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爲了縮減遁月仙宮的能量消耗,夏傾月已是刻意降低了其飛行速度,但依舊是快速絕倫。但光幕中的那抹金芒不但在靠近,還是以相當驚人的速度在拉近着和遁月仙宮的距離。

    夏傾月手上玄光一閃,光幕上的投影頓時大幅度拉近,顯現出一個模糊的人影。雲澈也在這時向前……光幕中人影越來越清晰,逐漸的,可以看出是一個身着華貴金衣的女子,臉上,分明是一張翼狀的金色面罩。

    那一身金衣,線條極美的軀體,還有將大半容顏遮掩的金色面罩……

    雲澈眉頭猛的一動:“千葉影兒!?”

    “……你是說,梵帝神女?”夏傾月微微皺眉:“她爲什麼會在這裡?”

    梵帝神女之名,神界無人不知。但這裡已脫離了東神域,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只是巧合嗎?

    “不對,是兩個人!”雲澈忽然道,隨着他們越來越近,投影越來越清晰,雲澈這才注意到,千葉影兒的身後,還有一個灰色的身影。他一身灰衣,無比的乾枯瘦小,整個人幾乎與周圍的空間融合在一起,存在感極其薄弱,雲澈和夏傾月方纔都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腦中忽然閃過水千珩特意傳音警告他的那句話,雲澈的臉色陡變,急聲道:“她是衝着我們來的,快走!!”

    夏傾月眸光一凝,手勢頓變,遁月仙宮的速度陡然提升……而幾乎是在同一瞬間,那個灰袍老者的手臂伸出,輕描淡寫的一推。

    嗡——

    浩瀚空間,忽然掀起恐怖的轟鳴,一股風暴捲起,如傳說中的宇宙颶風,帶起數千裡空間的劇烈震盪。

    霎時,遁月仙宮如被捲入暴風的枯葉,內部空間更是空間激盪,氣流大亂,四處響起近乎悲鳴的刺耳響動,足足十幾息之後,才終於重新恢復平衡,以最極限的速度遁向前方。

    雲澈喘着粗氣,看向後方的光幕……一個恐怖無比的景象,也呈現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他平生見過最大、最可怕的風暴,風暴之中,空間被層層絞碎,撕開無數黑洞,而一顆臨近的小型星辰,在風暴下硬生生的偏移了原本的軌道。

    舉手之力移撼星辰……神話中的一幕活生生的呈現在雲澈和夏傾月的視線之中,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

    如果夏傾月不是在他出手前的那一剎那將遁月仙宮的速度提升到極致,遁月仙宮極有可能會被捲入風暴中心,後果不堪設想。

    雖然受到頗大驚嚇,但總算有驚無險。遁月仙宮也並無受損的跡象……而如果這不是遁月仙宮,換成其他玄艦,哪怕神武界的神武天宮,估計也已經被撕成碎片。

    雲澈重重咬牙,全身直冒冷氣……這老頭是什麼人物?神帝之力也不過如此吧!?

    如果說之前還只是猜測的話,那麼現在已經完全可以確定,千葉影兒就是衝着他們而來!

    “他們想要做什麼?”夏傾月眉頭緊鎖,已根本無暇計較雲澈剛纔褻瀆她的事。

    “他們是衝我來的!”雲澈咬牙切齒道,不過這次他想錯了。千葉影兒不止是爲他一個人,而是衝着他們兩人來的!

    “爲什麼?”

    “當然是想搶我回去當她男人!她主動求着要嫁我的事現在全神界都知道!大概是被我拒絕之後惱羞成怒,想來個霸王硬上弓!嘶!”

    “……”

    夏傾月沒心思和他在這種情況下開玩笑,隨着她將遁月仙宮的速度提升到極致……光幕之上,金色與灰色的身影終於不再逼近,但亦沒有拉遠。

    雙方的速度,出現了奇異的持平。

    這一幕,讓雲澈和夏傾月都是心中劇震。

    遁月仙宮的極限速度下,連月神界速度僅次於月神帝的黃金月神月無極都會被緩慢甩離,卻無法將這兩人拉遠。

    他們的實力,竟還要在月神之上!?

    “千葉影兒的‘神女’之名,我到來神界的第一年便如雷貫耳。”夏傾月道:“她的修爲,竟也高到如此境界?”

    作爲遁月仙宮的新主,她遠遠比雲澈清楚能追及遁月仙宮是何等恐怖的概念。

    整個東神域加起來,絕對不會超過十個人。

    而他們便遇到了,還一次遇到了兩個。

    “我曾聽我師尊說過,千葉影兒的修爲很可能已經接近她的父親……我當時以爲只是‘傳聞’,沒想到居然是真的!”雲澈目光死死盯着光幕,全身繃緊。

    “那個灰衣人又是誰?”

    “不知道!但跟在千葉影兒身後,肯定是梵帝神界的人!”

    作爲東域四王界之首,梵帝神界當真是個極端恐怖的存在。

    時間在流逝,空間在極速後退。遁月仙宮在極致速度下,內部空間依舊無比平穩安靜,但云澈和夏傾月的心絃卻沒有一刻能放鬆下來。

    因爲後方的兩個人影始終存在,如影隨形。

    “真的不能再快一點了嗎?”雲澈又一次問道。只要再快上哪怕一丁點,就能把千葉影兒逐漸甩開……

    “已經是極限了。”夏傾月回答。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在這樣的速度之下,他們已不過穿過了多遠的星域,更不知已身在何處。

    “糟了……”夏傾月在這時一聲低吟。

    “怎麼了?”雲澈猛的側目。

    “極限速度下,遁月仙宮的能源消耗太大,”夏傾月幽幽一嘆:“已經堅持不了太久了。”

    “……”雲澈頭皮頓時一陣發麻。他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但始終沒有敢開口詢問。

    “現在,只能盼望他們先支撐不住,放棄追趕。”夏傾月輕聲道,心中卻是無力的嘆息。到了他們那種境界,玄力之雄厚絕非常人所能想象,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就在這時,光幕之上,忽然閃爍了一瞬不正常的金芒。

    雲澈下意識的轉頭,一眼看到,一抹金色的光星正在千葉影兒的指尖凝聚……那抹光星很小,似乎只有微弱的一點,卻幾乎一瞬間,將他的眼瞳和心魂完全洞穿……

    而這還僅僅只是投影!

    雲澈瞳孔驟縮,脫口吼道:“快閃開!!”

    這聲大吼明顯嚇到了夏傾月,卻也讓她的手勢下意識的一變,帶動遁月仙宮驟然向上翻轉。

    哧————

    這絕對是雲澈這輩子聽過的最恐怖的切裂聲。

    就在遁月仙宮翻轉的那一剎那,一道極細的金芒從它的下方掃過……然後橫切過前方不知多遠處的一顆小型星辰。

    那顆星辰之上,頓時印上了一道長長的金芒,隨之,整顆星辰沿着金芒緩緩錯開、斷裂……伴隨着吞天噬地的宇宙風暴。

    斷滅星辰!

    雲澈嘴巴大張,足足數息都沒有回過神來。

    他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竟能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

    這就是玄道的極致?這是人所能擁有的力量?

    這都是一羣什麼怪物啊!!

    雲澈在此時,竟然冒出一個有些荒誕的想法……我特麼何德何能,居然被這樣的兩個怪物追殺!

    “原來,人的力量,真的可以斷滅星辰。”雲澈的耳邊,傳來夏傾月一聲失神的感嘆。她並非沒有聽聞過,但耳聞與親眼所見,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剛纔如果被擊中,哪怕是遁月仙宮,也會斷成兩半。

    “這個速度,還能持續多久?”雲澈終於還是問道。

    “最多……還有一刻鐘。”夏傾月道。

    “什……麼?”這個回答驚得雲澈直接跳了起來。

    千葉影兒太過可怕,若是落在她的手裡,一萬個他和夏傾月也不可能有半點反抗之力。

    更不要說她身邊還有個灰袍老怪物!

    遁月仙宮的極限速度最多還能再支撐一刻鐘,也就是說,到了現在,遁月仙宮已經徹底指望不上了。

    一念至此,雲澈快速的冷靜下來。他盯着光幕,眼睛一點點眯起……

    雖然不知道千葉影兒是什麼目的,但……極少現身的她這次不但親自追趕,還不惜追到了東神域之外,絕非尋常的圖謀。

    一定不能落在她手裡。

    看來,眼下唯一的選擇,就是以空幻石帶着夏傾月一起遁離……至於會被傳送到哪裡,皆看天命吧。

    總比落在這兩個目的不明的怪物手裡強的多!

    他看向夏傾月,發現她月眉緊蹙,目光冷凝,似在思索着什麼,卻並無慌亂。

    “傾月,你是不是有什麼辦法?”雲澈試探着問道。

    “快到那個地方了。”夏傾月忽然道。

    “那個地方?”雲澈微愕,這時,他忽然看到,前方的光幕之上,出現了一抹白色的影子。

    隨着遁月仙宮的臨近,雲澈逐漸看清,那是一個白色的漩渦……空間漩渦。

    這一大片區域,沒有任何的星辰,看不到任何其他的事物,唯有這麼一個白色的空間漩渦孤單而安靜的存在於那裡,看着它,雲澈忽然莫名有了一個奇妙的感覺……它就是整個世界的正中心,是一切的核心。

    “那是什麼?”雲澈問道。

    “太…初…神…境!”夏傾月緩緩回答。

    雲澈眉頭猛的一動:“那就是……傳說中的太初神境!?”

    太初神境之名,雲澈已聽到太多次。

    它位於四神域的中心,亦是整個混沌的核心。它是當世所存在的最古老,亦最龐大的遠古秘境,亦有傳聞,它是混沌之初,始祖神所居住的秘境。

    太初神境中有着無數上古異寶,雲澈所用的那滴太初神水便是來自於此處,還存在着衆多未被發現的真神遺留。而同時,伴隨着這些的,還有着極大的危險。

    太初神境四處遊蕩着外界絕不存在的上古兇獸和異獸。越是強大的天地異寶,其釋散發的靈氣越是吸引強大的兇獸駐留。所以,要帶走在太初神境中發現的異寶,有時候強如神君神主,都要做好九死一生的覺悟。

    太初神境不屬於哪個神域,更不屬哪個星界。它可以任何進入,絕無任何規則束縛。但,它讓無數強者嚮往垂涎,又一次次望而卻步。

    而至於年輕一輩的玄者,太初神境是絕對不可靠近的禁地,否則根本就和尋死無異。

    但眼下,卻是唯一的選擇。

    “我們進去!”

    夏傾月目光冷毅,遁月仙宮的軌跡稍變,向位於混沌中心的白色漩渦直飛而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