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紀寒峰一掌將雲澈轟開,然後連忙飛身接住厲明成。手掌剛一碰觸到厲明成的軀體,全身便狠狠抖了一下。

    厲明成氣息無比混亂,並且在以極快的速度衰弱,身體一片酥軟,像是斷了所有骨頭。瞳孔則已大幅度渙散,口中血流瘋狂湧出,伴隨著虛弱不堪的絕望呻吟,全身如將死一般不斷抽搐。

    他的心口,呈現著一個足有碗口大小的凹陷,觸目驚心。

    厲明成是從紀寒峰身邊衝出,紀寒峰離兩人最近,雖然來不及阻攔厲明成對雲澈出手,但足夠來得及阻攔雲澈反擊厲明成,他沒有這麼做,而是趁著雲澈重擊厲明成之時攻擊雲澈,因為在這個「正當」的時機之下,就算把雲澈給重傷廢了,也沒有人能說他什麼。

    但他絕沒有想到,厲明成在雲澈的重擊之下,竟會傷到如此地步。

    紀寒峰大腦一陣懵然,後背直竄冷氣。他片刻都不敢忘記厲明成可是總殿主的親侄子,所以一直都在明裡暗裡的巴結,剛才趁機攻擊雲澈,也是為了給他出氣,卻做夢都想不到厲明成竟會直接被傷成半個死人。

    以總殿主對厲明成的袒護,怪罪下來單單一想,紀寒峰已是不寒而慄。但他此刻後悔也已來不及,猛的轉身,將所有怨氣都撒向雲澈:「雲澈!你竟敢出手如此惡毒!!」

    「發生了什麼事?你們都圍在這裡做什麼?」

    這時,一個帶著無盡冰冷和威嚴忽然從天而將,隨之,一抹藍影從虛空中走出,面如朝雪,峨眉如劍,面罩寒霜,正是寒雪殿總殿主沐鳳姝。

    她的到來,讓這裡混亂起來的場面瞬間冷凝。

    沐鳳姝目光橫掃,一眼看到了被紀寒峰抱在身前,全身染血,氣若遊絲的厲明成,臉色陡然一變,藍影一晃來到了厲明成身前,手掌落在厲明成身上的同時,全身原本冰寂的氣息瞬間暴亂,帶著巨大的怒氣瘋狂釋放。

    這可是來自寒雪殿總殿主的憤怒,整個寒雪正殿都彷彿一下子墮入了寒冰煉獄,所有的元素都完全停止了流動,寒雪殿中所有人都瞬間臉色蒼白,全身瑟縮,他們感覺到自己的血液,甚至靈魂都在被冰封凍結。

    「是誰,是誰下的手。」

    沐鳳姝轉過身來,聲音格外的平淡,但即使是玄力最弱的那個人,都清楚的感覺到了一股陰寒之極的殺氣。

    在自己的地盤上,自己的親侄子竟然被人重傷到如此地步,她豈能饒恕!

    一道道目光悄然轉向了雲澈,剛才沐夙山的稱讚與獎勵,讓他們無比艷羨,而此刻,只有深深的憐憫。

    他們無比相信,這一次,雲澈是絕對死定了——即使是厲明成偷襲雲澈在先。

    「回回總殿主,」紀寒峰牙齒在打顫,出口說出第一句話后,他便心猛的一橫,起身直指雲澈:「是雲澈!是他下重手暗算明成師弟,把明成師弟傷成這個樣子。弟子弟子阻攔不及,也沒有想到雲澈居然會這麼惡毒,沒有保護好明成師弟,弟子有罪,請請總殿主重罰。」

    「你!?」沐鳳姝目光陡然落在雲澈身上,雖有三分詫異,但更多的是冰冷的憤怒與殺機。

    「你你胡說!」沐小藍下意識的站到雲澈身前,急聲辯解道:「明明是厲明成偷襲,想要暗算雲澈,雲澈不過是」

    (本章未完,請翻頁)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