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寒冰巨龍上的吟雪界王全身毫無氣息,亦沒有任何的威壓降下,但云澈卻分明感覺到自己的心魂如被萬千座山嶽死死壓住,就連意志、信仰都在卑微的顫慄。

    這種感覺,雲澈前所未有。

    這就是神道的至高境界——神主境的強大!到了這樣的境界,她已根本不需要刻意釋放氣場,僅僅是存在於那裡,便會讓萬生在驚懼敬畏中屈膝臣服。

    雲澈隨著眾人起身,內心起伏不休……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渺小。上方的吟雪界王,是位於神道頂尖的存在,而自己,連神道的門檻都未能踏入,同為人類,差距之大,萬千個雲泥之別都不足以形容。若一生留於天玄大陸和幻妖界,那麼一生都只會在坐井觀天。

    只是……完全看不到長什麼樣子,有些遺憾了。

    大長老沐渙之向前一步,昂首肅然道:「稟宗主,神殿七十二長老,神凰三十六宮主,寒雪殿總殿主總執事,神殿兩千弟子,冰凰宮三千五百……零二弟子,已全部在此,恭聽宗主聖令!」

    「很好。」

    如神諭般的聲音帶著無上天威再度傳下:「冥寒天池為我吟雪界神脈所在,至聖之地,每隔三年方才特許一人進入,絕不逾越。然,三月前的宙天之音,昭告諸界必將有大事發生,且極有可能近在咫尺。」

    吟雪界王之語沉重到威凌到極致,每一字都像在狠狠的釘入了靈魂深處。這威凌到足以讓天地都顫慄的聲音,讓雲澈腦中描繪出一張冰冷絕情到極致,目光駭人到足以讓人觸之膽裂的女子面孔。

    「為之,宙天界不惜為外界玄者傾盡宙天珠之力,宙天界此舉,千古未有。那我吟雪界,也自不該再吝惜冥寒天池之神力。」

    「今日,你們皆可入冥寒天池,收益多寡,皆看你們自己的造化!渙之,安排他們入池吧。」

    「是!」被喊到名字,沐渙之全身一震,重重應聲,然後轉過身來,無比鄭重的道:「眾位,都是我們冰凰神宗未來的基石,今日宗主降下天恩,許你們入冥寒天池,這是千古未有的大造化!天池神力會助你們脫胎換骨,對今後修鍊寒冰玄力有著極大好處。」

    「兩年後的玄神大會,其預選將在宙天珠之內,但入其中,其獨有的力量法則必將讓人受益匪淺。而今日的天池盛會,會讓你們之中有更多人在兩年後獲得進入宙天珠的資格。每個人的體質、天賦、領悟能力各有不同,今天能收穫多少,就要看你們自己了。你們只需記得,今日之後,或許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

    口氣沉重的叮囑一番,沐渙之手掌一揮。

    神殿在先,冰凰宮在後,分別在眾長老和宮主的引領下整齊劃一的飛至了冥寒天池的上空。

    越是臨近冥寒天池,純凈到極致的寒冰氣息便越是濃郁。沐小藍修為只有神元境中期,除去雲澈玄力最弱,對寒氣的抵禦能力自然也是最差,她已不得不運轉全部玄力去抵禦寒氣,但同時,她也無比激動的感覺到,在這裡,寒冰玄氣的運轉與恢復速度都比平時提升了好幾倍。

    沐冰雲帶著雲澈和沐小藍處在最後方,但她並沒有帶著兩人進入冥寒天池上空,而是在池畔就停了下來。

    「小藍,雲澈,」沐冰雲轉過身來,看著沐小藍和雲澈——兩人一個全身玄氣繚繞,但依然凍的身體瑟縮,一個卻是若無其事:「你們兩人修為太低,強行入冥寒天池反而有害無益。你們兩人便留在此處,這裡的寒氣也都是生自冥寒天池,浸於其中,以寒氣淬身,便足以極大提升你們對冰玄力的駕馭能力,對今後的修鍊有著莫大的好處。」

    「是,師尊。」

    沐小藍毫無異議,她自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足以沾染天池之水,能沾染這裡蘊含著極高冰系法則的寒氣,已是以往不敢奢望的造化。

    她安靜的坐了下來,很快輕輕吸氣,閉上眼睛,不敢浪費在這裡的每一息。

    天池之水近在眼前,雲澈一陣躊躇后,終於還是開口道:「宮主,我想試……」

    「記得你先前答應過我的話,」沐冰雲似是早就預料到他要說什麼,直接將他的話打斷,滿臉肅然:「我要你做什麼就做什麼,我不要你做什麼,就不許做什麼。」

    雲澈張了張口,只好順從的點頭:「是。」

    他在沐小藍身邊坐下身來,而這時,他耳邊忽然響起沐冰雲的傳音:

    「你體質有異,能脫離冰凰血脈強行修鍊冰凰封神典,這裡的寒氣也對你並無影響,所以雖然你玄力低微,但天池之水應該也傷不到你。但,你如今已是名聲在外,若再以君玄之軀成功浸入天池之水,必定會再起波瀾,這對你絕無好處。」

    「我與宗主對你有愧,或許會另擇一日,許你獨身來此。」

    「……」雲澈抬頭,看了一會兒沐冰雲始終沒有轉過的背影,心中一暖,很快靜下心來,閉上眼睛,開始凝心感受這裡的純凈寒氣,感悟其中的寒冰法則,再不管周圍之事。

    這裡是冥寒天池,又有沐冰雲在側,雲澈不需要有任何設防。很快,他的意識便已在不知不覺中沉下,就連聲音,也被他隔絕在外。

    沐冰雲並未走入冥寒天池,而是就這麼守在了兩人身前。這時,沐夙山從後方走過,目光晃過雲澈,腳步在震驚中一頓,然後感嘆一聲:「短短三個月,居然已是君玄境巔峰,且玄氣如此穩固……冰雲宮主,我實在想不出,你是以何法將他調教至此。」

    沐冰雲微微搖頭:「與我無關。」

    「呵呵,那隻能說,這小子是個違背常理的怪胎啊。」沐夙山道。

    沐冰雲無比淡然的一笑,未置可否。

    其他三十五冰凰宮都已到來冥寒天池上空。第一宮所在,沐一舟瞥了一眼坐於池畔的雲澈,鄙夷的諷笑一閃而過,然後再也懶得看他一眼,然後跟隨著宮主的指引緩緩沉下,將身體一點點落入冥寒天池之中。

    腳尖碰觸到冥寒池水的剎那,一股寒氣瞬間爆竄而起,直蔓全身,整個人如同一下子被封入了傳說中的冰寒地獄。周身玄氣也像是忽然沸騰的火焰,極速的流動起來。

    冥寒天池漣漪迭起,飛舞的冰靈被遠遠驚散。所有神殿弟子和第三十六宮之外的冰凰宮弟子都已進入天池之中。恐怖的寒氣讓他們進入的剎那都如墜冰獄,痛苦不堪,但內心卻是興奮到近乎炸裂,每一人都是馬上調動自己的意念和玄力,去控制和引導寒氣。

    雖然才是剛剛進入,但,在來自冥寒天池的至純寒氣之下,他們都能感覺到身體和玄脈都在發生著大到足以清晰感知的變化。

    雖然早就聽聞冥寒天池的神奇,如今親身進入冥寒天池,依舊驚喜的如在夢中。欣喜若狂之下,極致冰寒帶來的痛苦都讓他們甘之如飴。

    相比於冰凰宮弟子,神殿弟子的神情則要相對平緩的多。最受矚目的沐寒逸與沐妃雪浸入天池之時都是面不改色,目無波瀾。

    除了沐冰雲、雲澈、沐小藍三人,所有人都已入天池之中。但眾長老、宮主卻並沒有如弟子一般馬上開始以池水淬身,在許久等待后,目光都投向了大長老沐渙之。

    尤其三十九長老沐芸止,呼吸都有些微亂。

    大長老沐渙之自己也是心急如焚,終於,他心一橫,抬起頭道:「宗主,關於親傳弟子之事……」

    這句話一出,大量神殿弟子都瞬間睜開了眼睛,目光投向了沐寒逸和沐妃雪。

    「本王自然沒忘。」

    寒冰巨龍之上,傳來吟雪界王的聲音:「既已到了冥寒天池,那麼本王親傳弟子之事,便無需諸多繁瑣試煉!」

    一道藍光忽然從上空耀下,形成了一個奇形玄陣,隨之,一波天池之水忽然翻起,落入了空中的玄陣之內。

    玄陣的末端,被兜住的天池之水緩緩滴下,落入天池,發出「叮」的脆響,完全不似水滴滴落,清脆如冰晶碰撞。

    「宗主,這是何意?」沐渙之大惑不解道。

    沐寒逸抬起頭來,平日里淡若秋水的瞳眸之中,釋放著強烈的灼熱。

    「三個時辰之後,陣中的天池之水便會落盡。落盡之時,誰身邊吸引的天池冰靈最多,便是本王下一個親傳弟子!!」

    短暫的愕然,隨之所有人都馬上反應了過來,沐渙之心悅誠服的喊一聲「宗主英明」,然後閃電般的轉身,一聲雷霆般的大吼:「妃雪!」

    另一邊,沐芸止也已衝到了沐寒逸上空,一掌揮出,將沐寒逸百丈之內的其他弟子全部排開:「寒逸,馬上開始!」

    冥寒天池的冰靈絕非普通的冰靈,它們每一個都是由天池寒氣所化,有著高等的意識和近乎完整的靈魂。這樣的冰靈,縱然是純修冰系玄功的玄者,不被它們排斥已是極難,更不要說與它們交流。

    因而,這場來自吟雪界王的「試煉」,雖然看似格外簡單,卻是對一個人體質、天賦、法則領悟以及掌控能力的全面考驗。

    身體越是親和冰系力量,對冰系法則的領悟越是透徹,對冰系力量的駕馭能力越是強大,那麼自然就越不受天池冰靈的排斥,繼而可試著與之交流,再將它們逐步吸引……若冰系力量掌控力足夠強大,甚至可以駕馭這些冰靈為自己所用。

    相比之下,與之對應的玄道修為反而並不太過重要。

    而歷來,界王選定親傳弟子時都並不看重當時的修為。因為一時的修為僅僅是一時的修為,法則領悟和駕馭能力,決定是修鍊速度和將來所能達到的上限!

    這也是為什麼沐寒逸和沐妃雪在神殿眾弟子中的實力只居中游,卻是公認最有資格成為界王親傳弟子的兩人。

    不過話說回來,這種天賦高的人,在同年齡層的人中修為也自然不會低。同樣是沐寒逸和沐妃雪,兩人的修為在整個吟雪界同齡人中,都無人可及。畢竟天賦與實力,本就是并行的。

    不需要沐芸止的提醒,沐寒逸身上已是藍光浮動,數息之間,便已將自己的寒冰之力運轉到了極限,濃郁而純凈的寒氣帶著他的魂力向周圍擴散而去。

    另一邊,沐妃雪美眸閉合,神情安靜中帶著雪蓮般的聖潔,就在她前方三十丈之距,一隻本要飛離的冰靈忽然緩了下來,然後逐漸停止,久久的靜默之後,似是帶著猶豫,輕靈而緩慢的飛向了沐妃雪。

    吸引冰靈的當然絕不只有沐寒逸和沐妃雪。近乎所有的神殿弟子都已全力釋放自己的玄力和魂力……雖然自知希望渺茫,但若能成為宗主親傳弟子,將無疑是一步登天。哪怕希望再微小,他們也要全力一試。

    玄陣之中的天池池水在一滴滴的落下,帶動著時間的流逝。冥寒天池之上,一場爭奪天池冰靈的惡戰開始上演,無比安靜,無比激烈。

    天池池畔,雲澈的意識已完全沉下,感知不到了外界的任何存在,全然不知道冥寒天池的激戰,就連吟雪界王先前的言語都毫無所知。

    在他五感空靈之下,天池寒氣湧入他身體的速度,是他身邊沐小藍的數十倍。至純至凈,又蘊著極高力量法則的寒氣之下,雲澈的體內的玄氣帶動寒氣快速運轉,又在一次次的運轉中發生著悄然的變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