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風陌的傷說重不重,說輕不輕,但看他的神色,卻已是找不到了惱怒,反而滿是難以平息的激動。

    「能見到傳說中的寒逸師兄,這一身傷也算值了。」風陌目光熱切的看著雲澈:「雲澈師兄,寒逸師兄居然給你留了傳音印記,簡直太讓人羨慕了!哦對了,這些雪綾子……」

    「啊?怎麼會這麼多?」看著風陌捧出的那一堆雪綾子,沐小藍驚訝道。

    「你以為呢?那個叫柳杭的人仗著有沐一舟撐腰,做這種事早不是一天兩天的了。」雲澈向風陌叮囑道:「沐寒逸的給你的那顆丹藥另說,這些雪綾子是柳杭欠你的,你自己留著就好,你就算給我,我也用不上。另外,柳杭今天雖然似是很誠心的認錯,但世界上最難改變的東西就是本性,千萬不要以為柳杭真的會轉性,以後還是離他遠點為好,若是再有類似的狀況,可以隨時向我傳音。」

    「嗯,我知道。」風陌鄭重點頭:「雲澈師兄,你我只在三個月前見過一面,而你今日卻願意給我出頭,甚至不惜得罪沐一舟這樣的人……呼,感激的話我就不多說了,這個大恩,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還上,以後如果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只要你一句話……」風陌用力的錘了一下胸口:「萬死不辭!」

    「萬死就算了,再大的恩情也沒你這條小命重要,何況只是舉手之勞。你先回去好好養傷吧,傷好之後好好修鍊,爭取登頂寒雪殿……讓他們再不敢輕視我們下界的玄者。」

    「哈哈,好!」風陌用力點頭,全身血液一陣沸騰。

    風陌離開,沐小藍也隨之開始了她的絮叨:「雲澈!!你怎麼就是死性不改,哪怕收斂一點點也好,差一點點就又闖了大禍,要不是剛好遇到寒逸師兄,我看你怎麼辦……那可是沐一舟,冰凰第一宮的首席弟子啊!唉!」

    沐小藍哀嘆一聲,滿心愁緒。雲澈到來吟雪界后,除去窩在冰凰宮的三個月,一共就在外兩天。第一天把寒雪正殿攪的雞飛狗跳,一肘子廢了沐鳳姝的親侄兒,第二天就直接和沐一舟撕破了臉,得罪個徹徹底底……

    沐小藍都簡直無法想象他接下來還會惹出什麼大婁子。

    「知道了,大不了以後我憋在冰凰宮裡不出去。」雲澈嘟囔道。

    「我好歹是你師姐,你就算不肯聽我的話,至少……至少有什麼事先和我商量一下好不好!你在這裡誰都不認識,連自己遇到的是誰都不知道,又怎麼可能不闖禍。哼,你自己被人教訓了不要緊,還會給師尊添好多麻煩的。」

    沐小藍沖著雲澈發泄一番,忽然音調一轉,小聲道:「也不知道寒逸師兄為什麼會主動給你留傳音印記。」

    言語間滿是羨慕,一說起沐寒逸,沐小藍忽然有些興奮了起來:「雲澈,你看到沒有,寒逸師兄真的超好超好的對不對!冰凰神殿的師兄師姐,進入神殿時年齡基本都在五十歲左右,而且很大一部分是冰凰血脈的直系或旁系傳承者,而寒逸師兄,沒有冰凰血脈,卻二十歲多一點就通過了神殿考核,今年才不到三十歲……喔,我記得才二十七八歲的樣子,修為就已經臨近神劫境中期了,真的超厲害。」

    「……」雲澈攥了攥手掌,神劫境……真特么讓人羨慕啊!!

    「但是,這麼厲害的寒逸師兄,卻又對誰都那麼的好。從來從來不會以自己的身份壓人,更不會欺凌別人。像今天這樣的事,其他人見了都會避開,但寒逸師兄一定會親自出面極力化解。全宗門上下,無論弟子、長輩,對寒逸師兄都讚譽有加,沒有人不喜歡他。對其他弟子而言,能入冰凰神宗,是很大的榮幸。但常有長輩說,冰凰神宗能出現寒逸師兄這樣的弟子,是宗門的幸運。」

    「哦,所有人都讚譽有加,沒有人不喜歡?」雲澈抬手敲了敲鼻尖,低語道:「那這個人,就有點可怕了。」

    「可怕?」雲澈聲音很低,而且是在自語,但沐小藍依然聽得清楚,馬上不滿道:「你怎麼可以用這兩個字來說寒逸師兄,他剛剛還救了你!你你你……你這樣說他太不對了。」

    雲澈對沐小藍的反應毫無動容,面無表情的道:「沐寒逸給人的印象的確極好,好到了有點不真實。一般人會對熟悉的人施於援手,會願意對強者主動示好,這再正常不過。但對於素未蒙面,對遠遠弱於自己的人都不遺餘力的好,又是化解恩怨,又是不吝嗇的給予丹藥,且還不是偶然為之,而是一向如此……那可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了。」

    「那當然!」沐小藍很贊同:「所以,寒逸師兄才會那麼的讓人喜歡。」

    雲澈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在我的認知里,會這麼做的人,大概就只有兩種。一種呢,可以說是十世善人轉生,活佛臨世,有著憐憫眾生,普度天下之心,無論面對誰,無關尊卑強弱善惡,都會慈心以對,哪怕明知對方是窮凶極惡之徒,也斷然不會見死不救。這種人,聽來極度迂腐,卻有資格被尊為聖人。而這樣的聖人世上太少太少,我這輩子也只見過一個。」

    那就是他的師父雲谷。

    「而這樣的聖人極其排斥陰惡和殺戮,亦不會有太重的凡塵慾望,所以對玄道不會有過多的追求,縱然修鍊,也只是為了強健體魄,利於普世救人。而沐寒逸這麼年輕,玄道修為卻高的離譜,顯然對玄道有著極重的追求,所以……顯然不會是這類人。」

    「那第二種呢?」沐小藍下意識的問道。

    「第二種,」雲澈聲音微頓,眉頭也稍稍蹙了一下:「是對上位有著極重渴望,城府如深淵的陰謀家。所作一切,皆為上位前的聚攏人心。因為人心,是輔以上位的……最有力的依仗。」

    沐小藍雙眸圓瞪,然後輕啐一聲:「莫名其妙的歪理。寒逸師兄怎麼可能是你說的這種人,你不感謝他就算了,還編出這樣的歪理來詆毀他……哼,我看你就是嫉妒。」

    「……我的確是很嫉妒他。」雲澈抽了抽嘴唇。他嫉妒沐寒逸神劫境的修為……他現在做夢都想能快點到神劫境!如果能讓他在玄神大會之前成就神劫境,哪怕縮短一半壽元他都會毫不猶豫的願意。

    「哼,承認就好。」沐小藍鼻尖一挺:「不過呢,你嫉妒寒逸師兄也沒什麼奇怪的,畢竟寒逸師兄修為那麼高,為人那麼好,長得還那麼好看,哦對了,他還是北方冰風帝國的皇子,他在進入冰凰神宗后,驕人的天資讓整個冰風帝國在吟雪界的地位都提升了好多,如果寒逸師兄想要繼承帝位,任何人都不會反對的,就連太子本人都一定不會。不過呢,寒逸師兄卻說從未想過繼承帝位,而是要永遠留在冰凰神宗。」

    哦?生在帝王家?雲澈心中暗忖:也難怪有那樣源自骨子裡的華貴和氣場,也難怪……

    「話說,你不會是暗戀他吧?」雲澈側目,一本正經的道:「剛好他給我留了傳音印記,我可以幫忙撮合唷。嗯,小藍師姐這麼一個大美女,稍微努努力,沐寒逸應該不會拒絕吧?就算當不成正妻,這麼完美的男人,當個小妾也是不錯的嘛。」

    「……」沐小藍嘴巴大張,然後忽然臉色變得通紅,氣急道:「你……你又亂說!我怎麼可能會……」

    她小臉一撇,哼道:「我可是要把一輩子都獻給師尊的人,才不會要什麼男人。」

    說著,沐小藍雙手合十,變得滿面憧憬:「若能一輩子陪伴師尊,想想都好幸福呢,只是……爹娘一定不會同意的,說不定哪天,就會逼我嫁人。」

    提到爹娘,她的神色間多了一抹思緒。進入冰凰神宗后,她便再也沒有見過父母,心中深為挂念。

    雲澈目光在她臉上停留了一小會兒,沒說話……這小姑娘的想法,很危險啊。

    「而且,寒逸師兄早就有喜歡的人了,估計現在全宗門上下,就你一個人不知道。」沐小藍鄙視道。

    「喜歡的人?也就是說……沒追到手?」雲澈倒是有點好奇了:「這麼『完美』的人,難道還會有女子看不上他?總不可能是個瞎子吧?」

    「又亂說。」沐小藍用自認為很有威懾力的眼神瞪他一眼:「那個人,是妃雪師姐。寒逸師兄是全宗最最優秀的男弟子,而妃雪師姐,則是最最優秀的女弟子,她比寒逸師兄更早進入神殿,年齡比寒逸師兄小好幾歲,但修為比他還要高。」

    年齡更小,但修為更高,這分明是碾壓沐寒逸啊。

    「妃雪師姐還是大長老的孫女,冰凰血脈的直系傳承者,而且長得好美好美的,就像仙女一樣,寒逸師兄會傾慕她,一點都不奇怪。只不過,妃雪師姐應該不可能會喜歡寒逸師兄,也應該……一輩子都不會嫁人的吧。」

    「為什麼?」雲澈驚奇道。

    「冰系的玄功最需要靜心,天賦越高,修為越高,心魂就會越空靈。最重要的是,妃雪師姐和師尊一樣,一出生就身具冰凰血脈,男人還好,而身具冰凰血脈的女子若是……若是……」沐小藍臉色一陣不自然,然後一晃頭,強行略過道:「總之若是嫁人的話,修鍊進境就會慢好多的!所以師尊一輩子都沒有嫁人。」

    「……那,宗主,也就是大界王……該不會也一直沒嫁人嗎?」雲澈小心的問道。

    「那是當然!」沐小藍理所當然的道:「吟雪界才沒有人能配的上大界王。」

    「…………」雲澈久久無言。

    他記得沐冰雲說過,吟雪界王已在位一萬多年。

    也就是說,這位吟雪界王的年齡,至少是一萬多歲……而且一生沒嫁人。

    呼!萬年老處女……想想都可怕的生物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