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師尊!」看著空中飄落而下的仙影,沐小藍大喜出聲。

    「冰雲……宮主!」一個寒雪殿弟子輕呼道。

    聽到「冰雲宮主」之名,周圍的新晉弟子們都是瞪大了眼睛。對於在吟雪界長大的玄者而言,冰凰界的三十六個冰凰宮主完全就是神話般的人物,他們沒想到自己在初入寒雪殿的這一天,便能有幸親眼目睹一名冰凰宮主的仙姿。

    「沐……冰……雲!?」沐鳳姝抬起頭,眉頭微擰,目中是極深的驚訝和難以置信。

    千年前,她的修為遠遠不及沐冰雲,但這千年之中,沐冰雲深受炎毒侵蝕,不但隨時有可能殞命,玄力也衰弱至不足一成,而這千年沐鳳姝的修為卻是日夜精進,雖依舊不及千年前的沐冰雲,卻足以輕易挫敗炎毒下的沐冰雲。

    但方才那道蔚藍霞光,雖毫無攻擊性,卻是將她的所有力量完全封阻,而要做到這一點,玄力修為至少要勝她半個大境界。

    所以在看到來者居然是沐冰雲時,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沐冰雲如被柔風所託,輕輕而落,站在了雲澈和沐小藍的身側。她的出現,猶如一道柔光輕耀而下,所有人因沐鳳姝的怒氣與殺意而生的心驚膽顫在悄然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溫暖與平和,就連沐鳳姝身上所釋放的冰寒威壓,都似乎已完全感覺不到。

    留在大殿之中的大都是剛剛通過考核的新晉弟子,他們基本都是第一次見到寒雪殿總殿主,更是第一次見過傳說中的冰凰宮主。但,僅僅是這樣一個剎那,他們便清楚的感受到了寒雪殿主與冰凰宮主猶若天壤的差距。

    沐鳳姝讓他們敬畏……而更多的是畏懼。

    而從天而降沐冰雲,讓他們猶若看到了至高至聖,只可膜拜,不可臨近和褻瀆的天闕神女。容顏、氣場、仙姿,無不是將沐鳳姝甩到了不知多深的淤泥里。

    「呼,太好了。」沐夙山輕呼一口氣,他感受著沐冰雲的氣息,臉上隨之露出極深的驚色。今日的沐冰雲,竟絲毫沒有了往日孱弱不堪的病態,他眼神恍惚間,竟彷彿又看到了千年前那溫和而威凌的冰雲宮主。

    沐冰雲看了一眼雲澈,然後眸光轉過,柔然輕語:「沐鳳姝,你身為寒雪總殿主,卻對一個後輩下手,也不怕失了身份么?」

    「哼!」沐鳳姝雖然心中驚疑,但在沐冰雲面前,她豈能失了氣勢:「沐冰雲,你還好意思來質問我。你帶回來的這個人先是惡意重傷了我的侄兒,然後又當著我的面,將我寒雪第一殿的一名優秀弟子重傷至殘廢,真是膽大包天,罪不可恕!這麼多年來,還從來沒有人敢在我寒雪殿如此撒野,簡直不將我寒雪殿放在眼中,和找死無異!」

    「今日,不但他必須命償,你也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不是,根本不是這樣的。」沐小藍急急出聲道:「明明是……」

    「小藍,不用解釋。」沐冰雲卻是輕聲將她打斷:「冰玄境考核結束之前,我便已到來這裡,之後的事,我全部看在眼中。」

    「啊??」沐小藍頓時目瞪口呆,而身體偏在她身上的雲澈卻是「嘿嘿」暗笑了一聲。

    「沐鳳姝,」沐冰雲的聲音柔若輕柳,卻帶著讓人不由自主屏息的威嚴:「今日之事,孰是孰非,你自己心知肚明。而雲澈縱然有錯,也已輪不到你寒雪殿來制裁。」

    「雲澈,你已不必入寒雪殿。從即刻開始,我收你為冰凰宮正式弟子,隨我入冰凰第三十六宮。」

    聲音落下,一隻白璧無瑕的玉手伸出,輕撫在雲澈的肩膀之上,隨著藍光閃現,一枚天藍色的寶玉嵌在雲澈的肩前。

    天藍色,這是證明冰凰宮弟子身份的冰凰銘玉!上面清晰刻印著「雲澈」二字。

    大殿之中落針可聞,唯有不斷響起的喉嚨「咕嘟」聲,一道道艷羨到極致的目光死死的盯在雲澈肩前的冰凰銘玉上……能入寒雪殿,已是萬般不易,光宗耀祖。而冰凰宮,那是他們幾乎都不敢奢望的神聖殿堂!

    要入冰凰宮,需在四十歲前成就神魂境,方有資格參加考核……但也僅僅只是有資格參加考核而已。

    如沐小藍這般才十幾歲就成就神元境從而特許入冰凰宮的極其之少,而以君玄境入冰凰宮的,冰凰宮歷史上從未有過!

    此事若只是聽聞,任誰都只會當成一個天大的笑話。但在場之人,雖然震驚,但竟幾乎沒有一個人覺得不可接受。

    因為他們都是親眼目睹,雲澈可是以君玄境之力,連續重創了神元境三級的厲明成和神元境六級的紀寒峰!!

    他的玄力雖然遠遠達不到冰凰宮的標準,但以他這份讓人難以置信的天資,絕對有資格!

    也是因為目睹了雲澈今日的表現,沐冰雲對將他納入冰凰宮之事再無壓力。

    「是。」雲澈看了一眼屬於自己的冰凰銘玉,應聲道。

    「沐冰雲,你……你竟然……」面對柔弱千年,在今日忽然變得強勢的沐冰雲,沐鳳姝一時有些失措。

    「一千年了,」沐冰雲悠悠而嘆,這千年是何種滄桑,沒有人能感同身受:「沐鳳姝,這千年之中,你所意所想,所作所為,我都清清楚楚,我一直自認對你有愧,因而從不戳破,亦從不追究。哪怕大界王要降罰於你,我都為你阻下。」

    沐鳳姝猛的抬頭,目露驚色。

    「這麼多年過去,我對你的『愧』也已償還的足夠,今後對你再無虧欠。我身上的炎毒,大界王已早已為我找到凈化之法,如今已然痊癒,玄力也已恢復大半,接下來,我會重振冰凰第三十六宮。你若想要『交代』,可隨時來冰凰三十六宮找我。」

    「還有,今後如若再有陰損之舉,我不會再假裝不知……定不饒恕!」

    沐冰雲聲音落下,盯視沐鳳姝的冰眸之中忽然閃過一抹深邃的藍光。

    這抹藍光閃現的剎那,沐鳳姝如遭雷擊,整個人倉皇後退,臉色一瞬間變得慘白如紙,她瞳孔放大,嘴唇大張,許久都吶吶說不出話來。

    千年的沉寂,千年的病弱,讓冰凰神宗的人逐漸遺忘了她是當年冰凰三十六宮主中玄力最強、威望最重、地位最崇高、又最受弟子傾慕和敬重的冰凰宮主。

    那時,沐鳳姝在她面前從來都是畢恭畢敬,不敢有半點的造次。而且是發自心魂的敬重她。

    劇烈瑟縮的瞳孔之中,她清楚的看到,沉寂了千年的冰雲宮主……又重新回來了。

    「小藍,雲澈,我們走吧。」沐冰雲轉過身去。

    「是,師尊。」沐小藍欣喜的應聲,激動的雙眸含淚。

    「啊……等等等等。」雲澈卻是一把抓住沐小藍的小手,還不忘記順便感受少女溫軟柔滑的雪膚,他分外認真的道:「雖然,我不需要再入寒雪殿,但,該屬於我的獎勵,我總要拿走吧!那可是我好不容易得來的。」

    「那個……玉落冰魂丹,還有摘星石……」

    沐冰雲仙影停住,頓時無語。

    沐小藍「啪」的打開他明顯不老實的手掌。

    「哈哈哈哈,」沐夙山大笑出聲,看起來心情極好:「說的沒錯,該屬於你的獎勵,自然不能落下。」

    沐夙山伸手一抓,那枚玉落冰魂丹頓時從紀寒峰身上飄起,然後飛到了他的手上,被他連同摘星石一起,推向了雲澈。

    玉落冰魂丹和摘星石來到雲澈身前後,便像是被無形之物輕托著,直接停在了那裡。近距離感受它們的存在,雲澈心中一陣驚嘆和翻騰……無論是光芒還是氣息,都絕非天玄大陸和幻妖界可以擁有,雲澈小心的將它們接過,納入天毒珠中,恭敬的道:「謝夙山前輩。」

    「不必謝我,這都是你應得的。」沐夙山笑呵呵的道,然後向沐冰雲投去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冰雲宮主,恭喜了。看來冰凰第三十六宮重新興盛,指日可待。」

    沐冰雲微微頷首,然後浮空而起,帶著沐小藍和雲澈踏空離開。

    「風陌,這是我的傳音印記,以後若是在寒雪殿遭遇什麼無法解決的事,可以試著傳音給我。」

    帶著複雜心情目送雲澈離開的風陌耳邊忽然響起雲澈的傳音,他全身一震,眼神久久動蕩。

    雲澈已完全脫力,根本無法御空飛行。但來自沐冰雲的一股和風輕輕柔柔的帶著他,讓他全身舒服之極。

    出了寒雪正殿,沐小藍依然有些沒有回過魂來,她直直的盯著雲澈:「原來你居然……居然那麼厲害。」

    「那是當然。」雲澈滿臉得意:「現在知道你那天劫持我慕容師伯是多麼危險的事了吧?好在你當時還算乖巧,馬上把我慕容師伯放開了,不敢的話,我非把你扒光衣服扔雪地里不可。」

    「你你你你……」沐小藍的小臉一下子變得通紅,對雲澈剛剛生出的那點崇拜瞬間蕩然無存:「師尊,你看他!他果然就是個下流的壞人……一點都沒變。」

    沐冰雲無奈搖頭,輕責道:「雲澈,小藍年紀還小,心性單純,不要對她說這類露骨的話。」

    「噢。」雲澈應聲。

    「可惡!」沐小藍怒瞪了雲澈一眼,然後還很努力的離遠了一點和他的距離,又繼續氣鼓鼓的道:「你雖然比我想的要厲害,但你實在是太笨,太衝動了!厲明成的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把他打敗就是了,為什麼要傷的那麼重,還有紀寒峰也是!如果不是師尊及時趕到,你肯定沒有命了。」

    「他並非是過於衝動。」雲澈還未回話,沐冰雲已柔然出聲:「雲澈雖然怒極,但始終沒有失去理智,自始至終沒有展露他最擅長的火焰。而他之所以敢重創厲明成和紀寒峰,是他早就發現了我的到來。」

    「啊?」沐小藍滿臉不解:「這……怎麼會呢?雲澈他怎麼可能發現師尊的氣息,明明連鳳姝殿主和夙山前輩都一直沒有發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