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凰宮弟子的身份加上冰雲宮主的名號,沐小藍帶著雲澈一路暢通無阻的進到了寒雪正殿。

    這雖是一個大殿,但和雲澈認知中的「大殿」概念全然不同。進入之時,雲澈彷彿踏入了另外一個廣闊的天地。殿堂千丈之高,一眼看不見邊際,不同於寒雪城的靜寂,這裡充斥著無數強大的氣息,一眼望去,大殿之中到處是排列的整整齊齊的人潮,一直蔓延到視線的極處。

    每個人的氣息都強大無比——那絕對是超越君玄境界的氣息,沒有一個例外!如此多的人,大殿之中卻是格外安靜肅重,這些在下界可以一手遮天的強者,在這裡卻是個個臉色緊張鄭重,他們排列成一個又一個的隊伍,個個眼神、動作小心翼翼,連交頭接耳都不敢。

    每個隊伍,都排列著一萬人左右,而隊伍之多,雲澈根本一眼看不到邊。

    「這麼多人?」雲澈驚詫的道。

    「這幾天剛好是寒雪殿考核招收新弟子的日子。」沐小藍撇撇唇道:「這種考核每年都會有一次的,每次持續七天左右,今天應該是最後一天。喏,你看,考核是一萬人一組,每天一百零八組,剛好對應一百零八寒雪殿。每一組都由一個寒雪殿的副殿主或者弟子進行考核,有時候殿主也會親自參與。」

    「除了冰凰血脈的繼承者,外來弟子,尤其是下界來的人,想要進入寒雪殿,都必須接受考核的。參與考核的底線是達到神元境,考核失敗的話,要五年之後才能再次參加考核。至於你……」沐小藍白了他一眼:「你是師尊帶來的人,就不需要這些了。不過,你這麼弱,到了寒雪殿被人欺負的話,我可管不了你。」

    「噢。」雲澈聳了一下肩膀。坦白說,走後門這種事……他心裡是有些拒絕的。

    一支隊伍一萬人,一百零八個隊伍,神元境還只是門檻……也就是說,在這裡小心翼翼參加考核,還不一定能通過的人,足有一百多萬,修為全部都是神元境!

    這還只是考核的其中一天。

    雲澈微微吸了一口涼氣……軒轅問天拼了一輩子,算計了一輩子追求的神道,在這裡簡直跟不要錢的大白菜一樣。

    沐小藍和雲澈進入,頓時引起了附近一些等待考核的玄者的注意,他們察覺到雲澈身上的玄氣時,無不露出了鄙夷的神情,但看到他身側沐小藍肩側象徵冰凰宮弟子的銘玉時,則迅速眼瞳一縮,目光露出了艷羨和嚮往,頭也下意識低了幾分,甚至都不敢再多看幾眼。

    「小藍師姐,」幾個守殿弟子快步迎了上來,頗為恭敬的道:「不知你到此有何吩咐?」

    「奉至尊之名,來為他取寒雪銘玉。」沐小藍用目光示意了一下雲澈。

    守殿弟子看了雲澈一眼,面露驚訝,但既是一個冰凰宮主之命,他豈敢多問,連忙道:「快請。不過,由於是考核日,執事總管並不在凰玉宮,而是和總殿主一起監督考核,我這就帶你們過去。」

    「總殿主?」沐小藍眉頭一動,似乎對這個「總殿主」有所抵觸,然後擺手道:「不用了,我已經找到他的氣息了,你們管好自己的分內事便好。雲澈,我們走吧。」

    沐小藍頗具威儀的道,然後帶著雲澈,直線走向正殿內部。

    很顯然,在冰凰神宗,弟子之間的層次極為分明。寒雪殿弟子在冰凰宮弟子面前俱是恭恭敬敬,簡直如下人一般。

    在肅重的大殿中走了很久,終於在一眾等待考核的玄者附近停了下來。沐小藍走向一個穿著深藍長衣的中年人。在她靠近時,那個藍衣中年人頓時察覺,轉過身來,笑著道:「哦?這不是小藍么?怎麼會到這裡來?」

    沐小藍恭敬道:「小藍見過夙山前輩,此次是奉師尊之命,來為雲澈取寒雪殿的銘玉……雲澈,這位是寒雪殿的執事總管夙山前輩,還不趕緊來拜見。」

    雲澈向前,學著沐小藍的樣子行禮:「晚輩雲澈,見過夙山前輩。」

    「哦?你師尊之命?」沐夙山打量了雲澈一眼,眼底晃過一抹深深的詫異,隨之問道:「最近一段時間,冰雲宮主似乎並不在宗中,莫非此子是冰雲宮主從其他星界帶來?」

    「是,」沐小藍如實回答:「是師尊從一個名為藍極星的下界所帶來。」

    「下界?」沐夙山更為驚訝,至於「藍極星」,更是聽都沒有聽說過,不過他沒有追問,而是緩緩點頭:「在我記憶里,冰雲宮主似乎從未從下界帶過玄者回來,此次居然破例,看來此子雖玄力低微,但必有過人之處。呵呵,隨我來吧。對了,小藍,冰雲宮主最近身體如何?」

    沐小藍剛要回答,忽然,一個尖刻的女子聲音從後方傳來:「哼,這不是第三十六宮的沐小藍么,今天是寒雪殿招收新弟子的大日子,你來這裡做什麼?」

    這個聲音之下,雲澈頓時看到沐小藍全身猛的一僵,臉色一下子變得有些難看。她頓了一小會兒,才總算轉過身去,垂首道:「小藍見過鳳姝殿主……今日是奉師尊之命來此。」

    雲澈跟著轉過身,走近的女子一身藍衣,長發束起,鳳目微斜,美艷中帶著一股帶著一股讓人不敢直視的寒意……而這股寒意,似乎是在針對沐小藍。

    而看沐小藍的樣子,她分明是在害怕,還似乎有些厭惡這個人。

    「沐冰雲?」說到沐冰雲的名字之後,沐鳳姝的唇角分明是一絲敵意的冷笑:「她要你來做什麼?」

    「呵呵,小事一件。」沐夙山淡笑著道,他目光看向雲澈:「這位後輩是冰雲宮主從下界帶回來的玄者,冰雲宮主欲讓他入寒雪殿,我這便帶他取冰凰銘玉去,至於入哪一殿,若冰雲宮主無明確要求,便由總殿主安排吧。」

    總殿主?

    這個稱呼讓雲澈心中頓時一驚。

    沐鳳姝——統領一百零八寒雪殿、數百個殿主和副殿主、兩百多萬寒雪殿弟子的寒雪殿總殿主!

    是在整個冰凰神宗都地位頗高的人物!

    「下界?他?入寒雪殿?」沐鳳姝從一開始就注意到了雲澈,但也僅僅只掃了一眼而已,因為他連神道邊緣都沒能碰觸的氣息,根本沒資格讓她再多看一眼。

    沐鳳姝忽然伸手,指向了雲澈:「你讓一個還沒有踏入神道的下界廢物入我寒雪殿?哼,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你們把我堂堂寒雪殿當成了什麼地方!?」

    沐鳳姝的聲音極高,幾乎傳遍了大半個正殿,附近正等待考核的玄者全部側目,頓時,無數鄙夷的目光落在了雲澈的身上。

    「才君玄境五級?靠,這樣的垃圾也想入寒雪殿?」

    「我當年君玄境五級的時候,連落雪宮都進不去,他竟然想進寒雪殿?吃錯藥了吧?」

    「噓,別亂說話,應該是有後台的。你們沒看到他是被一個冰凰宮弟子帶進來的么……不過聽總殿主的話,他是來自下界的?」

    「切,這種一路靠走後門的廢物真是到處都有。」一個同樣來自下界玄者鄙視中帶著嫉妒。

    雲澈的眉頭頓時一凝,然後馬上沉住氣,沒有說話。而沐小藍的臉色卻是變了好幾變,微微咬唇道:「這是……是師尊的意思。」

    「那又怎麼樣?」沐鳳姝的音調陡然再次提升:「我冰凰神宗是吟雪界首屈一指的神聖之地,之所以能有今日,皆依賴等級森嚴,體度嚴明!優等弟子是我宗的未來,當受優待,而廢物就該到廢物該待的地方去!任何人都不得私心越界,將資源白白浪費在廢物身上!身為宮主,則更應該以身作則,嚴己示人!」

    「可是……」

    「可是什麼!?」沐小藍剛要開口,便已是沐鳳姝厲聲堵回,她鳳目微沉,字字尖銳:「若是讓一個才君玄境中期,連神道門檻都沒摸到的廢物就這麼入了寒雪殿,我寒雪殿的尊嚴何在?」

    她一指那些正在等待考核的玄者:「又將這些經歷了無數艱辛才站在這裡的玄者置於何地?若連最基本的公平都做不到,而是公然行私,我們又有何面目和威嚴來對待他們!」

    沐鳳姝一番話說的擲地有聲,義正言辭,更是直擊那些玄者們的心坎。頓時,大片的附和聲響起,而有人起頭,附和聲也頓時越來越大,越來越激昂……甚至激憤,轉眼間便帶起將雲澈和沐小藍淹沒的滔天聲浪。

    「就是!一個連落雪宮都沒資格進的廢物,憑什麼入寒雪殿!」

    「總殿主公正英明!」

    「我們修鍊了那麼多年,才終於入了落雪宮,又在落雪宮苦修幾十年,才有了接受考核的資格,他憑什麼!!」

    「廢物滾!別在這裡丟人現眼!後台再大也是廢物……不愧是總殿主,雖然嚴厲,但真是公正嚴明。」

    …………

    不過,這些人群之中,也有少數知道些許內幕的人在竊竊私語著。

    「情況有些不對啊?我剛才好像聽到了『沐冰雲』……那可是冰凰宮第三十六宮宮主的名字啊!冰凰宮主的地位是高殿主一級的……而且,沐冰雲還是大界王的親妹妹……這這這……總殿主這幾乎是直懟沐冰雲宮主啊?」

    「我前段時間聽說,冰雲宮主在很久之前中了炎神界的毒,必死無疑。而她如果死的話,最有資格繼任第三十六宮宮主的,就是總殿主。但冰雲宮主畢竟是大界王的親妹妹,所以雖然必死,但大界王還是不惜耗費無數頂級的玄晶靈藥,硬是吊住了冰雲宮主的命……一千多年都沒死,總殿主就一直沒能上位……」

    「而且,幾百年前,總殿主用來輔助突破的某種靈藥被大界王強行取走用來救治冰雲宮主,導致總殿主至今都未能突破……所以就……」

    「哦!原來如此……」

    「唉,女人的心思真是可怕啊。」

    周圍漫天爆發的憤慨聲讓沐小藍嚇了一大跳,她一個連挾持人都緊張到發抖的小姑娘,哪裡遇到過這種「觸犯眾怒」的陣仗,直嚇得臉色一陣發白。而沐鳳姝還不算完,沉聲喊道:「明成,過來!」

    在她的喊聲下,一個人快步從那些等待考核的玄者中走出,來到沐鳳姝面前,恭恭敬敬的道:「總殿主有何吩咐。」

    「他叫厲明成,」沐鳳姝鳳眉橫起:「是我的親侄兒!」

    她這話一出,周圍頓時低呼一片,先前與他站在一起的那些玄者更是驚的雙目圓瞪。厲明成微微一笑,完美掩下得意之色,同時不忘記用輕蔑的目光掃了一眼雲澈。

    「而且他天資不俗,如今玄力已是神元境三級,距離突破至神元境四級也只差一線,在這一組中,可以說無出其右。但他依然要老老實實,完完整整的接受考核,通過才能入寒雪殿!我身為寒雪殿總殿主,既沒有因為他是我的侄兒而徇私,也沒有因他的天賦而給予免除考核……他一個純粹的廢物,又有什麼資格?」

    「回去問問你的師尊,她這是在明目張胆的踐踏我冰凰神宗的威嚴,還是在故意羞辱我寒雪殿!」

    沐鳳姝的厲喝和猛然扣下的帽子嚇得沐小藍連退兩步,周圍異樣的目光更是讓她心神大亂,結結巴巴的道:「我……我……師尊她……她……沒有……」

    「唉。」氣氛變得越來越不對,一直在側的沐夙山暗嘆一聲,其實,殿主、宮主直接安排人入落雪宮、寒雪殿,甚至冰凰宮都是常有之事,根本算不得什麼大事。但他深知沐鳳姝和沐冰雲之間的「恩怨」,沐鳳姝針對的根本不是今日之事,而是沐冰雲。

    她對沐冰雲,可是有著千年積怨。

    他出聲打圓場道:「小藍,你暫且離開,再去問過你師尊的意思吧。總殿主,這畢竟是冰雲宮主之意,也不好弄的太過難以收拾,你看……」

    ————————————

    【我家小棉襖連續數天高燒不退……我要死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