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光漸散,刺骨的寒氣從四面八方襲來。雲澈睜開眼睛,眼前,是一個白雪茫茫的世界,從天到地皆是雪白一片,幾乎毫無雜色。周圍,是其他的考核者,他們所在的地方雖然寒冷,但空氣格外靜寂。

    但就在他們的前方,尖銳到近乎刺耳的呼嘯聲不斷的傳來。

    這裡,便是寒雪殿第二關考核的「暴雪境」,想要通過這一關考核,就要前一千個穿過暴雪寒風到達終點……終點,便在正前方的三百里處。

    三百里,對於他們這個層次的玄者而言只是相當之短的一段距離,而且內容也格外簡單直白,他們此時所處的地方雖然寒冷,但完全不是無法承受的程度,就更不要說什麼壓迫感。

    但,這可是神界的考核,又豈會如表面那般簡單。

    呼!!!

    周圍玄氣動蕩,無數的氣爆聲幾乎在同一個瞬間爆發。這場考核,只有一千人能通過,剩下的九千多人會被殘酷淘汰,再加之他們大多數實力相近,一息的耽擱,便可能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命運。因而,進入風暴境的眾玄者們根本沒有心思像雲澈一樣欣賞周圍風景,而是在現身之後的第一時間確認終點方向,然後涌動玄力,以最快的速度沖向了北方的暴雪世界。

    一萬多個神元境的玄者同時爆發,聲勢之浩大簡直可謂驚天動地,周圍的飛雪、冰層全部被狠狠揚起。

    但,也並非所有人都在第一時間拚命向終點衝去,有三個人卻是留在了原地。

    雲澈、厲明成,以及剛才被紀寒峰教訓的那個年輕玄者。

    雖已被傳送至暴雪境,但他依舊癱坐在地,臉色蒼白,顯然受到了巨大的打擊。自始至終沒有一個人去理會他,幾乎都遺忘了他的存在。

    厲明成轉過身,帶著冷笑看向雲澈……暴雪境的前方是什麼,他比這裡的任何人都清楚,他無比的自信自己就算故意放水,也別想有人能比他更早的到達終點。

    看到雲澈留在原地,他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因為在他眼裡,這樣的「貨色」就算拼盡全力也只能是墊底,連嘗試的必要都沒有。他盯著雲澈冷笑道:「雲小子,我原本還以為你是個識時務的聰明人,沒想到,你卻是個十足的蠢貨!你可知道,我要捏死你,比踩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你剛才是善意的給你機會,你卻不識好歹,還敢罵我!」

    「不過,我也不是那麼小肚雞腸的人,可以再賞你一個機會,你若是現在乖乖跪下認錯……」

    他說未說完,雲澈已轉過走向了那個一直癱坐在地上的年輕玄者,對他的話置若罔聞,連看都未曾看他一眼。

    「……」厲明成臉色一僵,他快速看了一眼北方,冷聲道:「算了,我居然在和一個垃圾浪費時間。雲澈,這是你自己找死,等死吧!」

    聲音一落,他已經飛身而起,速度迅若雷霆。雖然他有著足夠的自信,但也不敢太過託大,因為他要的不是通過考核,而是第一!!

    雲澈的確是牢記了小妖后列給他的約法三章,若換成在天玄大陸的時候,面對厲明成的連番羞辱,他絕不可能選擇充耳不聞。他走到那個年輕玄者身前,向他伸出了手:「起來吧。從下界來到這裡一定很不容易,要是就這麼被擊潰了,就太不值了。」

    年輕玄者抬頭,看到是雲澈,他明顯的愣了一下,但還是抓著雲澈的手站了起來,只是笑容有些僵硬:「雖然,這些話從你口中說出來實在難以讓人信服……但你說的沒錯。」

    「考核才剛剛開始,雖然不公平,但至少……不能還沒開始就栽了!」他咬牙道,然後身上玄氣爆發:「我叫風陌,來自一個叫『寰澤界』的星界。你呢?」

    「雲澈,來自藍極星,不過,你剛才應該聽到了,我是被沐仙子帶過來的,靠我自己的能力,還到不了這裡。」雲澈道。

    「藍極星……星球?」年輕玄者微愕,在層面上,星球是低於星界的存在,他點了點頭:「雖然我很鄙視你剛才的『倒戈』,但憑你剛才那句話……以後在冰凰界有什麼事,可以試著來找我,我說不定可以幫得上一兩次忙。」

    「雖然,我修鍊的土系玄力……但在這裡,我未必就勝不了那些吟雪界出身的人!」他狠狠咬牙,便要衝去。

    「你的目標應該是紀寒峰,」雲澈卻忽然道:「他能那麼肆意的羞辱你,是因為他比你強,地位比你高。參與考核的這麼多人中,就只有你一個人敢質疑,足夠證明你是個個性強烈的人,一定不可能釋懷今天的羞辱吧?可如果你連今天這第一步都邁不過去,就沒資格談以後了。」

    風陌的眼神微微一動,他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環繞全身的玄氣忽然再度暴漲,整個人化作一道淡黃色的流光,驟然射向了北方。

    「唉,」雲澈自言自語道:「我是不是又多管閑事了……呼,算了算了,要聽綵衣的話,低調低調,一定要低調,在見到茉莉之前,不惹任何人,不惹任何事……」

    叨念了好幾遍,雲澈在這時終於起身,飛向了前方,剛飛出不到半里,他便感覺到溫度驟降,一股強勁的寒風驟然吹來,如同有一隻寬大冰冷的手掌迎面撞擊在他的身上,想將他推向後方。

    而這僅僅只是開始,隨著他的向前,溫度持續下降,而勁風已化作狂風,前進到幾十里時,周圍已赫然變成了暴風雪的世界,而風,也已化作了恐怖無比的暴風。

    酷寒僵硬著所有人的身體,冰封著他們的玄力,飛雪遮蔽著他們的視覺和感知,風暴將他們卷向不同的方向……而這三者結合之下,形成的是一個足以讓神道玄者都步步絕望的世界。

    不過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雲澈。

    因為酷寒和暴雪對他毫無影響,唯一會對他造成阻撓的,只有暴風。但由於他的身體和玄力不會因酷寒而衰弱,所以他抵禦暴風,要遠遠輕鬆過其它玄者。

    百里之前,眾玄者都還能從容以對。而百里之後,他們的速度全部驟降,到了一百五十里時,一些底子較差,又不修冰玄力的下界玄者已被凍的全身發紫,玄力連一半都運轉不上來,逐漸寸步難行,更有人被捲入忽然襲來的風暴之中,被不知甩向何方,發出陣陣驚恐的慘叫聲。

    到了二百里之後,慘叫聲已是此起彼伏,越來越多的玄者被吞沒到漫天暴風雪中,剩下的人每前進一步都是艱難無比。

    雲澈玄力全開,在暴風雪中快速前行。越是向前,風雪越是狂暴,根本看不清誰是誰,只能看到一個個或是拚命掙扎,或是被風暴捲走的模糊身影,不斷響起的慘叫聲很快就被掩埋在暴風雪中。

    藉助不受酷寒影響的巨大優勢,雲澈在風雪中穿梭,快速的超過了一波又一波的人,同時在心中粗略計算著所超過的玄者的數量。到了後來,他的速度開始刻意的慢了下來,玄氣也逐漸收斂,迎著恐怖暴風緩步前行。

    要通過考核,需在前一千個到達終點。而在這一千名之內,名次越靠後越好……因為他要的是通過考核,同時還要儘可能的低調。他以不入神道的玄力通過考核已足夠讓人吃驚,若是名次再過於靠前,今後想低調都不行了。

    寒雪正殿,一百零八個龐大玄陣都在閃爍著白光。時間快速流過,逐漸臨近可以出結果的時間,主持考核的寒雪殿弟子們目光也集中到玄陣上。他們要的只是結果,而寒雪境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們雖然有辦法看到,卻懶得去看。

    畢竟每年都是一樣。

    「唉,快點結束吧。」沐小藍滿臉憂鬱的蹲在地上。從雲澈他們進入寒雪境,已經近兩刻鐘過去,結果也差不多該出來了。這段時間,她好幾次忍不住想要丟下雲澈不管算了,但總算是強行留下下來。而沐冰雲也一直沒有動靜,她也不敢主動傳音……畢竟,她現在可是和大界王在一起。

    至於雲澈參加這場考核的結果……那還用問!?單單一想沐小藍就想捂著臉丟下他跑開。

    錚!!

    玄陣前方忽然白光一閃,主持考核的紀寒峰也是眼睛一眯,看到第一個出現的人影,他主動走向前去,大笑著道:「真是讓人毫不意外的結果。不愧是總殿主的侄兒,雖然我已儘可能的高估,但所用的時間依然比我預測的還要短了不少。」

    從玄陣中出來的第一個人,同時也是第一個通過第二關考核的人,正是厲明成!

    紀寒峰的這番話,多少帶著一點拍馬屁的意味。因為以厲明成的天資和他總殿主侄兒的身份,入了寒雪殿後,地位一定不會低於他。

    厲明成笑著道:「寒峰師兄過獎了。不過,若不是因為一點小事有所耽擱,讓寒峰師兄等待的時間還會短上一些。」

    「哦?」紀寒峰笑了笑:「小事耽擱?難不成有誰不自量力在寒雪境里向明成師弟挑釁?」

    「一隻跳樑小丑而已,不必放在心上。」厲明成笑眯眯的道。

    厲明成出來整整百息之後,第二個完成考核的玄者才終於出現,隨之,玄陣前方的白光閃爍的頻率越來越快,從十幾人到幾十人,再到一百多人……幾百人……

    通過考核的玄者有不少直接趴倒在地,大口喘氣的同時,欣喜的不能自已。

    完成考核的人越來越多,暴雪境內,第一千個玄者通過時,終點玄陣將會自動關閉,這場考核也會隨之結束。到了此刻,已是出來了九百多人,而越是到最後,玄光閃動的便越是頻繁。

    第九百六十六人……

    第九百六十七人……

    第九百六十八人……

    厲明成大喇喇站在紀寒峰的身側,以王者的目光傲視著這些被他遠遠甩在身後的玄者,而到了第九百七十人,考核玄陣馬上便要關閉時,厲明成的雙眼猛的一跳,隨之瞬間瞪大了幾分。

    因為,第九百七十個走出玄陣的,是一個絕不應該出現的身影。

    雲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