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冥寒天池開放之日,整個冰凰神宗如被凍結,氣氛前所未有的凝重。

    因為,今日是大界王選定親傳弟子之日……千年才有一個的親傳弟子,一旦能成為界王親傳弟子,不但地位陡升,修為也將一日萬里,還將得到一滴純正的冰凰源血,是吟雪界最無上的榮耀。

    冰凰界極北的高空,一葉冰舟刺穿寒風,極速而行。雲澈和沐小藍規規矩矩的立於冰舟兩翼,前方,是雪衣飄飄的沐冰雲。到了這裡,距離冥寒天池已然不遠。

    「真沒想到,我居然也可以進入冥寒天池,這幾天,每天都像在做夢一樣,在修鍊室的時候,好怕夢忽然就醒了。」

    雖然已經過去好多天,但沐小藍顯然依舊沉浸在強烈的激動與興奮中……估計其他冰凰弟子也都差不多。畢竟,能入冥寒天池,以往從來都只有神殿弟子,且是最優異的神殿弟子才有的殊榮。

    「而且,不僅能見到神殿的眾師兄師姐以及眾宮主長老,還能……還能……」沐小藍輕輕咽了一小口口水,三分期待之下卻有七分緊張:「還能再見到大界王,嗚!好緊張。」

    「有什麼好緊張的,她又不會選你當親傳弟子……噢,估計看都不會看你一眼。」雲澈嘴賤的打擊道。

    「哼!」沐小藍生氣道:「你騙我的事我都沒找你算賬,居然還敢笑話我。」

    「我哪騙你了?」雲澈翻了翻白眼。

    「還厚著臉皮不承認,」沐小藍一臉鄙視:「師尊,他那天居然騙我說,是妃雪師姐為我們送的芙韻寒露。哼,說謊都不會,每年發放芙韻寒露的從來都是新晉的神殿弟子,妃雪師姐這麼厲害的人物,還有她的性格,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天天就知道闖禍和騙我。」

    「你愛信不信。」雲澈把雙手枕到腦後,懶得解釋。

    「妃雪?」沐冰雲側目:「雲澈,你應該並未見過妃雪,為何會知道是她?」

    「她自己告訴我的啊。」面對沐冰雲,雲澈一臉的誠實:「傳說中全宗最頂尖的弟子會親自來送芙韻寒露,我也很意外。」

    「她……親口告訴你她叫沐妃雪?」沐冰雲目若幽雲,眸光深處透著一抹難解的怪異。

    「這倒不是,她最初可能是為了逗我玩,告訴了我另外一個名字,但她居然知道我和沐一舟的事,再加上……咳,一些其他的原因,我猜出她很可能就是沐寒逸所傾慕的沐妃雪,我說出來之後,她也承認了。」誠實的雲澈一五一十的道。

    沐冰云:「……」

    「妃雪師姐……逗你玩?」沐小藍「噗」的笑出聲,然後又一臉生氣:「你騙我就算了,居然連師尊都敢騙,太過分了!!」

    雲澈扯了下肩膀,懶得理她,接著道:「對了宮主,她之所以會親自來送芙韻寒露,應該只是順便,主要目的是來見你,我告訴她你那幾日不在宮中,不知道後來有沒有找到你。」

    「見我?」沐冰雲再次側目:「這也是她親口所言?」

    雲澈想了想,道:「她說她送芙韻寒露的同時也是來見一個人,總不可能是小藍師姐,更不可能是我,只有可能是宮主……」

    看到沐冰雲有些異樣的神色,他遲疑了一下,弱弱的道:「她該不會……真是來找小藍師姐的吧?可我記得小藍師姐和她並不熟悉啊?」

    「……」沐冰雲轉回目光,雪眸中泛起幾波不規則的漣漪,隨之輕聲道:「再有百息,便到冥寒天池了。注意運轉玄氣抵禦冰寒。」

    沐冰雲話音剛落,本就寒冷的世界忽然間溫度驟降,越是向前,便越是寒冷刺骨,整個世界也愈加沉寂,似乎連聲音都已被冰封。

    冥寒天池所在的區域,是整個吟雪界最寒冷的地方。

    「冥寒天池如此程度的開放,在吟雪界歷史上屬於首次。」

    「不僅大界王親臨,神殿七十二長老,冰凰三十六宮主,寒雪總殿主與總執事,冰凰神宗最高層會全部到場。」

    「年輕一輩,則為神殿兩千弟子皆至,冰凰宮每宮擇百名最優異弟子,共三千五百弟子,合計五千五百弟子,數量之多,亘古未有。而這次准入冥寒天池的五千五百弟子,他們主宰著吟雪界的未來。」

    沐冰雲的這句話,毫不誇張。因為冰凰神宗是吟雪界的主宰,而在冰凰神宗最優秀的年輕一輩,毫無疑問便是吟雪界未來的主宰。

    要不是冰凰第三十六宮尷尬的只有兩個弟子,數量顯然能達到五千六百人。

    也就是說,才初來吟雪界沒多久的雲澈,今天,可以一次見遍冰凰神宗所有的高層,以及所有最高層面的弟子!

    單就這一點上,雲澈都足以稱得上是前無來者了。

    「今日之事,非常小可,其意義之重更是不可估量。因而,進入冥寒天池后,不得有任何越軌之言行。」

    沐冰雲這番話,顯然是說給雲澈一個人聽。對於雲澈先前連番闖禍,她從不怪責,但這次冥寒天池的盛會不能有任何差池,她必須給予雲澈最重的告誡。

    「小藍,雲澈,進入冥寒天池后,你們兩人需緊隨我側,若無我的同意,不得有任何言語,不得有任何異動,一切皆要遵從我的命令。」

    沐冰雲難得的露出極為肅重的神情,似乎對雲澈惹禍的能力依舊不放心,她直面雲澈,更重的叮囑道:「雲澈,你性情過於隨性,這雖並非壞事,但今日非同尋常,切不可有任何越界之舉。尤其……宗主性情極端,如此盛事,若被觸怒,後果不堪設想,不要說我,縱然集七十二長老、三十六宮主之力,也絕不可能阻攔,你定要慎之。」

    「是,我一定牢牢跟在宮主後面,宮主讓我做什麼就做什麼,不讓我做什麼絕對不做什麼。」雲澈乖巧的保證道,同時心裡暗念:這我能惹出什麼事來,今天能進入冥寒天池的都是各種大BOSS,所有人中我的實力倒數第二,除了倒數第一那個,壓根誰也惹不起。私下裡仗著你在旁邊懟懟沐一舟也就算了,冥寒天池這種全是BOSS,連大界王都親臨的地方……我又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倒數第一那個是沐小藍。

    所以說,大界王與沐冰雲的確是姐妹情深。冰凰第三十六宮早已是名存實亡,但這千年之中,三十六宮不但一直保留,而且從不會有任何區別於其他冰凰宮的待遇。這次還愣是讓三十六宮僅有的雲澈和沐小藍這兩個拖油瓶也一起准入冥寒天池。

    空氣越來越冷,沐小藍已張開玄氣抵禦,身子也稍稍縮緊了一點,第一次聽到沐冰雲如此嚴肅的對雲澈說話,她心裡總算是平衡了一點點,偷看雲澈的時候,卻發現他在寒風之下竟是面色如常,而且完全沒有釋放玄氣抵禦,脫口問道:「喂!小師弟,你不冷嗎?」

    「冷?」雲澈看了一眼沐小藍的樣子,馬上一本正經的點頭:「是有點冷。」

    「哼,就喜歡硬撐,看你撐到什麼時候。」沐小藍念叨一聲,身上的玄氣又加厚了一層:「過會兒見到大界王的時候,你最好低著頭,千萬不可以亂看。大界王極喜歡獨處,除了師尊,從來不願意見任何人的,就算是長老、宮主,除非有特別重要的事,否則通常上百年都見不到她一次。你這次是跟隨師尊,走了天大的好運呢,可千萬不許……阿嚏!」

    驟臨的寒風之下,沐小藍被冷不丁凍的打了個噴嚏,她瞬間從臉頰紅到脖頸,轉過臉去,不肯再看雲澈。

    「哦!冰凰宮的弟子居然也會打噴嚏。」雲澈還極不知趣的跟了一句,配上足夠驚奇的表情。

    「誰……誰說我們不可以打噴嚏了!」沐小藍憤慨的還口,但臉兒更紅了幾分。

    在冰寒世界里出生,一生下來就修鍊冰系玄功,再加上天賦極高,一般的嚴寒當然影響不到沐小藍……但冥寒天池區域,卻實在太過寒冷。

    不僅限於吟雪界,說它是整個神界最冷的地方,都毫不為過。

    「到了。」冰舟的速度在這時緩了下來,但寒氣之重已到了殘酷的程度。神道之下的玄者,哪怕是個帝君到了這裡都會如墜地獄,縱然傾盡全力,都會寸步難移。

    沐冰雲雖未回眸,卻感覺到雲澈氣息平穩如常,周身毫無玄氣繚繞,心中頓時晃過深深的詫異,她並未言語,控制冰舟傾下而落。

    雲澈的目光牢牢的盯著前方,視線的遠處,赫然是一個龐大的蔚藍結界,結界之上冰芒流轉,如有無數的星辰在閃爍。

    「結界之中,便是冥寒天池的所在」沐冰雲輕語道:「看來,我們來的稍早了一些。」

    冰舟速度極快,本是遙遠的蔚藍結界數息間便已近在眼前,結界前方卻是一片空曠,神殿和其他冰凰宮的人都並未到來。

    「哦!我們居然是第一個到的!」雲澈喊道。倒也難怪,他們第三十六宮就他和沐小藍兩個弟子,都根本不需要有什麼整備。

    「倒也並不是第一個。」沐冰雲卻是忽然道。

    而在沐冰雲說話的同時,雲澈也已經看到,在結界前方的冰雪世界中,赫然靜立著一個雪白的身影,那是一個女子的身影,一身純色,無聲無息,無論她的氣息,還是她的身影,都似與周圍的冰雪世界完全融到了一起,雲澈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間,眼前竟是剎那恍惚,竟似看到了一株在冰雪世界中傲然孤放的凈世冰蓮。

    這個人……好純凈的冰雪氣息!她是人?抑或是這裡的極致冰寒所孕出的冰雪精靈!?

    在雲澈心中驚嘆間,冰舟已無聲落下,靜立冰雪中的女子也在這時轉過身來……那是一張如至純至瑩的冰雪所凝化的絕美容顏,美的讓人屏息,又冷的讓人魂寒,其實她的一雙眼睛,像是一汪極致清澈,卻又冰心徹骨的寒潭,映射著足以將人靈魂凍結的冰寒。

    「弟子沐妃雪,見過冰雲宮主。」

    她盈盈而禮,只是,她沒有一絲纖塵和微瑕的冰顏上卻找不到任何的情感,她的聲音如冰落寒湖,每一字,每一語,也都冷漠的沒有絲毫溫度,絲毫感情。

    她的左肩上,那枚閃爍著綺麗藍光的冰凰銘玉,證明著她神殿弟子的超然身份。

    「啊……妃……妃雪師姐。」沒有想到到來后第一個見到的人,居然會是在全宗弟子中有著最高天賦,最尊貴身份,將來之成就極有可能不下於她師尊的沐妃雪,沐小藍緊張心怯間,都不敢向前問語,唯有站在原地一聲激動惶惶的低吟。

    而雲澈,卻是瞬間呆住。

    沐妃雪……

    沐妃雪?

    她叫沐妃雪!?!?

    等等等等!!

    她是沐妃雪……那那那四天前去送芙韻寒露的大胸……啊呸!那位簡直像女妖一樣勾魂的師姐又是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