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今日之前,有人讓星冥子出手對付一個年齡才半甲子的小鬼,他一定會當場大怒,甚至可能怒而出手,將那人轟殺成渣……因爲這是對他一個星神長老,一個至尊神主的莫大侮辱。

    成就神主,便是成爲了天地的主宰,可以傲然世間,承諸世萬靈的仰望。這種地位和傲然是無上的,也是不可撼動和觸犯的。

    當日在封神之戰,洛孤邪怒極之下對雲澈出手,一朝之間從東域第一人成爲天下笑柄,而他星冥子,一個星神長老,至尊神主,若是親自下手對付雲澈,同樣會被世人嗤笑,連他自己都會深以爲恥。

    方纔星衛在雲澈的劍下如稻草般被層層轟殺,他面色鐵青,心中驚怒交加,卻始終沒有一次出手,而現在,星神帝一聲大吼,終於將他心中最後的那層“矜持”粉碎,他瞬時如一隻大鷹般騰空而去,一股氣浪當空炸開。

    神主之力,驚空駭世,那一瞬間當真是天地變色,驚恐中的星衛看到星冥子出手,無不露出狂喜之態,心中驚懼如潮水一般極速退去。

    “雲澈小兒……受死!”

    星冥子心中怒極,再加上雲澈帶來的陰影與星神帝的格殺令,他這一出手,那恐怖絕倫的威壓讓下方星衛幾欲跪地……赫然是八成以上的真力!

    分明,是欲要雲澈直接轟殺……轟殺至屍骨無存!

    嗡————

    只是一瞬間,緋紅火海便被這股太過可怕的威壓完全覆滅,看不到了半點火光,就連一直在極速升騰的高溫也被驅散。

    星冥子身上所釋放的玄光同樣是星芒,但比之星衛,他身上的星芒濃郁如實質,本是遙遠的空間一瞬拉近,象徵着當世最高層面的神主之力重重的轟擊在雲澈的身上。

    轟嚓!!

    這是神主之力,足以翻覆一個無際滄海,甚至毀滅一個小型星辰……何況一個人的軀體。

    “姐夫!!!”彩脂一聲驚叫,一雙星瞳在極度的驚恐下完全失色。

    力量爆鳴聲淹沒了世間的一切,如有一顆星辰在空中炸裂,將蒼穹徹徹底底的撕裂,整個星神城的上空像是一面破碎的玻璃,佈滿了成千上萬道空間黑痕,而在沒有散盡的餘力之下,這些黑痕拼命的掙扎扭曲,卻是久久不能癒合。

    火焰凝聚中的九陽天怒完全潰散,雲澈全身爆開一片觸目驚心的血霧,驟然橫飛出去,直穿百里,重重的砸在一塊巨大的星辰石上。

    一聲轟鳴,星辰石直接碎裂倒塌,散落的星辰碎片轉眼將他掩埋其中,然後再也沒有了動靜。

    唯有道道血流從星辰石的下方緩緩溢出。

    而落點的前方,連着一道近一里長的腥紅血痕。

    “姐……夫……”彩脂閉上眼睛,埋首在茉莉的胸前,纖瘦的肩膀不斷的抽搐着。而茉莉,她依舊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應,似乎從雲澈強開彼岸修羅那一刻,她便已失卻了心魂。

    星冥子從空中落下,手中星芒消散,他看了雲澈葬身的地方一眼,臉上沒有哪怕一丁點的快意,唯有一片低沉。

    “星冥子居然用了八成的力量。”一個星神長老輕輕一嘆,他雖如此說,心中,卻絲毫沒有感覺到誇張。

    “他怕了……這樣的怪物,又有誰會不怕?”另一個星神長老道,這一擊之下,雲澈十死無生,他心中亦是如釋重負:“好在此子年輕氣盛,爲了所謂情重,竟明知送死還要前來……否則,若是他足夠成熟隱忍,將來……呼……”

    兩個星神長老說着,同時看了星神帝一眼,心中一陣慶幸。

    太可怕了……一級神王暴走轟殺五百神君……而且纔不到三十歲啊……實在太可怕了……

    世界歸於安靜,但衆星衛依舊是頭皮發麻,灌滿胸腔的涼氣久久無法散去。星冥子掃了周圍一眼,向星神帝拜下:“吾王,老朽錯估此子實力,未能及時出手,讓五百星衛白白送死,此罪……老朽難辭其咎。”

    星神帝臉色一陣變幻,顯然依舊心神難定,他哪管什麼罪不罪,沉聲道:“馬上將雲澈毀屍,一根頭髮都不許留下!”

    一個半甲子的小輩,居然讓星神帝忌憚到死都難以安心,這種事從未有過,以後也斷然不可能有。星冥子立刻俯首:“是!”

    咔……

    他話音剛落,一聲輕微的響動遙遙傳來——赫然,來到那片掩埋雲澈的星辰碎石。

    雖只是一聲很輕微的響動,卻是幾乎讓所有人瞬間側目,而下一個瞬間,星辰石忽然猛烈炸開,伴隨着一股彌天的煞氣與血氣。

    “什……”星冥子如被一箭穿身,猛地站起。在他釋放到最大的瞳孔之中,本該橫死,絕無可能還活着的雲澈竟緩緩的站起,他全身都在滴血,劍身也已完全被鮮血淋染,但,那股迎面撲來,混着濃烈血腥氣味的氣息竟絲毫沒有減弱……

    不,是比剛纔還要可怕!

    尤其他的一雙眼睛,他從沒有見過如此可怕的瞳光。

    “你……”星冥子站在那裏,大腦出現了近半息的懵然,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竟然沒死?”

    “那可是三十七長老近乎全力的一擊!”

    “這……這這……這……這怎麼……可能……”

    這一幕帶來的驚駭,無異於傳說中的鬼神臨世。星冥子驚懼與極怒下的一擊有多強橫,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但云澈竟然還活着……怎麼可能還活着!?

    不但活着,而且氣息似乎愈加恐怖。

    在所有人驚悚的目光中,雲澈拖着血淋淋的劫天劍,緩緩向前……嗒,這一步,像是踩在所有人的心臟上,讓他們身體都跟着驟縮,而下一瞬,雲澈一聲嘶啞的吼叫,如瘋癲的惡鬼撲向了星冥子,鳳凰炎與金烏炎在他的身上重新融合,緋紅火光混着血色玄光,衆星衛目光觸及,瞳孔如被針扎,全身更是冰寒刺骨。

    一個出身下界,師承中位星衛,年齡不到半甲子的小輩,攻向一個擁有主宰之力的真正神主,何其荒謬、滑稽、可笑的一幕,但在場沒有一個人笑的出來。

    星冥子眉頭大皺,臉色沉下,雙手星芒閃耀,直抓向當空轟至的劫天劍,但當劍威緋炎臨身之時,他的瞳眸卻驀地一縮。

    砰——

    一聲悶響,兩人腳下的玄石瘋狂炸裂,爆開的炎光與星芒將周圍千丈空間毀得千創百孔,星冥子雙手抓在了劫天劍上,本欲將劫天劍直接奪過的他卻猶如抓在了煉獄烙印之上,那痛苦到根本不符常理的燒灼感一瞬間刺穿了他全身所有的神經。

    “啊!”

    身爲傲世神主的他竟是脫口一聲怪叫,慌忙撤手,而他身體本能的退卻讓雲澈的力量猛壓而上,生生粉碎了星冥子的星辰之力,絕望劍威直中星冥子的胸口。

    星冥子上身後仰,然後猛地倒翻了出去,腳下沾地時劇烈搖晃,險些栽倒。

    “三……三十七長老!?”

    衆星衛全部傻在那裏,衆星神長老亦是根本顧不得儀式,一大半驚身而起。

    星神界三十七長老,一個世人眼中至高無上的“神明”,竟被雲澈……一劍逼退!

    星冥子雙目圓瞪,發須倒豎,直迎雲澈的一劍,竟是自己被逼退,他心中的驚怒十倍於前,更爆發出今生最大的屈辱……驚駭、極怒、屈辱之下,他的大腦甚至出現了輕微的眩暈感,而更清晰的,是他雙手傳來的錐魂之痛。

    兩隻手掌的掌心都印着一道不斷深的紅痕,以神主之意志,哪怕手掌被切下,也會面不改色,但這兩道本該是微不足道的灼痕,卻像有億萬把淬毒的鐵鉤在他的身體與靈魂中撕扯扎刺,讓他的兩隻手臂都在痛苦中不停的抽搐。

    “小兒,你…竟…敢……”

    星冥子全身發抖,但他狠話還沒說完,雲澈已是驟撲而至,噩夢般的緋炎燃着天狼劍威,兇狠的砸向星冥子的頭顱。

    轟隆!!

    炎光之中,星冥子瞬身而起,遠遁數裏之外,竟是沒敢硬接……他怕的不是雲澈的劍威,而是再不敢碰觸他的火焰。而又一次退離,無疑是辱上加辱,他面孔扭曲,一聲錚鳴之音,手中抓起了一把蒼白色的鎖鏈,甩動間捲起足以撕裂星辰的天威,如天降霹靂,直砸雲澈。

    “居然被逼出鎮星鏈……難道,雲澈的力量,真的已經到了……神主層面?”天元星神荼蘼喃喃道。

    鎮星鏈足有百丈之長,甩落時的光痕將空間層層砸斷,雲澈目光如血,身後血狼咆哮,劫天劍直砸而上……

    錚!!

    劍鏈碰撞,那一聲錚鳴幾乎瞬間粉碎了所有星衛的耳膜,而星冥子再一次睜到極致的瞳眸之中,自蘊斷星之威,又傾注他極怒之力的鎮星鏈竟被雲澈一劍震開,可怕的劍威沿着百丈鎖鏈傳至他的右臂,讓他全身劇震,右臂更是出現了剎那的麻木。

    雲澈受到他一擊未死已是難以置信的奇蹟,他被雲澈逼開,是畏懼他的火焰。現在,他祭出鎮星鏈,就連神主之力也在暴怒與恥辱下再不保留……

    竟被雲澈一劍震開!

    這……不……可……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