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這是?」沐夙山失聲驚呼。如果說之前只是驚訝或震驚的話,那麼這次,便是徹底讓他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驚駭了。

    他能以帝君之力,和紀寒峰交手二十多個照面,在吟雪界歷史上已是堪稱前無古人的神跡了。就在他以為終於看到雲澈極限的時候,雲澈本是弱下去的玄氣竟忽然間再度瘋狂暴漲,而且在一瞬間突破了先前的極限……

    甚至直接壓過了紀寒峰!!

    碾壓自己的玄氣爆發,紀寒峰當然不是沒有見過。但眼前這股玄氣之凶煞,他見所未見。他所有的情緒在一瞬間全部化作驚恐,再生不出半點哪怕向前一步的意識,身體在斥滿全身的恐懼中不受控制的倒退……

    平日里即使面對宗中神魂境的強者,他都從未如此瑟縮過。

    雲澈重新抓起劫天劍,千萬斤的重量,在此時的他手中卻是輕若無物,他的目光和劍威鎖定紀寒峰,一步踏前,澎湃的力量從邪神玄脈爆發至全身,再涌至雙臂,灌入劍身,一劍轟下。

    這一劍之下,紀寒峰全身汗毛一下子全部豎起,對先前沒敢硬接雲澈第一劍而倍感恥辱的他此時沒有半點要硬接的念想,而是全力后竄,但他被劍勢鎖定,身體重若萬鈞,當意識到自己逃無可逃時,他在驚恐中倉促回身,發出一聲嘶啞的大吼,將所有的力量瘋狂涌至崩龍槍抵禦在身前。

    砰!!!

    彷彿一個小行星忽然炸開,無法形容的災難風暴向周圍的空間輻射而去,那些寒雪殿弟子尚能支撐,但那些剛剛通過考核的新晉弟子全部如遭重鎚轟擊,倉皇後退,而離的稍近的一些則直接被震飛出去。

    災難風暴的中心,紀寒峰大半個身體被釘到地面之下,手中的崩龍槍已被砸成觸目驚心的殘月狀,他擎著崩龍槍的雙臂血流如注,連他的一雙眼瞳,也被震的崩出血絲。

    「紀寒峰,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著,這就是你一次又一次看不起和羞辱的下界玄者!」

    低沉的怒吼聲中,雲澈最後的力量徹底爆發,巨大的轟鳴聲震顫著寒雪正殿的每一個角落。

    而雲澈吼出的這句話,也讓周圍的眾多來自下界的玄者們猛的抬頭,雙目中迸射出無比激動的光芒。

    轟!!!!

    崩龍槍應聲而斷,紀寒峰發出一聲近乎絕望的慘叫聲,身軀瘋狂划裂地面,一直划裂幾十丈后才崩飛而出,灑著漫天血星滾落在地,然後再無動靜,身下快速積起一片血灘。

    咣當!

    咣當!

    斷裂的崩龍槍一前一後砸落在地,它的玄光和龍息快速消逝,徹底化作了一桿死槍。縱然能夠修復,也斷然不可能恢復往日神威。

    「寒峰師兄!!」

    寒雪殿的眾弟子在長久的驚呆后,終於回過魂來,慌忙沖向不知死活的紀寒峰。

    砰!

    劫天誅魔劍重重墜地,雲澈身上狂亂不休的赤色玄氣瞬間消散無蹤,他全身一虛,重重的跪了下去,若不是劫天劍支撐,他怕是已直接癱倒在地。

    「呼……小丫頭,你……還不趕緊……來扶我一下……」雲澈大口喘著粗氣,這次,他是真的站不起來了。

    沐小藍獃獃的站在那裡,整個人完全傻掉,聽到雲澈的聲音,她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這才連忙趕過去,動作僵硬的將他扶起。

    而她此時看著雲澈的眼神已再沒有先前的各種鄙視,而是一種陌生的,猶若在看怪物的眼神。

    「你……還好吧?」沐小藍懵懵的問道。

    「一點……都不好……你師尊再不來的話,我可就……真要死了……」雲澈喘著粗氣道。之前的一個月,他每天都要消耗大量的心力來為沐冰雲凈化炎毒和恢復元氣,剩下的時間則陪伴女人和家人,而沒有餘出任何時間去修鍊。若是在這一個月內勤加修鍊,適應如今的劫天誅魔劍,他自信就算不開「轟天」,也能勝過紀寒峰。

    而今,他不得不強開轟天,後果,自然是重負不支。

    「可是,師尊她……」沐小藍急的都要掉出眼淚來,她已經連續好幾次給沐冰雲傳音,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另一邊,跑去查看紀寒峰傷勢的寒雪殿弟子煞白著臉回頭,結結巴巴的道:「寒峰師兄他……他經脈幾乎全斷,丹田好像也碎了……」

    「什麼?」沐鳳姝目光一橫,其他人更是大吃一驚。

    雲澈的重劍之下從來沒有輕傷,若是扛不住,要麼死,要麼殘。

    經脈全斷,丹田破碎,就算耗費巨大的力氣和資源強行救回來,今後也只能是一個廢人。

    雲澈完勝厲明成,已是讓所有人震驚到難以相信,如今,他居然又戰勝了紀寒峰……那一劍,不但讓他落敗,還直接給廢了!!

    連崩龍槍都給轟斷!

    此時,不僅是那些參加考核的玄者,就連在側的寒雪殿正式弟子,都對雲澈生出了深深的駭然和恐懼。

    「雲澈,你真是……了不起啊!」先前懶得多看他一眼,而現在,沐鳳姝的目光卻是將雲澈從頭到腳掃了數遍,言語平淡的沒有絲毫情感,卻是帶著刺骨的殺機:「初來我冰凰界第一天,便重傷我沐鳳姝的親侄兒,現在又廢了我寒雪殿的弟子……是誰給你的膽子!!」

    暴怒聲中,沐鳳姝忽然飛身而起,竟親自出手抓向雲澈。

    「不可!!」

    沐夙山再也按捺不住,快速閃身,強行阻在了沐鳳姝身前:「總殿主,萬萬不可!你都是親眼所見,雲澈絕對是個萬年難遇的奇才,他若入我冰凰神宗,抵得上萬萬個紀寒峰,千萬不可抹殺!」

    他感覺的到,沐鳳姝的親自出手絕不是要將雲澈拿下那麼簡單,而分明帶著殺機!

    「哼!我管他什麼奇才!他今日之作為,根本沒將我寒雪殿放在眼中,我有什麼理由饒恕他!」沐鳳姝怒聲道。

    雲澈是萬年難遇的奇才……這句話是否誇張,沐鳳姝心知肚明。若雲澈只是單純來自下界,沐鳳姝或許……不是或許,憑他今天的驚艷表現,總算重傷的是她親侄兒,她也定會饒恕,而且還會重點培養。

    但他偏偏是沐冰雲所帶來!!

    沐夙山快速道:「雲澈雖然下手過重,但他也是被逼在先。無論是你的侄兒厲明成,還是紀寒峰,都……」

    「閉嘴,滾開!!」

    沐鳳姝手臂一掃,將沐夙山遠遠震開。而這時,一個人忽然從人群中跑出,站到了雲澈面前,大聲道:「總……總殿主,你不能殺雲澈,厲明成之前主動挑釁,敗了之後還惡毒偷襲,紀寒峰不但多次惡意羞辱我們下界玄者,剛才也是他先要對雲澈下死手……我們都看得清清楚楚,總殿主您也一定看的很清楚!他們都是……都是咎由自取,雲澈只是自保,他沒有做錯……你不能殺他。」

    雲澈驚訝的抬頭,看向了眼前在這種情境之下竟敢直面沐鳳姝的怒火與殺意而為他求情的人。

    而他,赫然就是在暴雪境考核時,他稍稍施以援手的風陌。

    在先前考核,他是唯一一個敢於出言質疑考核公平性的人,而結果,是遭到了紀寒峰的羞辱,但他依舊出色的通過了暴雪境和冰玄境的試煉。

    現在,他又是第一個跳出來為雲澈求情,面對的,還是寒雪殿總殿主!

    眾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擋在雲澈身前的人……這個人,難道是雲澈的生死之交?或者純粹是個愣頭白痴?

    「呵,」沐鳳姝一聲冷笑:「今天還真是奇了,連貓狗耗子都敢跳出來違逆本殿主!!」

    「不不,」風陌駭的臉色蒼白:「弟子……弟子絕對不敢對總殿主不敬,弟子只是說出了大家都看到的實情。雲澈雖然有錯,但情有可原,至少……至少不該是死罪。」

    風陌轉身,顫聲喊道:「各位來自下界的兄弟姐妹,紀寒峰之前多次羞辱我們下界,雲澈剛才傷了紀寒峰,有一半也是為了給我們出頭,相信你們心裡也一定覺得很解氣和感激,大家都站出來,我們一起為雲澈求情的話,總殿主一定會網開一面的!」

    風陌話音落下,周圍卻是鴉雀無聲,無一人回應,一些同一組的下界玄者甚至悄然後退了幾步,將身影掩在人群之後。

    風陌的臉色逐漸僵硬,隨之是失望,然後是憤怒,他咆哮道:「你們聽到沒有?你們全都聾了嗎!你們能從下界飛升到這裡,肯定都是在一方天地頂天立地的人物……難道到了這裡卻都變成了軟骨頭!!」

    人群鴉雀無聲,依舊沒有任何人回應……甚至偶爾響起幾聲來自寒雪殿弟子的哧鼻和譏笑。

    「呵,」沐鳳姝一聲嗤笑:「既然你這麼急著要給雲澈陪葬,那本殿主就一起成全了你!」

    沐鳳姝飛身而出,手掌抓出,一股冰寒天威傾覆而下。

    叮!

    如冰晶碰撞般的一聲輕響,大殿之中忽然耀下如夢似幻的蔚藍霞光,霞光之下,沐鳳姝的身影一頓,隨之如被輕風重拂,反向飛落,落地時身軀出現了輕微的搖晃,臉色也陡然一變。

    一抹雪白仙影從空中緩緩而落,裙帶飄然,一張美奐絕倫的傾世雪顏映的周圍霞光都黯然失色,至純至潔的冰雪氣息輕輕籠向每個人得心魂,讓他們目光懵然,如見仙子謫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