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哥哥,」鳳雪児輕輕的道:「如果,你再也無法見到她的話,你真的會……一輩子都不快樂嗎?」

    雲澈搖頭,看著鳳雪児道:「有你們在我身邊,我怎麼會不快樂呢。只是那樣,我的靈魂會出現一個永遠無法修補的空缺。當年,正是因為我的猶豫退卻,我永遠失去了小仙女……類似的事,我再也不想承受第二次。」

    「小妖后姐姐,雪児姐姐,讓他去吧。」蘇苓兒輕語道。她是唯一一個自始至終,都沒有出言反對的人。

    「我們反對,又會有什麼用呢?」小妖后幽幽說道:「他決意要做的事,又何曾有人可以真正阻止。」

    「我……」

    雲澈剛要出聲,小妖后忽然打斷他:「雲澈,我知道我無法阻止你。神界是一個怎樣的地方,你也必定比我們要清楚的多。你依然決意要去,說明,那對你而言,的確是非去不可的理由。我身為你的女人,又豈能阻止。」

    雲澈眼眸微動,他沒有想到,性情強硬的小妖后,竟然會就這樣應允了下來,這讓他心中一暖的同時,也更加內疚。

    「但是……你必須向我保證兩件事!」小妖后的聲音忽然冷下,每一個字都帶著不容辯駁的強硬:「只要你保證做到這兩件事,我會答應你和苓兒提出的療愈之法,讓你可以安心的前往神界。否則……」

    「否則」後面的話還未來得及說出,她的嬌軀已被雲澈從後方輕輕抱住:「綵衣,我就知道,你總是會包容我的任性……我先向你保證,這會是我最後的一次任性,這次你無論要我做什麼,我都會答應你。」

    包容?你以為……我真的想包容嗎?小妖后在心中輕念……你的靈魂若有殘,那又豈止是你一個人的殘缺……

    「好……記住你說的話。」小妖后閉上了眼睛,儘可能讓自己的言語變得比先前任何一次都要冰冷決絕:「我要你保證的第一件事——絕不可以死!!」

    「……」雲澈緩緩的點頭,輕聲道:「綵衣,雪児,苓兒,你們放心,我去神界,並不是為了追求神道,也不是去找什麼人報仇,只是想要再見到我的師父而已,並不會有什麼危險的。而且,我救了沐冰雲的命,再加上冰雲仙宮的緣分,她帶我到神界之後,一定還會保護和幫助我,我怕是想遇到危險都難,所以,你們完全不需要過度擔心……好好好,我先保證,到了神界之後,我一定一定一定不去碰任何危險的事,等見到師父之後,再一根頭髮不少的回來。」

    「當年從幻妖界回天玄大陸時,你也差不多是這麼說的。」小妖后冷冷的道:「但我再見到你的時候,你卻已經是半具屍體。」

    「……」雲澈語塞,半晌才訕訕的道:「那我再保證一次好不好?」

    「以你的性格,保證一萬次又有什麼用。」小妖后冷聲道:「我只希望,你在即將要犯險的時候,能想起我今天的話,能想想你的父母,你的爺爺,你的蒼月,你的雪児,你的苓兒,你的泠汐……還有我,想一想如果你死在神界,多少人會因為你一生悲苦!而這些,還都是這世上最關心牽挂你的人。」

    「我知道。」雲澈的手臂頓時抱的更緊,她的這些話,讓他的心底狠狠的觸動:「這些年,我一次次的讓你們擔心。但是,這次和以前不一樣,天玄大陸也好,幻妖界也好,有著太多讓我必須拚命守護的東西……包括你們。但去往神界,我只是想要見到一個人,完成心愿后,我會馬上回來。我向你們保證,這期間,我絕對不會去犯險,就連可能的危險,我都一定不會去靠近,好嗎?」

    「雲哥哥,你一定……一定要記住你的這個保證。」想到即將的分別,鳳雪児雖然一直在極力忍耐,但眼圈還是變得越來越紅。

    「第二件事。」小妖后輕吸一口氣,已頗具規模的胸脯不住的輕輕起伏著:「你剛才說過,金烏聖神告訴你要在五年之內見到她,否則就再也沒有了相見的可能。那麼……最多五年的時間。五年之內,無論你有沒有見到她,你都必須回來!一天都不可超過!」

    「好,」雲澈毫不猶豫的答應:「我向你們保證,五年之內,無論有沒有找到她,我都一定會回來!」

    …………………………

    出了妖皇宮,天下已是完全暗下。去往神界的事太過重大,他或許要離開數年的時間,在告訴了小妖后她們之後,他還必須去告訴父母,蒼風皇城的蒼月,流雲城的爺爺和泠汐,以及皇極聖域的夏元霸。

    身邊,蘇苓兒陪著他一起前往。

    「苓兒,這件事,我是不是自私的太過分了。」雲澈嘆息聲問道,因為他一個人的決定,將打亂身邊所有人的心緒和生活。

    蘇苓兒微笑著搖頭:「半年前,你不是做過相似的事么,而那一次,是為了我,強行前往了滄雲大陸,還為了不讓他們擔心,偷偷瞞過了所有人,相比於這一次,似乎更加的『自私』呢。但是,如果不是你的這種『自私』,我這輩子,或許再也無法遇到你。」

    「苓兒……」

    「雲澈哥哥,你的心裡裝著很多很多的人,但又對每一個人都是那麼的認真和執著,這也是為什麼,她們的心都願意牢牢的系在你的身上。你對你的師父也是一樣,而我相信,她對你,也絕不會是離開時所表現出的那樣絕情……雲澈哥哥,在神界一定要加油,早點找到你的茉莉師父,然後,早早的回來,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日日夜夜的等著你。」

    蘇苓兒玉頰帶笑,但美眸中隱含淚光。他們分離了一世,在命運的輪迴下終於再次相遇,但才短短半年,便又面臨分離……她比任何人,都更加的不舍和擔心。

    「苓兒,謝謝你。」雲澈心中溫暖的無以復加。

    「我們之間,又何需說謝呢。」蘇苓兒把身體依在雲澈的胸前,輕輕的道。

    「苓兒,還要請你……為我做一件事。」雲澈看著前方,目光變得幽遠:「再有最多兩三年的時間,雪児的玄力就會突破君玄,成就真正的神玄境。而那個時候,如果我還沒回來,她可能會到神界去尋我……那個時候,你們一定要幫我勸住她。」

    蘇苓兒卻是輕聲道:「雲澈哥哥,你放心,就算沒有我,小妖后姐姐也會勸住她的,雪児姐姐也並不會那麼衝動。否則,她們剛才就會堅持一起陪你去神界……沐仙子師徒雖然只能再帶一個人,但你卻可以通過太古玄舟帶著她們一起,你以為她們真的沒有想過這一點嗎?」

    「……」雲澈頓時失聲。

    「嘻,」蘇苓兒忽然輕笑了起來:「小妖后姐姐和雪児姐姐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美麗,她倆一個是幻妖界第一美女,一個是天玄大陸第一美女,連我一個女孩子,都經常看她們看的入迷,神界的男人見了還不瘋掉,若是陪你一起去了神界,不給你惹來無數的麻煩才怪,你自己一個人去,其實反而安全的多呢。唔……我忽然在想,你回來的那天,會不會是帶著幾個天上的神女一起回來呢。」

    「哈哈哈,怎麼可能。」雲澈笑了起來。

    「非常有可能唷。」蘇苓兒看著他,瀲灧的眸光分明透著認真:「畢竟,我的雲澈哥哥是世上最好的男子,就算是天上的神女,也一定沒有見過像我的雲澈哥哥這麼完美的人,說不定,都會被迷得神魂顛倒。看來,我和爹娘,還有幾位姐姐要早早的做好準備才好。」

    「哈哈哈哈。」雲澈抱緊蘇苓兒,大笑了起來,心情頓時好了很多很多。

    …………………………

    雲澈把自己決定前往神界的事,鄭重的告知了身邊的所有人。距離他跟隨沐冰雲師徒離開,還有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之中,他不再修鍊,每日陪伴家人和紅顏,同時每天會抽出一到兩個時辰為沐冰雲驅毒。

    在天毒珠強大的凈化之力下,沐冰雲身上的千年炎毒每日都會減弱一分,而且再未出現過擴散的情形。從第五天開始,雲澈便不需要再以荒神之力為輔助,隨著沐冰雲自身玄力的緩慢恢復,她的身體里已快速衍生著越來越濃郁磅礴的元氣。

    「呼!!」

    這一日,又一次為沐冰雲驅毒完畢,雲澈收回手掌,身上閃爍了一抹金烏炎光,將全身汗水凝結的冰晶全部焚干。

    沐冰雲從冰床上起身,眸光,卻是定定的落在了雲澈的身上,須臾,她緩緩而語:「沒有冰凰之血和冰凰之魂為基,你卻強行修成了冰凰封神典,這一點已極不尋常,而你竟又同時擁有金烏神力。水火相悖相剋,你不但同融一身,還可如此自由的駕馭……簡直不可思議。」

    「……」雲澈心念急轉,想著用什麼理由來解釋。

    「若要做到這兩點,或許傳說中數萬年出現一個,可以超脫法則界限的『九玄玲瓏體』可以做到。但『九玄玲瓏體』又只會出現在女子之身……」沐冰雲看向雲澈的眸光微凝:「莫非,你和某個擁有『九玄玲瓏體』的女子雙修過?」

    「額……可能吧。」雲澈隨口搪塞道,心中卻是一陣呻吟:傾月老婆就身具「九玄玲瓏體」,我倒是想……但她從來都不讓碰啊!

    傾月……

    雲澈忽然抬頭,問道:「沐仙子,你當年留在冰夷神殿的那個傳送陣,會把人傳送到什麼地方?」

    沐冰雲聞言,卻是微微搖頭:「我不知道。千年前,因天機門對冰雲仙宮『千年大劫』的預言,恐預言應驗,為給劫難中的冰雲仙宮留下一縷希望,我釋放了次元石的力量,鑄成了那個簡單的次元傳送陣,但並沒有指定所傳往的空間,所以,我亦無法知道它會將人傳送至哪裡。而以次元石的力量,它足以將人傳送至極遠的地方……甚至到達神界,都不無可能。」

    「原來如此。」雖然早就知道很可能會是這個答案,雲澈依舊心中失望。

    不知不覺,已經五年多未見了。傾月,你現在到底在哪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