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提及“禁地”,人們本能會想到的,往往是充滿着死亡、陰森的危險之地。但這處輪迴禁地,卻是哪怕數萬年壽元的人都幻想不出的絕美仙境。

    這裏的每一株花草,都有着非同尋常的生命力和靈氣。木靈少女靜靜坐在萬彩繽紛的花叢之中,美眸無神的看着遠方,一坐就是一天,有時連神曦的輕喚都毫無反應。

    這段時間,天天如此。

    在那日從雲澈口中聽到殘酷的真相後,她的心魂就像是陷入了無底的深淵,無法脫離。

    雲澈走到木靈少女身側,她卻毫無反應。輕風北拂,但周圍的花草卻都依向木靈少女,輕輕撫慰着她千瘡百孔的心靈。

    雲澈很用力的向前一坐,幾乎是貼着身體坐在了禾菱的身邊。

    身體的碰觸,終於讓禾菱有了反應,無神的眸光下意識的轉過。雲澈卻是看着她先前茫然注視的遠方,並沒有出言安慰她,而是忽然感嘆道:“這個世界果然很神奇,居然會存在神曦前輩這樣的人。每次看到她,都有一種在面對天上仙女的虛幻感。”

    雲澈的到來和話語讓禾菱總算轉回心神,她輕輕道:“主人本來就是仙女。”

    雲澈側目看她一眼,發現她說話時,雙眸卻是毫無神采。那雙初見時如翡翠星辰的美眸,在短短的幾日之間便已暗淡的讓人窒息。

    “神曦前輩不但對我有救命之恩,還總是能看出我心中所憂,主動出言爲我化解……神曦前輩一直是這麼溫柔的人嗎?”他微笑道。

    “嗯。”禾菱螓首輕點:“主人不但是仙女,還是這個世上最美麗,最善良,最溫柔的仙女。”

    “啊?”雲澈一臉驚訝:“你見到神曦前輩的樣子?”

    “嗯,”禾菱再次頷首,聲音依舊很輕:“但是,你不可以看。”

    “呃?爲什麼?”

    “因爲……”禾菱的瞳眸終於有了些許的色彩……那是一種近似於迷醉的迷離之色:“如果你看到了主人的真顏,那麼,這個世界對你來說,就再也沒有了其他顏色。”

    “……”這話讓雲澈直接愣住。

    “主人從很多年前開始,就從不會讓男子看到她的真顏。所以,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男子能有幸看到主人的樣貌。就算你想看,主人也不會應允的。如果,你真的能有幸見到……”她的話語和眼神逐漸朦朧:“說不定,你都不會願意再多看我一眼。”

    雲澈笑着搖頭:“哈哈,怎麼可能。當初禾霖在和我說起你時,說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姐姐,我那時候還不相信。見到你之後我才發現,原來世上竟會有這麼漂亮的女孩子。”

    禾菱看着他,很輕很輕的笑了一下:“那天送你來的姐姐,她比我好看。”

    “呃,有嗎?”雲澈一臉無辜。

    禾菱眸光側過,看向遠方:“我知道,你是想安慰我。對不起……讓你和主人擔心了,我會沒事的。只是……只是……”

    在雲澈面前,她那麼努力想讓自己平和下來,不讓他爲自己擔心。但是,一語未盡,她的身體和靈魂又一次開始劇烈顫抖,怎麼都無法停止:“我想不明白……我們木靈一族究竟做錯了什麼……上天要如此對待我們……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

    她雙手抱着肩膀,將自己緊緊的蜷起。

    “你們沒有做錯什麼,從來都沒有。”雲澈輕輕安慰道。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安慰無比蒼白。

    她螓首伏在膝間,輕音幽心:“從小,父王和母后就告訴我,我們木靈是被大自然守護的一族,只要我們溫和、慈愛、善良的對待一切,命運終將會眷顧我們。”

    響起在木靈祕境那短暫的停留,他心中一聲暗歎,道:“你們木靈一族是我見過的最美好,最善良的種族,雖然你們經歷了太多的不公和苦難,但將來……我也堅信你父王和母后所說,將來命運一定會眷顧和加倍的補償你們。”

    “呵……”她搖頭,很用力的搖頭,那一聲輕喘似是在笑,笑的無比悽傷:“將來?我們木靈一族……哪裏還有將來……”

    雲澈瞬間窒息。

    “告訴我這些話的父王和母后已經死了……他們用命保護了我……但我卻沒能保護好族人,沒能保護好霖兒……”

    “木靈王族只餘我一個最無用的女子……已經徹底斷絕……再沒有將來……我所有的親人,雖重要的族人……全部死了……”

    “將來……將來……”

    她聲聲低念,字字錐心。

    雲澈的眉頭大動,他忽然發現,自己完全錯估了禾菱的狀態……要比自己所想的壞的多。

    王族血脈斷絕,親人皆已不在世上,只餘她孤苦一個,還心存着對禾霖之死和血脈斷絕的內疚自責……

    生命裏一直秉承的信念,迎來的是最悲慘的結局;所一直堅信和期盼的希望,徹底的化作了最灰暗的絕望。

    命運對木靈一族,實在是太不公平。

    想了很久,都想不出適合的安慰之語。他拍了拍禾菱的肩膀,微笑着道:“禾菱,至少,木靈王族並沒有真正斷絕。你是木靈王族最後的後裔,雖然你是女子,但將來的孩子,身上一樣流淌着木靈王族的血液,所以,你要好好的活着,做爲木靈王族最後的希望活着,然後引領全族,等着命運眷顧那一天的到來。”

    “命運……眷顧……”她輕輕的道:“我已經……不會再相信了……”

    雲澈:“……”

    她螓首從膝間擡起,眼眸中沒有淚霧,唯有始終沒有散去的灰暗,她看着雲澈,看了好一會兒,迷濛着眸光輕語道:“你可以……喊我一聲姐姐嗎?”

    雲澈同樣定定的看着她,卻是搖頭:“我不是禾霖,他已經死了。”

    禾菱眼眸閉合,痛苦的道:“你連一點幻想,都不願意給我嗎?”

    雲澈目光柔和,微顯深邃:“或許你不會相信,曾經,我和你一樣,變得一無所有……包括所有的希望。所以,我能明白你現在的心情,也很明白這種虛幻的寄託帶來的只是短暫的自我安慰,和更加強烈的痛苦。”

    禾菱的目光移開,又把螓首埋在了膝間。

    有過相似的過往,雲澈的確很清楚禾菱此刻的心境。只是,她是一個純淨無暇的木靈,還是一個少女,自然遠不如當初的他那般堅強。

    沉默了很久,雲澈再次開口:“禾菱,雖然我不是禾霖,但以後,我會像禾霖一樣,做你的親人。”

    禾菱:“……”

    “我不知道我能幫你做什麼,但是至少,我永遠不會害你。在我面前,你可以盡情的哭。有什麼想說的話,也可以全部說給我聽。”

    此刻的禾菱無疑處在一個最壞的狀態,他期望自己的話能打開她的心防,讓她可以將心中鬱積的一切釋放發泄出來……哪怕稍稍發泄。

    但,禾菱卻依舊沒有反應。

    雲澈思慮了很久,正要再說些什麼時,禾菱忽然輕輕出聲……她用很淡,很平靜的語氣,說出了雲澈絕未曾想到的四個字:

    “我要報仇。”

    雲澈眉頭猛地一皺,心中是無比強烈的驚訝和難以置信。

    親人盡失,全族零落至此,心生瘋狂的復仇之念,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但,她是禾菱……她是木靈!木靈身負純淨的生命之力,極度親和大自然,他們的軀體、心靈、魂魄,無不純淨到極致,極度排斥所有罪惡,更絕不會沾染鮮血和殺戮。

    哪怕再普通不過的一株花草,他們都不願踩折。

    是世上最不可能,甚至可以說最不應該心生“報仇”二字的生靈!

    當初禾霖跪在他面前,哭求着要拜他爲師,要的也只是“保護族人”和“找到姐姐”,而絕無報仇的心念。

    但,禾菱的口中,卻是清楚的說出了“我要報仇”,而且說得竟那麼平靜。

    平靜,意味着這個意念並非乍然一閃,而是在這幾天之中,早已開始種下。

    在雲澈的愣神間,禾菱緩緩擡頭看向他,她眼眸中的灰暗色彩更加濃郁,本是翡翠般的美眸,呈現着一種或許木靈都未曾見過的灰綠色:“霖兒他們有沒有告訴你,當年殺了我父王和母后,把我們全族逼入絕境的人……是誰?”

    “……”雲澈搖頭:“我不知道。”

    雲澈的剎那猶豫,卻是讓禾菱的眸光猛一動盪,一下子伸手抓住雲澈的手臂:“你知道的對嗎?告訴我……告訴我……到底是誰!”

    雲澈再次搖頭:“我真的不知道,他們也沒有理由告訴我一個外人這件事。”

    當年在木靈祕境,贈予他木靈珠的青木告訴他,當年殺死禾霖和禾菱的父母,將全族逼入真正絕境的……是梵帝神界!

    一個她永遠都不可能真正報仇的名字。

    這個事實他絕對不能對此刻的禾菱說出,因爲實在太過殘酷,只會讓她在絕望之餘更加絕望。

    “不,你一定知道,你一定知道。”不知道是她真的認定雲澈知道,還是強行抓緊了那根唯一的稻草:“告訴我,求你告訴我,求你……”

    “禾菱!”雲澈反抓住禾菱的肩膀,凝眉道:“你聽我說……”

    “告訴她吧,她有權利知道。”

    雲澈的身後,忽然傳來一個輕若飄雲的聲音。

    神曦靜靜的立於他們身邊不遠處,雲澈絲毫沒有察覺到她是何時到來。或許,他和禾菱所說的話,她都已聽在耳中。

    “主人。”禾菱一聲輕念,既然在神曦面前,她依舊是黯然失魂。

    心中無比抗拒,但神曦輕柔的話語卻是帶着讓人無法抗拒的魔力。雲澈微吸一口氣,道:“在禾霖他們棲身的地方,青木前輩告訴我,當年追殺你們的人……來自梵帝神界。”

    神曦:“……”

    “……”禾菱脣瓣張開,定在那裏。她再怎麼不諳世事,也不會不知道“梵帝神界”是何許存在。

    東神域四王界之首,在整個神界的所有王界,綜合實力都足以躋身前三。

    “但除此之外,青木前輩並沒有告訴是梵帝神界的誰。”雲澈嘆息道:“雖然我不太明白爲什麼青木前輩會願意告訴我一個外人這些,但……我相信他沒有說謊。”

    “梵…帝…神…界……”禾菱輕念一聲,閉上眼睛,全身發抖。

    與禾菱的身體幾乎貼在一起,雲澈能清晰的感覺到她的心魂正在急速的下沉……沉降向一個沒有盡頭的絕望深淵。

    “禾菱!”雲澈心中一緊,已是後悔說出這個真相。

    “菱兒,”神曦的柔音輕拂而至:“如果你想報仇的話,有一個人可以幫你……這世上,也只有他才能幫你。”

    昏暗的美眸一下子睜開,雲澈也猛的一愣,脫口問道:“誰?”

    這世上,誰有膽子和實力向梵帝神界復仇?

    又有誰,會幫一個木靈向梵帝神界這等存在復仇?

    更不可理解的是:如世外謫仙,從不觸凡塵的神曦,爲何會對禾菱說出這些話……竟分明像是在鼓勵和指引禾菱去復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