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沐渙之帶著雲澈和沐寒逸兩人浮於天池正中,他伸手按在兩人天靈之上,手掌放下時,兩手心已分別多了一枚冰藍色的水晶。

    融入雲澈和沐寒逸魂力的魂晶!

    沐渙之轉身,手掌揮灑,一個巨大的藍色光幕鋪在了前方,兩枚魂晶也在這時一左一右平行嵌在了光幕之上。

    「這是你們的魂晶,與你們的靈魂相連,你們的靈魂狀態,以及你們潛入的深度,都會通過魂晶具現在玄陣上。」

    沐渙之身體后移:「你們兩個誰先來?」

    這是決定宗主親傳弟子歸屬的宗門大事,但除了他們三人,其他人全部都留在池畔,沒有一個靠近到天池之上圍觀。

    因為這對他們而言壓根不是什麼競爭,而根本就是沐寒逸一人的表演,結果會是什麼,他們連看都不用看,想都不用想,唯一有所關注的,是馬上會成為宗主親傳弟子的沐寒逸,接下來會不會有更加驚艷的表現。

    沐寒逸謙道:「雲澈師弟先來吧。」

    雲澈也毫不猶豫的拒絕:「我只需達到寒逸師兄的兩成就算獲勝,既然我的成績要以寒逸師兄的為參照,那麼自然應該寒逸師兄先來。」

    「寒逸,你先來吧。」沐渙之道。在任何人看來,雲澈這顯然是不敢……也不可能敢。

    「是。」

    沐寒逸恭敬遵命,他身體踏前,緩緩的吸了一口很長的氣,眼眸閉合,須臾,身體周圍已浮起一層薄薄的藍光,並快速變得深邃。

    冥寒天池依舊安靜的可怕,所有的視線都集中在沐寒逸身上,偶爾偏向雲澈,也依舊唯有憐憫。

    沐寒逸身上的藍光已濃郁到極致,形成了一環環綺麗的光暈。他在這時忽然睜開眼睛,身體快速墜下,直入天池之中。

    光幕上,沐寒逸的魂晶閃耀起來,並投射出一道快速增長的光影……

    十尺……

    三十尺……

    五十尺……

    一百尺!

    速度之快,如穿凡水,轉眼之間,已直落百尺之深。

    「好……好快!」

    雖早知沐寒逸必定表現驚人,但剛剛親身感受過天池之水的眾弟子依然驚的目瞪口呆。

    百尺之寒,竟似對他毫無影響!

    一百五十尺……

    兩百尺……

    三百尺……

    所有弟子盡皆驚的目瞪口呆,而到了三百尺之後,沐寒逸的速度總算是慢了下來,但只是稍慢,依舊驚人無比。

    沐渙之看著光幕,不住的點頭。雖然沐寒逸勝了自己的孫女,但依舊讓他難抑心中的讚賞。

    雲澈雙目輕閉,自始至終沒有看光幕一眼,毫無表情,不知在想著什麼。

    池畔之上,沐冰雲也閉著眼睛,她的玄氣帶著魂音,傳向了遙遠的上空。

    「姐姐,你不可能因為這種事就動怒,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剛才,是真的要殺雲澈嗎?」

    這個世界上,她是最了解她的人。

    「哼!他救你性命,我當然不會殺他,但我動怒為真。」

    沐冰雲的腦中,傳來重若雷霆的迴音,這個聲音讓沐冰雲心神一緩,隨之更加不解:「那你到底為什麼動怒?」

    「這小子破綻百出,暴露星神碎影在先,暴露邪神傳承在後,若發現這一切的不是我,而是他人,他早已死了萬次,連他出身的星球也會遭遇滅頂之禍,而他自己卻渾然不知,還在他完全惹不起的人面前自恃傲骨,張狂無度,簡直蠢到極點,真當自己還在下界么!我豈能不怒。」

    沐冰雲臉色陡變,猛的抬頭:「邪神……傳承?姐姐你在說什麼?」

    邪神……上古諸神時代的至高之神,擁有著創世神層面的無上神力,是強大無匹的神中之神,他的傳承……

    沐冰雲在這時忽然想到了什麼,冰藍色的瞳孔出現了剎那的收縮:「難道……」

    「不必多問,自己看下去吧。」沉重的聲音依舊帶著未消的怒氣:「哼,遇到我算他命大,否則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這也算是我……給他上的第一課!」

    沐冰雲心潮激蕩,難以平復,邪神傳承……在神界都從未有過的創世神層面傳承。關於邪神的記載中,曾提到過他曾經有過「元素之神」的神名。

    而最近有關「邪神」的傳聞,短在八年前……星神界的天殺星神,似乎取到了某種邪神的力量……

    星神碎影……天殺星神……邪神之力……雲澈……藍極星……弒神絕殤毒……天毒珠……八年……異種天賦……無冰凰血脈而強修冰凰封神典……身上兼具寒冰與火焰神力……

    竟然……

    難怪……難怪……

    「這麼說來,你是真的要把他……收為弟子?你該知道,他並不會久留吟雪界。」

    「……」沐冰雲問出之後,卻沒有得到迴音。

    光幕上投射的玄光依然在快速增長,並帶起著陣陣的驚呼聲。

    五百尺……

    六百尺……

    七百尺……

    八百尺!!

    當光幕的投影達到八百尺時,池畔上的驚呼聲直接炸開,原本坐在地上的弟子全部都站了起來,目瞪口呆的盯著光幕。

    八百尺,這樣的長度對神道玄者而且不過是瞬息之距,但對於冥寒天池的深度……卻是一個極其可怕的數字!

    雖然在場的都是冰凰神宗最頂尖的弟子,但,毫不誇張的說,其中近半數,若是接觸到這個深度的寒氣,將會直接絕命,連掙扎都不會有。

    而沐寒逸依然在繼續向下,沒有半點要停下來的跡象。

    八百二十尺……

    八百五十尺……

    八百八十尺……

    九百尺!!

    呼喊聲完全消失,所有弟子都眼睛瞪大,徹底屏息。眾長老宮主也都露出了深深的驚容。唯有沐芸止面露微笑……因為她知道,沐寒逸的極限依舊不止如此。

    到了這裡,沐寒逸的速度已變得格外緩慢,但依舊在繼續下潛。

    九百二十尺……

    九百四十尺……

    九百五十尺……

    …………

    他每下沉一尺,速度都會慢上一分,但始終沒有真正停滯。所有的目光都死死的鎖定在光幕之上……他們在見證由弟子一輩創造的歷史!而從九百尺開始,每一個剎那,都是新的歷史!

    九百七十尺……

    九百八十尺……

    九百九十尺!!

    沐寒逸下沉的速度已是極度緩慢,每一寸都似是在跨越天塹,眾人的心跳也跟著緩慢了下來,瞪大的眼瞳,唯恐錯過任何一個瞬間。

    一千尺!!

    這一刻的震驚,強烈到彷彿有一尊重鎚砸在了每個人的靈魂之上。就連離光幕最近的沐渙之都久久瞠目。

    千尺之下,沐寒逸終於到了極限,他在千尺深度只停留了半息,便開始掙扎著上浮,只是,他上浮的速度很慢,光幕之上,沐寒逸的魂晶所釋放的光芒也開始變得混亂了起來。

    「快救寒逸!」沐芸止急喊道。

    不用她出聲,沐渙之已是閃電般的出手,磅礴的玄氣直穿千尺池水,罩在了沐寒逸的身上,將他快速帶出。

    池面破開,沐寒逸的身影被遠遠甩出,跌落在池畔之上。他面如白紙,氣息微弱,全身都在劇烈的哆嗦,但依然掙扎著起身,向沐渙之跪拜道:「弟子……謝大長老救命……」

    沐芸止閃電般的移至,手掌按在他的背上,為他驅散寒氣。

    「哈哈哈哈,」沐渙之卻是大笑起來:「不愧是這一輩最傑出的弟子……之一,竟是直達千尺,回想我們這一代,一甲子之下,能有幸進入天池者,從無一人能達千尺之深,真是可喜可嘆啊!」

    「恭喜寒逸師兄。」

    「寒逸成為親傳弟子的確再合適不過了。」

    沐寒逸如此拚命,顯然是為了在界王面前展現自己。而他也無比驚艷的做到了,他的天賦之高,體質之佳,寒冰造詣之深,讓在場之人無不深深驚嘆。

    而那些長老,都已向沐芸止投去羨慕的目光。

    「寒逸,不要分心,先全力驅散寒氣,過會兒就要重新拜過宗主,萬萬不可有半點失禮。」沐芸止不惜調動全身玄力,以在最短時間內讓沐寒逸恢復足夠狀態。

    「是,師尊。」沐寒逸也閉上眼睛,壓下內心極度的興奮,開始全力驅寒,心中已經開始在想過會兒重新拜過宗主時該說些什麼。

    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綻放出耀眼光環的沐寒逸身上,而依舊立於天池中心的雲澈,則像是被遺忘了一般。

    「雲澈,該你了。」沐渙之出聲,這才讓人們頓時想起這場「對決」還有另外一個人:「寒逸深入了天池共一千尺,你只需達到他的兩成,也就是兩百尺即可。」

    沐渙之說完,池畔頓時一片竊笑。兩百尺?笑話,能七尺就頂天了!

    因為雲澈的身高就七尺多點。

    誰都可以想到,他進入冥寒天池的唯一後果,就是連身體帶玄力都被直接凍結,根本不可能再繼續下潛一分。

    雲澈踏前,沒有說話,甚至沒有運轉玄氣,直接就這麼墜向了天池之中。

    在眾人看來,他這顯然是直接放棄,因為再怎麼掙扎也是無用。在他墜下的同時,沐渙之已是同時伸手,準備將他被池水封結之後將他救出……畢竟,他觸怒宗主,雖必死,也該由宗主親自裁決。

    但他伸出去的手,連同他的表情同時僵在了那裡。

    墜入天池的雲澈沒有如預料中的那般被直接封結停滯,而是下潛而去,下潛的速度雖然遠不及沐寒逸,但也不算慢。

    ————————————

    【哎!到了今天都還沒來暖氣,凍的我都胖了好幾斤,簡直憤怒!】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