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人!」

    狄奎迅速退後幾步,抬頭向聲音來源看去。他們所做的畢竟是見不得人的事,絕不希望被外人看到。而這個聲音近在耳邊,他卻絲毫沒有察覺到有人靠近,自然心中警覺。

    雲澈一身簡單的素白練功服,從空中緩緩降下,落在了風陌的身邊。

    寒雪殿新晉弟子中見過雲澈的不少,但云澈之後直接窩在冰凰三十六宮的修鍊室三個月,半步都沒邁出去,因而除了那天在寒雪正殿的人,冰凰神宗上下根本沒人見過雲澈。

    對狄奎而言,這是一張完全陌生的面孔,而他身上的君玄境氣息讓狄奎所有的警惕瞬間化作不屑:「原來是個找死……」

    他聲音忽然頓住,因為他看到了雲澈肩膀上,象徵著冰凰宮弟子身份的冰凰銘玉,頓時猛然的一愣,然後失聲叫道:「你……你是雲澈!!」

    以君玄境界的玄力成為冰凰宮弟子,整個冰凰神宗,唯有三個月前名聲大噪一時的雲澈,再不可能有他人。

    「雲澈……師兄……」看著落在自己身側的雲澈,風陌嘴唇嗡動,殘酷欺凌下都絕不服軟的他在這一刻竟是熱霧盈眶,在這弱肉強食,生存之道比下界還要殘酷的神界,他沒想到已入了冰凰宮的雲澈竟真的會因他的求助傳音而到來。

    「雲澈?這名字,很是耳熟啊。」後方的柳杭眯了眯眼睛。

    「柳師兄,他就是三個月前,重傷總殿主侄子的那個雲澈!」狄奎連忙道。

    「哼,不用你提醒。」柳杭邁動腳步,走向了忽然從天而降的雲澈,面帶微笑:「原來是大名鼎鼎的雲澈師兄。雲澈師兄三個月前曾大放異彩,以未入神道的玄力連敗兩個神道玄者,被破例收為冰凰宮弟子,讓人敬佩又羨慕。沒想到今天竟能有幸親見,實在是萬幸啊。」

    狄奎滿臉謹慎,雖然雲澈的玄力只有君玄境,但他畢竟是冰凰宮的弟子,還是沐冰雲免考核親收。身為寒雪殿弟子,在冰凰宮弟子面前從來都會有一種卑微感。

    柳杭也同樣客客氣氣,對雲澈也是頗為恭敬的「師兄」相稱,但他的神色間雖有恭敬,卻絕沒有畏懼……甚至眸光深處,還分明帶著一抹輕蔑。

    雲澈蹲下身,查探了一番風陌的傷勢,然後抬起頭,目光掃過柳杭和狄奎兩人,語氣平淡的問道:「他是你們打的?」

    「不錯。」柳杭微笑著點頭。

    「理由。」

    「教訓不太懂規矩的師弟,是我們當師兄的分內之事,雲澈師兄覺得呢?」柳杭依然在笑。

    「他們……他們是想搶我的雪綾子,咳……咳咳……」風陌顫聲喊道,但話一出口,他又臉色一變,慌聲道:「雲澈師兄……你能來,我風陌……已經萬分感激……但是,這兩個人……很厲害……比紀寒峰還要厲害,玄力都是神元境七級……尤其那個柳杭,他的一個堂兄叫沐一舟,是冰凰第一宮的首席弟子……我們根本……根本惹不起的……你快走,這裡是寒雪殿,他們不敢……把我怎麼樣的……」

    風陌向雲澈傳音求助,是想著依靠雲澈冰凰宮弟子的身份將柳杭和狄奎嚇退,但……

    冰凰第一宮的首席弟子……若是早知道柳杭的堂兄有著那麼嚇人的身份,他絕對不會傳音向雲澈求助。

    「好了,專心凝氣,不要說話。」雲澈的眉頭動了動,手掌按在了風陌的後背上,快速凝聚天地靈氣,輸入風陌的身體。

    如有一股清涼的細流緩緩流轉全身,讓痛苦瞬間減輕,精神都一下子變得

    (本章未完,請翻頁)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