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如烈的話顯然是在屈辱之下強行找心理平衡,冰凰神宗上下怒氣橫生的同時,也無不是暗自慚愧和鬱悶。

    因為火如烈的話,結結實實的擊中吟雪界的痛處。

    吟雪界這萬年以來能在中位星界中如此強勢,只因沐玄音一人。、

    若是沒有了沐玄音,便會從中位星界的上層直接跌落下層,和炎神界,將全然沒有任何抗衡之力。

    這貨還不閉嘴……焱萬蒼秉著萬年的修養,都恨不能上去一腳踹在火如烈的腦袋上。沐玄音本來就已殺氣凜然,剛喊著認栽認慫,忽然又開始當著她的面嘲諷她,還要加上整個吟雪界。

    但,讓他驚愕的是,面對火如烈的嘲諷之言,沐玄音卻並沒有暴怒,那張美的夢幻,又冷的徹心的臉上,卻是斜起一抹冰冷的蔑視:「火如烈,本王忽然發現你還真是可憐啊,可憐到本王都忽然不屑於出手殺你。」

    沐玄音的目光緩緩的從火如烈身邊的火破雲身邊掃過,那一剎那的眸光,讓火破雲身體瞬間僵住,許久都不敢動彈半分:「焱宗主和炎宗主帶自己兒孫來初識我吟雪界,這是人之常情。你火如烈卻帶個弟子,本王還以為你是為了湊數,原來是為了你心裡那點可憐的平衡感,在聽聞本王新收親傳弟子之後,專門帶著自己的親傳弟子耀武揚威來了。」

    「堂堂金烏宗宗主,居然要靠自己的弟子來強行給自己掙那麼點可悲的尊嚴,真是讓本王甚為憐憫。」

    看著沐玄音的背影,雲澈又一次驚了……居然連嘴巴都這麼毒!

    自己的新師父面對三大炎神宗主……簡直像是在戲弄三隻小耗子。

    雲澈越來越感覺到壓力巨大……自己以沐玄音為師,到底會是大福還是大禍?當初與茉莉為師,雖然和茉莉的差距極大,但茉莉需依附他的生命和天毒珠,兩人形影不離,幾為一體,從來不會有「距離感」這種東西,而且也永遠不需要擔心她會殺自己或害自己。

    但沐玄音……以她可怕的性情和實力,要殺自己,說不定就是一個心情不爽的事兒,而且簡單到連舉手抬足都不用,隨便吹口氣都能把自己滅個幾百次。

    火如烈臉色赤紅,不知是因受傷之下的逆血上涌,還是強憋怒氣,但他依然在狂笑:「沒錯!我火如烈或許這輩子都不及你沐玄音,從當年你廢我兒子,而我卻不能報仇開始,我在你面前早就沒有了半點尊嚴!但……想到你的傳人永遠都不可能比得上我的傳人,這一代之後,你的傳人世世代代都要在我的傳人面前屈膝……我心裡就爽得很,爽的很啊!哈哈哈哈哈……」

    冰凰神宗上下個個都臉色發青,氣怒交加。但看著火如烈帶來的火破雲,再看一眼定定站在那裡的雲澈,無不是暗中嘆息搖頭。

    沐玄音在這萬年之間,曾有過八個親傳弟子,雖然都天賦極高,最終也成就斐然,一大半都做了冰凰神宗各地域的分宗宗主,但和炎神界各宗主的親傳弟子們相比,都是差了一截。

    畢竟,沐玄音雖然強破天際,但她是吟雪界數十萬年歷史中最大的異端,而因受神血傳承以及環境所限,吟雪界頂層、中層甚至底層的玄者資質都遠不及炎神玄者,這是人人盡知的事實。

    沐玄音這次新收的親傳弟子……還是來自下界,修為也才初入神元境。也難怪火如烈在聽到消息后,會強行把自己的親傳弟子帶過來。

    雲澈暗嘆一口氣……這火如烈,特么的神經病啊!老子招你惹你了!?

    沐玄音依舊不怒,聲音反而更加緩了下來:「所以說,你真是可憐可悲。火如烈,你是哪來的自信認為你的傳人能勝過本王的傳人?你就不怕你最後這點可憐的臉面都在本王腳下丟得一乾二淨么!」

    這句話,讓焱萬蒼和炎絕海都頓時無語,目光也都不約而同的掃過雲澈。

    這兩道目光,讓雲澈瞬間感覺如有兩個太陽從自己身上耀過。

    好恐怖的氣息……雲澈心中暗驚。

    但這麼恐怖的人在沐玄音手下卻幾乎不堪一擊……雲澈目視著沐玄音的背影,愈發的心驚肉跳。

    火如烈搖晃著身體從地上站了起來,他身邊的火破雲連忙上前扶住,但他一把推開火破雲,剛硬的站在那裡,冷笑道:「怎麼?你難道想說本王的弟子還不如你的弟子?」

    「哼……」沐玄音一聲不屑之極的冷哼,蔑然道:「本王的弟子如何暫且不論,但就憑你新收的這個弟子,連給本王新收的弟子提鞋都不配!」

    這句話一出,不止是炎神界六人,冰凰神宗上下都驚掉了一地下巴。

    「宗……宗主……」站得離開沐玄音最近的沐渙之伸出手來,小聲的出聲,頭皮一陣發麻。那火破雲在炎神界帶來的三個年輕人中雖然玄力最低,但也已是神劫境五級,而且生命氣息格外年輕,絕對在二十五歲之下。

    而能被火如烈收為親傳弟子,還特意帶來炫耀的人,其火系法則造詣定然極高,再加上必定身負金烏血脈直系或旁系的傳承……再怎麼也不是才初入神元境的雲澈可以相比的。

    火如烈的眼睛瞪的渾圓,臉上的肌肉開始抽搐,隨之發出了暴雷般的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提鞋都不配……」火如烈伸手直指雲澈,如聽到了這輩子最荒謬的笑話:「就憑他?就憑他?!哈哈哈哈哈哈……」

    沐冰雲眉頭緊擰,快速向沐玄音傳音道:「姐姐,你在做什麼!你這樣說,豈不是給火如烈落下話柄。」

    她剛剛傳音過去,沐玄音的聲音便在她心魂間想起,讓她頓時沉默在那裡。

    「對,就憑本王身後新收的親傳弟子,」沐玄音非但沒有收口,反而沉聲再次重複了一遍:「你這個弟子連給他提鞋都不配!」

    雲澈:「……」

    沐冰雲的話馬上應驗,正憋著一肚子憤怒和怨恨的火如烈又豈會不牢牢抓住沐玄音剛才脫口而出的話柄,發出震天般的爆吼道:「好!好!說得好!!既然你說提鞋都不配……那你可敢讓他和我的弟子比試一番!!」

    「火如烈!」沐渙之再也無法淡定,重吼道:「你不要得寸進尺!」

    「火宗主,還不適可而止。」焱萬蒼也沉聲道。

    火如烈卻是一步踏前,聲震四野:「得寸進尺?是誰在得寸進尺!沐玄音,你敢嗎?敢嗎!?哈哈哈哈哈!」

    他知道沐玄音一定不敢,所以他笑的無比痛快——因為這是平生第一次,他在面對沐玄音時佔到了上風,還是沐玄音自己奉上。

    「火宗主,夠了。」焱萬蒼一把抓住火如烈的手臂,然後向沐玄音道:「吟雪界王,我們便不再叨擾,這就離去。遠古虯龍之事惠及兩宗,還望吟雪界王慎加思慮,告辭……」

    「等等!!」

    火如烈一把將焱萬蒼的手甩開,噴火的雙目死死盯著沐玄音:「沐玄音!沒想到你堂堂吟雪界王,竟為了自己的一點顏面和折辱他人,強行說出如此狂妄可笑的話。嘿……你沐玄音,也有被我火如烈如此輕看的一天!你還不如就此大方的承認,那我還能多少看得起你!」

    不止是今天,這一萬多年,火如烈在沐玄音面前,從來都是被壓制的狀態。今日,面對著萬載難逢可以打臉沐玄音的機會,他豈能放過。

    沐玄音鳳眸稍眯,冷冷的道:「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好,既然你執意如此,那本王就成全你。」

    沐玄音雪影一晃,側過身來:「澈兒,你就和這位火宗主的所謂高徒切磋一番。雖然是客,但……不必手下留情!」

    冰凰上下全部大驚,數個長老同時向前:「宗主……」

    「閉嘴!!」沐玄音一聲冷斥,那些剛踏出半步的長老瞬間全部縮了回去,再不敢多言。

    「……是,師尊。」

    雲澈強行淡定的走出,但腳步在發飄,頭皮在發麻。

    火如烈帶來的火破雲年紀和他應該相近,但他的玄力氣息,全然不亞於沐寒逸!也就是說,他的玄力修為至少也在神劫境中期。

    神劫境啊!這特么打個屁啊!

    依靠星神碎影,或許還能勉強周旋一小會兒……也僅僅是周旋。但連星神碎影都萬萬不能用,和火破雲交手的唯一結果,就是直接被秒!

    冰凰神宗上下的驚恐,還有雲澈眼瞳中的忐忑,火如烈盡收眼底,他大手一招:「破雲,上去領教領教這位吟雪界王口中你連提鞋都不配的高徒!哈哈哈哈……」

    「是,師尊。」火破雲恭敬應聲,然後走向前方。

    火破雲遠遠面對雲澈站定,但感知到雲澈的玄力才神元境一級,分明才剛入神道不久,一時間神色有些複雜。

    他十四歲入神道,十七歲突破至神魂境……然後到今年二十四歲,整整七年都再也沒和神元境的人交手過,更不要說只是初入神元境。

    面對才神元境一級的雲澈,雖然他是吟雪界王剛收的親傳弟子,但他實在是有一些下不去手的感覺。

    ——————————

    【這章教育我們,沒事不要瞎立FLAG!所以我這個月要更一萬章!】

    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