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雲澈連忙搖頭:「不不不……這個……都怪師姐長的實在太好看,每次都……都會……不小心胡言亂語……」

    妖女美目一眯,唇角的笑妖媚無比,又帶著絲絲的怪異:「聽說,你馬上就會成為宗主的親傳弟子,真是讓人羨慕呢。」

    「啊哈哈,原來大……咳,師姐已經知道了,這個,只是僥倖吧。」雲澈努力的笑,心跳的頻率卻是一片混亂,只能心中不斷抽氣……這個女人,真要命……這就是傳說中的天生媚骨么?

    妖女巧笑嫣然,她忽然腳步輕緩,搖曳生姿的向雲澈走來……她似是只走了兩步,雲澈眼前卻是忽然一朦,一具似魔如妖的身軀已近在身前。

    忽然離的這麼近,雲澈竟久久沒有反應過來,就這麼愣在那裡。眼前,是妖女足以媚傾天下的容顏,一雙水汪汪的鳳眼裡眸光盈盈,分外冶麗。似欲撲進他懷裡,盡顯風情。

    他的目光不自覺的向下……目光如此之近,才發現她胸前的冰凰圖紋豈止是被撐擠變形,根本已到了炸裂的邊緣。雪衣下的峰巒渾圓飽滿,宛如兩團巨大的雪白玉球,如此驚人的分量,卻沒有絲毫的下垂之態,而是無比高傲的挺起著。

    甚至,雲澈隱約嗅到了一股香郁到過分的**。

    在雲澈的呆懵中,妖女緩緩抬起一隻芊芊柔荑,剔透如玉的指尖細若茭白嫩筍,輕輕的點在了雲澈的胸口前:

    「那你可要好好的聽宗主的話唷,宗主最喜歡乖孩子了。」

    雲澈:「……」

    嫵媚入骨的聲音讓雲澈瞬間有了一種脫力的感覺,一股強烈的酥麻感更是從內心蔓延至全身。

    停在他胸前的玉指只是輕輕的一觸,卻彷彿瞬間將他胸腔的血液點燃,一種燥熱感伴隨著血液的沸騰快速的遍及全身,那一剎那的失控感,強烈的讓雲澈心驚,短短一息之間,竟有了不下十幾次將這妖女狠狠撲倒在地,盡情蹂躪的衝動。

    「師尊,我回來了!」

    沐小藍歡快的聲音從外面傳來,讓雲澈的精神迅速一醒。

    沐小藍的心情顯然很好,幾乎是蹦蹦跳跳的進了正殿,一眼看到雲澈和與他站的很近,遮掩了大半身影的女子,直接脫口問道:「咦?是哪位前輩或師姐到訪嗎……」

    最後一個字的字音還未完全吐出,沐小藍整個人忽然僵在了那裡,一雙冰瞳如被針扎般劇烈收縮……

    噗通!

    沐小藍重重的跪了下去,螓首深深垂下,全身在瑟縮中顫慄:「宗宗宗宗宗……宗……宗主!」

    雲澈也剛好在這時轉過身來,一臉莫名的看著沐小藍:「什麼宗主?你傻了……」

    聲音一頓,雲澈心中驟然一凜,猛的轉過身來。

    身前,依然是那個「妖女」,就連手指,也依舊輕輕的點觸在他的胸前,沒有離開過。但,她的氣場變了……完全的變了……

    那股致命的妖媚不見了,完完全全的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讓他的靈魂如被萬丈山嶽埋壓的威凌,先前輕彎的眼角變得斜傾,勾勒著讓人不寒而慄的威嚴,其中的媚光,化作足以一眼凍結人靈魂的寒光。

    點在他胸前的玉指,傳來的已不再是讓他血液沸騰的熱流,而是一股讓他剛剛沸騰的血液瞬間凍結,又快速蔓延全身,讓他如墜冰窟的冰冷。

    「……」雲澈的嘴巴張大,再張大,眼瞳無規則的顫盪,喉嚨里如卡上了什麼東西,一個字都無法吐出。

    這恐怖絕倫的威壓,他今天剛親身承受過。

    那分明……分明是屬於吟雪界王!!

    手指輕輕的從雲澈胸前移開,沐玄音的身影從獃滯的雲澈身側緩緩而過,步步威凌。

    「別忘了本王和你過說的話!」

    聲音,沒有了半點先前的柔軟嬌媚,而是冷若北極寒風,字字如天威聖諭。

    「恭……恭送宗主!」

    雪影微朦,已是瞬間在百丈之外。沐小藍的身體依然在輕顫,一直等她離開了很久,才小心翼翼的從地上站起,但小臉的顏色卻是久久沒有恢復,顯然是嚇的不輕。

    「嗚……」沐小藍一聲后怕的嗚咽:「宗主竟然會在這裡,嚇死我了,剛才差一點點就失禮了。雲澈,宗主是專門來看你的嗎?」

    沐小藍聲音落下,背對著她的雲澈卻始終像個木頭樁子一樣一動不動,沐小藍三小步到了他面前,卻發現他一張臉赫然呈現著一個誇張到極點的驚恐狀態。

    「哎?雲澈?你怎麼了?」沐小藍被他的樣子嚇了一大跳,連忙拿手在他面前連晃:「喂!喂啊!」

    「……」雲澈緩緩的抬手,動作僵硬的托在了完全掉下來的下巴上,一點一點的向上推去。

    「咔嚓」一聲,掉下來許久的下巴終於合上……只是稍微有點歪。

    另一隻隨之也慢吞吞的抬起,在左臉上一按,又是「咔」的一聲,總算是正了回來。

    「你你你……你該不會……被宗主嚇傻了吧?」沐小藍忐忑的問道。

    「呼……」雲澈緩緩的吐了一口氣,幽幽問道:「宗主她……本名叫什麼?」

    「額,這個……」沐小藍靠近一些,用極小極小的聲音道:「宗主的本名是沐玄音,不過!就算你是宗主的親傳弟子,也千萬不可以直呼宗主本名的,那是很大的不敬。」

    雲澈:「~!@#¥%……&*」

    「你……為什麼……不早說?」雲澈目光幽怨。

    「你沒有問過我啊?」沐小藍眨了眨無辜和迷茫的眼睛。

    雲澈:「……」

    「你……沒事吧?」沐小藍擔心怯怯的道,她從來沒見過雲澈這個樣子。今天在冥寒天池,他膽子大到連宗主都敢頂嘴,現在居然一副好像是被嚇傻了的模樣。

    「我像是沒事的樣子么?」雲澈伸手捂臉,心緒混亂的低喃道:「我竟然還活著……簡直就是……奇迹啊……」

    說完,他身體一晃,直接倒向了沐小藍。

    「啊?」沐小藍一聲輕呼,下意識的向前把雲澈扶住,但隨之,她全身一麻,如遭電擊,在短暫的僵硬后,發出了一聲長長的驚叫。

    「啊————!!」

    因為雲澈的腦袋結結實實的壓在了她的胸脯上。

    沐小藍手忙腳亂的撤開,一張小臉直紅到脖頸:「你……你……你是故意的!」

    說完,她猛一跺腳,再也不管雲澈,心慌意亂的跑開。

    「……」雲澈坐在地上,半天沒有站起,默默的思考著人生。

    她……宗主……吟雪界王!?

    這到底是……

    她們怎麼可能是同一個人……怎麼可能!?

    但就在方才,他一個轉身的時間,妖女就變成了吟雪界王……這個過程,她的手指一直在他的胸前,就連雙胞胎互換的可能都不會有。

    此刻回想「兩人」的聲音,在音色上,的確有著很大的相同……但是,一個嬌嬌軟軟,酥媚入骨,一個威凌懾魂,冰冷徹心,再怎麼也不可能聯想到一個人身上去!!

    不對!是再怎麼也不可能屬於同一個人啊。

    關鍵是……如果她真的就是一怒萬里無生的吟雪界王,就憑我對她說過的話……

    我居然還活著!?

    而且還成了她的親傳弟子?

    而且身為吟雪界王,她幾天前,居然會親自來給我和沐小藍送芙韻寒露?

    等等!她那天來送芙韻寒露,說是為了來看一個人……難不成她要看的人是……

    靠!!

    雲澈一掌拍在額頭上。他終於想明白,那天沐玄音親自來這裡要看的人,分明就是他!

    應該是那時,沐冰雲因為察覺到他身上太過異於常理的地方,於是將他的事毫無保留的告訴了沐玄音……呃,吟雪界王。而吟雪界王也應該就是在那時,綜合所知道的一切,隱約猜到了他身上可能有著遠古邪神的傳承,所以親自來一觀究竟。

    而那天沐小藍之所以對外面毫無所覺,必然是她隔絕了沐小藍所在修鍊室,以她的強大,根本輕而易舉。

    「我的師父……真是比一個可怕。」雲澈輕吁一口氣,腦中,浮現著與茉莉初遇那段時間的畫面,那時的茉莉,對他說的每一句話幾乎都充滿了鄙夷,而且有些厭他,斥他……畢竟,以她所在高度,不要說那時候一無是處的他,就算是天玄大陸最強者,在她眼裡都不過是微蟲,依附於他,收他為徒,也不過是迫於無奈。

    而此時想來,縱然是那段簡直有些「屈辱」的時光,都美好的像是夢境。

    「茉莉,我一定會再見到你的……」

    ————————————

    七日之後,冰凰界聖殿。

    聖殿,位於冰凰界極北,是距離冥寒天池最近的地方,亦是宗主所居之地,是冰凰界,乃至整個吟雪界最神聖之地,除非得到宣召,否則無人敢近。

    今日,是冰凰神宗千年難有一次的全宗大會,而如此龐大的全宗盛會,卻只有單調無比的一個內容——親傳弟子拜師之禮!

    時辰尚早,聖殿前方的龐大廣場上已是整整齊齊的站滿了百萬弟子,長老、宮主、副宮主、執事、殿主等等也都來了一大半。浩大人群,卻是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