對月無垢的思念之中,纔是最不殘忍的結果。

    “那你娘她……現在還好嗎?”雲澈再問。

    “……”夏傾月微微搖頭,沒有說話。

    雲澈的心裏微微刺痛。當年忽然恢復玄力和記憶,已是迴光返照,至今,卻又是續了整整二十多年……若非月神界那龐大無比的資源底蘊,以及月神帝毫不保留的施予,換做任何其他地方,或許月無垢都不可能撐到現在。

    但似乎,月無垢已是徹底的油盡燈枯,縱是月神帝,也已無力迴天。

    月無涯,月神界的界王,東域四神帝之一,立於混沌最巔峯的男子,竟會如此癡心,如此悲情……甚至卑微的愛着一個女人。

    神帝,終究也是有血有肉有心的男人。

    “那麼,這場婚典,難道是……爲了完成你娘最後的夙願嗎?”

    “……最終和義父完成婚典儀式的不是我,而是我娘……”雲澈現在終於開始明白和理解夏傾月說的這句話。

    她給了夏弘義七年,給了他一雙兒女,生命的最後,她想留給月無涯……

    沒有想到,夏傾月卻是搖了搖頭。

    “知道,爲何義父會特意讓我在婚典之前露面嗎?”夏傾月說道。

    這句話,讓雲澈微微一愣。

    無論是神界還是下界,無論何等層面的婚典,女方都會全程遮顏,或大紅蓋頭,或翠玉珠簾,且在最終入洞房後,才由男方摘下。

    至少他的三次正式婚儀,除了小妖后那次是他“入贅”,其他兩次皆是如此。

    (彩脂:???)

    而夏傾月,卻是婚典開始之前便當衆露面。

    當時,月神帝是在星神帝的言語刺激下,讓夏傾月出來與衆人一見……此時想來,那似乎是……刻意下的順勢而爲。

    “是故意的?”雲澈道。

    “是。是爲了讓所有人記住我的氣息,尤其是我的琉璃之氣。而那,本該是我唯一一次露面。婚典開始之後,我會以‘移星換月’之法,將我的氣息,暫時移覆到我娘身上,然後由我娘和我義父來完成婚儀。”

    月神帝親自去到遁月仙宮,提醒夏傾月做好“準備”,便是要她準備好“移星換月”。

    雲澈心中感慨萬千。月神帝哪怕自己千願萬願,卻也無法公開再娶月無垢……因爲他還是月神界的界王。

    只能無奈的借用這種瞞天過海的方法,來完成月無垢最後的願望……或許,也是他最大的願望。

    同時,由於夏傾月擁有“琉璃心”,如此,還可以洗去月神帝當年之辱,同時昭告天下月神界今後將受天道庇護。

    月神帝當年所受之辱是因月無垢,身爲月無垢的女兒,夏傾月一定無比甘願。

    但是,她剛纔爲什麼要搖頭呢?之前又爲什麼會說,這場婚典不僅是給天下人看的,更多的是給月神界看的?

    “同時,還可以因我的‘琉璃心’,洗去義父當年之辱,也讓我娘可以釋下最大的心結。”夏傾月輕輕訴說着雲澈的心中所想,但接下來,卻說了一句讓雲澈極爲驚訝的話:“但這些,並非是這場婚典的全部。”

    “另一個重要的目的,是爲了讓我……能名正言順的……繼位月神帝。”

    ————————

    ————————

    【是的,月無垢如此糾結的情節,月神界這場如此糾結的婚典,最終目的就是這個( ̄▽ ̄)~*小白臉雲澈的最強大腿即將出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