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元星神荼蘼頭髮鬍鬚皆已發白,但他一雙明明已蒼老的眼眸,卻依然放射着精明到可怕的光芒。

    “當年星神界在籌備‘真神儀式’的傳言,便是老朽遣人傳開。那個傳言一聽便知道是荒謬之言,但溪蘇殿下是老朽伴之長大,知他生性謹慎,從不留疑。再加上星神界忽然大量收購玄晶神玉,殿下便如老朽所料,找吾王問及此事。”

    “吾王自然否認,但亦留下剎那的眼神破綻。剎那的破綻,他人不會察覺,但以溪蘇殿下的敏銳心思,卻定會察覺。”

    荼蘼是星神,亦是帝師。而他不僅是星神帝之師,成就星神前的溪蘇,還有幼年時的茉莉,都是在他的指引下長大。他對於溪蘇與茉莉的性情,可謂知之甚深。

    他的壽命目前在所有星神中最久,他對星神界和所有星神的瞭解,還要遠勝過過星神帝,數萬年的滄桑與城府,讓他成爲星神界無人不敬的智者,僅次於星神界的存在,而對星神界的忠誠和執着,卻也從未變過。

    雖然犧牲兩大星神,還是兩個神帝親生兒女,但若是利於星神界的未來,哪怕有些無情……甚至滅絕人性,他都會毫不猶豫。即使星神帝不願,他也會規勸促成此事。

    “後來,溪蘇殿下因心中存疑,在一次吾王外出時潛入神帝殿,發現了一封刻印着‘血祭之術’的玉簡。而這封玉簡併非來自星神神典,而是老朽與吾王以一塊有着極重遠古氣息的上古寶玉所制,上面所刻印的血祭之術與神典所記載的基本相同,唯一的不同點,便是‘祭品’的數量只有一個,且着重提及這種血祭之術一個星神終生只可被獻祭一次。”

    “荼……蘼……老……賊!!”

    茉莉雙手緊攥,指縫滲血。幼年時,她對荼蘼無比的敬重,甚至以爲他是這個世界上最溫和,最無所不知的長輩。後來,溪蘇死前告知她“真相”,她對荼蘼的印象頓時天翻地覆……因爲當初趁溪蘇外出而引導她成爲天殺星神的,便是荼蘼。

    她重回星神界後,引導彩脂成爲天狼星神的,也是他。

    而此刻,她對荼蘼的恨意再次暴增百倍千倍。直到今天,直到此刻,她才知道自己這些年竟一直都活在荼蘼和星神帝所編織的迷陣之中……而溪蘇,他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所知道的“真相”,根本就是一場卑劣的算計。

    若不是她被死死壓制在結界之中,她必已殺氣彌天,不惜一切直取他的命。

    荼蘼臉色毫無動盪,繼續道:“溪蘇殿下持着那枚玉簡找到吾王質問此時,吾王承認,並直接告訴殿下便是祭品。”

    “雖然,身爲神帝之子,爲星神帝犧牲本該是榮耀之舉。但之後的事,也皆如所料,溪蘇殿下萬分抗拒此事……數月之後,一次溪蘇殿下離界之時,老朽便引茉莉殿下完成了天殺神力的繼承儀式。”

    “溪蘇殿下與茉莉殿下兄妹情深,在得知茉莉殿下成爲星神後,溪蘇殿下終是放下了掙扎之念,甘願爲星神界未來而犧牲,將自身神力與吾王融合。”

    周圍一片鴉雀無聲,每一個人心中都滿是震驚……甚至感覺到了一股沉重的窒息。

    到了此刻,他們哪裏還不明白什麼。

    如果茉莉沒有成爲天殺星神,那麼,以溪蘇的性子,哪怕叛出星神界,也絕不會甘爲祭品。如果,被他知曉祭品是兩個星神,那麼,在茉莉成爲天殺星神之後,他會毫無猶豫的帶着茉莉一起逃出星神界。

    但,他察知到的真相,卻是儀式需要“一個”血親星神爲祭品,且這個儀式在同一人身上只可進行一次。

    若溪蘇是一個自私寡情之人,那麼,他可以將茉莉推爲祭品而保全自己,哪怕星神界不同意,他也可以離開星神界,讓茉莉不得不成爲祭品。

    再不濟,他可以帶着茉莉一起逃出星神界。

    但是,不止星神帝與荼蘼,所有了解溪蘇的人都知道,他絕不會如此做。

    溪蘇對於親情極其看重,尤其在母親死後,自責自愧沒能救母的他對茉莉和彩脂更是愛護到極致,他絕不會自己逃走來讓茉莉成爲祭品。

    而若是帶着茉莉一起逃走,那麼,茉莉會成爲星神界的叛逃星神,一生都將在星神界的追殺之中,而彩脂也將無人照料,等同再次被遺棄。

    所以,他選擇不再抗爭,不會逃走,在最大程度上保全茉莉和彩脂……任誰都不覺得意外。

    而關於血祭儀式的一切,都是溪蘇自己一點點察覺、探尋和知曉,沒有一處是別人主動告訴他,因此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想到這竟然是星神帝和荼蘼佈下的局……而且是針對他性情最良善純正的一面所佈下的局。

    不僅僅是溪蘇,衆星神當年所知曉的“血祭儀式”,和溪蘇的也全然相同。真正知曉一切的,始終只有星神帝和荼蘼兩個人。

    可以說,爲了成功將溪蘇和茉莉同時留爲祭品,星神帝和荼蘼也是“用心良苦”。不僅算計了溪蘇和茉莉,也算計了星神界所有人。

    “後來,溪蘇殿下卻遭遇不測,從太初神境歸來後命隕。之後沒過多久,茉莉殿下又悄然離開星神界,之後傳來的,是她在南神域身中不可解魔毒的消息,此後再無音訊……”

    “唉。”荼蘼一聲長嘆:“本以爲,籌備已久的儀式已註定無法再進行。但天可憐見,才沉寂了數年的天狼神力竟再生感應,且和彩脂殿下達成了完美到不可思議的契合,茉莉殿下尚在人世的消息也隨之傳來。彩脂殿下成功繼承天狼神力後,茉莉殿下也隨獄蘿歸來……看來,上天終究還是眷顧吾王,眷顧星神界,吾王竟有三個兒女得到星神神力的傳承,必將改變我怕星神界命運的儀式,也在今日終成圓滿。”

    溪蘇爲了茉莉和彩脂而甘成祭品。

    茉莉爲了彩脂而重回星神界,甘當祭品。

    而星神帝爲了碰觸到神道層面的可能,不但毫無猶豫的要他們淪爲祭品,甚至利用了他們對親情的看重……明明是血脈相連的至親,卻是如此之大的反差。

    星神、長老、星衛之中,不少人都面露明顯的動容。

    彩脂整個人徹底的傻了,她是所有星神之中,唯一一個自始至終連“血祭之術”都絲毫不知的人,星神帝不會讓她知道,茉莉更加不會。今日,她知道了,而且知道的是殘酷到極點的事實……她終於明白了這些年茉莉的所有異樣,終於知道了茉莉活着歸來後,爲何會說她繼承天狼神力是這輩子最大的錯誤……

    終於知道爲什麼茉莉會那麼恨星神帝。

    只是,在知曉這一切的同時,她卻和茉莉一同陷入了爲她們設計好的牢籠之中,毫無擺脫反抗之力。

    “姐姐……姐姐……”她的瞳孔失色,痛苦低念:“是我……是我害了你……如果我沒有繼承天狼神力……是我……是我害了姐姐……”

    茉莉搖頭,她握緊彩脂的冰冷的手兒,怒視星神帝,字字恨意彌天:“星老賊!你雖滅絕人性,但我至少……還曾相信你會善待彩脂……你……你……必將不得好死!!”

    她沒有說出乞求、威脅讓他釋放彩脂的話,爲之處心積慮這麼久,星神帝怎麼可能會罷手。

    被自己的女兒如此怨恨,本該是父親的悲哀,但星神帝臉色無波無瀾,心中更沒有哪怕一丁點的動盪,他嘆息一聲道:“你要恨便恨吧,我既爲星神界王,爲了星神界,沒有什麼不可犧牲的,縱然被兒女怨恨,世人唾罵,亦永世無悔!”

    他擡起頭來,目掃全場:“要素已齊,儀式已經可以開始了。而儀式一旦開始,我們所有人的力量便將徹底與此陣相連,無法抽出,更無法強行中斷,你們可已準備妥當?”

    “吾王……”天璇星神紫菀下意識的出聲……她和天妖星神薔薇爲孿生姐弟,情感極厚,今日驟然得知一切的真相,她心中無疑泛起強烈的波瀾和不忍。

    星神帝側目:“何事?”

    “……”天璇星神紫菀一語出口,便已後悔,她閉上眼睛,終是搖頭:“無事,請吾王開始吧。”

    “等等。”這次出聲的,卻是天元星神荼蘼:“吾王,儀式一旦開始,便再無法分身分力,爲防有意外發生,還是留一長老,以備萬一。”

    “不必,”星神帝道:“外有星魂絕界相隔,內有三千星衛鎮守,斷不會有意外發生。而少一分力量,成功的可能性也會少上一分。”

    天元星神卻是堅持道:“外人雖無法進入,但不得不防三千星衛的內亂。世上從無真正的萬無一失,再有把握的局面,也最好留一後手,以備萬一。”

    同類的話,在星神帝很年輕的時候,天元星神就教導過他很多次。

    星神帝這次沒有否決,短暫思慮後,微微點頭:“你說的不錯。”

    “冥子,你便離陣留守,杜絕一切可能的意外。”

    “是。”

    隨着一聲平靜低沉的迴應,一個身材高大幹瘦的人影從血祭玄陣中抽回力量,站起身來。

    星冥子,星神第三十七長老,於三百年前成就神主境,成爲星神界的新晉末位長老。

    星冥子離陣,隨着星神帝眼神變動,下方的巨大玄陣陡然釋放出耀天的星芒,九大星神和三十六星神長老,整整四十五道神主之力與神息也在這一刻全部相通相融,形成了兩股洪流,一股覆於星神帝身上,另一股籠罩在茉莉與彩脂所在的結界之上。

    血祭儀式,在這一刻正式啓動,也決定了茉莉與彩脂的命運就此註定,再沒有了任何改變的可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