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面對厲明成的臨近,雲澈全身一動不動,雙手依然背在身後,完全沒有擺出防禦或者反擊的姿態。而眾人絲毫不覺得奇怪,他們都感覺到了厲明成釋放的寒冰之力,以雲澈的實力,在厲明成的冰封之下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掙扎。

    勝負,一瞬間便足以決定。

    這場交手,在任何人看來,都不過是一場無謂的笑話。

    看著被自己的寒氣「封閉行動」的雲澈,想著他之前的「不知好歹」,厲明成臉上閃過一抹陰色,轟向雲澈的手掌玄力陡然加劇……分明是要一掌將他轟成重傷。

    「這是你自找的!」厲明成低聲吟念,凝聚著寒冰玄力的手掌惡毒的重擊在雲澈的心口。

    砰!

    被冰封的空間響起震耳的氣爆聲,厲明成的手掌在碰觸到雲澈的身體時,竟直接一穿而過,只打散了一個虛影,厲明成猝不及防下,向前猛的一個趔趄,險些撲倒到地上,他馬上收力,以最快的速度站定,心中閃過一抹驚色。

    「第一招。」就在他的右手邊不到三丈的距離,傳來雲澈的聲音。

    這一幕,所有人都始料未及。厲明成出手的確是不緊不慢,極好躲開,但他們明明都清楚感覺到了厲明成釋放的寒冰氣息,以雲澈的實力,斷然不可能掙脫……

    難道,厲明成剛才其實並沒有將他封鎖?

    「唉?怎麼回事?」本以為雲澈會瞬間被厲明成擊傷的沐小藍抬起眼眸,唇瓣微張。

    「哦……好奇異的身法。這小子,果然非同尋常啊。」沐夙山低聲念道。

    剛才厲明成是否釋放寒冰玄力將雲澈,沒有人感知得比他更清楚。方才雲澈周圍數丈空間,空氣已完全停止了流動,一切都被寒氣閉鎖,雲澈更是處在寒氣封鎖的中心……但在這股寒冰封鎖之中,他卻是瞬間完成了閃移,厲明成的冰封,猶若不存在一般。

    厲明成心中驚疑,臉上更是極為掛不住,但他回過身時,神色卻是一片驕狂,眼神赫然是一種強者面對弱者的讚許:「呵呵,小子,還算不錯嘛,剛剛算是稍稍打個招呼,足足有五招可以玩,要是一下子就結束了,那可就太沒意思了。以你只有君玄境中期的修為,我還擔心你連剛才那一下都避不開,看來還算沒有讓我失望,來來來,繼續。」

    厲明成這番話一出,周圍的人頓時都露出瞭然的神情。

    「原來如此,只是戲耍他一下啊,我說呢。」

    「這不明擺著的事么,剛才的寒氣,應該根本沒有碰到雲澈,否則他別說躲開,被瞬間凍成重傷都是輕的。」

    「這麼弱的對手,厲明成都有心思戲耍,難不成兩人有過節?」

    「厲明成本該是考核第一。雲澈卻靠作弊勝過了他,他心裡當然不爽。這個雲澈膽子也是夠大,一個小小的下界之人,剛來冰凰神宗居然就敢作弊,看來是在下界卑鄙無恥慣了。」

    「但這次可要徹底栽了。不過,聽聞他是由一個冰凰宮主從下界帶回來的……不過這麼弱,還膽敢在寒雪殿考核作弊,那位冰凰宮主應該也不屑於浪費力氣保他吧?」

    「呵呵,他開始有點慌了。」沐夙山神秘的笑笑。

    「唔!他肯定慌啊,偏偏還裝的那麼鎮定……我比他還要慌一百倍。」沐小藍抓狂道,她以為沐夙山說的是雲澈。/p>沐夙山看了沐小藍一眼,道:「看來,他雖是你和冰雲宮主從下界帶回來,但你對他也不是太過了解啊。」

    「我當然了解他!」沐小藍無比氣憤的道:「他一直都是這個樣子,明明那麼弱,還總是裝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不但嘴巴很賤,還喜歡逞能、吹牛、欺負女孩子……簡直卑鄙無恥下流不要臉!他在自己的星球這樣也就罷了,到了吟雪界,居然還是這個樣子。一來就給師尊闖了這麼大的禍!接下來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沐小藍忽然開始碎碎念起來,沐夙山一陣無語。

    厲明成雖然強行擺出一副他方才在戲耍雲澈的樣子,但真實狀況如何,他心知肚明。一瞬間脫離他的寒冰封鎖,這絕不可能是君玄境界的力量可以做到。他已經開始隱隱的感覺到了不安。

    「雲澈,接下來,我看你該怎樣掙扎!」厲明成低聲念道,雙手間兩股寒氣快速凝聚,然後腳步一錯,陡然出手,兩股寒氣釋放而出,瞬間化作兩團巨大的寒冰漩渦,一左一右向雲澈轟去。

    嘩——

    周圍頓時驚呼一片,剛才的的寒氣冰封畢竟無色無形,他們只是感覺到了氣息而已。但這兩股寒冰漩渦卻已化作實質,來自神道的恐怖寒氣,讓那些玄力稍弱,縱然站的很遠的玄者都全身驟冷。

    「啊啊啊……厲明成這是要……殺了雲澈嗎?」一個剛剛通過考核的玄者驚聲道。

    兩股寒冰漩渦釋放的冰冷威壓死死壓制在雲澈的身上,厲明成的這次出手幾乎沒有任何的留手,就算是一個神元境初期的神道玄者,在這樣的壓制之下都將難以動彈。厲明成面色微露猙獰,手勢一變,寒冰漩渦的速度陡然加快,齊轟雲澈。

    砰!!

    寒氣炸裂,無數的寒冰碎片狂亂飛舞,但被寒氣寒冰肆虐的空間之中,卻依舊只是一個殘影在緩慢消散。

    厲明成瞳孔微縮,卻是瞬間作出反應,兩股力量未盡的寒冰漩渦忽然融合,然後在他一聲略帶猙獰的嘶吼聲中炸裂,本被他刻意壓制威力範圍的力量猛烈釋放,恐怖的寒冰風暴瞬間將周圍千丈空間都完全吞沒。

    「我看你往哪裡逃!!」

    「哇啊啊啊啊!」

    圍觀的玄者們頓時驚呼一片,在抵禦中慌不跌的後退。

    沐夙山眉頭大皺,手掌迅速伸出……但隨之,他又把手掌覆下,目光看向了厲明成的前方。

    寒冰散去,但空氣中依然瀰漫著驚人的寒氣,雲澈就站在厲明成前方只有三十丈的地方,在足以讓一個初入神玄境的玄者血液都冰封的寒氣之下,臉色卻是一片平靜,無比冷淡的道:「第三招了。」

    厲明成:「!!!!」

    整個世界都彷彿被完全凝結,變得鴉雀無聲。

    能站在這裡的人,無不是踏入神道的強者。剛才厲明成忽然釋放的寒冰風暴之下,就連他們都要在全力抵禦中全速遁開。他之所以將寒冰風暴覆蓋如此大的範圍,就是要雲澈逃無可逃。

    但看雲澈的樣子,竟分明始終就在距離厲明成不遠的地方,根本沒有遁出寒冰風暴的範圍。

    卻是安然無恙!?

    「啊?這是……怎麼回事?」沐小藍又一次驚呆。/p>沐夙山的瞳眸之中也泛起驚色。

    他忽然發現,自己似乎依然低估了這個身上透著極大詭異的下界之人。

    圍觀眾人俱都是目瞪口呆,這次,他們就算是白痴,也不會相信這次依舊是厲明成在「戲耍」雲澈。

    「雲澈,你……你分明是用了什麼護身玄器!」厲明成手指雲澈,大聲嘶吼道。他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一個只有君玄境五級的人,在自己的力量之下居然毫髮無傷!

    「考核中敗給我說我作弊,交手傷不了我又說我用護身玄器。」雲澈嘴角微勾,露出毫不掩飾的嘲諷:「你也僅此而已了。」

    「你……」厲明成胸口起伏的幾乎要炸裂,他竭力露出冷笑,沉聲道:「看來是被我說中心虛了。剛才我三次攻擊,你全部都是瞬間閃開,明顯是藉助了某種空間玄器。你只有區區君玄境的玄力,卻能在我的寒氣之下安然無恙,除了藉助護身玄器,絕對不會有第二個可能。而除了藉助玄器來進行閃避和護身,你始終不敢正面和我交手,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既然如此,」雲澈緩緩的抬起手來:「這次,你儘管攻擊,我絕對不會閃開。」

    雲澈話音剛落,厲明成已是低吼一聲,直衝雲澈撲來,似是唯恐他反悔。張開的五指上冰靈環繞,兇狠的抓向雲澈的心口。

    這次,雲澈的確沒有退避,反而向前半步,右臂一拳砸出,直迎厲明成而去。

    「找死!」眼睜睜的看著雲澈居然真的選擇正面迎擊,厲明成目光大盛,全身玄力更大幅度的涌動,整隻手臂都被一團化作實質的寒冰所籠罩,勢要一擊將之前三招的憋屈全部找回!

    砰!!

    一聲震響,兩人的手臂在所有人注視之下,毫無花俏的撞擊在了一起,空間微微震顫,厲明成臉上的兇狠在一瞬間化作驚恐和難以置信,因為他感受到的不是預料中摧枯拉朽的碾壓,而是猶如被一座萬丈山嶽狠狠撞擊。

    下一瞬間,在炸開的玄氣風暴中,兩人同時向後倒飛而去。雲澈在空中一個旋身,無比平穩的落在了地上,厲明成卻是腳下一個趔趄,險些跪倒在地,他抬起頭看向雲澈,瞳孔呈現著劇烈的瑟縮,而他的整隻右臂都在輕微的顫動,已是徹底麻木。

    「這就是你的真正實力?」雲澈很是隨意的晃了晃手腕,冷笑道:「看你之前那麼囂張,我還以為多厲害,原來也不過如此。」

    「如果我是在考核中作弊,那你又算是什麼?」

    事態的發展,徹底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他們本是以看笑話、看好戲的姿態來看待這場交手,以為唯一可能的結果,就是雲澈這個「作弊者」原形畢露,區區君玄境五級的玄力,在厲明成面前,根本連一絲掙扎的力氣都難有。

    卻沒有想到,被戲弄的人不是雲澈,反而更像是厲明成!

    尤其是剛才,他們每個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是實打實,毫無花俏的正面對撞,那驚人的力量波動,證明著厲明成極有可能是用了全力,卻非但沒有將雲澈挫敗,反而隱隱落入了下風!

    「假……假的吧?」一個玄者滿面驚恐的道。

    「他……真的只有君玄境五級?這……這不可能吧?」

    「厲明成可是神元境三級巔峰,怎麼會有這種事!」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