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的記憶里,有著些許遠古諸神時代的傳聞。其中,包括著當年誅天神帝末厄以誅天始祖劍將一個魔帝及其座下九百魔神放逐至混沌之外的秘辛。」

    雲澈點頭。這些,是當初金烏魂靈向他所說,末厄以逆世天書碎片為引,以共同參悟逆世天書為由將那個魔帝引至,隨後以誅天始祖劍轟開混沌之壁,將那名魔帝和帶來的所有魔神都轟到了混沌之外。

    【印象模糊的請回翻921-922章,很重要!】

    而混沌之外,是永恆的虛無。落入其中,永遠不可能回來,或許唯一的後果,就是在虛無中化作虛無。

    「那你可知,誅天神帝末厄,為何要強行將那名魔帝抹殺?」

    少女聲音柔柔弱弱,如月下軟語。

    雲澈微微一想,道:「當初金烏魂靈告訴我,誅天神帝末厄無比的剛正和嫉惡,認為使用負面玄力的魔是罪惡的存在,而逆世天書的碎片是混沌之初的始祖神所留下,絕對不能落入魔族的手中,於是他用這個方法強行奪了過來。」

    「唉,」少女輕輕嘆息,透著遠古的無奈:「當年,這的確是覆滿神族與魔族的傳聞,是那時的諸神與諸魔盡知的『真相』。但……誅天神帝末厄是性情極端剛正嫉惡之神,也自然極端不屑卑劣行徑,也正因如此,那名魔帝才會沒有太大防備的坦然赴約。而末厄,卻就此以逆世天書為誘餌,暗算了那名魔帝。」

    雲澈張了張口,心中微震。

    「誅天神帝末厄並不能完全駕馭誅天始祖劍,每一次動用誅天始祖劍的力量,都會折損大量的壽元。他雖可戰勝那名魔帝,但絕無可能不依仗誅天始祖劍的力量戰勝魔帝加九百魔神。而他拼著折損大量的壽元,依然動用了誅天始祖劍。」

    雲澈:「……」

    「被末厄暗算的魔帝,名為劫天魔帝,是四大魔帝之一,在魔族等同於神族創世神的存在。神魔兩界雖一直互不相容,但也從未真正的徹底交惡,而暗算抹殺一個魔帝,無疑會引發整個魔界的震怒,後果,很可能會導致神魔兩界徹底仇視,引發惡戰……那會是無法想象的災難。這一點,誅天神帝末厄也不可能想不到。」

    雲澈:「……」

    「寧肯卑鄙暗算,寧肯大損壽元,寧肯不顧神魔徹底決裂互仇的後果,也要將劫天魔帝抹殺……其原因,又怎麼可能只是因為本就屬於魔族的逆世天書碎片。」

    「那……究竟是什麼原因?」雲澈眉頭重重沉下,心跳加速……少女在講述的,赫然是金烏魂靈,甚至遠古諸神都不知道的隱秘。

    雖然不知道這個少女為什麼要告訴自己,但他已隱隱感覺到,自己接下來將聽到的,會是一個驚破天的遠古之秘。

    少女的聲音在他心魂中響起,字字都深深印入了他靈魂最深處:「那名被放逐的劫天魔帝,是魔族四大魔帝中唯一的女性魔帝,她還有另外一個身份……」

    「邪神的妻子。」

    五個字,字字石破驚天。

    ……

    …………

    「什……什麼!?!?」雲澈愣了足足十息,才發出一聲失控的嘶吼。

    邪神……神,那時還是創世神。

    劫天魔帝……諸魔之帝,魔族最強大的魔!

    神族與魔族,居於相悖世界,互不相容的兩族……

    而這兩個神族與魔族最頂尖的神與魔,居然……是夫妻!?

    這怎麼可能!?

    這……這是怎麼回事?

    「不僅如此,他們,還有了一個後代……一個神與魔結合,禁忌的後代!」

    「……」雲澈的嘴巴更大的張開,許久,才在懵然中道:「這才是……誅天神帝末厄不擇手段不計後果也一定要殺劫天魔帝的原因……那個魔帝居然是邪神的……嘶,怪不得那之後,邪神會和末厄惡戰一場。」

    剛正、嫉惡,對魔族絕不相容的誅天神帝末厄,又怎麼能容許一個神……還是創世神竟戀上一個魔帝,還有了後代!在他眼裡,這必定是神族最大的恥辱,這個恥辱,唯有讓劫天魔帝永遠消失……才能真正洗刷。

    「這個禁忌的秘密,神族之中,唯有創世神知曉。而我那些年,有幸服侍於生命創世神黎娑的座下,在一個極其偶然的場合下知曉了此事。生命創世神黎娑要我立下重誓,絕不可將其泄露半個字……我也就此,成為了創世神之外,唯一知曉這個禁忌秘密的神靈。」

    「最終,卻也成了我縱然以這種形式卑微苟存,也始終不甘消散的原因。」

    的確,以遠古時代神與魔的立場,這的確是一個禁忌的秘密,一個絕不能為諸神知道的秘密。因而,那時流傳的所謂「真相」,就成為了誅天神帝末厄是為了逆世天書碎片才暗算劫天魔帝,誅天神帝末厄也不可能會去澄清。

    對了,也是在那之後,邪神摒棄了創世神之名,自封為邪神……原來這背後,竟然有著如此禁忌的原因。

    少女的聲音繼續在他心中響起:「那之後,邪神與末厄惡戰一場的事,你也已經知曉。只不過,邪神清楚末厄的性格,他就是太過剛直,太過嫉惡,太過神魔不相容,他強殺劫天魔帝,也是為了神族的尊嚴名望,以及防止敗露后的神族動蕩,若末厄是罪惡卑劣之人,絕不可能得到誅天始祖劍的承認。」

    「因此,他自知永遠無法向末厄復仇……那場惡戰,亦不完全是邪神的發泄,我隱隱約約的從生命創世神黎娑那裡聽聞,那場決戰,將決定邪神與劫天魔帝所生後代的命運。」

    「後代的命運?那他們究竟是誰贏了?那個後代又怎麼樣了?」雲澈有些急切的追問道。

    創世神與魔帝的後代……一個徹底的禁忌存在啊。

    「不知道。」少女輕緩的回答:「那時神界最多的傳聞,是邪神勝了。但,除了末厄和邪神,應該沒有人真正的知道最終結果。只知道,那之後,邪神便摒棄元素創世神之名,以邪神自封,從此變得格外孤僻自閉,極少現身,再不插足任何神族之事,而他和劫天魔帝的禁忌後代……從未出現過,亦從未有半點相關的傳聞,就連知道其存在的,應該也唯有創世神與我。」

    「……」雲澈在腦中慢慢的消化著這些在遠古時代都是天大秘密的信息,隨之,他疑問道:「既然,這些都是禁忌,你也向生命創世神發重誓絕不告訴任何人……為什麼你會主動告訴我這些?」

    「因為,你必須知道。」

    「我……必須知道?」雲澈指著自己,滿臉錯愕。

    「誅天神帝末厄至死都不知道,他當年為了神族尊嚴而做下的決定,引來了何等翻天覆地的後果。而這個後果,一直延續到今天都沒有真正結束……百萬年前,是神魔兩族的滅亡。而後……就連人族,都有可能因之而覆滅。」

    「而若那一天真正來臨,背負著邪神力量的你……將會是唯一的希望。」

    嬌軟的少女之音,卻是驚的雲澈目瞪口呆,如聞虛幻天音。

    「你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你說的『那一天』,究竟是哪一天?」雲澈的語氣很急切,也重了很多。

    他能識出自己的邪神之力,就算不是冰凰本體,也必定是真正的神靈……那麼她的話,至少不會是虛假之言。

    「我現在無法告訴你,因為現在的你太弱小,還無法承受那個可怕的真相。你現在最需要的,是成長,太早背負,只會嚴重影響你的成長。你現在只需要知道兩件事……一件,是儘快的成長,讓你的邪神力量足夠的強大,第二件,是要愛惜自己的生命,一定要好好的活著,若你死了,那麼最後的希望,就會徹底熄滅。」

    我?最後的希望……

    怎麼有一種……被上天選中做救世主的奇怪感覺?真的假的?

    除了驚訝茫然,雲澈並沒有覺得激動之類,反而有點莫名其妙。

    雲澈想了一想,終是沒有再追問,而是點頭道:「我知道了。雖然完全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但至少,我一直都很惜命。」

    「……」少女沉默半晌,幽幽道:「你是我所見過的,最不惜命的人。」

    雲澈:「……」

    「你的人生太短,閱歷太淺,力量和靈魂都太弱太弱。而若有一天,你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已經足夠強大,自己的意志和覺悟已經可以承擔的起足夠的波瀾和重任,你再來找我,我會告訴你所有的真相……」

    「並把我所有的力量都賦予你。」

    「你……把所有力量都給我?那你……」看著寒冰中的少女,雲澈滿臉驚色。這不僅僅是賦予力量的問題……其伴隨的後果,無疑是她將就此徹徹底底的消亡。

    少女如訴般輕念:「我無法做到邪神那般偉大,但這是我最後能做的事,也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歸宿。」

    雖然,真相是什麼,他全然不知道,但他心中,已對寒冰中的少女生了無法言語的敬慕,他無比鄭重的點頭:「好!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一定會再來找你的。」

    「我會在這裡安靜的等待那一天,我也相信著,命運不會殘酷到在毀滅諸神諸魔后,還要將人族葬滅……邪神的傳人,能知道你的存在,我已前所未有的安心,你去吧,上面,有人在等待著你。」

    雲澈點頭,不過他不知道,天池之外,其他人都已離開,等待的只有吟雪界王一人而已。

    「你……能不能回答我一個問題?」離開之前,雲澈猶猶豫豫的問道。

    「你是否想問,如何在玄神大會之前,達到你認知中的神劫境?」少女一語說穿了他的心思。

    雲澈點頭。

    「我無法助你,這畢竟,已不是我的世界,我的時代。不過,以如今的吟雪界王為師,的確是你最好的選擇。她有著強大的實力和極高的智慧,她比你的上一任師父,更適合做一個玄道師父。只不過……」

    「只不過?」雲澈瞪了瞪眼睛。

    「她常入冥寒天池修鍊,我的神識可以感知到她的一切。她的性情頗為怪異,有著兩個不同的極端……我的語言難以言明,你今後與她相處,便會知曉。」

    性情……兩個極端?

    什麼鬼??

    極端,便是極度的趨於一個方向,兩個極端本就是悖論……何況是在性情之上。

    雲澈緩緩點頭:「我知道了。雖然我不知道將來會怎麼樣,我也從不認為自己能偉大到背負什麼……額,奇怪的使命之類,但,還是希望到時候不會讓你失望。」

    說完,雲澈不再停留,玄氣釋放,向上方逆水而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