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讓你繼位……月神帝?”雲澈又一次無法理解:“爲什麼?”

    月神帝有兒有女,有其他十一月神,爲什麼居然會想要纔到來月神界幾年的夏傾月繼位月神帝?且不說她的身份只是“義女”,她的玄力氣息,也纔是神靈境初期,還不如自己,跟“神帝”這氣勢上能壓倒天地的兩個字,完完全全不可能契合到一起。

    難道就是因爲她有着“琉璃心”?

    月神界何許存在,東神域的四王界之一,近百萬年的歷史和傳承。夏傾月和月神界既無血緣,又無淵源……就因爲琉璃心讓她成爲月神帝?簡直相當於把浩大月神界送給一個外人,這不扯淡麼!?

    “很多原因。”夏傾月道:“因爲我的琉璃心,因爲我的玲瓏體,或許也因爲我是我孃的女兒,更因爲……義父他已經別無選擇了。”

    雲澈聽得更懵:“琉璃心我可以理解。當年,宙天界就是因爲有了一個擁有琉璃心的先祖,纔會成爲王界。若你成爲月神帝,或許也會讓月神帝得到所謂的‘天佑’。但是……”

    “王界之所以強大,核心是特殊‘傳承’的存在,可以一直保有着最高層面的力量,從而難以撼動。”夏傾月繼續說道:“而想要獲得月神之力的認可,從而得到傳承,或者需要極高的天賦,或者需要足夠的契合度。”

    這一點,雲澈早已知曉。星神界的星神,月神界的月神皆是如此。

    “我義父繼承的,便是最強月神‘紫闕’的月神之力。但是,義父的所有子孫之中,卻無一有資格得到任何一種月神之力的承認,更無人可繼承他的紫闕神力。而我的‘玲瓏體’,卻可以成爲任何力量的完美載體。”

    “義父說,我是他的唯一選擇,也是天賜給他的完美選擇。”

    雲澈皺了皺眉,不解道:“你義父難道厭倦了當月神帝?也或許,他後來的子孫中會出現契合者也說不定,爲什麼會這麼急着決定這件事?”

    “……”夏傾月幽幽一聲喘息,過了好一會兒,才輕輕說道:“因爲義父他的時間……也已所剩無幾。”

    雲澈一愣,驚愕道:“你說什麼?”

    夏傾月眸光朦朧若霧。她知道自己這一走代表着什麼,她徹底毀掉了義父所有的尊嚴,毀掉了他的期望,也毀掉了他和母親最後的心願……

    她知道,自己這一生,都將活在對義父的愧疚之中。

    但,如果不這麼做,又將愧對“死而復生”的雲澈。

    到了今天,她終於真正明白,母親當年做出選擇時多麼的痛苦不堪。選誰都是錯,選誰都是罪。

    但她又是幸運的,因爲最該怪她,恨她的人,卻真正給了她“無垢”的真情。

    若月無垢是男子,面對兩個女人,他的抉擇不會痛苦,甚至可能會成爲一段佳話。但因爲她是女子,無論她做什麼,選擇什麼,在世人眼中,卻永遠只有“污”與“罪”……即使一切皆非她的錯,即使月神帝從未恨她。

    這無疑是一種莫大的悲哀。

    “傾月,你義父他現在多少歲?”雲澈顯然並沒有察覺到夏傾月一直都混亂不堪的心境,一邊思慮着一邊問道。

    “一萬七千歲。”夏傾月回答。

    “那不應該啊。”雲澈皺下眉頭:“我聽師尊說過,到了月神帝這等層面,壽元一般都會長達五萬歲,甚至可能更高。月神帝根本連一半都沒到,怎麼會‘所剩無幾’?”

    夏傾月音若飄絮:“天機預言。”

    “呃……”雲澈瞪了瞪眼,然後猛一撇嘴:“我當什麼呢,原來是那幫老騙子,那幫老騙子的話你們也信?”

    雲澈認定天機界都是一羣“老騙子”當然不是沒有緣由。他在天降九劫下安然無恙,是因爲他的邪神神力。而天機三老則宣稱因爲他是“天道之子”,雖然是替他解了圍,但也被雲澈就此結結實實的扣上了“老騙子”的帽子。

    但偏偏東神域的各大星界都很是相信天機界的“天機”和“預言”,包括四大王界。玄神大會,天機三老還是和王界同席。

    “義父他每隔千年,便會親身前往天機界一次,每次得到的‘天機’,皆會應驗,從無例外。”

    雲澈:“……”(真有那麼準?)

    “五年前,是他最後一次去天機界,得到的天機,是他十年之內,生機必絕。”

    這是五年前的“天機”,也就是說,到了如今,月神帝最多還有五年的時間……如果應驗的話。

    “這不可能!”雲澈斷然搖頭:“月神帝的壽元遠遠未到,今天我纔剛見過他,精氣神簡直好到不能再好。如果說是被人所殺……這世上,有誰能殺的了一個神帝?”

    若說有人能敗月神帝,雲澈當然相信。龍皇可以做到,千葉梵天也可以做到。

    但若說有人能殺了月神帝,別說雲澈,估計這世上沒有一個人會信。

    能爲神帝,神道修爲已是神主致境。雖然雲澈不明白這個境界究竟強大到何種程度,但也知道到了這個層面,想死都比登天還難。

    哪怕東神域其他三神帝聯手要殺月神帝,除非月神帝作死死磕,否則若他不願,三神帝聯手也幾乎不可能殺得了他。

    “但義父他相信,而且,在那次去往天機界之前,他自己,便早已有了相似的預感。”

    “即使之前再怎麼準,這種話也根本不需要去信。”雲澈依然搖頭,然後低聲咒了一句:“那三個老騙子,真是坑人不淺啊。”

    “若不會應驗,自然最好。”夏傾月悵然幽嘆:“但義父他是月神帝,他相信,而且必須在它應驗之前做好準備。”

    “對義父而言,最爲重要的事,就是找到可以繼位之人。但他的子孫之中,卻無一能繼承神帝之位,整個月神帝,亦找不到一個可以契合‘紫闕’神力的人。”

    “所以,他選擇了我。”

    “雖然,義父說我是他最完美的選擇。但我知道,這是他無奈之下的被迫選擇。”

    “不,”雲澈卻在這時搖頭:“雖然我不是月神帝。但如果是這樣,或許他的話,並非是在安慰你,你的確是天賜他的最完美的選擇。哪怕現在他的兒孫中有一個可以繼承他的神力,他應該還是會選擇你。”

    夏傾月美眸側過,帶着些微的不解。

    “你義父他和我們不一樣。我們不過幾十年人生,而他已是近兩萬年。對他那個層面的人來說,親情之類的東西,其實已經很淡薄了,對他而言最重要的,無疑是付諸一生的月神界。身爲月神帝,月神界在他心中,無疑勝過其他所有的一切。”

    “……”雲澈的話,夏傾月也心知肚明。

    “子孫沒有適合的繼承者,他的確可以將界王之位傳給其他月神。但,他的‘紫闕’神力不但是最強,還伴他一生,任誰都會有私心,希望自己相伴一生的力量依然處在帝位。而你,若真的可以繼承,還是完美繼承的話,那你義父心裏一定是欣喜若狂的。”

    九玄玲瓏體……當年茉莉和他提及時,只是簡單的說過擁有九玄玲瓏體的人,玄脈內會自成小世界,可以超脫界限和法則。這也是爲什麼,她沒有神凰血脈,卻可以在冰雲仙宮修成冰夷神功(冰凰封神典)。

    同時,還是世上最好的雙修爐鼎。

    沒想到,那個玄脈中的玲瓏世界,居然還可以成爲任何力量的完美載體……

    哎,這上天對夏傾月也着實太好了。

    “而你的‘琉璃心’,在世人眼中可以帶來天佑。你若爲月神帝,自然會是爲月神界帶來天佑。對月神帝而言,或許,沒有什麼比月神界的未來更重要的事情了。”

    對於“琉璃心”可得天佑這件事,東神域都很相信,王界更是格外相信。包括在天玄大陸時,茉莉向他提及時也無比明確的提過這是天佑之體。夏傾月下落不明後,茉莉不止一次的和他說過,夏傾月自有天佑,完全不需要擔心。

    畢竟,宙天界這個龐大的先例如今還凌傲於東神域的最巔峯,凌駕於歷史比它悠長的月神界之上,讓人想忘記,想不相信都難。

    “你在月神界這些年,也足夠你義父瞭解你。或許這其中,也有一部分是因爲他對你母親的感情,但應該只佔了很少的部分。神力的傳承,月神界的未來,纔是最重要的。所以,對他而言,你的確是天賜的,最完美的選擇。”

    “……”夏傾月許久無言,似乎是在默默的思索着雲澈的話。

    到了此刻,雲澈已是完全明白,爲什麼夏傾月會說這場婚典,更多的是給月神界看的。

    雖然,她可以完美的繼承“紫闕”神力,有着可以爲月神界帶來天佑的琉璃心,但她的身份,卻絕不適合成爲月神之帝。

    月神帝有子女,月神界有太子,有其他月神,有各種派系。若跳過這些,傳位於一個不是出身月神界,甚至無人瞭解的“義女”,哪怕是月神帝之令,也必定會引來全界激烈無比的排斥反對……尤其是月神太子。

    但若是傳位神後,便完全不同。雖然同樣會有阻力,但無疑要小上十倍百倍。

    只是……

    “傾月,”雲澈忽然道:“月神帝,王界的界王,多少人做夢都不敢想的東西。但是,以你的性子,你真的願意嗎?還是,你只是在單純的向你義父報恩?”

    夏傾月道:“我不想拂義父之意,但其中,也有我自己之願。”

    “呃?”雲澈一愣。

    夏傾月眸光變得幽深,長長的秀髮輕落香肩和胸前,遁月仙宮中的明光映照着她夢幻的仙顏:“我一生醉心於玄道,也想到玄道的極致去看一看。原本,我窮盡一生,也不一定可以做到。但,繼承義父的神力,我便可以一夕完成這個心願。”

    “這些年,我經歷了親人別離,宗門慘變,還有數次命隕之劫,我已徹底明白在這世上弱小意味着什麼。我不想再因我的弱小,而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一次次的‘不願’。”

    她一直在追尋更強的玄道,這些年的心境也一直在變。而這些轉變一個很大的誘因她沒有提及,那就是“雲澈之死”。

    “繼承義父的神力和帝位,既可完成義父的託付與期望,也可實現我一直以來的追求,我沒有理由拒絕。”

    “原來如此。”雲澈緩緩點頭,剛要再說什麼,忽然全身猛的一震。

    月神界今日的這場婚典,雖然是一個彌天大慌,但也卻如月神帝所宣佈的那樣,是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一天,更決定着月神界的未來……毫無誇張。

    它將洗去月神帝當年之辱,將解開月無垢的心結讓她安心而去,將完成月神帝和月無垢最後的心願,將爲夏傾月繼位神帝做下鋪墊……

    這不僅僅是一場婚典,所傾注的東西遠遠超出所有人的想象。對月神帝,對月無垢,對月神界,對夏傾月……都極爲重要。

    他一直在專心傾聽夏傾月的講述,並不斷的消化和思慮,竟是忘了……這一切,已經全部毀了。

    因爲他的出現,因爲夏傾月的選擇,全部毀了……

    ————————

    ————————

    【不用等到五年,一年之內就會領便當……( ̄▽ ̄)~*你們猜是誰殺了月無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