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變化很微妙,禾菱能清楚的察覺到,卻又偏偏難以描述出來,大致就是一種“存在”昇華的奇妙感覺。

    禾菱在目光閃閃的看着雲澈時,雲澈的視線也落在了她的身上,說道:“禾菱,你依然想要成爲我的天毒毒靈嗎?”

    雲澈忽然的一句話,讓禾菱一下子愣住,一時間竟有些不敢相信。當初,他很是抗拒這件事,他之所以抗拒的原因,她亦深爲理解,因而在他身上求死印完全解除之前,她從未再提及過。

    而他現在竟主動提出此事,而且他的目光沒有了抗拒與複雜,唯有溫暖和堅毅。

    或許,這十個月的時間,他終於說服自己完全接受了此事,也或許,是他成就神王后的靈魂蛻變,讓他對世界的理解發生了無形的變化。

    “請你讓我成爲天毒毒靈。”禾菱點頭,如之前回答神曦那般認真:“我會用我的一切去幫助你,而且……而且我永遠不會催促你帶我去找梵帝神界,將來無論結局如何,我都一定不會後悔。”

    即使內心種下了黑暗的種子,她的本性依舊無比的純良,自身失去自由,失去存在,也依然不願給雲澈任何的束縛……只求一分希望。

    “好。”雲澈點頭,他走近幾步,和禾菱雙目相對,真誠的道:“我知道失去一切後的仇恨是多麼刻骨銘心的東西,它只可以被釋放,強行讓你放棄和釋懷,只會讓你永遠痛苦不堪……所以,那就傾盡一切去報仇吧!”

    雲澈的話語,讓禾菱的美眸盈盈動盪。

    他向禾菱伸出手來:“梵帝神界不僅是你的敵人,也是我的敵人。所以,以後的你,不僅是我的毒靈,也是命運結合在一起的夥伴。我向你保證,將來若我們有了足以與他們抗衡的力量,一定要讓他們把欠我們的,十倍百倍的償還回來。”

    雖然,這個目標無比的遙遠,縱然整個神界歷史都無人能做到,甚至無人敢做。但……至少,這是他對於這個不惜毀去自己的存在也要復仇的木靈少女一個她應得的承諾。

    而對於心魂一直徘徊在黑暗深淵中的禾菱來說,這世上,已經沒有比這更美好的語言。

    “……”她很用力的點頭,脣瓣顫抖,想要說話,但還未出口,淚珠已是簌簌而落。

    在知曉禾霖和那些最親近的族人全部死去後,籠罩她的不僅是仇恨,還有浮萍一般的孤寂。雲澈的話語,讓沉浸在無邊黑暗深淵中的她清晰無比的有了一種自己不是孤身一人,甚至……類似於依靠的感覺……

    看着禾菱微微顫抖的身體,神曦微微而笑。她是她一直期望看到的……雲澈對禾菱的拯救。

    “既然如此,那就現在吧。”雖然身上求死印還未完全消弭,但頂多也就兩三天的事。心意既定,也就再無曾經的躊躇。雲澈又向前一步,身體幾乎貼到了禾菱身上,然後愣了一愣,尷尬的轉過身來,訕訕的道:“呃……神曦前輩,要怎麼做?”

    神曦來到兩人身側,仙玉般的手掌輕輕拿起雲澈的左手:“菱兒,一旦成爲毒靈,將幾乎不可能回首,你……真的準備好了嗎?”

    雲澈的眉頭微微動了動……神曦說的是“幾乎不可能”回首,而不是“再無可能”。

    禾菱抹去臉上淚珠,沒有絲毫猶豫的點頭:“在十個月前,菱兒就已經準備好了。”

    “好。”神曦微微頷首,玉手翻動,手指輕點在了雲澈的手心:“釋放天毒珠的本源氣息,一縷即可。”

    雲澈馬上照辦,意念一動,一抹幽綠色的光明在他掌心閃耀。

    神曦玉指稍動,頓時,這抹天毒之芒便在她的指引下釋放,輕點在禾菱的眉心之上。

    “菱兒,閉上眼睛,平靜心魂,感覺到靈魂的碰觸與交融之時,不要有任何的抗拒。”

    禾菱依然閉上美眸,很快,她眉心被天毒之芒所碰觸的地方,顯現出一個一寸左右的綠色玄陣……與此同時,一個一模一樣的綠色玄陣現於雲澈的手心之上,兩個玄陣同時旋轉,釋放着純淨無暇的幽綠光芒。

    神曦的手勢再變,一道玄光刺破了雲澈的手指,帶起一滴血珠,灑在了禾菱眉心的玄陣之上,頃刻沒入。

    天毒珠與雲澈的軀體結合爲一體,因而,這不僅僅是一場化靈儀式,亦是一個如紅兒一般的契約儀式。

    而無論化靈儀式還是契約儀式,主動權既不在雲澈手中,亦不在神曦手中,而是在禾菱手中。整個過程中,只要禾菱有一絲的後悔和抗拒,儀式便會隨時中斷。

    想要強制將人化靈,就如強行給一個神道玄者打下奴印般是幾乎不可能的事……必須是對方完全自願。

    而這一刻,是她一直以來的祈願,又豈會抗拒。

    幽綠玄陣在她的眉心旋轉十幾周之後,忽然釋放出一抹濃郁無比的綠色光華,她整個人沐浴在光華之中,身影一點點的虛化,然後又一點點變得清晰……她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一個碧綠色的奇異空間,她感覺自己的靈魂和這個碧綠色的世界逐漸相連,如血肉那般的緊緊相連……

    而這種感覺不僅出現在禾菱身上,雲澈亦感覺到禾菱的氣息正緩緩的融入到他的生命之中……如當年的紅兒那般。

    譁——

    光華散盡。

    安靜之中,禾菱緩緩的睜開眼睛,眼前依舊是雲澈和神曦,周圍依舊是她熟悉的世界,她依舊是剛纔的自己,軀體、穿着,沒有絲毫的變化……但,她的氣息,還有她對世界的感知完全的變了。

    除了她自身的木靈氣息,溢動在她身上的,是微弱而純淨的天毒氣息。因天毒珠毒力的沉寂,這抹天毒氣息只有淨化之氣。

    儀式完成,如今的她已不再單單是禾菱,還是天毒毒靈。亦是從這一刻開始,天毒珠終於重新有了毒靈,而不再是一顆活死珠。

    Wωω⊕тTkan⊕℃O

    天毒珠屬雲澈,且與他的軀體結合,無法分離,也就意味着,今後禾菱的意志、生命、自由,將皆由雲澈所控。

    她屈膝俯身,向雲澈拜下:“主人。”

    雲澈連忙伸手:“不用不用,我說了,我們是夥伴。”

    禾菱卻是執拗的搖頭,然後轉向神曦,再次拜下:“主人,菱兒……以後不能再伴您左右了。您的大恩,菱兒永世不忘,若有來生,菱兒願以十世爲婢以報。”

    神曦將雲澈的手放下。禾菱終於還是成爲了天毒毒靈,亦是瞭解了她的一樁心事,這無論對於雲澈,還是禾菱,都是極好的結果。成爲毒靈,禾菱今後的人生將不再絕望乾涸,有了禾菱,隨着天毒珠毒力的覺醒,雲澈將在最短時間內擁有讓任何人都不得不忌憚的威懾力量。

    “菱兒,你好好的跟隨於他,便是對我最好的報答。”神曦柔柔的道:“如今的你並沒有失去自己,而是成爲了更高層面的存在。報仇固然重要,但除此之外,相信重獲新生的你,會發現很多比報仇更重要的事。”

    “是,菱兒會牢牢記住主人的話。”禾菱顫聲道,對於神曦,她依舊“主人”相稱。

    “雲澈,”神曦道:“你剛入神王,玄氣未穩又大失陽氣,今日便不要再修煉,好好靜修一下吧。”

    “呃……是。”雲澈有些心虛的應聲。

    “菱兒,你雖已爲天毒毒靈,但身爲王族木靈的能力並沒有失去。天毒珠內蘊着一個神奇的世界,這裏的神木靈花,亦可生長於天毒世界。這幾日,你在適應新生之時,也試着將這裏的神木靈花遷移到天毒世界中,將來離開此地,也可每日爲你的新主人淬鍊玉丹靈液。”

    輪迴境地的靈花異草都只能生長在極爲純淨的環境之中,而天毒珠雖然最強的能力是毒力,但它的天毒空間卻是一個極端純淨的世界……因爲極致的毒,本就是一種極端純淨之物。

    ————————

    ————————

    突破至神王境後,雲澈便不再急於修煉,每日穩固新生玄力,然後不緊不慢的化解着本是可怕無比的梵魂求死印。很快,便如神曦所言,短短三天之後,梵魂求死印在雲澈身上被完全抹去,再無一絲的殘留。

    而此時距離他進入輪迴禁地,堪堪只過去了不到一年的時間。

    夏傾月也好,沐玄音也好,知曉雲澈中了梵魂求死印的她們,斷然不可能想到,這個可怕的詛咒在此刻已徹底消失在了雲澈的身上。

    而云澈的內心,也比他剛入輪迴禁地時平和了許多,至少,表現上完全感覺不到焦急、不甘、迷茫以及對千葉影兒的切齒之恨。

    化解了梵魂求死印,他也沒有向神曦提出要離開這裏。他終於擺脫了夢魘,終於成就了神王,有了天毒毒靈和新的希望,又剛剛對禾菱許下了承諾……若是血氣衝頂離開這裏,很可能又將一切又葬入地獄。

    畢竟,縱成神王,在千葉這般人物的面前,依舊是卑微的螻蟻。她既已展露獠牙,便絕無可能就此收手。

    “茉莉……”雲澈依在一株靈木前,思緒翻轉間,口中一陣輕輕的呢喃,手指輕輕觸摸着中指上那枚指環,似乎想借此將自己的心緒和現狀傳達給她,讓她無需再擔心自己。

    那是茉莉強迫彩脂給他的成婚信物。

    他在失神間並沒有注意到,隨着他手指的碰觸,指環之上忽然閃爍起一抹很微弱的蒼藍光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