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距全宗大會開始還剩不到小半個時辰,雲澈才跟隨沐冰雲從冰凰宮出發,身側,自然還跟著沐小藍。

    飛過冰凰城域直線向北,臨近聖殿區域時,後方,一個人影同向飛來。

    看到雲澈,那個人的身影滯了一下,隨之加快速度,來到了他們身前。

    一身白衣,丰神俊逸,全身釋放著卓然貴氣,正是沐寒逸。

    「冰雲宮主,小藍師妹,還有雲澈師弟……哦不,」沐寒逸笑著搖搖頭:「今日過後,當以雲澈師兄相稱了。」

    沐冰雲頷首,沐小藍回禮,雲澈笑著道:「寒逸師兄客氣了,我年紀幼於寒逸師兄,入宗更是晚的多,實在不敢承受師兄的稱號。寒逸師兄今天怎麼就一個人?」

    「先前在和皇兄因一些瑣事傳音相商,因而有所耽擱。」沐寒逸隨口解釋,然後真誠的道:「還未祝賀雲澈師弟得成宗主親傳弟子。說來慚愧,那日敗於雲澈師弟之手,大受打擊,連續數日渾渾噩噩,直到前日方才坦然。現在想來,雲澈師弟雖然修為尚淺,但若論資質,直潛天池千丈……怕是空前絕後都不為過,是寒逸萬萬不能比的,敗也是理所當然。只是那日寒逸竟大言不慚禮讓八成,定是讓雲澈師弟笑話了。」

    「寒逸師兄哪裡的話,」雲澈微笑道:「以後在宗門之中,還要依賴寒逸師兄多加關照。」

    沐寒逸笑著搖了搖頭,抬手一揖,剛要告別,忽而又想到了什麼,隨之道:「對了,再有十五日,便是寒逸父皇千年誕辰,雲澈師弟今後定會常伴宗主左右,若有閑暇,還請向宗主稍做傳達。」

    「好,我知道了。」雲澈點頭:「我會在合適的時機向宗主告知此事。」

    看沐寒逸的樣子,顯然不可能奢望堂堂吟雪界王會到場他父皇的千年壽辰,只是出於敬重禮數,而試著傳達罷了。

    「寒逸告辭,靜候雲澈師弟在宗門大會的風姿。」

    沐寒逸重重一禮,向聖殿方向飛去。

    雲澈三人也起身飛向了聖殿。這時,沐冰雲忽然開口道:「雲澈,你覺得寒逸此人如何?」

    雲澈側首,微微一想,道:「據我所知,他應該對親傳弟子的身份有著極重的執念,而且頗有信心。七日前距離成功只差一線,卻因我而落敗……才短短七天,不但坦然接受,面對我毫無敵意,還主動向前問候……」

    「坦白說,若是換我,我做不到。」

    「對啊,寒逸師兄真的是個很好的人呢。」沐小藍點頭。

    沐冰雲看了沐小藍一眼,轉而道:「其實,七日前在冥寒天池,那場沐寒逸與沐妃雪的冰靈之戰,本該是沐妃雪勝出。」

    「啊?」沐小藍驚訝的張大了嘴唇。

    「……這麼說來,難道是宗主暗中操控?」雲澈驚訝道。以宗主的實力,她想要操縱,根本不費吹灰之力,而且毫無痕迹。

    「事實的確是如此。」沐冰雲點頭:「在天賦之上,沐妃雪終究是要勝過沐寒逸一線的,但沐寒逸的性格……且不說好壞,的確更適合成為親傳弟子。」

    「……」雲澈默然,但並不覺得驚訝。

    「但沒想到,陰差陽錯之下,卻是選擇了你。」沐冰雲目光幽然,輕嘆一聲:「雖然宗主早就知道你體質有異,但你終究是屬於下界之人,幾年後無論是否達成目的,都會回去,不會一直留在吟雪界,所以從未想過要將你納為親傳弟子。沒想到……這也算是緣由天成吧。」

    「而且,我感覺她之所以最終改變主意,順應這場『陰差陽錯』而選擇了你,最大的原因不是你的體質,而是你那日敢於直面所有長老宮主,甚至對她回嘴的膽氣吧。」

    「應該……不是吧?」雲澈低聲道,然後自嘲一笑:「說是膽氣……沒有足夠實力下的膽氣,說白了不過是不知死活的莽撞,宗主也因此把我大罵了兩頓啊。」

    沐冰雲卻是搖了搖頭,但並未解釋,而是說道:「看來沐寒逸的事,並不需要我多加提醒。倒是妃雪,她是最適合你的人了。」

    「唉?最適合我的人?什麼意思?」雲澈怔道。

    「應該用不了幾日,你就會知道了。」沐冰雲露出一個很淡的微笑。

    雲澈:「????」

    「師尊,雲澈成為宗主親傳弟子后,是不是就……很難再見到了?」沐小藍忽然輕聲問道。

    「嗯。」沐冰雲輕輕頷首:「今日之後,雲澈將隨宗主居於聖殿之中,應該極難再見了。」

    「哦。」沐小藍應聲,稍稍低下了頭。

    「嗯?小藍師~師,你該不會是……捨不得我吧?」雲澈把臉靠近,笑眯眯的道。

    「誰……誰捨不得你!」沐小藍慌忙後退小半步,急聲道:「你走了我就可以獨自陪伴師尊,高興還來不及,哼!」

    「哦……」雲澈一臉憂鬱的吐了口氣:「好吧好吧,我原來還打算經常回冰凰宮看看,既然你這麼討厭我,那我還是不要自作多情回去了。」

    「你……你回來看望師尊是應該的,我……又不能攔著你。」沐小藍的聲音一下子弱了下去。

    ——————————

    冰凰聖殿,上午十時,隨著一聲寒冰巨龍的傲空長吟,吟雪界王從天而降,居於聖座之上,宗門大會正式開始。

    高層皆在,中層近半,弟子百萬,整個聖殿廣場浮動著浩如滄海的寒冰氣息。而這場宗門大會更引人注目的主角,卻不是吟雪界王,而是雲澈。

    沐渙之親自宣讀了七日前的擇選結果和親傳弟子律令后,在所有人眼色各異的注視中,雲澈緩步走出,來到了吟雪界王的座前,鄭重的跪拜而下。

    今日的吟雪界王,沒有迷霧在身,雲澈走向她的時,心律和心緒簡直亂的一塌糊塗。

    她的容顏如冰玉所雕,美若仙幻,但在她的目光之下,雲澈全身每一個毛孔都透著刺骨的寒意。

    在吟雪界,她可以決定任何一人的生死。現在,她成為了自己的師父……但先前,自己明明就和她近在咫尺,失態、不敬也就罷了,居然還叫了好幾次「大胸師姐」,尤其最後一次,還是**裸的調戲。

    直到現在,雲澈都還不能完全接受她竟然就是吟雪界王——最「有力」的證據是他在言語調戲了吟雪界王……還是師父之後,居然還好好的活著!

    「雲澈,你雖入宗時間尚短,修為淺薄,但你有著異人的體質和寒冰天賦,有著不可限量的未來。」

    吟雪界王淡然出聲,聖殿廣場人人俯耳傾聽:「本王今日便將你收為親傳弟子,賜你冰凰血脈,你須嚴守律令,苦修我冰凰玄功,不得有半分懈怠,否則,本王定會親自降罰於你。」

    「是!」雲澈一臉嚴肅的念著沐冰雲教他的話:「弟子云澈定不負此天賜殊榮,不敢讓師尊與宗門失望。」

    「拜禮!」沐渙之昂聲念道,他看著雲澈,眼神頗為複雜。

    一道道目光注視在雲澈的身上,看著他向沐玄音行拜師之禮。羨慕、嫉妒、驚訝、難以接受……公認為成為宗主親傳弟子的人,一直以來都只有可能是沐寒逸或沐妃雪,誰能想到,竟然會是一個剛剛入宗,玄力也才初入神元境的弟子。

    他不但出身下界,而且到來冰凰神宗,也才短暫之極的三個月,卻用了這短短三個月,踩過了沐寒逸和沐妃雪,踩過了全宗所有弟子,達到了宗門最頂端的層面。

    雲澈禮畢,心中依舊動蕩難平,始終不敢去直視沐玄音,就連敬茶的時候都恨不能把頭低到屁股以下……對自己的未來更是充滿著深深的忐忑擔憂。

    這時,忽然一陣寒風呼嘯,一名殿前執事飛速而至,跪拜而下,快速道:「稟宗主,炎神界有客求見……人已來到了聖殿之外。」

    「什麼?聖殿之外?」沐渙之的臉色一變,兩側眾長老也都紛紛起身。

    「哼!」沐玄音一聲冷哼:「能不聲不響的闖到這裡,看來是那三個老東西親自來了。」

    「是宗主,為首三人,正是炎神界的三大宗主。」殿前執事肅聲道。

    炎神界三大宗主全部親至!?

    震驚和不同尋常的味道瞬間在寒風中蔓延。

    「他們帶了多少人?」沐渙之沉聲道。

    「三宗主就只帶了三個人……而且,是三個氣息很年輕的人。」

    「六個人?看來這三個老不死長膽量了。」

    沐玄音沒有起身,冰冷的聲音直震蒼穹:「讓他們進來!」

    「澈兒,到為師身邊來。」

    冷漠的聲音帶著不可抗拒的威嚴,但對雲澈的稱呼已發生了變化。雲澈一愣,然後站起身來,腳步小心的走向沐玄音,然後站到了她的右側。

    眼睜睜的看著雲澈竟然站到了吟雪界王的身邊……那些同為弟子的人無不是艷羨欲死,就連那些地位最高的長老、宮主眼瞳深處都分明閃過羨慕。

    寒風微滯,忽然摻進了幾股分外灼熱的氣浪。氣浪之下,六個人凌空而落,隨之三人在前,三人在後,腳步放緩,踏著中間的冰道走向沐玄音。

    他們走過的地方,氣流無不瞬間大亂,灼氣衝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