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身上爆發的玄氣之強橫,無限的超越了君玄境的界限,著實讓沐一舟和沐落秋大吃一驚。但,這樣的強度,在兩個神魂境後期的強者眼中,依舊根本不值一提。

    「找死!」

    面對「主動找死」的雲澈,沐一舟連動都懶得動,右手倒背身後,左手輕描淡寫的抓出,一股寒氣瞬間將雲澈所至的所有方位全部籠罩。

    雖然只是沐一舟隨手揮出,但這可是屬於神魂境的寒氣,就算是一個神元境十級的玄者碰觸,也會被瞬間封鎖。

    寒氣之下,周圍空間的氣流完全陷於靜止。但,前方的雲澈卻是穿過寒氣直衝而至,不要說被寒氣封鎖,竟連哪怕剎那的阻滯都沒有。

    什……什麼?

    這一幕,無論沐一舟、沐落秋,還是沐小藍都始料未及。而對於雲澈這等遜於他們好幾個層面的弱者,沐一舟和沐落秋又豈會凝神以對,瞳孔中的雲澈驟然臨近,沐一舟在剎那震驚后倉促出手,向雲澈直抓而去,沐落秋也近乎是下意識的手掌推出,一股冰冷的氣浪轟向前方。

    本就速度極快的雲澈,在靠近兩人僅剩四丈之距時,速度竟又陡然提升數倍,同時沐一舟和沐落秋眼前一花,雲澈瞬間碎成五道一模一樣的真影。

    轟轟!!

    兩聲巨響,積雪被揚起百丈之高,驚人的氣浪將遠處的沐小藍和風陌都遠遠推開。氣浪之中,五道雲澈的殘影全部碎裂,消散無蹤。

    沐一舟站在原地愣了半息,猛的回身……身後不到二十丈的距離,雲澈正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裡,面帶嘲諷的淡笑,手中正抓著一個人的腦袋.

    而被他抓著手中的那個人,赫然是剛才一直被他們護在身後的柳杭!

    沐落秋也在這時閃電般回身,兩個人同時怔在了那裡,臉色變得無比之難看。

    沐小藍和風陌也是徹底瞠目結舌。

    兩個冰凰宮最高層面的弟子,神魂境後期的絕對強者,竟然被雲澈從他們眼皮底下劫走了柳杭……還是從直對他們的正面劫走!

    「啊……啊……啊……」柳杭被雲澈捏著腦殼提在手中,瞳孔放大,似乎根本都沒有反應過來。

    「你們剛才說我是冰凰宮的笑話和恥辱,那麼,被我這個笑話和恥辱只用一瞬間就把人劫走的你們又算什麼?」雲澈嘴角咧起,毫不留情的譏辱道:「臭不可聞的狗屎么?」

    「雲澈,你這是在瓦解我對你最後的仁慈!」沐一舟心驚之餘,也是徹底惱羞成怒,他抬步向前,雙目死死盯著雲澈,惡狠狠的道:「你劫走他又如何?你要是敢再動他一下……」

    咔!!

    「啊啊啊啊啊啊!!」

    骨頭碎裂的聲音,緊接而起的是柳杭極其驚恐的慘叫,他的頭骨在雲澈的五指下清脆的崩裂,十幾道血流從他的天靈處涌流而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清晰的感覺著自己的頭骨被捏裂,那是一種不啻於一下子墮入地獄的恐懼。柳杭如同一隻被瞬間嚇破膽的惡鬼,拚命的嘶叫著,身體更是在極度的恐懼下痙攣的像是沒有了骨頭。

    「小航!!」沐落秋大驚失色,沐一舟的腳步也一下子停在了那裡。他們做夢都想不到,雲澈竟會真的下手……而且還是無比惡毒的捏裂頭骨,對方還是寒雪殿的正式弟子——更是當著他們的面。

    「我動他,你準備把我怎樣?」雲澈的指縫間鮮血流溢,頭骨已裂,只要他再一稍稍用力,就足以把柳杭的整個腦袋捏碎。

    如此惡毒的手段,雲澈卻是在笑。那森然的笑意,讓沐一舟和沐落秋都心底發寒。

    「雲澈……你……你敢!!」沐一舟的聲音在發抖,就連身體也在微微發顫。他在冰凰宮這麼多年,應該說他這輩子活到今天,都從未遇到過如此狠絕,如此不留餘地的人物。

    「我有什麼不敢?」雲澈依然在笑:「反正我已經把你徹底得罪了,你自己也說不會放過我,既然如此,那我大不了就弄死他,還能多賺點本回來。」

    「堂兄……不……不要……不要過來……」柳杭已是魂飛天外:「他……他做的出來的……他是個瘋子……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

    「雲澈……不不,雲師兄……你放過我……放過我,我再也不敢了……我保證……保證堂兄堂姐他們一定不找你麻煩……我保證啊!!堂兄堂姐,救我……救我啊……」

    「大哥,怎麼辦?他……他……」沐落秋也是徹底手足無措。

    沐一舟咬牙切齒,卻是進退不得。雲澈那可怕的眼神,絕不留餘地的手段,兩人都感覺的出,若是稍有妄動,他真的有可能做出殺了柳杭的事來。

    「沐一舟,」雲澈抓著柳杭的腦袋,竟主動一步步走向沐一舟和沐落秋:「本來我替你管教這個欺凌同門的垃圾,你向我道個謝,我喊你聲師兄,多和諧多美好,你卻非要自以為是的耍威風。你說我找死?呵,沐一舟,我絕對有膽量殺了柳杭,而你……有膽量殺了我嗎?」

    「你……」沐一舟幾乎一下子把牙齒咬碎,一時竟被這個他先前完全不放在眼中的「下界垃圾」逼的無言以對。

    因為,他的確沒有膽量殺了雲澈——即使雲澈真的殺了柳杭。

    雲澈雖然玄力低微,而且是來自下界,但全宗門都已知道,他是由沐冰雲親自從下界帶回來,而且沐冰雲至今為止,也只從下界帶回過雲澈一人,三個月前在寒雪正殿,她更是親身出面袒護雲澈,為之不惜怒斥沐鳳姝,可見對他的重視。

    而沐冰雲又是何等人物?她是大界王的親妹,千年前便是神君境中期的絕世強者,三十六宮主中的第一人,無論威望、身份、實力,無出其右,堪稱整個吟雪界僅在大界王之下的第二人。

    先前千年消沉,沐冰雲也極少露面,隨時可能毒發隕落。但如今,全宗上下盡知她已如奇迹般復原,再過不久便可恢復千年前威凌吟雪的冰雲宮主,而她座下弟子,就只有沐小藍和雲澈兩人……在她庇護下的雲澈,沐一舟敢教訓,但就算再有十個膽子,也絕對不敢真的下毒手。

    雲澈的手掌如鐵鉤一般緊緊的箍在柳杭的頭骨上,嘴角的冷笑在任何人看來,都像是惡魔的獰笑。

    在所有敵人的眼中,他都從來是個狠人。而今天,無論柳杭也好,沐一舟也好,都和他絕無什麼深仇大恨,他卻是態度蠻橫強橫,下手毒辣無情……因為他「有恃無恐」,同時也帶著一些發泄的成分。

    他跟隨沐冰雲來到吟雪界,就是為了能在三十月後跟隨吟雪界王進入宙天界,從而有了能夠見到茉莉的機會。但一個宙天之音,無情的打破了這個念想,而「神劫境」三個字,對他而言更是一個無比殘酷的玩笑。他這三個月強行吃下玉落冰魂丹,又不顧命的修鍊之餘,心中又何嘗不是憋著極重的怨氣。

    而柳杭,很不幸的成為了他的發泄對象。

    而對他被迫食言的,可是吟雪界的界王!

    他救了吟雪界王親妹妹的性命,而她卻已不能像先前承諾的那樣帶他去宙天界,他無比憋悶之下,也沒有理由不有恃無恐!

    「這個平日里安靜的連落雪都格外小心的角落,今天卻這麼熱鬧,不過能在這裡偶遇,又何嘗不是一種奇妙的驚喜。」

    就在場面徹底失控之時,一個溫和到不可思議,宛如春風融雪的聲音輕輕飄至,一時間,連飛雪的飄落都不由得緩了下來,原本緊張到讓人心窒的氣氛,也似被一股看不見的和風輕拂而過,無聲緩和。

    「這個聲音……啊!」沐小藍一聲輕喃,然後驚喊一聲,驚喜的捂住的嘴唇。

    一個頎長的身影,從漫天飄雪中緩步走來。一身白衣勝雪,面容更似瑩玉,俊美無暇,他步履輕緩,如踏雲端,所到之處,飄雪全部悄然飛離,似是不願驚擾到他。

    他似是從畫中走出,唇角微笑輕盈,卻繪出了一抹讓漫天飛雪盡皆失色的美感,同為男子,都會為之失神。

    縱然是雲澈,目光也不受控制的在這個身影之上短暫停滯——完美到足以讓任何男人嫉妒(幾乎僅次於自己)的外貌,飛花落雪般的優雅,那種無形的氣質氣場,更是完全超越了凡夫俗子的範疇,像是天生便立於雲端,為萬生所仰視。

    「啊!寒逸……師兄……真的是寒逸師兄!啊!!」

    方才緊張惱恨中的沐落秋一聲誇張之極的驚叫,雙手一下子激動的捂在臉上,溢滿驚喜的眼瞳亮燦的幾乎要放出光來……就像是一個忽然見到了夢中王子的凡間少女。連眼前的處境,連柳杭的小命還捏在雲澈手裡都完全拋之腦後。

    寒逸師兄?

    沐寒逸!?

    那個沐小藍極度崇拜,她口中冰凰神殿,乃至整個冰凰神宗最傑出的弟子,最有可能成為界王親傳弟子之一的沐寒逸!?

    ——————————————

    吟雪界是冰凰界所在的大界,冰凰界是冰凰神宗所在的獨立地域,是整個吟雪界的核心。少年們不要錯亂了。

    奇怪的設定:↓

    【另外,吟雪界和炎神界雖然是極端相悖的一冰一火,但其實是接壤的。炎神界綜合實力勝過吟雪界,但吟雪界的界王卻過於強大,炎神界三大宗主加起來,再乘以二,也打不過吟雪界的界王。所以兩界雖是因宿怨互相仇視,但也從不會撕破了硬剛。】

    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