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胸口起伏,皺眉道:“你先告訴我,你到底是誰?你對我如此……又是爲了什麼?”

    他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清神曦。

    自己在她面前幾乎一覽無遺,他的祕密,他的所思所想,甚至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東西,她總能一語刺穿。而她主動在他面前展露真顏,卻反而讓雲澈覺得她身上的迷霧越來越濃重。

    “主人,你……你剛纔的話,都是真的嗎?”禾菱臉兒變色,她感覺自己聽到了這輩子最難以置信的話。

    神曦永遠那麼的淡漠而柔婉,她緩緩說道:“你知道我的‘神曦’之名,也應該聽過‘龍後’之名,卻似乎並不知道,在世人眼中,‘龍後神曦’纔是一個完整的稱謂。”

    “……”雲澈臉色、眼神同時劇變:“你……是……龍後!?”

    從禾菱那裏聽聞龍皇每隔一兩個月就會來一次輪迴禁地,而且對神曦癡情一片……且似乎是人盡皆知的那種,他腦中剎那閃過“神曦便是龍後”的念想,但這個念想又被他下一個瞬間完全掐滅。

    此時,聽着神曦親口說出的話語,他在驚然之中,依舊根本無法相信,他猛的擡頭:“不對!不可能!你明明……元陰尚在,怎麼可能是龍後?”

    龍後神女,神界傳說中攬盡世間最極致風華的兩個女子,以神曦的容顏仙姿,若她是龍後,絕對不負此名,而且毫無誇張。

    若無昨日,他會信。

    但,剛過不久的那一天一夜……他怎麼能相信神曦竟會是龍後!

    神界誰人不知,龍後可是龍神一族之後,是混沌第一人龍皇之妻!

    看着雲澈那明顯扭曲的神情,禾菱怯怯的道:“主人她……她……她真的就是龍後。”

    雲澈:“……”

    “你不必覺得奇怪,亦不必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神曦柔聲道:“‘龍後’,的確是世人對我的稱謂,但它僅僅只是一個稱謂而已,而不代表我是龍族之後,更非龍皇之後。”

    “世人所以爲的那個‘龍後’,從來就不曾存在。”

    “……”雲澈怔了足足數息,想到禾菱說過的神曦因某種原因被束縛此地,無法離開,他心中隱約有了一些猜測,但想到自己和她做過的事,依舊頭皮發麻:“你和龍皇……到底是什麼關係?如果……不是……你又爲什麼會被稱作‘龍後’?”

    神曦沒有隱瞞,淡淡說道:“給予我‘龍後’之名,我纔可這麼多年都安然留在此地。這算是他給我的報答,亦是我所願。而龍皇,他在我眼中,始終都是一個……後輩。”

    “後……輩?”這個回答,讓雲澈和禾菱皆是愣住。

    “三十五萬年前,我第一次見到他時,他的年紀比你還要小,應該只有二十歲左右。”神曦徐徐講述道:“那時的他被同族所害,棄於一片荒蕪之地,全身盡廢,目不能視,口不能言,絕望待死。”

    “我當時起了惻隱之心,將他救下,並以光明玄力修復了他的眼睛與口舌,以及經脈玄脈。”

    她看了雲澈一眼,道:“龍爲萬靈之尊,而龍神一族始終是神界最強大神聖的一族。在世人眼中,它們高傲,並有着極強的尊嚴,從不屑卑劣醜惡之行。卻不知道,龍族的鬥爭,或許要比你們人族還要陰暗,只是你們看不到而已。”

    神曦這番話,的確重重顛覆了雲澈對龍族的認知。他沒有想到,如今威凌天下,無人可敵的龍族之皇,竟有過如此悲慘的過往……被人廢掉全身,還廢去雙目與口舌,讓人單單想想,都不寒而慄。

    “在經歷了絕望之後,他的性情大變,本無野心的他因爲怨恨而生出了極盛的野心,對同族亦再不留情……一步一步,終成龍皇。”

    “也就是說,沒有你,就沒有現在的龍皇。”雲澈似是自言自語。

    神曦微微搖頭:“從我將他救起開始,我便察覺到他看我目光的異樣,而這樣的目光,我一生見過太多太多。我本以爲一切都會隨着時間慢慢消散。但,幾百年,幾千年,幾萬年之後,他卻一如最初,他終成龍皇的那一日告訴我,他拼盡一切成爲龍族之尊,爲的就是能配得上我……縱然他明知道我與他絕無可能,亦從不肯放下。”

    她輕輕嘆息了一聲:“我當年救了他,卻似乎也害了他。”

    龍皇對她的感情,她都是淡漠處之,三十多萬年來,都從未有過任何的在意……但如今出現了雲澈,卻讓她不得不開始在意此事。

    “……”雲澈沉默了很久很久。

    雖然神曦說的很簡短,但足以雲澈大致明白些什麼。

    以神曦的風華,當年的傾慕者之多,絕不會少於如今的神女。而有了龍後之名,再將此地列爲禁地,世間便再無人可打擾她的清靜。這算是龍皇對神曦的一種報答……但又何嘗,不包含着龍皇的私心與渴望。

    雖然,龍皇的閱歷之厚重,是他的萬倍還要多。但云澈卻能理解龍皇對神曦的這份執着……在人生最絕望無助的時候被神曦所救,在加上她如夢似幻的風華,他眼前重現光明時,看到的畫面必定深印心魂,永生永世都不可能淡忘。

    他是龍皇,卻亦是凡靈。

    因爲神曦,他整整三十多萬年,真的從未沾染過任何女子……至少傳聞中他終生只有“龍後”一人。專情執着至此,卻也是世間罕見。

    而神曦,面對龍皇三十多萬年的癡心,哪怕他已成爲龍皇之尊,成爲至尊無上的混沌第一人,她都真的未曾有過任何迴應……

    她完整存在的元陰,便是一切的證明。

    雲澈心海中波瀾動盪,怎麼都無法平靜。

    神曦是“龍後神女”中的龍後!雖然,“龍後”只是讓她得以安靜這麼多年的虛名,但知曉這一點的應該只有她和龍皇。但,在世人眼中,她就是龍族之後……而自己竟在半清醒半失魂之下,把“龍後”給上了!

    龍皇何等實力地位,他對神曦極盡癡戀,卻幾十萬年都不敢有奢望,更不敢有丁點的褻瀆。或許,神曦在他的眼中,就是一個完美無瑕的夢……要是被他知道這個“夢”居然被一個在他面前微不足道的小輩給玷污了……他的反應,簡直難以設想。

    同時,他愈加無法理解,連龍皇這等人物都唯有淡漠的神曦,到底爲什麼會對他如此?她的那些話,那些眼神,那些舉動,放在任何人眼中,都根本無法相信和理解……難道自己從進入輪迴禁地到現在,其實一直都是在做夢,全都不是真的?

    看着雲澈那變幻不定的臉色,神曦似笑非笑:“你怕了?”

    雲澈:“……”

    “你若是怕了,怕面對龍皇,那麼……”神曦的眸光從雲澈的身上移開,漠然的看着遠方:“你可當昨日之事從未發生過。我可以保證,絕不會有下一個人知道這件事。今日之言,我以後也再不會對你說起。”

    雲澈連呼好幾口氣,胸口逐漸的平靜了下來:“你是龍後,但卻不是世人所以爲的龍後,也就是說,我從未做過任何對不起龍皇的事!”

    神曦輕語道:“我神曦不屬任何人,只屬自己。我對你做了什麼,你對我做了什麼,都只與你我有關,你當然沒有對不起他。”

    “那我爲什麼要怕,爲什麼不敢!?”雲澈的語氣稍顯生硬,但說的還算堅決。

    “……”神曦眸光轉過,微微頷首:“你總算沒有讓我失望。”

    “但,你必須告訴我,你對我如此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雲澈直盯着她道,不知是目光無法移開,還是想從她星夜般的美眸中探尋到什麼。

    神曦搖頭:“我無法告訴你。我有自己的私心,但請你相信,我永遠不會害你。”

    “爲什麼無法告訴?”雲澈追問。

    “因爲,現在的你太過渺小。”神曦直白的道:“層面越高,眼界纔會越大,實力越強,纔會有更多的選擇。以你如今的力量和層面,我若告訴你一切,的確可以解你之惑,同時卻也會害了你。”

    她避開雲澈的直視,眸光微微變得朦朧:“我本來以爲,我的前方是一片空無。這些年,我所能做的,就是擺脫這裏的束縛,然後在茫茫世界尋找那或許永遠都不會存在的歸宿……直到你的出現。”

    雲澈:“我?”

    禾菱:“……啊?”

    “如果,你無法釋開心中的疑惑,那麼,你只需要記住一句話。”神曦輕輕道:“我們的命運,是一體的。”

    她先前沒有想到,這個被夏傾月跨越東西神域帶至,她本不欲收留,卻因禾菱的哭求而留下的男子,居然就是那個她本以爲永遠不可能找到的人。

    而且是在她尚且擺脫束縛前,便已出現在她的身前。

    很輕渺的一句話,帶給雲澈的無疑是更深的疑惑。他徹底茫然:“除了神曦和龍後的身份,你……到底是誰?”

    他到來這裏才兩個月,若不是因爲中了求死印被夏傾月帶到這裏,他都不會知道神曦的存在。“我們的命運是一體的”,這句話他無論如何都無法理解。

    “若有一天,你能超越龍皇所在的高度,那麼,你自然就會知道一切。你可以做到,也必須做到。唯有如此,你纔不會再畏懼任何人的覬覦,可以不再做什麼都畏首畏尾,可以真正無懼無愧的直面龍皇。”

    “身負創世神力和……”神曦的話語微微停滯,繼續道:“這是你逃不開的宿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