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關於玄神大會的「宙天之音」給東神域帶來了久久不息的巨大波瀾,東神域之外,最龐大的西神域,以及南神域、北神域也自然都得到了消息,也都產生了不小的異動。

    在這一屆玄神大會遠異於以往的嚴苛條件下,縱然是身為吟雪界最高主宰的冰凰神宗,有資格報名的弟子也是數量極少,而且基本全部集中在冰凰神殿,三十六冰凰宮有資格者加起來不足百人,且都處在報名資格的最邊緣。

    來自宙天珠的天大機遇讓吟雪界有資格報名的人都興奮難抑。但他們也都無比清楚,自己再怎麼努力,也斷然不可能獲得進入宙天神境的資格……在整個東神域的年輕一輩擠入前一千名,身為中位星界的玄者,這對他們而言只能是虛幻的天方夜譚。

    也是因為這個宙天之音,冰凰界比平日少了幾分冷清,一大部分的注意力,被投向了三十個月後註定非同尋常的玄神大會。

    「雲小師弟,開開門,師尊有事找你。」

    站在雲澈的修鍊室前,沐小藍頗有些不耐煩的叫著門。那天的「宙天之音」讓他顯然受到了很大的打擊,沐冰雲本以為他在冷靜下來后,會主動找他尋求解決的轉機,但已是五天過去,雲澈卻始終毫無動靜,而且從氣息上看,他這五天一直都停留在修鍊室內,半步都沒出來過。

    「雲小師弟……雲澈……喂!快開門,是師尊喊你!」

    沐小藍的聲音逐漸大了起來,但修鍊室石門緊閉,始終毫無動靜。

    「你再不開門,師尊生氣的話,我可不管你!快開門隨我去見師尊!」

    「喂!!」

    咚!!

    一道藍光拍在石門上,沐小藍賭氣的一跺腳,轉身就走。

    「雲澈呢?」看到沐小藍一個人回來,沐冰雲訝然道。

    「哼,」沐小藍翹唇道:「我喊他好久,他都不理我。而且,我都說了是師尊找他……氣死了!他怎麼可以仗著師尊寵他就這麼囂張,氣死了氣死了!」

    「……」沐冰雲眸光微轉,輕聲道:「雲澈雖然言行較之常人肆意,但並非不懂禮數之人,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小藍,隨為師去看看。」

    「噢。」

    沐冰雲親自來到雲澈所在的修鍊室前,臨近之時,一股異樣的氣息便讓她的月眉猛的一動,身影快速掠近,藍光閃現,將修鍊室的大門直接推開。

    「啊!」修鍊室大門打開的剎那,沐小藍一聲驚呼。

    一股極度混亂,像是暴風雪一般的冰寒氣息從修鍊室中狂涌而出,而這股混亂氣息的來源,赫然是修鍊室中一個藍色的人影。

    人影的身上浮動著有些暴躁的藍光,整個身體已被覆在一層厚厚的寒冰之中,全身一動不動,已完全看不清五官,只能勉強捕捉到軀體和四肢的輪廓。

    「啊……他……他……」能在這個修鍊室中的,當然只有雲澈。但現在呈現在沐小藍眼前的,只有一個不斷釋放混亂寒氣的冰雕,而這股混亂的寒氣,分明帶著玉落冰魂丹的氣息。

    沐小藍有些嚇傻了,結結巴巴的道:「他……難道……強行服用了那顆玉落冰魂丹?」

    沐冰雲雪顏寒下,她手掌一抹,修鍊室的石門瞬間關閉,身影也已閃現至了雲澈的身側,她右手伸出,張開冰雪雕琢般的修長玉指,快速而輕柔的撫在雲澈的身上。

    「他……他還活著嗎?」沐小藍有些戰戰兢兢的道。玉落冰魂丹,連她都絕對不敢強行吞服,雲澈居然自行吃了。以他的凡軀……這麼做的後果根本就是死路一條,何況,已經過去整整五天了。

    到了現在,他整個人,從內到外,應該都已徹底變成冰粉了……

    雖然,她不是那麼喜歡雲澈,但其實也算不上太討厭……關鍵是,師尊還是很寵他的。

    她問出這句話時,就沒奢望能得到肯定的回答,而馬上,她看到沐冰雲的神情忽然變了,從極度的凝重,變得有些異樣,隨之竟露出越來越深的驚訝,像是忽然看到了什麼無法相信的事。

    「師尊,他……怎麼了?」沐小藍更加小心的問道。

    「他……還活著。」沐冰雲音調帶著異樣。

    「啊?」沐小藍一呆。

    「而且,他的經脈雖然有些受損

    (本章未完,請翻頁)

    ","message":"已經訂閱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