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星神界外,星魂絕界崩裂所捲起的災難風暴讓三大神帝都大吃一驚,被逼退了近百里之遙,他們驚色未去,便全部猛然擡頭……

    “喋哈哈……喋嘻嘻嘻……”

    “嗚嗚嗚……嚶嚶……嗚嗚嗚嗚嗚……”

    “嘿嘿嘿嘿……嚶嚶嚶……咩哈哈哈……”

    笑聲、哭聲……可怕的讓人像是置身鬼哭地獄。三神帝怔然看着上空那個魔嬰之影,短暫的空白與呆愕之後,一個名字,如萬千道滅世驚雷在他們的靈魂中爆開。

    “邪……嬰!!??”

    他們同時出聲,發出了三神帝這輩子最驚恐戰慄的聲音。

    “不……不……不可能……不可能!”宙天神帝搖頭再搖頭,狀若失魂。

    “這個邪嬰的影子,和記載中的……一模一樣……”月神帝道:“除了傳說中的滅世之輪,還有什麼,可以有這麼可怕的氣息?”

    “……”東域四神帝之首,幾乎從不會有任何情緒劇動的梵天神帝亦是全身顫慄,他呆呆道:“星神界此次閉界,難道就是爲了……這個?”

    “不……不可能。”月神帝搖頭:“這可是滅世之輪,星神帝就算真找到了它,就算再瘋狂千萬倍,也不可能會去將它喚醒!”

    如果問一個神界的玄者,這個世上最可怕的事物是什麼?

    那麼,無論哪個星界,哪個位面的玄者都會回答一模一樣的五個字:

    邪嬰萬劫輪!

    上古七大玄天至寶排行第二,有着“滅世之輪”之稱的恐怖魔輪。

    而它“滅世之輪”的稱號絕不僅僅只是一個稱號,它真正的滅過世,而且葬滅的,還是神與魔的世界!

    一個屠滅所有真神與真魔,終結了神魔時代,普天之下,乃至整個混沌歷史,最最可怕的存在。

    而距離它上一次滅世,也才僅僅過去了百萬多年!

    在沒有了神的世界裏,邪嬰萬劫輪也失去了蹤影,所有留於後世關於它的記載,每一個字都透着恐懼。

    邪嬰萬劫輪不會消失和毀滅,滅盡神魔後的它依然存在於世間的某一個角落,人們想要找到它,又害怕找到它。

    而毫無疑問的是,其他玄天至寶,若能得其一是萬世之幸。而邪嬰萬劫輪……只要不是徹底喪心病狂的瘋子,找到它後必定都會不惜一切的將它封鎖……哪怕要凝聚舉世之力將它封鎖,而絕不可能會想着去喚醒或駕馭它。

    而今天,在東域星神界,在毀滅神魔百萬年之後,邪嬰萬劫輪再次現世,且不是單純的出現,而是帶着甦醒的邪嬰和駭世的魔氣!

    隨着星魂絕界的崩碎,在彌天魔氣之下,三神帝亦清楚探知到了星神帝和其他星神的氣息。而這些氣息皆是異常混亂,像是全部受了重創。

    星魂絕界被強破,他們在反噬下遭受重創再正常不過。而能強破星魂絕界,意味着這股力量,超過星神帝和所有星神,所有長老的聯合!!

    是超越了認知層面,根本不應該存在於當世的力量!

    “難道,這纔是……東域之難?”宙天神帝喃喃道,隨之,他眉頭驟沉,手臂伸出,一個頗大的傳音玄陣現於身前:“衆守護者聽令,邪嬰現世,東域臨危,爾等無論身在何地,所處何境,皆速傳至星神界!”

    砰!!

    傳音玄陣崩散,宙天神帝已捲起一股浩大氣浪,直衝邪嬰所在。

    梵天神帝和月神帝對視一眼……宙天神帝所說沒錯,如果當真是邪嬰問世,必定是東域之難!大難之下,他們彼此恩怨已微不足道,兩大神帝同時築起傳音玄陣,發出最威嚴沉重的神帝之令:

    “衆月神聽令……速至星神界!”

    “衆梵神、梵王聽令……速至星神界!”

    四大王界雖然相距遙遠,但各有傳送玄陣相通,可在最短時間內到達。而宙天神帝召喚的只有守護者,月神帝召喚的只有月神,梵天神帝則是“梵神”和“梵王”,皆是他們所在王界最強層面的力量!

    因爲在問世邪嬰所釋放的恐怖魔威下,那些相對微弱的力量到來,只不過是白白送死。更因爲面對這驟然降下的邪嬰之難,他們絕不能再有任何的私心和保留……哪怕極有可能造成基石力量的重損。

    傳音玄陣崩散,兩大神帝亦緊隨宙天神帝之後,以最快速度直赴星神城。

    而此刻的星神城,每一個生靈,每一絲空氣,每一粒沙塵都在恐懼中顫抖着。

    他們誰都沒有見過邪嬰萬劫輪,但,那滅世之輪的名字,卻如不可抗拒的殘酷詛咒,響蕩和烙印在他們的心海之中。

    那記載中的漆黑輪盤,那嚎哭大笑的恐怖邪嬰……還有將一切喚醒,讓魔輪依附,他們無比熟悉,此刻卻又陌生到極點的天殺星神。

    噩夢!噩夢!全都是噩夢!

    “姐……姐……姐姐……”彩脂癱坐在地,呆呆的看着手持魔輪的茉莉,明明已擺脫封鎖的她,卻似乎沒有了站起來的力量。

    “茉莉……你……你……”星神帝趴在地上,他雖然在反噬下受創,還斷然不至於無法起身,但他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在不受控制的發抖,四肢酥軟到了幾乎無法控制。

    他的周圍,所有星神和星神帝一樣癱倒在地,沒有一個站起。

    “邪嬰……邪嬰……”

    “嗄……嘶……這……不可能……是真的……”

    他們看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承受着世界上最可怕的氣息。而這一切,竟是來自茉莉……那個本該馬上化爲祭品的可憐星神。

    那個屠盡神魔,萬靈皆懼的滅世之輪,竟在他們星神界的天殺星神、茉莉公主的身上……而且,很可能很久之前都在!

    這讓他們如何相信,如何接受。

    它不但存在於茉莉之身,而且它的魂靈與力量甦醒了。

    “你…們…該…死……”

    “該……死!!”

    咔嚓!!

    一聲霹靂響徹世間,那是一道同樣認知之外,呈漆黑之色的閃電。而這道黑色雷霆似乎驚擾到了剛剛甦醒的魔神,茉莉一頭如黑夜般的長髮完全舞起,邪嬰萬劫輪釋放出濃郁的黑芒,如一隻忽然睜開的惡魔之目,撲向了驚駭欲絕的星神帝。

    那黑光繚繞的輪刃帶着煉獄惡魔般的魔氣與殺氣,切向星神帝……切向她生父的頭顱。

    沒有人知道邪嬰萬劫輪爲什麼會在她的身上。這是茉莉最大的祕密,世上,唯有她一人知,哪怕雲澈、彩脂,也毫不知曉。

    當年在弒月魔窟,她在邪嬰的哀求下將它“收留”,爲的,就是讓它在自己的身體裏永遠沉寂,永遠不會落入他人之手,也永遠不會讓它覺醒。

    但是今天……隨着雲澈的死,隨着她所有眷戀與善念的殘滅,隨着她的負面情緒衝破了某個可怕的界限……它的力量被喚醒了。

    而真正讓它力量甦醒的人不是茉莉……而是星神界!

    “……”星神帝依舊呆滯在地,毫無反應。

    “吾王小心!!”

    天元星神荼蘼一聲驚吼,撲身而起,以星神碎影驟閃至星神帝身前,手臂快速撐起一個天元屏障,直迎茉莉手中的魔輪。

    嘶啦!天元屏障抵住了魔輪……但,天元星神的軀體卻猛地一震,剛受重創的內附猛涌一口逆血。一道長長的漆黑裂痕在天元屏障裂開,蔓延,絲絲黑氣從中溢出,纏繞於天元星神的雙臂。

    黑氣近體,天元星神臉色陡變,他的雙手在黑氣中一片森然,似有無數的鋼針、鐵鉤在抓扯撕裂着他的皮肉、經脈、骨頭,讓他的五官在痛苦和根本無法以意志抗拒的恐懼中扭曲……

    嘶!!

    天元屏障被輪刃生生刺入,黑氣爆發間,竟是直接崩潰……天元星神雙臂崩血,向後疾退而去。

    天元星神荼蘼何等存在?九級神主,星神界地位、實力上僅次於星神帝的二號人物!他的天元屏障,更是星神界人所共知的最強防禦,哪怕是星神帝,也斷無可能在短時間內將其突破。

    卻在邪嬰萬劫輪,在茉莉面前,一息潰碎!

    那可怕絕倫的殺機依舊死死的集中在星神帝的身上,邪嬰的嚎哭大笑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響蕩,有着滅世之威的魔輪捲動着黑芒,砸向了它主人的生父,星神的帝王。

    星神帝終於艱難回神,他已來不及召喚玄器,一聲怪吼,雙臂轟出,死死的抵在了邪嬰萬劫輪上。

    邪嬰萬劫輪橫壓在他的雙臂之上,一雙閃爍着黑芒的眼睛在盯視着他……那是他女兒的雙眸,沒有了那血色的光華,更沒有哪怕一丁點的溫情與不忍,唯有無盡的幽暗、冰冷、怨恨、殺意……

    “茉……莉……啊!!”他一聲輕喚,隨之全身劇顫,五官在扭曲中一下子擠到了一起……他抵在邪嬰輪的雙手被黑芒無聲纏繞,他的手背、五指快速變得漆黑,皮肉在漆黑中被層層吞噬,逐漸露出森白的指骨,隨之,就連指骨亦被快速染上一層可怕的黑色。

    雖然他剛遭受反噬之創,但他終究是星神之帝!他的軀體,是這世上最堅韌的神軀……竟在這黑光之下,轉眼化作腐肉枯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