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惡戰中的分神是大忌,哪怕只有一剎那,星冥子又豈會不知。只是,鎮星鏈被轟開所帶給他的震駭實在太大太大,簡直無異於信念崩塌……他分神之際,耳邊一聲怪吼,雲澈已是近在咫尺,那雙血瞳在此刻的星冥子眼中已無異於真正的惡魔之瞳。

    他畢竟是神主,反應快猛絕倫,鎮星鏈瞬間反甩,捲起一股駭人的空間風暴,將雲澈轟至的緋炎與劍威都強行扭曲。

    錚!!

    叮————

    嚓!!

    劫天劍與鎮星鏈瘋狂碰撞,這是神主層面的對撞,帶起的撞擊之音撕裂着蒼穹和大地,撕裂着空間,撕裂着所有星衛的耳膜,逐漸的連他們的五臟六腑都幾近被震裂,有數個初入神君的星衛已是嘴角溢血,全身酥麻。

    火焰與星芒鋪滿了天空,星神城每一息都在捲動着可怕絕倫的空間風暴……雲澈在和星冥子僵持,沒錯,他面對着一個真正的神主,竟可以和他的力量僵持。

    意味着,他身上此時所涌動的力量,已是真的踏足於神主的層面。

    這本是他多麼渴望奢望的力量,若能忽然擁有這樣的力量,他本該是欣喜若狂。但,他的心中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與悸動,唯有無窮無盡的怨恨與殺意。

    因爲,這不是他的玄力,而是生命與靈魂之力,是邪神的絕望之力!

    而星冥子卻是越來越驚,直至驚駭欲絕。

    轟嚓!!

    一聲爆鳴,一道無比巨大的空間溝壑炸裂在上空,兩人同時吐出一口鮮血,向後橫飛而去,但云澈卻在半空生生停滯,剎那熄滅的火焰再次爆燃,如隕石天墜,向星冥子轟落。

    星冥子全身血氣翻騰,雙瞳瞪大欲裂,心中不斷滋生的戾氣更如魔鬼一般,他顧不得壓制沸騰的血氣,一聲咆哮,拼着傷勢加重,所有玄力毫無保留的爆發,鎮星鏈閃動着遮天蔽日的星芒砸向上空。

    面對有着斷星之威,又傾注了星冥子暴怒全力的鎮星鏈,雲澈下墜的速度絲毫不減,軌跡亦沒有任何的偏移,唯有劍身燃燒的緋紅火光生生壓下了鎮星鏈的星芒……但劍威所指,卻不是鎮星鏈,而是他的軀體!

    “你!”星冥子大駭,雲澈這分明是要以命搏命。但他全力之下的力量爆發又豈能收回,他雙目血絲炸裂,一聲暴吼:“找死!!”

    砰!!!

    一聲爆響,雲澈的右胸被鎮星鏈瞬間貫穿,龍骨盡碎,炸開一個足有拳頭大小的血洞,而他的劫天劍威也重重的轟在了星冥子的胸前。

    噗——————

    星冥子胸前血花碎骨飛濺,口中狂噴出一道數丈高的血箭,雙腿更是直跪在地。

    巨大的反震力下,雲澈倒飛至遙遠的高空,血洞貫穿的胸口飛血淋落,但他的身體尚未平衡,便在所有人駭然的目光中再次轟落,怒嚎的狼影與他憤怒怨恨的嘶吼戰慄着所有人的靈魂。

    他根本不顧傷勢,不顧性命,比瘋子還要癲狂,比魔鬼還要暴戾。

    雲澈那一劍之下,星冥子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全部移位,心臟險險崩裂,而云澈的傷勢絕不比他輕,右胸被鎮星鏈貫穿,侵入他身體的星辰力或許足以摧毀他的內臟,至少帶走他半條命……卻是做夢都想不到,雲澈竟是根本不顧命,當空罩下的威勢,比之剛纔幾乎絲毫未減。

    瘋子……瘋子!!

    兩個字眼在他的腦海中嘶叫,他已根本來不及壓制傷勢,拼着內傷加劇,神主玄力再度爆發,如流光一般爆閃而去。

    轟!!

    雲澈一劍擊空,重傷的胸口暴開大蓬的血泉。全力瞬身的星冥子亦被點燃了所有的戾氣,硬是沒有趁機平緩氣血和傷勢,鎮星鏈轉瞬穿刺空間,纏繞在劫天劍身上。

    就在星冥子準備以鎮星鏈將劫天劍捲走之時,雲澈身上紫芒一閃,炎光化作紫芒,足以撕裂一切的天道劫雷沿着鎮星鏈瞬間傳導至星冥子的身上。

    “啊!!”

    星冥子一聲慘叫,右臂血肉全部翻開。劫天劍輕易擺脫鎮星鏈,狼嚎嘯空,一記天狼斬轟出,巨大的血狼之影帶着遍體雷光,重轟星冥子。

    當!!

    星冥子勉強捲回的鎮星鏈被直接震飛,他雙臂齊出,死死抵住天狼之影,手臂血管根根爆裂,身體如被暴風席捲,足足倒滑數裏,將星神城堅硬無比的地面犁出數里長的深溝才堪堪抵消天狼斬的力量……但他還沒來得及喘口氣,雲澈的血瞳便已近在咫尺。

    轟————

    沒有了鎮星鏈,亦無從避開,星冥子不得不雙臂擎起,強行抓在劫天劍上。一聲震響,星冥子腳下的玄石崩裂,大半個身體被生生砸入地面之下,身上亦爆開十幾道血花……他雙臂死死撐住劫天劍,一雙爆凸的眼珠血紅欲裂。

    那是恐懼……

    他怕了,他在恐懼……他一個至尊神主,竟在恐懼。

    瘋子……瘋子……瘋子……瘋子!!

    這個世上真的存在魔鬼,還是個瘋了的魔鬼!!

    星冥子感覺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個噩夢,一個才神王境,在他們眼中找死強闖的小輩,竟然殺了他們數百星衛,逼得他降尊出手,在他力量下不死,然後竟能與他抗衡……又是轉眼之間,自己竟被他傷到,壓制到如此地步!

    噩夢……只有噩夢才能解釋這一切。

    “呃呃呃呃!!”雲澈全身是血,但他的絕望之力卻怎麼都不肯因此有半分的減弱,“咔”的一聲,下方的玄石再度崩裂,星冥子的軀體亦再次下陷,幾乎只餘手臂頭顱在外。

    就在這時,撕空之音響起,兩道極強的玄光從後方射至,直中雲澈的後心。

    雲澈全身劇震,被遠遠轟翻出去,身上再添兩個血洞,而釋放玄光的兩個人影也已大吼一聲,齊撲雲澈,一把星神槍,一把星神劍直刺雲澈的要害。

    能在此時出手者,唯有星衛。

    而這兩人卻絕非普通的星衛,而是兩個星衛統領。

    直屬星神帝的天魁星神統領,以及天元星神統領!

    兩個十級神君!亦是所有星衛中的最強者,未來可以說必將位列長老之席。

    星冥子親自出手對付雲澈,已是極大的降尊,在側的星衛沒有一個人敢出手相助,否則必引來星冥子之怒。但事態的發展,又一次粉碎了所有人的預想,他們已顧不得後果,不得不出手。

    十級神君,距離神主只有最後一步之遙,星神界最強的兩大星衛,他們合力之下,爆發出的是連神主都不得不正視的威勢。

    雲澈重傷之下再遭重創,本該短時間甚至長時間的力潰,但兩星衛力量剛至,他卻是猛然回身,驟撲而來的戾氣與恨光讓兩大星衛統領如被利刃穿魂,心臟驟緊,涌動的力量亦怯縮了數分,而血色劍芒已捲動着腥氣橫掃而至……

    轟隆!!

    這股力量之可怕,幾乎讓兩大星衛統領心膽碎裂,他們凝聚在一起的力量只堪堪支撐了半息便被完全泯滅,四隻手臂血肉橫飛,星神槍與星神劍都險險脫手……他們尚驚魂未定,第二波力量已直罩而下。

    “哇啊啊啊啊!!”

    一聲慘叫,兩大星衛統領像是兩個破碎了的血袋,在力量風暴中灑血飛出。雲澈騰空而起,想要給他們葬命一劍,卻在這時身體劇晃,猛吐一大口鮮血,從空中直栽而下。

    嘶啦!!

    就在這時,鎮星鏈帶着錐目星芒穿刺空間,直衝栽地的雲澈,然後死死的纏繞在他的右臂上。

    鎮星鏈的另一頭,星冥子喘着粗氣,滿臉是血,已看不到了半點身爲至尊神主,身爲星神長老的威儀,整張臉扭曲的比惡鬼還要猙獰……他屈尊對付雲澈,卻在雲澈手下被傷至如此悽慘,還要依賴星衛的偷襲才得苟安。

    他感覺一生所有所有的顏面與尊嚴都被粉碎殆盡,只餘撕心徹骨的無盡屈辱。

    鎮星鏈牢牢的纏繞於雲澈的右臂,這是趁雲澈傷勢爆發下的偷襲,比兩星衛的暗襲還要卑劣,以星冥子的神主之尊,以往就是面對同級別的對手,他也絕對不屑於此,但此刻,他的臉上卻只有扭曲的快意,就連聲音,亦變得嘶啞癲狂。

    “雲澈……你給我死……死……死!!”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鎮星鏈猛然收緊,在爆開的血霧中深陷皮肉,鎖死在雲澈的臂骨上。雲澈的手臂扭曲,口中發出痛苦的低吼,雷光直貫右臂,躁亂的掙扎着,但那鎮星鏈卻如惡魔之觸,任憑他如何掙扎都無法震開,反而越收越緊。

    “呃……呃啊啊……”雲澈的身體亦跟着扭曲,身上的雷光一片暴亂,口中的低吼一聲比一聲痛苦。星冥子將力量死死傾注於鎮星鏈,獰笑道:“被鎮星鎖死,你就是神都別想掙脫!給我……受死!!”

    嚓!!

    鎮星鏈再次收緊,將雲澈的整隻右臂生生勒鎖成一個扭曲到可怕的形狀。

    “呃啊啊……”雲澈痛苦嘶吼,他的血色瞳孔在這時忽如炸裂,口中發出一聲撕心裂魂的嘶吼:“啊啊啊啊啊!!”

    右臂所有力量收起,左臂劫天劍起,狠狠的轟在了右臂之上。

    砰!!

    “啊————”

    在彩脂一聲長長的尖叫之中,雲澈的右臂在劫天劍下爆裂,化作紛飛的血肉碎骨。

    這一劍之慘烈,讓天地都爲之驀然昏暗,擺脫鎮星鏈的雲澈沒有剎那停滯,更沒有再發出一聲痛吟,僅餘的左臂抓起重燃炎光的血劍,直轟剎那駭然的星冥子。

    這一劍,直中星冥子的天靈。

    噗轟----

    星冥子頭骨碎裂,腦中如有萬千洪鐘震響,直挺挺向後倒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