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紅痕之下,十幾根斷裂的金髮徐徐飄落,而千葉影兒的身影卻緩緩虛化,直至完全消失。

    夏傾月本是幽黑的瞳光終於恢復了些許的神采,也是在這一刻,她忽然感覺到了玄氣的存在……這一道紅痕不僅斷裂了千葉影兒的殘影與金髮,還斷開了她和雲澈的玄力封鎖。

    她的身前,一個紅色的身影從空氣中無聲出現,她冷冷盯着瞬間遁至數裏之外的千葉影兒,手中的猩紅短刃釋放着恐怖的寒光……卻遠不及她瞳眸中的冰冷殺意。

    一個綵衣少女也在這時從天而落,站在了她的身側,手中,赫然是一把比她嬌小軀體還要大上許多的蒼藍巨劍。

    茉莉和彩脂!

    咔……

    一聲很輕微的響動傳來,隨着一道赤痕的閃現,千葉影兒金色面罩的一角平整的斷裂,掉落在灰白的土地上。

    她只要再緩上千分之一個剎那,她的臉頰,甚至她的頭顱,便會被紅痕直接斷裂。

    因爲,那是天殺星神的誅神之刃!

    她伸出手指,輕輕的撫過那平整無比的斷痕,面罩之下的瞳眸驟閃起危險到極致的金芒。

    “快帶他走!”茉莉無論眸光,還是神情都陰沉的可怕。那隱約混着猩血氣息的殺氣更是幾乎籠罩了整個太初神境的初始之地。

    夏傾月一個閃身,來到了雲澈的身側。她將昏迷的雲澈抱在懷中,卻是沒有離開……明明擺脫了危機,她的玉顏卻依舊一片慘白。

    因爲擺脫危機的只是她。雲澈的梵魂求死印……

    “你還愣在那裏做什麼?還不快走!!”

    見夏傾月竟許久未動,茉莉的語調頓時嚴厲急促了數分。夏傾月不認識她,她可是從十二年前便知曉夏傾月。

    她和彩脂剛剛到來,而云澈又是在昏迷中。所以她並不知曉雲澈竟被千葉影兒種下了梵魂求死印,否則,她反而絕不會讓夏傾月把雲澈帶走。

    夏傾月玉齒緊咬。但,千葉影兒在側,根本容不得她有半點的猶豫,她迅速喚出遁月仙宮,抱着雲澈進入其中,瞬間遠遁而去。

    千葉影兒沒有阻攔……似乎,也並無太大必要。

    遁月仙宮的速度直達極致,飛向了遙遠上空……那裏,是一個盤旋的蒼白漩渦,亦是太初神境的出口。很快,在它恐怖絕倫的速度之下,它沒入到了白色漩渦,氣息完全消失在了這個世界。

    茉莉心中暗鬆一口氣,她一直鎖定在千葉影兒身上的氣息更加冰冷,殺機凜然。

    無論是夏傾月和雲澈的遁離,還是天殺星神的殺氣,都沒有讓千葉影兒有絲毫的動容,她的手指離開斷裂一角的面罩,緩步走前,走近着茉莉和彩脂,悠然說道:“憑你們兩個,不可能這麼快擺脫古伯,看來,你們還有其他的幫手……莫非,是第三個星神?”

    “千……葉!!”短短兩個字,卻是帶着無窮無盡的切齒之恨。無論對茉莉,還是彩脂,千葉影兒都是平生最恨之人。

    因爲她間接害死了茉莉的母親,害死了她們的哥哥,也差一點就害死了茉莉。

    “天殺,你若是隱於暗中,我還會懼你三分。你不但主動現形在我面前,身邊還只帶了個沒長成的幼狼……”千葉影兒的聲音猛的冷下:“你們姐妹是專程來送死的嗎?”

    茉莉殺機凝實,誅神刃前指,刃尖閃動着讓人無法直視的血芒:“今天要死的人,是你!”

    “話說回來,你就不想解釋一下爲什麼會追至此地嗎?”千葉影兒腳步越來越近,獨自面對兩大星神,她轉冷的聲音卻沒有絲毫的緊張感:“太初神境,多麼完美的墓地。你們該不會真的是專程來送死的吧?還是說,你們準備告訴我……是專程爲了殺我而來?我想,你天殺,還不至於愚蠢到這般地步吧?”

    “你早就該死!”茉莉冷冷的道。但她心裏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此狀態下,她絕對殺不了千葉影兒……她和彩脂加起來也絕對不能。

    她帶着彩脂全速趕往月神界,是怕雲澈在見到夏傾月後情緒失控,引月神界大怒……以雲澈的脾性,絕對有可能做出來。

    她們到達月神界之後,夏傾月已帶雲澈遁離……而她卻是忽然察覺到了千葉影兒遠去的氣息。所去的,赫然是遁月仙宮遁離的方向。

    千葉影兒的可怕,茉莉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已顧不得後果,帶着彩脂直追其後。

    “既然那麼想要殺我,都追到這裏來了,怎麼還不出手呢?”千葉影兒越來越近,已是在百丈之內,這個距離對她們這個層面的人而言,不過是瞬息之距。

    “……”茉莉的眉頭再次沉下一分,她有些疑惑,夏傾月帶着雲澈遁離,她爲什麼一點都不着急?

    “哦,我知道了。”千葉影兒脣瓣一彎,似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你們是在爲他們拖延逃走的時間啊。”

    茉莉:“……”

    “只是,我很好奇。你不惜帶着這隻幼狼,從東神域一直追到這裏,到底是爲了保護邪神神力呢,還是爲了……保護你的小情人呢?”

    茉莉臉色驟變,瞳中赤光一閃:“你…說…什…麼!?”

    “姐姐……”彩脂的臉兒也變了顏色。

    “哦?哈哈哈哈……”看着茉莉的反應,千葉影兒大笑了起來:“上次親眼看到你爲了雲澈痛哭流涕,我還依舊有些不敢相信,現在看來,一切再不可思議也是真的。堂堂星神界長公主,世人眼中最嗜殺絕情的星神,居然會喜歡上一個男人,還是一個下界的男人,有趣,實在太有趣了。”

    親眼看到……痛哭流涕?

    茉莉瞳孔放大,陡然放射出駭然的紅芒:“你都聽到了什麼!”

    “呵呵,當時你和這幼狼說了什麼,我就聽到了什麼。”千葉影兒笑吟吟的道:“在整個神界都堪稱靈覺最敏銳的天殺星神,居然會因爲一個男人,心神大亂到連我的神識穿過了你設下的隔音結界都毫無察覺。我現在十分好奇,雲澈到底是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居然讓你這個滿手鮮血,人人懼之如鬼神的煞星都被他勾走了魂。”

    “千……葉!!”同樣的兩個字,卻比剛纔更加的冰冷陰狠,她的內心也在急劇的下沉……那日在宙天神界忽然看到雲澈,她的心魂如被天錘碰撞,徹底大亂,然後把彩脂狠狠大罵了一頓……

    竟是絲毫沒有察覺千葉影兒在側!

    還被她聽到了她和彩脂的言語!

    她在這時才終於明白,千葉影兒爲什麼會窮追雲澈到此處……竟是因爲她的疏忽,而讓雲澈被千葉影兒所盯上!

    而被這個比惡魔還要可怕的妖女盯上,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

    “姐姐,都……怪……我……”彩脂嘴脣發白,聲音瑟縮:“要不是我……”

    “不關你的事!”茉莉一聲冷斥。她原本的確只是要全力拖住千葉影兒,爲雲澈爭取足夠的遁離時間。而現在,她已對千葉影兒生出比以往任何一刻都要強烈的殺心。

    因爲只要她活着,雲澈就永遠別想安寧!

    “千葉,我告訴你一件事。”茉莉咬牙切齒道:“邪神的力量不可奪舍,你縱有天大的手段也不能,你還是死心吧。”

    “哦?所以呢?”

    “……”茉莉很清楚,就憑自己這一句話,絕不可能讓千葉影兒對雲澈失去“興趣”,她向前一步,誅神刃血光流轉:“還有,你今天……必…須…死!!”

    最後一個音節落下,茉莉的身影已經消失,化作漫天飛舞的殘影,誅神刃掠起無數道猩紅的細痕,直刺千葉影兒……

    ————————

    ————————

    太初神境之外,古燭與冰藍身影的大戰在繼續。

    古燭的身軀蒼老幹枯的不似活人,但隨着他手臂的揮動,卻是在混沌空間捲動起層層疊疊的恐怖風暴,將冰藍身影步步壓制。

    砰——

    一陣綿長的力量激撞,漫天藍光被風暴完全絞滅,冰藍身影被遠遠震開,身軀顫動,似乎是受了傷。

    古燭沒有乘勝追擊,而是淡淡的道:“依然不準備使用全力嗎?”

    冰藍身影依舊無聲,劍芒再起……她要的只是將他拖住,根本無需使用全力,也不能使用全力。否則她的玄功一旦暴露,必被識出身份,後果將無比嚴重。

    就在這時,遠處一股氣浪捲動,遁月仙宮從蒼白漩渦中映現,然後向南方疾飛而去。

    看到遁月仙宮,古燭老目中異光陡閃,雙手齊出,他剛要向遁月仙宮罩下風暴,身前便藍影一晃,一層冰幕便當空橫下,將他的風暴牢牢封鎖……

    遁月仙宮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轉眼之間便消失在南方的虛空之中。以它快猛絕倫的速度,有冰藍身影的牽制,古燭斷然不可能追及。

    遁月仙宮,光線暗淡。

    夏傾月已換上了一身和先前一樣的月衣,她跪在那裏,懷中緊緊抱着依舊昏迷的雲澈,有些凌亂的長髮垂落在雲澈的胸口和他蒼白無比的臉上……

    他的臉色依舊呈現着經歷極度痛苦後的扭曲,嘴角的血跡更是觸目驚心……她將雲澈抱的更緊,如抱着一個患了重病的嬰孩,心中無盡悲慼。

    梵魂求死印……世上最可怕的詛咒……

    爲什麼他會中這種東西……

    千葉影兒不可能爲他解開,殺千葉影兒……更是天方夜譚。

    到底該怎麼辦……

    壓抑的安靜之中,遁月仙宮飛出了很遠,在確認完全脫離了他人的感知範圍之後,她意念一動,遁月仙宮的飛行方向發生了彎折,徑直飛向了西方。

    那裏,是西神域的所在。

    那個人……

    她或許可以救他……

    不,是一定可以救他!!

    她閉着眼睛,一遍一遍,拼命的念着那個存在於記憶碎片中的名字……以及,那個誰都不可靠近的禁忌之地。

    她一定可以救他……一定可以……

    她一次次的勸慰着自己,用全部的意志來讓自己去堅信那個渺茫的希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