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沐一舟唇角抽搐,臉色出現了些許暗紅,卻是半天憋不出一句話來。

    雲澈也自然沒有不接受的理由,畢竟事情鬧太大,對自己並無好處,對風陌同樣有著極大後患,頓時欣然點頭:「好,我保證今日關於柳杭的事,不會告訴任何人。」

    「雲澈師弟果然不會讓人失望。」沐寒逸向他頷首:「一舟師弟,雲澈師弟已做出承諾,你意如何?」

    事已至此,沐一舟還能說什麼。他深吸一口氣,語氣中依然帶著低沉:「好,看在寒逸師兄的面子上,今天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話雖如此,但斷然不可能就此沒有了芥蒂和怒怨……而且是強忍下的怒怨。但讓他自己意外的是,在說出這句話后,內心深處竟有了那麼些許的輕鬆感。

    人善被人欺,人狠被人懼。雲澈行事之毒辣狠絕,絕對是沐一舟這輩子都少見的。這樣的人,縱然比自己弱好幾個層次,依然是任何人都不太願意招惹的。因而就此「和解」,表意識無比憋屈不甘,但潛意識裡反而有些輕鬆。

    反觀雲澈,秉承的「低調」原則在到來神界的第一天就被撕個稀爛,所以乾脆有些放飛自我。在藍極星,他有著很多牽挂之人,而在神界,他孑然一身,可以再無顧忌,因而可以完全依照著自己的性子和原則,以及仗著沐冰雲這個大靠山「肆意妄為」。

    「太好了!」沐小藍重重的舒了一口氣,對沐寒逸無限的崇拜和感激:「寒逸師兄,謝謝你。」

    「都是同門,無需言謝。」沐寒逸微笑搖頭:「風陌師弟有傷在身,不宜耽誤,你們先帶他去療傷吧,哦,勞煩小藍師妹代我問候冰雲宮主。」

    「嗯,一定會的。」沐小藍快速的點頭,又小心的瞥了一眼沐一舟和沐落秋的臉色,小手一把拽緊雲澈的衣擺:「雲澈師弟,風陌師弟,我們走吧。」

    「雲澈師弟,暫請留步。」三人剛要離開,沐寒逸似乎想到了什麼,忽然出聲……喊住的人,赫然是雲澈。

    眾人都是愣住,雲澈也面帶愕然的回首:「不知寒逸師兄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當。」沐寒逸謙遜非常:「我雖極少走出神殿,卻也早已耳聞雲澈師弟的名字。今日偶然得見,也算是微妙的緣分。聽聞雲澈師弟是來自下界,到來神界后定然會有諸多不適……」

    說話間,他手指忽然一點,一道藍光飛射入了雲澈的冰凰銘玉之中。

    「這是我的冰凰印記,今後若遇到難解之事,可傳音於我,我或許可以相助一二。」

    沐小藍的唇瓣直接張成了「O」形,其他人也都是驚呆當場。

    沐寒逸……冰凰神殿最傑出的弟子,公認會主宰冰凰神宗未來的人物,居然主動給第一次蒙面的雲澈留下傳音印記!

    要知道,就連沐一舟這等人物,都沒有沐寒逸的傳音印記,更不要說沐落秋。

    雲澈的反應反而沒有那麼劇烈,但也明顯的愕了一下,隨之面帶感激的行禮道:「多謝寒逸師兄關照。雲澈初來吟雪界,以後定然有很多需要依仗師兄的地方。」

    然後,卻是雲澈反拉著發懵的沐小藍與風陌離開。

    雲澈三人離去,沐一舟一口氣實在無法憋住,問道:「寒逸師兄,雲澈這個人囂張無禮,不識抬舉,還是來自不知名的某個下界。你為什麼要對他這麼照顧?還主動給他留下傳音印記,這……這我實在不懂。」

    沐一舟雖然天資、地位極高,但從不自傲,無論對誰都同樣溫和謙雅,對哪怕最底層的落雪宮弟子都照顧有加……但對於雲澈,卻實在是照顧的過了頭。

    「對啊,他怎麼配寒逸師兄對他那麼好。」沐落秋也忍不住附和道,言語間還明顯帶著妒忌。

    「一舟師弟,落秋師妹,」沐寒逸目光平和,全身毫無氣息,如漫天無聲飛雪般靜雅:「雲澈師弟雖是來自下界,但你們可千萬不要小視了他。他雖然玄力修為稍低,甚至未入神道,但,卻可以擊敗神元境七級的柳杭師弟,在制住他時,更是讓他毫無抵抗之力。」

    「天賦極高,修為出眾著常見。但能以未入神道的玄力碾壓神元境後期的玄者,我沐寒逸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三個月前聽聞他擊敗一名神元境六級的寒雪殿弟子,我還九分懷疑,而今卻是親眼所見,還要遠勝傳聞,讓我不得不深深驚嘆。這等天賦,要遠比二十歲踏入神魂境都更為難得。」

    「雲澈除了天姿異稟,他雖言行傲慢狂肆,行事也過於強橫莽撞,但我卻能隱約感覺到一種讓人不由欣賞的霸者之氣。他現在玄力雖低,但我聽聞他年齡尚不到半個甲子,能在下界以不足半甲子之齡到如今修為,已算得上不俗,如今到了我們吟雪界,進境必定會快上數倍,在加上他的驚人天賦,那麼可以預見,他將來必定能大放異彩,說不定,能達到不弱於一舟師弟的層次,我冰凰神宗若能多一個這樣的人才,無疑是宗門之幸。」

    沐寒逸這一番話下來,沐一舟和沐落秋無不動容。這些話若是其他人所說,他們估計只會大笑一聲,都懶得入耳。但,這每一個字,都是沐寒逸親口所言。而且兩人都聽得出,那句「說不定能達到不弱於一舟師弟的層次」還只是為了照顧沐一舟顏面的保守之言。

    也就是說,在沐寒逸眼裡,以雲澈所表現出來的驚人天賦,將來很可能有資格進入冰凰神殿!

    「一舟師弟,」沐寒逸正色道:「我知你心中定然對雲澈師弟有所余怨,而且對他的出身和修為極為輕視。我須勸告你一番,雲澈雖是來自下界,但他是由冰雲宮主親自帶來。在我們這個時代,極少聽聞冰雲宮主之名,威望更是如雲煙般淡薄。但,在我們師尊那個年代,冰雲宮主可是僅次於宗主的超然存在,她如今身體復原,玄力恢復,在宗門中的地位將完全不同以往。先前極少聽聞冰雲之名,但現在,就連神殿諸長老,都要對她八分敬畏。」

    「在三十六冰凰宮,其他宮主座下都是三千弟子,冰雲宮主座下如今只有兩名弟子,而且絲毫沒有再收弟子,重振三十六宮的打算,再加之她數千年只從下界帶回雲澈一人,可見對他的重視。雲澈在神界雖是孤然一身,但有冰雲宮主對他的庇護,足以勝過你身後的龐大家族,所以,還是不要妄加招惹為好,他在面對你時毫無怯色,也是如此。今日之事,權且忘記吧。」

    沐寒逸的這番勸告,沐一舟字字都聽在了耳中,他深深傾身:「寒逸師兄的話定然不會錯,一舟受教了。以後,只要他不招惹我,我一定不去招惹他就是。」

    「對對對!今天的事,本來就是不大的誤會,以後,我一定也會像寒逸師兄一樣,多照顧新來的師弟師妹。」沐落秋又一次快速點頭,眼眸中光彩更盛:「寒逸師兄,再有七日,就是宗主選定親傳弟子的大日子,而那個人,一定就是寒逸師兄!到時候,我們這一代,都將在寒逸師兄的引領之下……想想都好開心。」

    沐寒逸卻是淡笑著搖頭:「妃雪師妹各方面都勝過我,有她在,我著實沒有太多信心。」

    「才不是,」沐落秋馬上否認:「聽聞宗主以往選擇親傳弟子時,最看重天賦和對寒冰法則的領悟駕馭,修為反而是次要,妃雪師姐如果沒有了血脈優勢,一定比不過寒逸師兄的。」

    沐寒逸笑了一笑:「能成為宗主親傳弟子,是我今生最大願望。若能有幸如願,我會以餘生感激上蒼,但若是負於妃雪師妹,我亦會欣然接受。總之,先謝過落秋師妹的吉言,我到時自會努力。哦對了,七日之後,進入冥寒天池的並不是只有神殿弟子,冰凰三十六宮每一宮皆可擇取一百位最優異的弟子同入冥寒天池,我想,七日之後,我們便會再見面。」

    「啊?」沐一舟和沐落秋同時一驚一喜,兀自有些不敢相信的道:「這是真的?」

    「不出今日,你們應該就會得到消息。我今日前來寒雪殿,便是當面告知夙山前輩此事,讓他代為通知寒雪殿的幾位前輩也同入冥寒天池。兩位這幾日要盡量靜心斂氣,尤其是一舟師弟,這次同入冥寒天池,對於你突破至神劫境,可是千載難逢的機遇。」

    「好,好!」沐一舟連連點頭,激動的臉色泛紅。

    ————————————

    【神玄七境】:神元境→神魂境→神劫境→神靈境→神王境→神君境→神主境→???

    奇怪的人物設定(加深印象專用):↓

    【雲澈】:男主角,混沌世界唯一一個身具創世神階層(邪神)傳承的人類,亦是唯一一個能身兼多種神力神血神魂而不互斥的怪胎。為找尋茉莉而來到眾神之界,目前滿心思都是在最短時間內提升玄力,以獲得進入宙天界的資格。

    【風陌】:寒雪殿新晉弟子,和雲澈一樣來自下界的玄者,用來引出沐寒逸的精品醬油。

    【沐玄音】:冰凰神宗宗主,吟雪界界王。雖出生於中位星界,但天資極其之高,神劫境時完美通過四重雷劫而震驚神界,最終成為吟雪界九十萬年歷史唯一一個成就神主境的人。繼位吟雪界王已超萬年,無可撼動。性情剛硬絕情,常一語葬滅一個王朝,但對自己喜好之人又會無底線的縱容袒護,另外……疑似有輕微的精神分裂。

    【沐冰雲】:吟雪界王沐玄音胞妹,一心修神,心無點塵。對一切都看得極淡,在承受了千年炎毒后,對生死亦看淡。幾乎永無波瀾的雪眸中,隱著遠超常人的睿智,亦是第一個認定雲澈縱然到了神界,也註定不凡的人。

    【沐妃雪】:冰凰神殿年齡最小的弟子,冰凰神宗大長老的孫女,冰凰血脈的直系傳承者。公認最有可能成為界王親傳弟子的兩人之一。

    【沐寒逸】:冰凰神殿公認最優異男弟子,吟雪界北方一個大國的皇子,雖修為不及沐妃雪,但更多人認為他的天資猶在沐妃雪之上,公認最有可能成為界王親傳弟子的兩人之一。

    【雲澈:????為什麼只有我不姓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