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就像是上天在凡世創造出來的異端,他的出現,總能一次次的狠狠打破世人的認知,在天玄大陸如此,在幻妖界如此。

    如今到了神界,依然如此。

    雲澈的這一劍如同轟在所有人的心魂之上,讓他們驚的久久說不出話來。

    他挫敗厲明成,已是讓所有人不敢置信,而今,他的玄力居然又再度暴增,然後竟一劍……逼開了紀寒峰!

    紀寒峰可是寒雪殿的正式弟子,而且已在寒雪殿修鍊近二十年,他今日能有資格主持寒雪殿新晉弟子考核,便足以彰顯他在寒雪殿的實力和資歷。

    卻被一個今日參加寒雪殿考核,玄力只有君玄境的人一劍逼退!!

    這一幕的衝擊,大到了無法形容。幾乎每一個人,都有一種身在夢境的恍惚感。

    倉促遁開的紀寒峰一直后翻到百丈之外,落地時那抹心悸感依舊存在。這讓他震驚的同時,心中更是無比屈辱。他竟被這樣一個先前被他視作笑話的人一劍逼開……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但他無論再怎麼不甘和無法置信,也不敢再輕視雲澈,因為那一劍的恐怖就在眼前。

    紀寒峰猛一咬牙,伸手一抓,從空間戒指中抽出一把銀色長槍,槍長九尺,遍體閃動著似雪如霜的銀光,槍身現形的剎那,竟伴著一聲響亮的龍吟。

    「崩龍槍!」數個寒雪殿弟子同時驚喊出聲。

    身為寒雪殿的正式弟子,這場考核的主持者,竟在面對雲澈時亮出了崩龍槍,顯然,是紀寒峰對雲澈生出了忌憚!!

    「雲澈,剛才的一劍是不是很得意?」紀寒峰眼神陰沉,話語中帶著切齒之音:「我馬上……就十倍的還給你!」

    「下界的垃圾再怎麼掙扎,也永遠只是垃圾!!」

    發泄的嘶吼聲中,紀寒峰抓起崩龍槍,沒有騰空,而是步履如箭,幾乎每前進一步,槍芒便會增長一分,然後一聲大吼,腳步重踏,崩龍槍向雲澈驟刺而出。

    那一瞬間,他腳下的地面直接化為碎粉,崩龍槍釋放出一道無比響亮的龍吟,整個槍身彷彿化作了一條銀色真龍,帶著無盡龍威撲向雲澈。

    這聲龍吟之下,在場所有玄者都感覺自己的全身的氣血和玄氣都跟著輕微躁動起來,心臟也驟然收縮。

    紀寒峰加崩龍槍,這一槍之威竟然如此可怕!!

    所有人心中都閃過同樣的心念:這樣的攻擊,雲澈怎麼可能接的下!

    雲澈眉頭沉下,雙臂青筋暴起,在讓全場玄者駭然的威勢之下,他非但沒有退避半步,反而忽然強行踏前,劫天誅魔劍迎著崩龍槍直轟而去。

    咔嚓!!

    槍劍交接,金屬爆鳴聲響徹整個寒雪正殿,以兩人所站立的位置為中心,腳下的神石全部被狠狠掀飛、爆裂。

    兩人的雙腳都深深的陷入了地面,卻是誰都沒有後退一步,紀寒峰雙手死死抓著崩龍槍,目光中是比之前還要強盛數倍的不可置信:「你……你竟然……」

    這一槍,是帶著他剛才被雲澈一劍逼開的憤怒和屈辱,不但亮出了崩龍槍,還是全力轟出,沒有一絲一毫的保留,恨不能直接將雲澈砸成粉末。

    但自己全力之下的一槍,竟然被雲澈給接了下來……還是完完全全的正面,毫無花俏的接了下來!

    「喝啊啊!!」

    一聲發泄的大吼,紀寒峰槍身後撤,然後陡然反向抽出,雲澈劍身也猛然上撩。

    錚!!

    崩龍槍與劫天劍再度撞擊,震天般的轟鳴之下,兩人被巨力同時震開,雲澈身體失衡,紀寒峰卻是空中折身,槍芒帶著極地酷寒橫掃而下。

    「雪葬風沙!!」

    重劍自然遠遠沒有槍的靈活,而且雲澈對新生的劫天誅魔劍根本做不到完美駕馭,雲澈還未來得及劍體橫身,便被槍芒狠狠掃中,頓時貼地倒飛出去,他強行壓下全身翻騰的氣血,劍尖猛的頓地,在劍尖犁地的刺耳錚鳴中快速停下身來。

    而幾乎就在他停住身體的瞬間,紀寒峰已飛撲至上空,槍身如龍,直砸而下。

    雲澈沒有抬頭,雙臂瞬間暴漲至平時三倍之粗,骨節發出噼噼啪啪的爆響,劫天誅魔劍全力上轟,所帶起的災難轟鳴完全壓下了崩龍槍的龍吟。

    雲澈剛被他一槍掃飛,就算不重傷也會氣血大亂,他的追擊又快若閃電,紀寒峰做夢都想不到雲澈才堪堪穩住身體,居然可以瞬間做出反擊,而且迎面而至的劍威比之先前竟絲毫不弱。

    轟!!

    雲澈腳下的地面再度崩裂,雙腿幾乎完全陷入地面之下,而在空中無處借力的紀寒峰如被狂風捲起的落葉,在倒翻中飛了出去。

    雲澈沒有追擊,劍身反而忽然沉下,撞擊到了地面上,過了好一會兒才重新抬起,他的呼吸,也終於沉重了起來。

    紀寒峰重重落地,在餘力之下連退十幾步,頗顯狼狽,全身氣血更是翻騰不休,但看著雲澈的狀態,他反而笑了起來:「原來如此,你完全是在依賴那把劍……嘿,那把劍很重吧,就是不知道,你還能強撐幾次!!」

    雲澈:「……」

    紀寒峰的話,的確是直中雲澈的軟肋。

    雲澈和紀寒峰的玄力修為差距實在太大,那絕不僅僅只有大境界的差別,而是神道的天塹。縱然加上邪神訣的增幅與遠異於常人的軀體力量,也依舊不可能和神元境六級的紀寒峰相提並論,藉助了劫天誅魔劍的強大劍威,才堪與他短暫相持。

    但在紅兒吃掉永夜魔劍后,劫天誅魔劍雖然威力暴增,但同時暴增的還有它的重量。近千萬斤的重量,根本不是現在的雲澈所能駕馭,他常態下連抓起都格外困難,縱然煉獄狀態下,空揮三十劍便已幾乎到達極限。

    何況眼下的全力死戰。

    雖然剛剛一共只轟出三劍,卻已讓雲澈雙臂微麻,氣喘粗重。

    「我看你……還能掙扎多久!」

    紀寒峰快速平靜氣血,飛撲而上。

    鏘!轟!

    轟!!!

    地面炸裂,碎石崩飛,整個大殿都在隱隱發顫。槍劍撞擊的聲音,像是有一口神鍾在天地間不斷的敲響。而每一次的轟鳴,都彷彿敲擊在了所有人的心臟之上。

    那些剛剛通過考核的新晉弟子無不是已經臉色煞白,腳步不斷的後退,再後退。因為他們隱隱感覺到,如果再不遠離,僅僅是這些包含著猶若神威的轟鳴聲都會讓他們受到內傷。

    紀寒峰如此強大,他們尚能接受,但云澈……竟然也強大到如此程度。

    他們相信自己縱然把全身所有玄力一次性抽干全部釋放,也不可能造成如此可怕的威力。而雲澈,居然一劍又一劍……他究竟是用了什麼秘法,又或者是什麼怪物,竟然以只有君玄境五級的軀體,釋放出如此駭人的神威。

    尤其是那些和雲澈在同一組考核的玄者,在駭然失色中,想到自己先前竟然一直以強者的姿態把雲澈當笑話看,還好幾次發出肆意的鬨笑聲,無不是感到有些無地自容。

    一直把雲澈當做下界弱者的沐小藍徹底驚呆,一時間完全說不出話來。因為紀寒峰全力之下的崩龍槍,就連她也根本難以接的下。而雲澈居然一次次接了下來!

    沐鳳姝的臉色一變再變,心中的憤怒早已被越來越多的震驚取代。同時她也開始意識到,厲明成暗算雲澈在先……或許並不是信口雌黃。

    「執墨,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給我一五一十的說出來!」沐鳳姝忽然喊向右手邊的一個寒雪殿弟子。

    名為「執墨」的寒雪弟子心魂一顫,連忙道:「回總殿主,之前……之前冰玄境考核,雲澈取得第一名。厲明成質疑雲澈作弊,提出交手驗證,結果……結果卻是厲明成輸了。然後……然後……」

    執墨頓了一頓,微一咬牙,接著說道:「然後厲明成忽然偷襲雲澈,而且還是以劍直刺要害,沒想到卻被雲澈反手……」

    「混賬東西!!」沐鳳姝臉色陰沉,怒罵出聲,執墨連忙低頭:「總殿主息怒。」

    「無論是什麼原因,敢把明成傷到這種程度,必須以死償命!」沐鳳姝無比陰沉的低語道。

    轟!!!

    又是一聲巨響,兩股巨大的力量在空中爆開,兩個人影從風暴的中心同時翻飛而去,雲澈遠遠落地,身體猛的軟下,劫天劍也重重插落在地。

    雲澈扶著劍身,全身熱汗如雨,口中氣喘如牛,與紀寒峰連轟二十劍,劫天劍的巨大負荷之下,他的全身已是一片酥軟,雙臂完全失去知覺,剛才那一劍,已近乎將他最後的力量抽空,隨著身體落下,他已幾乎連重新抓起劫天劍都已做不到。

    「哈……哈……哈……」紀寒峰的喘息同樣粗重無比,胸口的起伏格外劇烈,但他的餘力卻要遠勝雲澈。看著雲澈此時的狀態,他眼瞳瞪大,狂笑一聲,不給雲澈絲毫的喘息之機,調動全身的力量凝聚至崩龍槍上,直刺雲澈的眉心。

    「糟了!!」沐夙山雙手攥緊,眼神驟變。

    因為紀寒峰這一槍,赫然是不留任何餘地的死手!

    而雲澈已明顯力竭,根本不可能再接的下。

    「死吧!!」

    幾乎已看到自己這一槍將雲澈直接刺穿,紀寒峰心中翻騰著強烈的快意。而就在這時,順著槍尖所指,他看到雲澈緩緩抬頭,嘴角露出一抹陰森的獰笑。

    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寒意忽然襲向他的心魂,讓他全身驟僵,動作都隨之一緩。

    轟!!!

    雲澈的身上,忽然炸開了一團洶湧的氣浪,剛要臨近雲澈,催動著全身玄力的紀寒峰全身劇震,竟被這股氣浪直接震開,倉促後退,他在驚恐中抬頭,看到雲澈緩緩站起,雙手握在朱紅巨劍的劍柄上,周身赤色玄氣暴躁的繚繞,一雙瞳眸,竟呈現著駭人的血色。

    他的耳邊,傳來雲澈陰森如惡鬼的聲音:「我已經廢了一個……不介意再廢一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