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聲震蒼穹,恨意彌天。他的力量,在星神城領域只能淪爲卑微,口中的“陪葬”二字,宛若笑話一般。但這卑微之力所發出的怒吼,卻讓一衆星衛星神都感受到了無比清晰的心悸。

    “陪葬?呵,就憑你?”星冥子怒極而笑,全身發抖……估計今日之前,打死他都不會相信自己竟會因一個後輩的言語而惱羞到如此地步。

    “吾王,此子妖言惑心,不但辱及吾王與星神界,還辱及先輩,罪不容誅!”

    他話音剛落,卻發現星神帝,以及一衆星神的臉上都分明呈現着震驚之色。

    因爲雲澈身上所爆發出的,赫然是神王境的氣息!

    一年前在月神界,星神帝最後一次見雲澈時,他的玄力還只是神靈境五級,如今,竟已成就神王!?

    短短一年時間從神靈境五級跨入神王境,若非親眼所見,哪怕神主神帝,都斷然不可能有人相信。他們臉上的震驚之色,代表着以他們的層面,都根本無法相信和理解雲澈實力的暴漲。

    “一年不見,成就神王……”天元星神荼蘼低聲道:“不愧是……創世神之力!”

    星神帝心中怒極,恨不能親手把雲澈碎屍萬段,但云澈身上一次又一次的“神蹟”,更是讓他無法不震驚激動到極點,他低吼道:“將他拿下,封入囚界……但不許廢他玄力和傷他性命!”

    “是!”星冥子點頭:“星翎!”

    星翎對雲澈本無殺念,但他羞惱之下,自是恨意殺意齊生,星冥子一聲令下,他眼眸深處閃過一抹狠光,手上陡然提起一分玄氣……一股足以將雲澈一擊重創的力量,直取雲澈,速度亦遠勝先前。

    而云澈的眼神比他更要陰戾千百倍,他一聲低吼,身上金炎燃燒,劫天劍爆起一道金色炎劍,竟是迎面直轟星翎。

    “哼,自不量力。”星冥子一聲不屑的低吟。雲澈的資質和成長速度的確驚世駭俗,但他實在太年輕,半個甲子的年齡,神王境的玄力,在一個八級神君面前,和螻蟻毫無異處。

    黃金斷滅威力極大,哪怕洛長生也絕不敢硬接,但星翎卻是避也不避,甚至看也不看,隨手一抓,足以摧山斷海的金烏炎劍竟被他直接抓在手中,然後隨着他的手指的稍稍收攏,瞬間便如脆弱不堪的布帛般粉碎,散成漫天快速熄滅的碎炎。

    黃金斷滅被一瞬摧滅,反噬之力可想而知,雲澈全身劇震,身上的金烏炎熄滅大半,而星翎的力量已在這時罩下……一個八級神君足足一成的力量,哪怕碰觸到分毫,也必定讓他徹底重創,再無任何掙扎之力。

    嗡——

    一聲悶響,空間收縮,星翎罩下的力量中,一個殘影轉瞬消散……

    星神碎影!?

    星翎心中微震,卻是閃電般再次出手,直鎖雲澈……

    嗡——

    轟!!

    兩聲悶響,卻是連續擊空。星神碎影的最強之處不是瞬身,而是瞬身剎那的氣息混淆,哪怕強如星翎也根本無法分辨真僞。

    雲澈連續三次避過星翎的力量,卻也絕不好受,那畢竟是八級神君之力,哪怕碰觸到餘波的最邊緣也必定受傷……遙遠的上空,他眼神陰冷,臉色泛白,嘴角,赫然溢出着猩紅的血絲。

    星翎沒有再出手,面無表情道:“雲澈,你既然敢來,就該知道下場,又何必再做無謂的掙扎呢。”

    他話剛出口,一股氣浪卻驟然罩下。雲澈不再遁離,反而當空迎面,一劍砸向星翎的頭顱……劫天劍所燃燒的火焰,猙獰的像是沸騰中的煉獄之炎。

    星翎眼睛一眯,面對雲澈兇狠絕倫的反擊,只是淡淡的伸出了手掌……手掌與劍身即將碰觸之時,雲澈的雙瞳猛的放大,口中一聲似痛苦、似絕望的咆哮,0身上陡然炸開一團猩血色的玄光。

    Wωω.тt kān.¢o

    一瞬間,雲澈的玄力、氣勢如瘋了一般的暴漲,他的瞳孔、血氣都變成了赤紅之色,如被血染,本就劇烈沸騰的火焰更是直燎蒼穹。

    邪神第五境——閻皇!!

    雲澈身上的這種異變,他們並非第一次見到。封神之戰對決洛長生時,他便是在絕境之下爆發出這股神蹟一般的力量。

    那時的雲澈修爲只有神劫境,哪怕強開一息的“閻皇”境關,都需以命相賭。而今的雲澈已遠非那時可比,已可短暫強撐“閻皇”之下的力量……但也絕不能持續太久。

    星翎眼神微變,而云澈閻皇爆發,傾盡一切的力量已在這一剎那砸下……

    轟————

    巨響驚天,周圍空間一陣可怕的扭曲,爆開的金色炎光之中,星翎的手掌緊緊的抓在劫天劍上,視線之中,是雲澈那如惡鬼般的可怕的眼瞳。

    伸出的手臂被壓下近半尺,抓在劫天劍上的手掌傳來清晰的疼痛感。

    他的雙眼不自覺的睜大……他是星神界的星衛,還是星衛統領,足以俯世的八級神君!

    而明明只有神王境一級的雲澈,竟是生生撼下了他一成的力量!

    這是他這輩子,最難以相信的一幕……還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下一瞬間,他眼神一陰,身上陡然爆發出兩成玄力……

    砰!!

    似擎天之錘當空轟至,雲澈狂噴一口猩血,劫天劍瞬間脫手飛出,整個人如殘葉般橫飛出去,遠遠砸落。

    “雲澈!”

    “姐夫!!”

    茉莉和彩脂同時一聲驚叫。

    “咳……咳咳……”雲澈全身顫抖,趴在地上,連吐十幾口鮮血,每一次都會噴出觸目驚心的血塊。

    一級神王和八級神君……這個差距實在太大太大,比當初他神劫境面對成就神王的洛長生還要大上千百倍,大到根本不可能以任何手段彌補。縱是強開閻皇,亦根本不可能有丁點的反抗之力。

    星翎伸出手掌……手心之處,赫然冒出了一滴血珠。身爲星衛統領,竟被一個初入神王的年輕人造成創傷,這無疑是他畢生之恥。

    所有星衛都冷眼旁觀,無一向前。拿下雲澈,任何一個星衛都完全足夠,根本不需要第二人。

    “雲澈……你……你到底要任性到什麼地步!”茉莉的聲音字字發顫:“你走……你快點走……我求你……”

    她知道雲澈縱在此境之下,依然可以遁離……他有星神碎影和斷月拂影在身,有星冥子都不可能追上的遁月仙宮,再不濟還有彩脂給他的空幻石。他可以走……完全可以。

    雲澈伸手,劫天劍飛回他的手中,他支劍起身,臉色蒼白,身體搖晃,氣息亦是一片大亂,唯有眼神依舊冰冷的駭人……只是,卻看不到任何恐懼與逃離之念。

    星翎手掌握起,緩步走向雲澈……這一次,雲澈沒有後退,也沒有再次舉劍,似乎已徹底明白,他再怎麼掙扎都毫無用處。

    站到雲澈身前,星翎緩緩擡手:“雲澈,任你口齒再利又如何,這世上的善惡對錯,是由強者而定,而不是你!你本罪該萬死,但吾王親令,饒你性命……我便先廢你四肢,待吾王功成,再行發落!”

    星翎五指張開,驟閃玄光……這時,他的後方傳來茉莉冰冷刺心的聲音:“星翎,你若敢動他,我縱成厲鬼,亦要將你碎屍萬段!”

    茉莉縱被結界封禁,她的殺意與餘威依舊讓星翎全身一凜,他不敢回首,淡淡道:“我已非天殺星衛……”

    “呵,你這樣的垃圾東西,也配當茉莉的星衛!?”雲澈低低出聲,他的雙瞳中血絲蔓延,釋放着猶如來自地獄深淵的恨光,他的右手在這時緩緩抓向自己的心口……五指一點點的收緊。

    “哼,我配不配,不是你說了算!”星翎臉色難看,沉聲道。

    “喝!!”雲澈一聲大吼,熄滅的火焰從他身上再度燃起,金色的金烏炎與赤色的鳳凰炎同時爆燃,火光直蔓天際,蒼穹之上,響起嘹亮的鳳凰與金烏之鳴,伴隨着天威浩蕩的神息。

    強烈到不正常的火焰與氣浪讓星翎猛的一驚,連退十幾步……很快,他便反應過來,雲澈這分明,是燃燒了神血!

    如那日惡戰洛長生一般,強行焚燃了自己的金烏神血與鳳凰神血!

    所有的金烏神血與鳳凰神血同時燃燒,雲澈整個人都沐浴在濃郁到極致的火光之中,如炎神降世。但這股威凌卻根本不可能撼動星翎這個層面的強者,他不屑道:“居然還想掙扎,你難道以爲燃燒神血,就可以……”

    他的心臟在這時沒來由的驟然一悸,話語也生生中斷……那一剎那,他像是被一隻毒蛇忽然咬在了心臟與靈魂之上,一股強烈到無法形容的冰冷與恐懼近乎瘋狂的蔓延全身。

    怎麼……怎麼回事……

    而這種感覺,絕不僅是出現在星翎一個人的身上。他的後方,所有的星衛都在這一刻全部變了臉色,瞳孔亦在快速瑟縮,一股可怕絕倫的恐懼與壓迫感不知從何方一點點的罩下……這是他們有生以來,感受過的最可怕的氣息……星神城的下方,彷彿有一尊沉睡無數年的上古魔神正在緩緩的睜開着足以滅世的魔瞳……

    “怎……怎麼回事?”星冥子四處張望,尋找着這股可怕氣息的來源:“誰……是誰!?”

    只有一個人知道答案。

    距離雲澈最近,星翎在駭然之後,清晰的感覺到,這股幾乎是瞬間擊潰他意志的恐懼與壓迫感,竟是來自身前的雲澈。他的眼睛一點點瞪大,直瞪至幾欲炸裂,而那股根本已超出他意志承受界限的壓迫感讓他的腳步本能的一步又一步的後退,他張開口,發出的聲音卻是帶着來自靈魂的戰慄:“你……你……你……你在……做什麼……”

    雲澈的頭顱低垂,沒有人可以看到他的眼睛,他的右手緊緊的壓在心口,緊抓的五指赫然已深深刺入心口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