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逃不開的宿命……

    其實,這些年來,雲澈自己也一直有這樣的感覺,而且越來越清晰。

    他所擁有的邪神之力和天毒珠,都是當世唯一,雖然讓他擁有了完全不一樣的人生,卻也伴隨着同等程度的風險。一旦暴露,必定引來最大限度的貪婪,從而註定他必須時刻小心翼翼。

    如今,他最大的祕密已經在千葉影兒那邊暴露,即使她不告訴他人,也註定他今後永遠別想安寧……除非他能凌駕於千葉影兒,凌駕於當世所有人之上。

    所以,神曦的話,在雲澈的理解裏,並沒有錯……雖然他們所指的或許並不相同。

    “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雲澈道:“好,你不想告訴我的事,我不會再強行追問,我現在只想儘快的擺脫求死印……再去管其他的事。”

    “神曦前輩,你先前告訴我,有一個方法可以更快的讓我擺脫求死印,究竟是什麼方法?”雲澈問道,求死印在身,什麼千葉,什麼龍皇……他根本都顧不得去想。

    神曦淡淡而語:“與我雙修。”

    雲澈頓時愣住:“呃……”

    “不過,你既然可以衍生駕馭光明玄力,那麼時間上又可以縮短許多。”

    神曦轉身,走向了那間唯有云澈一個外人踏足過的竹屋:“跟我來吧。”

    雲澈頓了一頓,跟在了神曦身後,留下禾菱一直靜立原地,許久不知所措。

    竹門關閉,世界變得無比安靜。

    就在雲澈剛要出聲詢問時,神曦玉臂伸出,白袖在空中輕描淡寫的一拂。頓時,一片白芒不知從何處耀下,將整個竹屋映照的一片瑩白,再看不到一絲的翠綠之色,彷彿整個空間都發生了切換。

    白芒雖然濃郁,卻毫不刺眼。在變成純白色的世界裏,忽然顯現出一個又一個的字符。這些字符同樣爲白色,但在濃郁的白芒之中卻奇異的格外清晰可辨,這些字符緩慢舞動中,匯成一篇龐大的玄訣,在百忙繚繞間釋放着無比神聖玄妙的氣息。

    雲澈擡頭,目視這些沐浴在光明中的奇異玄訣:“這是……”

    “這便是我要教給你的光明神訣。”神曦徐徐道。

    “光明……神訣?”雲澈低念一聲,目光定格。

    “和你所認知的其他玄力皆不同,光明玄力的真諦絕非是力量與破壞,而是淨化與救贖。你身上沉積着很重的戾氣和血氣,這絕非適合你的力量,對這種無助於戰力的力量,你或許也並無興趣。但,若你想要儘快的擺脫求死印,這部光明神訣,是你如今最好的選擇。”

    神曦說話間,雲澈一直默默的看着這些浮動的光明神訣。他很確信,這些玄訣他是第一次接觸,但恍然間,他卻又隱隱感覺自己似乎在哪裏看過。這是一種很怪異,說不上來的感覺。

    “神曦前輩,你是想讓我修煉這部光明神訣,然後自我淨化身上的梵魂求死印?”他說道。

    神曦輕輕頷首:“我之所以可以淨化你的求死印,便是藉助這部光明神訣的力量。雖然,你的力量與我相差極遠,但,他人之力,與自身之力終不可同言而語。”

    “你能駕馭光明玄力,便勉強有了修煉這部光明神訣的資格。你若能將其融會貫通,便可自淨求死印,你的壽元,亦可遠遠突破人類極限。”

    “另外,這部神訣並不單單只是一部光明玄功,它亦包含着獨特的‘創世’法則和極高的醫理,若能將之通曉,既可救己,亦可救人。”

    當年瀕死的龍皇,便是她以光明神力所救……不但完全修復了玄脈經脈,就連被廢的雙目和口舌都能完整恢復。這種超脫常理的能力,在神界傳說中,唯有“龍後神曦”可以做到。

    這也是爲何,夏傾月在絕境之下,毅然帶着雲澈遠赴龍神界。

    雲澈終於將目光移開,問道:“如果我可以修成,那麼多久可以擺脫求死印。”

    “十年之內。”神曦說出的數字,比先前縮短了四倍之多。

    雲澈面色微動……雖然依舊太久,但相對於被困此地五十年,已經好上了太多。

    “不過,你暫不要太過樂觀。這部光明神訣的層面極高,欲將其頓悟,能駕馭光明玄力只是最基本的條件之一,還需要極其之高的悟性以及機緣。另外……”

    神曦話語微頓,仙顏之上流露出些許惋惜:“這只是半部神訣。”

    “半部?”雲澈微愕:“另外半部呢?”

    神曦搖頭:“這部光明神訣,來自於無比久遠的年代,亦應該是當世唯一留下來的光明神訣,能得半部,已是天賜,另半部,應該是永遠不可能尋到了。”

    “這是……遠古諸神時代的神訣?”

    “不僅如此。”神曦目綻異芒:“它來自光明玄力的始祖,遠古神界四大創世神之一的生命創世神黎娑。”

    雲澈:“……!!”

    “換言之,這是一部……創世神訣!”

    雲澈的表情僵在了臉上,而且僵硬了許久。

    繼雲澈的邪神之力後,又有一種創世神力現世……不!它現世的時間,要遠遠的早過雲澈的邪神之力。只是,神界皆知“龍後神曦”是天下間最特殊的存在,可以化死爲生,化朽爲林,卻從不知,她世間唯一的特殊力量,竟是創世神力。

    生命創世神黎娑的創世神力!

    雲澈那長久的呆愕,神曦以爲他是被“創世神訣”之名所震撼,但云澈卻在這時,說出了一句反讓她愕然的話:“這部光明神訣,是不是叫……【生命神蹟】?”

    “……”神曦月眉輕動,美眸轉過:“你居然知道這個名字?”

    雲澈再次擡頭,重新看向空中浮動的白色玄訣:“這是上半部的神訣,遺失的是下半部,對嗎?”

    看着雲澈那明顯有着怪異的樣子,神曦微顯疑惑:“你爲何會知道?”

    “因爲……”雲澈抓了抓下巴:“我剛好有【生命神蹟】的下半部神訣。”

    神曦的仙軀眼眸在一瞬間同時轉過,絕美的臉上第一次浮現詫然。

    雲澈凝神閉目,那些早在滄雲大陸那一世就銘刻在心的文字在他腦海中浮現,然後具現成玄影,隨着他手臂的揮舞而在眼前緩緩鋪開。

    天道醫經!

    在幻妖界的金烏雷炎谷,金烏魂靈清清楚楚的告訴過他,他和雲谷所修的【天道醫經】,絕非他們所以爲的醫書,而是生命創世神黎娑的創世神訣【生命神蹟】。

    涉及和邪神之力同等層面的創世神訣,這番話,雲澈當然不可能淡忘。他也曾經試圖參悟過,卻毫無所獲。雖然,整部“天道醫經”他都銘記在心,但對其的理解,基本都是來自雲谷。

    而且全部是醫理,不涉任何玄道和法則。

    而今日,他在神曦的口中,再次聽到了“生命神蹟”四個字,也在那一瞬間忽然明白爲何眼前的光明神訣會有一種奇異的熟悉感……

    那是同一部神訣的微妙契合感!

    天道醫經,亦是下半部生命神蹟在白色的世界中鋪開……明明只是雲澈以玄光具現出來的文字,卻在鋪開之時,忽然覆上了一層絕非來自雲澈的濃郁白光。

    隨之,無比奇異的一幕出現,兩部分別由神曦和雲澈具現出來的神訣竟全部舞動了起來,然後快速的靠近……直至完美的銜接到了一起。隨之,所有的字訣光芒交匯,氣息交融,鋪成了一部完整的光明神訣,亦鋪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神曦擡眸,怔然的看着上空。

    “完整的……生命神蹟。”她失神輕語,璀璨的漣漪在她美眸中漾動,許久都沒有散去。

    雲澈也是呆呆的看着……明明只是玄光具現出的蒼白字訣,卻像是有着感應,有着生命一般自發的交融到了一起。

    這就是……創世神訣!它的玄妙,豈是凡理所能量衡。

    “居然……居然……”神曦聲聲輕念,美眸在不知不覺間,已是一片朦朧。這是來自創世神黎娑的生命神蹟,而這一刻,呈現在她面前的,又何嘗不是一個真正的神蹟……一個她早已不再奢望會出現的神蹟。

    她閉上眼眸,許久才緩緩睜開,轉向雲澈:“這後半部生命神蹟,你是從哪裏得來的?”

    雲澈如實道:“找到它的並不是我,而是我的師父。”

    “你師父?”

    “師父他老人家不擅玄道,是我的醫道之師。這半部神訣,是他在無意間得到。師父他認定這是一部深蘊着很高醫理的醫書,便爲之取名‘天道醫經’,喻爲天道賜予他的醫經之意。”

    神曦:“……”

    “也是這部‘天道醫經’,讓我師父成爲了一個神醫,間接上,也是改變了我的人生。”雲澈心有感觸。

    雲澈的話,讓神曦月眉微斂:“你是說,你的‘師父’,他竟然能參透這半部‘生命神蹟’?”

    “不,”雲澈搖頭,悵然道:“師父他是一個有着聖心之人,一生只求能懸壺濟世,對玄道還有些排斥。他始終將其當成一本醫書,其中的九成九,他都毫無所解,剩下的那極少一部分,是他以醫者的直覺和執着所悟出的醫理。”

    生命神蹟何許存在,雲谷雖然只是悟出了極少的一部分醫理,卻也足夠讓他成爲滄雲大陸的第一神醫……如今,亦是幻妖界第一神醫。

    “生命神蹟的確蘊含着醫理,但層面極其之高。你的醫道師父能以凡人之心參透,縱然只有一絲一毫,亦足以稱得上是奇人。”

    神曦的這番話,雲澈毫不猶豫的點頭。

    當年伴隨雲谷左右,他習以爲常。但云谷逝去之後,他才逐漸明白,雲谷是真正意義上的聖人,如他這般的人,或許他這一生,乃至整個人世間,都再難找到第二個。

    他既無光明玄力,亦不擅玄道,卻能僅憑一顆無塵醫心參透一部分“生命神訣”所蘊的醫理……或許同樣沒有第二人可以做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