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提醒:這章6000+】

    ————————————————

    幻妖界,金烏雷炎谷。

    雲澈和小妖後進入金烏雷炎谷后,眼前的景象讓他們沉默了很久。

    「金烏雷炎谷的火焰氣息一直在減弱,而且減弱的越來越快。」小妖后凝望遠方,曾經暴動不息的火山,如今赫然已沉寂了一大半。曾經火浪遮天的火海,也只會偶爾翻騰起只有數丈高的火舌。

    「……」雲澈心中清楚,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當初金烏將自己最後的源血和魂源賦予他時,就說過自己的存在只能再維持十年的時間,後來又連續兩次為他強行封鎖魔源珠,更是極大的縮短了它存在的時間。

    「我們走吧,它說在你痊癒之後,便帶你來見它。說起來,這是它第一次主動要見你,應該有很重要的事。」雲澈悵然說道,不過他心中,已經有了一個隱隱的猜測。

    兩人來到金烏雷炎谷盡頭,剛要開口呼喊,金色的眼瞳便已在蒼穹之上睜開。

    「看來,本尊醒來的正是時候。」金烏魂靈的瞳光從空中罩下,然後落在了小妖后的身上。

    小妖后深深拜下:「金烏聖神,聽聞您召見,不知有何吩咐。」

    比起一個月前,小妖后的玄力氣息已是極大幅度的減弱,玄力從半步神玄衰弱至了君玄境六級。但她的生命氣息卻不再與玄力混為一體,而是變得獨立且強盛。

    「你竟然……真的擺脫了三年絕期!?」

    察覺到小妖后此時的狀態,金烏魂靈的瞳光出現了劇烈的動蕩,聲音中分明充斥著極深的震驚。因為,這是在它的認知中,都不應該發生的事。

    「雲澈,你究竟是如何治癒她的?」金烏魂靈沉聲問道,語氣極為凝重。

    「這個……」雲澈頗為慎重的想了一會兒,如實答道:「是我在滄雲大陸的醫道師父想出的救治之法。在一個月的時間裡,緩慢散去你當初賦予她的玄力的時候,將元氣和玄氣緩慢分離,讓命脈重新獨立,從而切斷了對壽元的殘噬。當初並沒有絕對的把握,但沒想到,效果之好遠超預料,整個過程無驚無險。」

    「滄雲大陸的醫道師父?那個叫雲谷的人嗎?」金烏魂靈兩次看過雲澈的記憶,自然知道雲谷的存在:「不可能!他分明只是一個凡人,而這種事,就算是神界的人,也不可能做到。你的那個玄道師父,應該也告訴過你她根本無法可醫吧。」

    「……」雲澈微愕,茉莉的確說過,要麼他找到鴻蒙生死印,要麼大道浮屠訣修鍊到極高境界,否則,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救小妖后。

    但,使用雲谷所授之法,再加上蘇苓兒對醫道的熱愛、專註以及高的驚人的天分,她用了僅僅一個月,便讓茉莉和金烏魂靈都無法救治的小妖后完全脫離了死亡之患。

    「可是,綵衣的確是因我師父雲谷所授的方法而痊癒,雖然玄力大將,但除了壽元有所折損外,現在已基本完全無恙。」雲澈認真的道:「說起來,當初師父說他有治癒綵衣的方法時,我也被嚇了一大跳。」

    空中的金色眼瞳在持續顫盪,顯然完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因為它當初讓小妖后在極短時間內獲得極強力量的方法,是屬於神道級別的命祭之法,是在絕境之下置之死地而獲得強大力量,縱然在遠古諸神時代,也根本無法逆轉。

    又怎麼可能是凡人的醫術所能逆轉。

    而且還是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並且治癒的如此徹底。

    除非……

    長久的沉默之中,金烏魂靈快速搜索著那些來自雲澈的記憶,尤其是關於雲谷的記憶……很快,一個名字定格在它的心魂之中。

    天——道——醫——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金烏魂靈忽然大笑了起來,笑的格外震耳,但也充滿了釋然:「雲澈,雲谷所修習的醫經。名為《天道醫經》,你可知,這本醫經是何來歷?」

    雲澈搖頭:「師父說他是從一個地方偶然撿到,而且只有半部。即使是半部,他窮極一生,也只悟透了三成。難道,你竟知道這本醫經?」

    「三成?哼,能以凡人之力悟透三成,那個叫雲谷的人,還真是個經天緯地,在凡人中幾十萬年難得一遇的醫道天才。」

    金烏魂靈第一次稱讚一個雲澈之外的凡人,而且甚至用的是「經天緯地」、「幾十萬年難得一遇」這等高到極致的評價:「到底是最後一個真神隕滅的地方,這裡,可是被邪神留下了不少的好東西啊。天毒珠、輪迴鏡、邪神種子……居然還有這一部本以為已經消失在混沌之中的神書。」

    「神……書?」雲澈一愣,金烏魂靈的話,證明著它竟真的知道「天道醫經」,而且其來頭,貌似還不是一般的大。

    「『天道醫經』並非是這本神書的真名,不過,你的師父雲谷起的名字倒也還算貼切。這半部『醫經』,你已熟記腦中,今後閑來無事的時候,你倒是可以多加參悟,若是能將這半部『醫經』完全悟透,不但你的醫術可以冠絕天下,連神道之力下的絕命之患都可逆轉,對你的玄道修為也會有裨益……而且是天大的裨益。」

    「金烏魂靈,天道醫經……究竟是什麼神書?」雲澈急切的問道。

    「創世神黎娑,在締造無數生命的同時,參照鴻蒙生死印中的生命銘文,以數千萬年的時間所撰寫的《生命神跡》!」

    「……哈!!?」雲澈被驚的大腦直接一懵。

    《天道醫經》中所記載的醫理玄奧之極,但如此玄奧的醫經,滄雲大陸的歷史上卻從無記載。雲谷在參悟《天道醫經》的同時,也一直在追尋著它的來歷,但始終都一無所獲。雲澈不知多少次聽他感嘆過會是何等奇人才能寫出這樣的醫書。

    天道醫經……雲谷參悟了一輩子,他也背的滾瓜爛熟的那半本醫書,竟然是……遠古時代的創世神所撰寫!?

    是真神……還是最高層面的真神所留下的神書!

    這又是邪神在諸神隕滅之後,不忍這本救世神書消失於混沌,而將它置於滄雲大陸的嗎?

    天毒珠和輪迴鏡……

    邪神種子……

    未死的上古魔君與永夜魔劍……

    絕雲崖下的黑暗世界和奇異少女……

    就連天道醫經竟然也是……

    這個邪神隕落,也是最後一個真神隕落的星球,到底被邪神埋下了多少秘密!?

    轟隆隆……

    就在這時,腳下的地面,還有周圍的空間忽然劇烈震蕩起來,周圍沉寂中的死亡之海陡然翻騰起一片片遮天火浪。雲澈從發怔中醒來,驚聲道:「怎麼回事?」

    「幻綵衣!」

    來自天空的金芒忽然變得無比濃烈,抬頭看去,金烏的金色雙瞳竟然化作了兩團劇烈燃燒的火焰,就連它的聲音,都變得無比之威嚴震耳:「本尊與你們一族,終究有著萬年的緣分。幻妖界的一切都已塵埃落定,你身為最後的帝王,在這力量為尊的世界,若無足夠壓倒性的實力,又豈能長久君臨天下。」

    「本尊已時日無多,與其以最後的力量維持殘命和這個世界,不如便成全了你!」

    轟!!!

    蒼穹之上,兩團金色的火焰轟然炸開。

    小妖后猛的抬頭,雲澈雖有所心理準備,但依舊心神劇盪:「你……你要?」

    「哼!大劫將至,那鳳凰魂靈甘願捨棄神之尊嚴,將自己的最後存在賦予一個凡人,本尊又有何不可!雖然本尊之殘力在大劫面前微乎其微,但……邪神有大恩於金烏,至少能以這少許的力量,守護一時這個邪神眷戀的星球!」

    這是金烏魂靈最後的聲音,隨之,周圍的空間,乃至整個金烏雷炎谷的世界,都忽然燃燒起了濃烈的金色火焰,整個世界,化作了一個磅礴無邊的金烏火海,火海無比的劇烈的翻騰,然後在金烏魂靈最後的力量下,瘋狂的湧向了小妖后。

    「綵衣,什麼都不要想,馬上集中心念,釋放所有玄關。」雲澈快速道,他仰頭看著金色的天空,暗暗的嘆了一口氣。

    初見金烏魂靈,它的傲慢、霸道、蠻橫讓他近乎厭惡。

    但它暴烈的性情之下,卻擁有著一個驕傲而偉大的靈魂……

    它雖然只是金烏的靈魂碎片,但和茉莉一樣,是他人生中莫大的貴人。

    金烏魂靈消散,雷炎雷炎谷也在無盡的火焰中開始塌陷,金烏魂靈剩餘的所有神力和魂力,就連維持金烏雷炎谷的力量也被它悉數抽離,全部湧向了小妖后的身體。

    轟!!!!

    金烏雷炎谷終於徹底崩塌,熾烈的火光耀亮了千里蒼穹,將整個妖皇城都耀成了金色之城。

    妖皇城的所有玄者都被驚動,十二守護家族和諸王府的人全部蜂擁而至,卻無一人能靠近。

    火焰的中心,是被排出金烏雷炎谷世界的雲澈和小妖后,他寸步不離的守在小妖後身邊,整整三個時辰過去,金色火焰才終於完全熄滅。

    而沉寂了三個時辰的小妖后,也在這時終於睜開了眼睛……彷彿永恆冰冷的眼瞳,竟放射出了金色的瞳光。

    「謝謝你……金烏聖神。」

    她失神低念,金瞳之下,一滴淚珠緩緩而落,在她嬌嫩的臉頰上滑下一道折射著凄美金芒的水痕。

    「我也終於……可以安心的去神界了。」雲澈輕念道,心中無盡悵然。

    ——————————————————

    天玄大陸,冰極雪域,雲澈離開之日,漫天飄雪。

    閃爍著神秘光華的冰雲仙魄從雲澈的手背上浮起,穿過層層飛雪,落向了慕容千雪,安靜的融入到她的手背之中。

    「慕容師伯,今後,冰雲仙宮就要辛苦你了。」雲澈微笑著道:「如果遇到什麼難解之事,就通過傳送陣向妖皇城,或者向雪児求助。我相信,用不了太久,冰雲仙宮,便會成為天玄大陸新的聖地。」

    「宮主……」慕容千雪垂下頭,聲音微微顫抖:「我一定……不會辜負你拚命為我們保下的冰雲仙宮。」

    「宮主……」風寒月和風寒雪姐妹都已泣不成聲。

    「好了,宮主只是暫時離開,短短几年就會回來。你們倆好歹也位列冰雲七仙,讓師祖這麼看著多不好。」楚月璃輕聲安慰道。

    沐冰雲默默的看著宮主交接儀式完成,她伸出雪手,一枚殷紅中微帶淺藍冰芒的血珠在指尖凝聚,然後忽然散成六點光華,飛向了慕容千雪、君憐妾、木藍依、楚月璃、風寒月、風寒雪六人,直接沒入了她們的眉心之中。

    「啊……」沐小藍一聲低呼,但想到這些年沐冰雲對冰雲仙宮的牽挂,她又將即將出口的話咽了回去。

    「這是我的一滴精血,雖然其中的冰凰血脈極為微弱,但,應該足夠你們修成冰夷神功。」沐冰雲手臂收回,柔聲道。

    精血之損,幾乎無法彌補。慕容千雪六人心中無盡感動,她們齊齊拜下:「謝師祖。」

    「雲澈,我們該走了。」沐冰雲看向雲澈:「你現在改變決定,還來得及。」

    雲澈笑了一笑,轉過身,看向了前來為他送行……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們。

    「爺爺,爹,娘,蕭雲,七妹,元霸,月兒,泠汐,綵衣,雪児,苓兒……我走了。雖然,這次的決定很突然,而且可能會有三五年那麼久,但我保證,這是我最後一次任性。等我完成心愿回來之後,你們就是趕我走,我都不會走了。」

    「澈兒,你……你可……千萬……千萬不要做什麼危險的事,千萬要平平安安的回來……」

    慕雨柔話未說完,已撲在雲輕鴻胸前哭了起來。

    「放心好了,澈兒什麼時候讓我們失望過?他去的是一片更廣闊的天地,我們應該替他高興才對。」雲輕鴻微笑著安慰道。

    「夫君,你安心的去吧。我們會好好照顧爺爺和爹娘,等你回來的那天,一切,都只會比你想象的好。」蒼月輕輕的道,她面帶微笑,但眼瞳邊緣,卻漾動著竭力忍下的水痕。

    「大哥,你一定要平安的回來。」蕭雲淚光汪汪的道。

    「不要忘記你答應我們的三件事!你最好每隔一個時辰都在心裡默念一遍!」小妖后冰冷嚴厲的道。

    「雲哥哥,我會……會保護好大家的,這裡,你什麼都不需要擔心……一定要早些回來……」散碎的一段話,鳳雪児掉了五六顆淚珠。

    「你們啊,真是的,雲澈哥哥只不過去另一個地方找一個人,又不是去打打殺殺,而且很快就會回來,又不是生離死別,基本上和出去玩一圈差不多,沒什麼好擔心的。」蘇苓兒淺笑而語,然後又輕輕白了雲澈一眼:「雲澈哥哥你也是,讓這麼多人替你擔心,你要是回來晚了,我們可都不原諒你。」

    「好好好,我再次保證,無論我有沒有達成目的,五年內,一定一定會回來,一天都不會多。」雲澈連忙保證道:「我說不定,我兩三年就回來了。」

    「姐夫,我……」夏元霸向前,有些激動的道:「我想陪你一起去,真的不可以嗎?」

    雲澈微笑著搖了搖頭:「元霸,你才剛成為聖地之主不久,怎麼能就這麼棄皇極聖域不顧呢。你姐姐她有可能就在那個世界,我到了那邊之後,也會試著找尋你姐姐,說不定會有奇迹呢。」

    夏元霸嘴唇動了動,終於是點了點頭,然後握緊拳頭:「姐夫,你離開的這段時間,我絕不會鬆懈的。我保證你回來的時候,一定會大吃一驚。」

    「嗯,我很期待。」

    「這個人……霸皇神脈?」沐冰雲看著夏元霸,冰眸中閃過一抹深深的詫色。

    「咦?師尊你剛剛說什麼?」沐小藍湊過臉頰問道。

    「沒什麼。」沐冰雲搖頭:「開啟次元陣吧。」

    「好!」沐小藍拿出次元石,玄氣注入,一個冰藍色的次元玄陣緩緩釋放,她小聲嘟囔道:「要帶一個下流的壞人一起回去……總覺得好不甘心。唔……他救了師尊的命,我應該很感激他才對……啊啊啊,但為什麼他那麼讓人討厭啊。」

    次元玄陣已張開,雲澈向他們一揮手:「我走了,很快回來。」

    說完最後的七個字,雲澈轉過身去,直線走入次元玄陣之中,然後就這麼背對著他們,不再回頭。

    他不知道,自己這次前往神界會遭遇什麼,他怕自己再面對那一雙雙帶著深深關切、擔心、不舍,還有淚光的眼睛,就真的走不了了。

    「宮主,我們也會一直等你回來!」風寒月大聲呼喊。

    藍光閃耀,次元玄陣開始緩慢旋轉,並在旋轉中帶著沐冰雲、沐小藍、雲澈三天浮空而起,越來越快,逐漸的已靠近雲端。

    蕭泠汐的目光一直追隨著雲澈的身影,沒有一瞬間的離開。看著在視線中逐漸遠離的雲澈,她的眼前忽然一片恍惚……她看到了一團火焰,雲澈的身影被火光所籠罩,然後忽然粉碎,化作了飛散的灰燼……

    嘶!!

    高空之中傳來一聲輕微的空間嘶鳴,次元玄陣已帶著三人完全消失在了那裡。

    「小……澈……」

    一種無法言語的難受與痛苦感在蕭泠汐的靈魂深處動蕩,她抬起手臂,想要伸向雲澈所在的方向,但剛剛抬起一半,便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向後倒去。

    「啊!小姑媽!!」就站在蕭泠汐身後的天下第七連忙伸手,將蕭泠汐扶住。

    「怎麼回事?」小妖后瞬間轉身,隨之眉頭猛然的一蹙……蕭泠汐的臉色異樣的蒼白,還分明帶著痛苦,就像是在承受著什麼殘酷的折磨。

    「苓兒妹妹,快……快來!」鳳雪児急聲喊道。

    蘇苓兒快步來到蕭泠汐身邊,抓起了她的手腕,但馬上,她的手掌如觸電般離開,驚聲道:「這……這是什麼脈象?」

    「她的脈象怎麼了?到底怎麼回事?難道是什麼大病?」小妖后沉聲道。

    「她的脈搏好快,」蘇苓兒面帶驚色:「快到了根本……」

    「啊……」

    就在這時,蕭泠汐忽然一聲輕吟,然後緩緩睜開了眼睛。

    「泠汐,你怎麼樣?到底哪裡不舒服?」慕雨柔關切的問道。

    「我……」蕭泠汐扶著天下第七的手臂,毫不費力的站了起來,然後搖了搖頭,強笑道:「我沒事,可能是我太不捨得小澈了,看到他離開,有些難過。」

    蘇苓兒再試蕭泠汐的脈象,已是格外平穩,這讓她粉唇微張,開始懷疑起自己剛才是不是出現了錯覺……她剛才的脈搏之快,至少是常人的十幾倍,那絕不會是出現在活人身上的脈象。

    應該是自己焦急之下的錯覺吧……蘇苓兒對自己道。

    「那就好,」雖然臉色依然有些白,但她的氣息並沒有什麼異常,慕雨柔也稍稍舒了一口氣,安慰她道:「有你們這麼牽挂著他,他一定會早早回來的。」

    「嗯。」蕭泠汐微笑著點頭,但心魂之中,卻定格著那一幅雲澈在火焰中化作灰燼的畫面。

    小澈……

    而此時的雲澈,已在通往吟雪界的空間隧道中。

    他前往眾神之界,只為茉莉。小妖后的勸告,他亦牢牢的記在心裡。他是個性情不安分的人,但為了父母,為了那些牽挂著她的人,他已經深深決定,在神界只為找到茉莉而努力,絕不為任何事犯險……哪怕要忍讓。

    他如今的力量,在龐大的神界根本連一絲微小的漣漪都無法盪起。沐冰雲帶他前往吟雪界,也只是為了感謝他的救命大恩。對於他想要見到天殺星神之事,她雖會全力幫忙,但內心深處,卻完全不相信會有成功的可能。

    她不會想到,她的這個決定,竟改變了整個神界的格局。

    更不會想到,這個由她從下界帶回來的人,在不久的將來,會將整個神界攪的天翻地覆……

    眾神之界的命運齒輪,從這一刻開始重新轉動。

    ————————————

    【『寒逸師兄』在第667章就出現過,居然沒有人記得?】

    【神玄七境】:神元境(元氣化神)→神魂境(魂魄化神)→神劫境(遭雷劈的)→神靈境(靈覺化神)→神王境(下位界王)→神君境(中位界王)→神主境(上位界王)→神滅境(半步真神)……

    【東神域四大王界】:梵帝界、宙天界、月神界、星神界。梵帝最強,宙天次之,月神界與星神界半斤八兩。

    【四神域綜合實力排行】:西神域>南神域≈東神域>北神域

    【吟雪界弟子階層】:(由低至高)落雪宮(半弟子半雜役)→寒雪殿(一八零八殿)→冰凰宮(三十六宮)→冰凰神殿(核心弟子)→界王親傳。

    【為防止大家遺忘或者錯亂,以上設定我會定期在文尾複製粘貼一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