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這要問他。」沐冰雲道:「雲澈離開冰玄境后,目光向我匿身的地方偏移了數次。最初我以為只是巧合,但連續數次,再加上他的眼神和過於肆無忌憚的行為,只能解釋為一開始就知曉了我的存在。」

    「嘿嘿,」雲澈笑了起來:「其實是沐仙子身上還殘留著天咳咳咳咳,殘留著我為沐仙子凈化炎毒時的藥物氣息,這種氣息別人無法發覺,但我極為敏感,所以就知道了。」

    天毒珠的凈化之力本是無形無色無息,任何人都不會有所察覺——除了和天毒珠已融為一體的雲澈。

    「」沐小藍唇瓣張開,徹底無語。

    「原來如此。」沐冰雲心中瞭然,她看向前方:「三十六冰凰宮位於寒雪城之北的冰凰城中,本可以玄陣傳送而至,但你初來此地,便帶你飛行前往,以便稍稍熟悉這裡的地形。」

    「師尊,你對這個大壞人真好。」沐小藍小聲道,顯然有些吃醋。

    寒雪城域頗為龐大,不但有一百零八寒雪殿,還有大量的修鍊、試煉、療愈、靜心、閉關之地。沐冰雲帶動下的速度極快,但依舊用了很久才飛過寒雪城域。

    而越是向北,空氣越是寒冷,那股一直存在的冰雪威壓也越是沉重磅礴,冰凰城的輪廓,也逐漸呈現在視野之中。

    就在這時,遙遠的南方,忽然傳來一陣雷霆般的大笑聲。

    「哈哈哈哈——焱萬蒼冒昧到訪,求見吟雪界王,共商利我兩界千秋百世之大事,懇請吟雪界王賞面現身相見。」

    這陣大笑和聲響明明來自極遠的地方,卻如在耳邊響起連串的滅世雷霆,直震的雲澈眼前一黑,全身血液如沸騰般混亂激蕩,胸口更是一陣沉悶,險些吐出一口血來。

    「呀啊啊啊!!」沐小藍捂住耳朵,被驚嚇的一聲尖叫。

    這聲大吼赫然將龐大無比的冰凰界都完全籠罩,空間在微微震蕩,下方的氣息也陡然變化,無數冰凰神宗的弟子都傾巢而出,如臨大敵。

    「沐仙子,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聲音落下之後,便沒有再繼續響起,但云澈的眩暈和難受感卻是久久沒有消除,心中更是一片震驚。

    沐冰雲仙影停滯,月眉微蹙,但神色和氣息卻頗為平靜:「是來自三萬里之外的傳音。看來,他也沒膽量踏入我冰凰神宗的核心區域。」

    「三萬里之外?」雲澈驚的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隔著三萬多里僅憑聲音便震的他差點吐血

    神界都特么是一群什麼大變態!!

    「不必太過驚訝,」沐冰雲道:「這個叫焱萬蒼的人不是普通人物,而是炎神界的朱雀宗主。說他是炎神界的第一人,也並不為過。」

    炎神界?朱雀宗主?

    沐冰雲雪手微拂,一抹冰芒籠在沐小藍的身上,沐小藍的臉色這才逐漸好轉起來。沐冰雲轉身,將雲澈和沐小藍重新帶起,飛向了北方:「他是來找大界王的,讓大界王應付他便好,我們無須理會。」

    「哦,」雲澈點頭,然後尋思了一下,小聲問道:「沐仙子,看樣子,你好像知道那個叫焱萬蒼的人來這裡是什麼目的。」

    「還能有什麼目的!」沐小藍道,神態似乎帶著很深的氣憤:「肯定又是為了那條虯龍!!」

    「那條虯龍?什麼虯龍?」雲澈滿臉好奇的追問道。

    沐冰雲並沒有隱瞞,直接向他講述道:「炎神界與我們吟雪界雖然氣候、屬性相悖,卻是緊密相鄰。炎神界的形成,是因為一條上古炎脈。因為這條炎脈的存在,炎神界的火元素密度與活躍程度極其之高,溫度也遠遠超出尋常人所能承受的界限,但卻是繼承火系血脈者、火系玄獸,以及修鍊火系玄功的天堂。」

    「炎脈的核心區域,是一片連綿近百萬里的龐大火海,名為『葬神火獄』。」

    葬神火獄?雲澈的眉頭動了動怎麼好像隱隱約約在哪聽過這個名字?

    「炎神界的炎脈,還有因炎脈而生的葬神火獄,都是在炎神界成型前便已存在,也就是從遠古諸神時代所留下。炎神界的人對於炎脈和葬神火獄有著無上的敬畏,同時,他們在無數年間,也從未停止過對葬神火獄的探索,他們一直堅信,葬神火獄之底一定存在著什麼能讓炎神界蛻變的神跡,但,葬神火獄是諸神時代的遺物,根本不是凡軀所能征服,縱然是炎神界歷代的三大宗主,也從未有人能達到葬神火獄的底部。」

    「三大宗主?」雲澈疑問道:「那,界王呢?」

    「炎神界才沒有界王。」沐小藍很不屑的撇撇嘴唇:「他們自己立的規矩,誰能達到葬神火獄之底,誰就是炎神界的界王。所以啊,都幾十萬年了,炎神界都從來沒有過界王,導致經常因為在大事上爭奪話語權而內鬥,哼,活該。」

    「哦聽起來,他們對於征服葬神火獄,簡直有一種近乎信仰的執著啊。」雲澈點著下巴道,寧肯幾十萬年沒有界王也不肯廢掉這條規矩,這執念的確夠深:「那那條什麼虯龍,又是怎麼回事?」

    「那是存活於葬神火獄之中的一條遠古虯龍!」

    「遠古?」這兩個字讓雲澈精神一震,頓有所悟。

    「炎神界關於這條遠古虯龍的記載,最早可追溯至六十萬年前。也就是說,它存活的時間,至少要超過六十萬年!一條存活超過六十萬年的虯龍,可想而知,哪怕是一截龍鬚,都必定是百世難尋的至寶。若能將其獵殺,會是一筆大到無法形容的收穫。」

    「原來如此。」雲澈緩緩點頭。

    「看來,你已經大致明了了?」沐冰雲回首道。

    「嗯。」雲澈點頭:「能擁有超過六十萬年的壽元,這隻虯龍必定無比強大,縱然傾盡炎神界全力,也根本無法獵殺。再加上炎神界的人修鍊的都是火系玄功,這隻遠古虯龍既然生存在葬神火獄,那隻能是一條炎龍,炎神界雖然在抵禦它的攻擊上有很大優勢,但他們的火焰力量在遠古虯龍身上也會大打折扣。」

    「而對付這種火焰屬性的生靈,最為見效的自然就是冰系的力量。所以,炎神界想要藉助吟雪界的力量。」

    沐冰雲微微而笑:「你果然很聰穎。」

    ..

    「不過,」雲澈擰了擰眉頭:「那條遠古虯龍既然是生存於葬神火獄,那麼遇到什麼危險,完全可以直接鑽入葬神火獄之中」

    「你說的沒錯,在葬神火獄之中,它是絕對無敵的存在。」沐冰雲解釋道:「平時,它也幾乎從不脫離葬神火獄。但,它畢竟是龍。每隔千年,它都會蛻去舊鱗,重生新鱗。而這個千年一次的蛻鱗過程,它必須脫離葬神火獄。而這,也是千年之中獵殺它的唯一機會。」

    「在明白依靠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成功之後,他們便開始想到藉助吟雪界的力量,並承諾獵殺成功之後,炎神界和吟雪界各取一半。」

    說到這裡,沐冰雲想到了什麼,幽幽一嘆。

    「哼!這些卑鄙可惡的傢伙,居然還有臉再來!」沐小藍憤憤的道:「當年,師尊和大界王他們好心去幫助炎神界,卻卻太可惡了!沒想到他們臉皮居然這麼厚,這次他們敢來我們吟雪界,大界王一定會好好教訓他們的。」

    雲澈神色一動葬神火獄的遠古虯龍蛻鱗是千年一次,炎神界的人現在來找吟雪界王,說明它的下一次蛻鱗快要帶了,也就是說上一次就在千年之前。

    而沐冰雲身中致命炎毒,逃落天玄大陸,也是在千年前

    「這麼說來,沐仙子身上所中的炎毒,是千年前,你去炎神界幫助他們獵殺遠古虯龍時遭遇的暗算?」雲澈疑問道。

    「就是這樣!」想到師尊這些年受的苦,沐小藍就氣憤的從小臉紅到脖頸。

    「這件事,一言難盡。」沐冰雲目光幽然。

    雲澈一直注意到,對於自己身中炎毒一事,在自己為她凈化炎毒的這段時間,她似乎始終沒有流露出太重的仇恨和怨氣,此刻問及,她的眼神依然看不到憤恨之類的色彩,反而透著難言的複雜。

    反倒是沐小藍一提起來就憤恨的像是想起自己的殺父仇人。

    「畢竟,是姐姐失手重傷他的兒子在先」沐冰雲聲音清幽,似在自語。

    雲澈:「?」

    聽著好像個中內情相當複雜啊不過作為一個完全不關自己事的局外小人物,聽起來還是蠻刺激的。

    神仙打架,別殃及我們這些小小的凡人就行。

    「那隻遠古虯龍極為可怕,其息奇毒,其血奇.淫,幾乎都是觸之必亡,危險無比。」沐冰雲頓了頓,道:「我所中的炎毒,其實就是虯龍之息的毒。不過,虯龍雖然可怕,也並非沒有獵殺成功的可能,上一次若非發生那場意外,或許已經成功。所以這一次,炎神界的人再來找我們,我並不覺得意外,大界王也同樣不會意外。而且,大界王她也應該並不會拒絕,畢竟,遠古虯龍的誘惑」

    似乎覺得自己說了過多不必要的事,沐冰雲微微搖了搖頭。前方,一座座冰晶鑄成的龐大宮殿已近在眼前,這裡的寒氣,還有天地靈氣,無不比寒雪城御要濃郁了一倍不止。

    「冰凰宮到了,我們下去吧。」

    沐冰雲手勢稍變,帶著雲澈和沐小藍飛落而下。

    ————————

    龍息:龍的吐息,具體來講就是龍吐出來的氣息,主要成分為空氣和龍的口水好吧,其實就是龍的口水。

    以上只是隨口解釋,反正一時半會也去不了葬神火獄,這會兒去的話送那隻虯龍打牙祭都不夠雖然以後去依然不夠,但起碼能勉強塞塞牙縫。

    所以說,千萬就不能追劇!今天被人推薦看白夜追兇忽然就沒時間碼字了!!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