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能入冰凰神殿,是吟雪界玄者的極致追求。浩大吟雪界,神殿弟子僅有兩千人,能入冰凰神殿是何等榮耀,可見一斑。

    但若弟子太過優秀,那麼為師者,也將反以弟子為耀。

    沐芸止便是如此。

    身為神殿長老,她在吟雪界的身份已是界王之下,眾生之上,而她座下的沐寒逸表現出無比驚人的天賦,逐漸列入所有弟子之最,她深為之傲,在眾神殿長老中的地位也因而變得不同,而若沐寒逸能成為宗主的親傳弟子,那麼,身為沐寒逸的親傳師尊,她今後在冰凰神宗的地位也必將非同以往。

    繼位宗主者,向來都是宗主的某個親傳弟子,若將來沐寒逸再成為繼位宗主,新任吟雪界王,那更是非同小可。

    所以,今日不僅對沐寒逸,對她而言,亦是關乎今後命運的一天。結果不同,境遇也將天差地別。

    「師尊。」沐寒逸向前一步,恭敬而禮。

    沐芸止微微點頭,深深的看了沐寒逸一會兒,眼神之意不言而喻。不過除了沐寒逸,她沒有看任何其他弟子一眼,也沒有對沐寒逸說什麼,而是轉過身去,步入諸長老之列,看著前方結界,低聲道:「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就在這時,覆罩著冥寒天池的蔚藍結界忽然光芒一閃,所有的藍色星光如被無形的力量牽引,向兩邊移散而去。

    「宗主來了!」

    一聲低呼,重擊了所有人的神經。眾長老、宮主的臉色瞬間變得無比肅重,強烈的緊張、激動浮現在每一個神殿弟子和冰凰宮弟子的臉上。前方,一道白痕緩緩映現在蔚藍結界上,隨之,蔚藍結界以白痕為中心,向兩邊緩緩張開。

    作為吟雪界寒脈所在,冥寒天池是吟雪界最神聖之地。這個封鎖冥寒天池的結界,整個吟雪界,唯有吟雪界王——亦冰凰宗主方可打開,除她之外,再無一人有干涉冥寒天池的能力與資格。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沐小藍已是緊張的連心跳都快停止。緩緩打開的結界之後,彷彿有另外一個世界在等待著他們。

    大長老沐渙之神色凝重,他深吸一口氣,道:「我們進去吧,宗主已在裡面等待我們。切記,不得有任何不規之言行!」

    沐渙之的最後一句話純屬多餘,馬上要面見的,是吟雪界至高無上的界王,他們雖是吟雪界當代和年輕一輩最頂尖的存在,也斷然不敢有哪怕一絲一毫的造次。

    結界完全張開,一道蒼白的光幕鋪在前方。長老在前,眾人緩步進入光幕,五千多人的腳步卻是齊齊整整,沒有發出一絲的聲響。

    雲澈和沐小藍處在最後,進入光幕,呈現在眼前的,赫然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外面白雪皚皚,寒風呼嘯,漫天飛雪,眼前的世界卻安靜的如一汪靜水。

    這裡的空氣極其的冷,卻沒有冰雪漫天的蒼白,而是一片靜謐和不可思議的翠綠。萬花綻放,碧草幽幽,玉樹垂立,恍然間就像是已經離開了亘古被冰雪覆蓋的吟雪界,到了四季皆春的另一個世界。

    世界的中心,是一汪安靜的小湖。三十里的湖面,以眾人的目力都可一眼看到邊際,湖水平靜無波,又晶瑩剔透到不可思議,就這麼看著湖水,每個人都分明感覺到自己的眼睛,還有心思都似在被輕輕的洗滌,變得格外清明。

    湖面之上,無數蒼藍色的冰靈在輕靈的飛舞著。和雲澈以往見過的所有冰靈都截然不同,這些冰靈雖都只有指節大小,卻釋放著格外強烈的生命氣息和靈魂氣息。

    這些由冥寒天池所孕生的冰靈絕不是認知中有著低等意識的力量體……而似是擁有著完整的靈魂!

    「這就是……冥寒天池……」和所有初次見到冥寒天池的弟子一樣,沐小藍一臉呆然,如墜夢境。雲澈也是看的呆了過去,他設想中的冥寒天池應該玄冰覆布……畢竟,那是吟雪界寒脈所在,是最為冰寒的地方,沒想到,竟會是這樣一番不可思議的奇景。

    「冥寒天池的池水是由寒脈所生,每一滴,都蘊含著層面極高的冰寒力量,卻永恆不凝。這裡的每一棵樹,每一株花,哪怕毫不起眼的一枚草葉,都擁有著層面極高的寒氣。而且,這裡的所有樹木花草都只會生長在冥寒天池,在整個神界絕無僅有。宗門之中那些最頂級的靈藥,很大一部分便是來自於這裡的冰花異草。你們前幾日所得的芙韻寒露,便是取自這裡的芙韻草和芙韻花。」

    沐冰雲向雲澈和沐小藍傳音道。

    「好純凈的寒氣……寒氣居然可以是這個樣子……」沐小藍有些失神的道。

    「冥寒天池的池水中的寒氣蘊含著極高的冰系法則,冰系法則作為水系法則中最難領悟的領域,在冥寒天池基本已是達到了極致。」

    耳邊聽著沐冰雲的講述,雲澈忽然感覺到了一抹帶著陰氣的目光,他閃電般的側目,一眼看到了一雙滿含煞氣的眼睛。

    冰凰第一殿——沐一舟!

    作為第一殿的首席弟子,他自然有資格到來這裡。

    沒料到雲澈的目光竟忽然投來,沐一舟明顯的愣了一下,隨之臉色一寒,狠狠的盯他一眼,便轉過頭去,將所有注意力投入前方的冥寒天池。

    眾弟子整整齊齊的站在冥寒天池前,目光流盼,發出著平生最大的驚嘆。眼前的奇景,縱然是世上最天才的畫師也斷然無法描繪。這裡純凈到不可思議的寒氣,讓他們玄脈中的冰寒玄氣都自發的悸動起來。

    「吼!!」

    天空忽然暗了下來,一聲龍吟如同來自九霄之上的震世雷霆,響徹天地。而龍吟之下,冥寒天池的池面卻依舊一片靜寂,沒有哪怕一絲微小的漣漪。

    這聲龍吟震得沐小藍一聲驚叫,所有弟子都全身劇震,雲澈雙耳也是一陣嗡鳴。伴隨著這聲震世龍吟的,是一股遮天威壓傾覆而下。

    天空之上,一個冰藍巨影極快臨近。那赫然是一隻巨大的冰龍,身長三千丈,尾長五千丈,張開的冰翼直遮天際,全身包裹著冰晶般的鱗甲,每對鱗甲的中心,都倒豎著一根寒光錐心的冰刺,巨大的龍首傲然昂揚,放射著兩束如極光般的目光。

    它浮於千丈高空,投下的巨大龍影將整個冥寒天池都覆於其中。

    「聖……聖……聖……聖龍!!」沐小藍結結巴巴的驚喊,她已不是第一次見到聖龍,但先前只是隔著千里的遠觀,如此之近,她夢中都不敢想。

    龍為萬獸之尊,龍之威壓足以讓天地顫慄。雖然吟雪界人人皆知其存在,但寒冰巨龍的龍威之下,無論神殿還是冰凰宮,所有弟子都是驚得面如土色。

    雲澈是唯一一個連其存在都不知道的人,沐冰雲目光側向他,卻發現他居然只是面露錯愕,隨之傳音道:「這隻巨龍是宗主的坐騎,已跟隨宗主萬載,在吟雪界有著『聖龍』之名。」

    作為萬獸之尊,同等層面下,真龍的軀體、力量、威壓都遠勝其他生靈。屠龍千難萬難,而要馴服一隻真龍,比屠龍還要難上千百倍。這隻寒冰巨龍的龍威之下,前方的眾神殿長老都是目光顫動,氣息微亂,其強大可想而知,卻整整萬年甘願臣服於吟雪界王的座下。

    吟雪界王之強大,簡直無法想象。

    前方眾神殿長老為首,所有人在這時都深深拜下,還是最虔卑的跪拜之禮,雲澈發愣間,一股來自沐冰雲的巨力已籠罩在他的身上,帶著他一起拜下。

    「恭迎宗主!!」

    短短四個字,帶著近乎信徒面對信仰般的虔誠和敬畏。全宗最強的長老、宮主,以及五千多頂層弟子,沒有一個人的聲音帶有一絲玄力,唯恐有那怕絲微的觸犯與不敬。

    每個人的頭顱都深深垂下,雖是冰凰神宗最頂層的弟子,但縱然是神殿弟子,見過宗主者都不足半成,冰凰宮更是萬中無一,此刻,宗主便近在咫尺,他們卻沒有一個人敢抬起頭來……唯有雲澈,在極度的好奇之下,抬頭看向了上空。

    寒冰巨龍的龍首之上,站著一抹朦朧的白影。雖然近在千丈,但這個身影如被籠在一蓬奇異的冰霧之中,看不清面容和身姿,就連輪廓都極其模糊,只能捕捉到一抹迷濛般的雪白。

    她就是冰凰神宗的宗主……吟雪界的界王!?

    周圍所有人,上至神殿長老,下至冰凰宮弟子,全部深深跪伏在地,全身一動不動,像是被冰封了一般。雲澈雖只是稍稍抬頭,但這麼一個微小的動作,在人群之中卻顯然格外扎眼。

    沐冰雲心中一突,一股冰寒巨力閃電般的壓下,將雲澈的頭給強行壓了下去。雲澈也是心中一凜,頓時變得老老實實,再不敢抬起頭來。

    雲澈雖不止一次的聽過吟雪界王在吟雪界有著絕對的權威,但先前無論多少的見聞,都不如今日這一幕之震撼。宗門之中地位明明僅次於宗主的長老與宮主,在吟雪界王面前,竟如最卑微的平民親見帝王君臨。

    極致到如此程度的敬畏,在雲澈兩生經歷過的家族、宗門、聖地乃至皇朝中,都見所未見,甚至聞所未聞。

    其實,以往的吟雪界,吟雪界王雖是最高層面的存在,但眾長老聯合,完全有著干涉界王決定的權利與能力。

    但,這一代的吟雪界王卻實在太過強大,四重雷劫,至境神主,在吟雪界曠古絕今!無人可逆,無人能逆,逐漸的更是無人敢逆……因為敢逆的皆已死絕。

    畢竟,這是個實力為尊的世界。

    往屆的吟雪界王,在吟雪界並不能做到真正的一手遮天,但如今的吟雪界王,卻是真真正正的一指遮天!

    「起身吧。」

    三個字,如天道之旨,覆空而下。在寒冰巨龍的咆哮中都一片沉靜的冥寒天池,在這時盪起了環環漣漪,經久不息。

    這是來自吟雪界王,冰凰宗主的聲音。聲音的音色和沐冰雲有三分相似,落入耳中,平平淡淡,但心魂深處卻如有一口蒼天巨錘轟下,劇顫不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