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前方三人并行,腳步毫無聲息,但每一次邁步,卻如狠狠踩在每個人的心臟之上,讓他們五臟六腑都跟著劇顫。氣勢之沉重,讓實力僅在界王之下的眾長老、宮主都內心驟緊,精神下意識的綳起。

    他們的到來,讓聖殿廣場的氣氛陡變。不僅僅是因為他們來自本就極不友好,還有著宿仇的炎神界——為首的三人,赫然是威凌炎神界,在吟雪界都無人不知的三大宗主!

    他們剛一到來,雲澈的目光就鎖定在三人身上……因為,他們其中的兩人,身上釋放的是他極為熟悉的氣息。

    中間的男子身材最為高大,面孔白凈無須,看上去格外年輕,給人的感覺也最為沉穩平和。他居於三人中間,可見他的地位,要隱隱高於其他兩人。

    炎神界朱雀宗宗主——焱萬蒼!!

    右側那人面容沉靜,貌不驚人,毫不起眼。而他身上,釋放著雲澈再熟悉不過的火焰氣息。

    鳳凰炎的氣息!

    炎神界鳳凰宗宗主——炎絕海!

    而左側之人……和焱萬蒼與炎絕海的沉靜截然不同,他長發如火,根根倒豎,身體周圍赫然有火光繚繞,所到之處,空氣,乃至空間都在扭曲,一雙眼睛透著炎陽般的火光,整個人像是一座行走,並處在爆發邊緣的火山,每個目光掃過他的人,心魂之中都會瞬間生出一股恐怖的灼燒感。

    而他身上所釋放的灼熱氣息,雲澈同樣無比熟悉。

    炎神界金烏宗宗主——火如烈!

    炎神界沒有大界王,而這三人,既是炎神界當代的最強者,亦引領著炎神界最強的三大宗門。

    因而,他們在炎神界的身份地位,完全等於同三大界王!

    而現在,他們竟不請自來,親身來到了吟雪界,還是三大宗主皆至!就算是在場地位修為最低的弟子,都嗅到了極不尋常的味道。

    三大宗主的身後,各跟著一個年輕人,從他們身上的氣息看來,朱雀宗、鳳凰宗、金烏宗各為其一。他們緊隨於三宗主身後,目不斜視,臉色平靜中帶著傲然。

    但這種傲然隨著他們步步臨近沐玄音而逐漸被壓制的無影無蹤,雖然依舊保持著炎神界頂級弟子該有的氣勢,但在沐玄音的威壓之下,無不已是全身緊繃。

    來到沐玄音座前站定,焱萬蒼向前一步,拱手肅聲道:「炎神界焱萬蒼、炎絕海、火如烈,見過吟雪界王。能再次目睹吟雪界王之風采,實為萬幸。此次到訪,萬分冒昧,還請恕罪。」

    炎絕海和火如烈也都拱手行禮……這個過程中,雲澈的目光落在了火如烈的身上。焱萬蒼和炎絕海都是神色肅重,非但沒有表露任何敵意,反而是似有所求的樣子,唯有火如烈,他雖然也在行禮,但雙瞳之中,卻分明釋放著煞氣。

    而火如烈,也正是千年之前,暗算沐冰雲的那個人!

    堂堂炎神界三大宗主親至,沐玄音卻是端坐不動,絕美的冰顏卻覆著讓人如墜冰獄的冰冷威凌:「冒昧?哼,你們還知道冒昧!?不但不請自來,還敢直入聖殿,就連這眼線,也比以前高明的多了……你們炎神界,真是越來越出息了!」

    三宗主身後的三個年輕人全部如被冰封,全身一動不動。他們都是初次到來吟雪界,更是初次見到傳說中的吟雪界王,他們既能伴隨三宗主左右,自然絕非尋常之人,卻是做夢都想不到,吟雪界王的威壓竟恐怖至此。

    他們不是站在那裡……而分明感覺是被一股恐怖到無法形容的冰寒從身體到靈魂釘在那裡,一動不敢動。

    三大宗主的威壓縱然加起來,也遠遠不及。

    他們三人也在這一刻徹徹底底的明白,為什麼吟雪界實力明明遠不如炎神界,三大宗主卻對吟雪界王如此忌憚……

    堂堂炎神三宗主,在炎神界一手遮天的人物,身為「來客」,卻被上來一通諷刺加怒斥,這在炎神界,無疑是觸犯天威。但焱萬蒼卻是毫不著怒,反而呵呵一笑,拱手道:「我們三人自知此番的確冒昧,但也是出於無奈。自數月前焱某為吟雪界王所拒后,焱某不甘放棄之下,只得儘力找尋能與吟雪界王相見的機會,終在幾日前獲知貴宗宗門大會之事,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我們今日三人親至,且也只帶三名小輩,只為告知吟雪界王我們的誠意,還請吟雪界王念在此番誠意和苦心,傾聽焱某之言。」

    「卓兒,明軒,破雲,還不上前見過吟雪界王。」鳳凰宗主炎絕海呵道。

    焱萬蒼的一番話,讓雲澈頓時明白了他們的來意。

    在他到來吟雪界的第一天,離開寒雪正殿之後,曾響起一個震動整個冰凰界的傳音。當時沐冰雲說過,那個傳音,便是來自朱雀宗主焱萬蒼。目的,就是想親見吟雪界王,想請她幫忙獵殺葬神火獄中遠古虯龍。

    從焱萬蒼剛才的話看來……當時沐玄音壓根就沒鳥他。

    而遠古虯龍的蛻鱗期千年一次,一旦錯過就要再等千年。隨著遠古虯龍蛻鱗期的臨近,炎神界三大宗主也自然越來越急……因為沒有沐玄音之力,他們斷然不可能對付的了遠古虯龍。

    於是,在得知今日冰凰神宗有全宗大會之後,他們便「強闖」而入。因為既是全宗大會,沐玄音定會出現。

    他們之所以只有六個人,也的確是表達誠意,以平息吟雪界王對他們「強闖」的憤怒。

    沐玄音怒起來多可怕,他們已不是第一次領教。

    「朱雀宗弟子焱卓,拜見吟雪界王。」

    「鳳凰宗弟子炎明軒,拜見吟雪界王。」

    「金烏宗弟子火破雲,拜見吟雪界王。」

    三個年輕弟子都是單膝跪地,當兩側的長老、宮主將注意力轉到三個年輕人身上時,無不是臉色微變。

    跟隨三宗主左右之人,果然不會是尋常後輩。這三個人,冰凰神宗上下無一識得,因為他們太年輕了,生命氣息上看,全都不超過三十歲。但他們的修為,還有他們身上的火焰氣息,卻是強的驚人。

    尤其是那個名為焱卓,身上釋放朱雀炎息的人,絕對不到三十歲的生命氣息,但他的修為,赫然已是神劫境後期!

    炎神界終究是炎神界……眾長老宮主都是心中暗嘆。

    炎神界和吟雪界雖都屬中位星界,但在綜合實力上,卻是差的極遠。

    拋開吟雪界王、冰凰宗主沐玄音,朱雀宗、鳳凰宗、金烏宗任何一個,在弟子、中層、高層的實力上,都要遠勝冰凰神宗。

    而和吟雪界唯有冰凰神宗一枝獨秀不同,炎神界宗門林立,除了這三個為首的宗門,還有火璃宗、陽煞島、九尾狐族……等等近十個宗門綜合實力都絕不在冰凰神宗之下。

    在歷史之上,炎神界一直都屬於中位星界的上游存在,而吟雪界則屬下游,而將這個歷史徹底改變的,便是當今的吟雪界王沐玄音。

    神主境這等至尊強者的出現,讓吟雪界的地位瞬間飛升,一躍成為中位星界中的上層星界,甚至還隱隱在炎神界之上。以往,吟雪界的人到了其他中位星界,基本只會被平淡以對,而現在,一聞吟雪界之名,都會敬畏有加。

    沐玄音在吟雪界為眾生所懼,但敬重之深也同樣前所未有。因為她一個人,徹底改變了整個吟雪界在神界的地位。在吟雪界,是真正如神靈般至高無上的存在。

    若不是沐玄音的存在,這堂堂炎神界三大宗主,又豈會一同親身而至,面對冷臉還要客客氣氣,絕不敢發作。

    沐玄音目光掃了三個炎神界年輕弟子一眼,淡漠的道:「哼,焱萬蒼,炎絕海,這邊的兩個小輩,應該是你們的兒孫吧。」

    見沐玄音的話音中的怒氣似乎斂了幾分,焱萬蒼心中稍定,微笑道:「正是。卓兒正是焱某二十三年前方得的幼子,明軒為炎宗主之孫,破雲則是火宗主剛收不久的親傳弟子。此番帶他們拜訪吟雪界,也是為了讓他們多長些見識。」

    二十三年前……冰凰眾長老都是重吸一口冷氣。

    也就是說……這個叫焱卓,修為神劫境八級的後輩……

    才二十三歲!!

    雲澈的目光也一下子落在了那個叫焱卓的人身上,心中頗為震驚……還有羨慕。但馬上,他似有所覺,看向了火如烈。

    沐玄音剛才問及的只有焱卓和炎明軒,卻唯獨沒有帶上火如烈帶來的火破雲,似是很確定那絕對不可能是火如烈的兒孫……而事實也是如此,焱卓和炎明軒的確是焱萬蒼與炎絕海的兒孫,火破雲,卻是親傳弟子。

    此時,火如烈的雙手不但死死攥緊,而且分明在顫抖。

    雲澈皺了皺眉頭,想起了當初沐冰雲說的一些話,似有所思。

    「哼,不愧是你焱萬蒼的兒子,這等資質,怕是整個炎神界都無出其右。看來,你們朱雀宗的少宗主,怕是要易人了。」沐玄音毫無表情的道。

    「哈哈哈,多謝吟雪界王對犬子的稱讚。」焱萬蒼大笑一聲,道:「卓兒,還不趕緊上前把賀禮呈上。」

    「是,父親。」焱卓應聲向前,捧起來了一個似是木製,卻通體赤紅,還隱約釋放著火焰氣息的盒子。

    焱萬蒼道:「此次我們三人到訪雖是出於無奈,但畢竟冒昧在先,加之聽聞吟雪界王數日前終得一親傳弟子……」他側目看了雲澈一眼:「區區薄禮,既為表我三人歉意,亦為恭賀吟雪界王喜獲親傳弟子,還請笑納。」

    「哦?」斜傾的月眉微展,沐玄音淡淡道:「澈兒,接過。」

    「……是。」

    雲澈向前,從焱卓的手中將紅色的盒子接過,捧到了沐玄音身前。

    沐玄音沒有去接,甚至沒有去看裡面是什麼,冷冷的道:「賞給你了。」

    ——————————

    【今日無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