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宙天神帝何等存在?這個世上,從沒有什麼能將他震駭到失魂。

    直到今日。

    四神帝之首的梵天神帝,亦是全身僵硬,如見鬼神……不,眼前的少女,分明要比鬼神還要恐怖千萬倍!

    黑氣重新蔽日彌天,邪嬰的哭笑再次響徹耳邊,而且更加的憤怒淒厲。茉莉手臂舉起,邪嬰萬劫輪在四神帝驚魂的眸光中捲起黑暗渦流,一道黑痕切開空間,直撕宙天神帝。

    “……”宙天神帝竟是未動。

    月神帝目光一駭,手中紫闕神劍綻放紫光,爆開一個紫色月域,遠遠看去,就如一輪天穹紫月,在震天的暴吼聲中墜向黑暗魔輪。

    轟————

    紫色月域被黑暗魔輪一瞬撕裂成兩半,月神帝手中紫闕神劍脫手飛出,和宙天神帝一起被遠遠轟飛,力量的餘波讓後方的梵天神帝與星神帝如遭萬嶽轟身,被震翻數百里。

    暗黑光域的中心,茉莉卻沒有馬上追及,而是身體一晃,在空中猛地墜下,直墜了百丈才堪堪停止,魔輪上的黑芒,也呈現着混亂與扭曲。

    她先被梵天神帝所傷,又被鎮荒神鼎重創,她最終毀掉了鎮荒神鼎,卻也力量大耗,傷痕遍體……唯有她的憤怒與怨恨,沒有一絲一毫的淡化與消弭。

    她擡起頭來,目光碰觸到了月神帝……一瞬間,她瞳中的黑色火焰變得無比暴烈。

    月神帝……逼死她母親,險些害死她哥哥,她曾經傾注了所有殺意與怨恨的人,也是對這個人所生的無盡殺意與怨恨,將她催成了天殺星神!

    她今生必殺之人!!

    本就無比強烈的怨恨再一次被引燃,茉莉衝向了月神帝,遙遠的距離在一道驟閃的黑光下瞬息拉近,邪嬰萬劫輪帶着殘酷的毀滅之力轟向駭然中的月神帝。

    魔壓覆體,戾氣懾心,月神帝感覺自己像是被封入了魔鬼的魔瞳,無處遁逃。四人合圍茉莉,也只可短時間內勉強僵持,一人面對,他根本毫無抗衡之力。

    砰!砰!砰!砰!砰轟!!

    他全力釋放的月界,也只勉強抵禦了茉莉的四次攻擊,第五次,月界崩碎,邪嬰萬劫輪直中他心口,在他心口暴開深淵魔光。

    “唔!”

    月神帝面露痛苦,直墜而下,但茉莉卻在下一個瞬間再次迫近,邪嬰萬劫輪再次轟下。

    月神帝雙瞳瞪大,手中紫光一閃,將紫闕神劍重新喚於手中,竭力斬下。

    刺啦!!

    紫色的月芒如散碎的雷光般崩開,邪嬰萬劫輪將紫闕神劍震開,再次重轟在月神帝的心口上,月神帝眼瞳爆凸,卻沒有借力強行遠遁,而是手臂驟刺,一道紫光從劍尖爆射而出,在茉莉的胸口炸開一個深紫色的月域。

    砰!!

    月神帝灑血墜落,茉莉的身體在空中翻轉,臉兒閃過一瞬間的慘白,卻又以恐怖絕倫的速度猛墜而下,她目中的漆黑火焰在月神帝的瞳孔中快速放大。

    咣!!

    紫闕神劍再一次被轟飛,捲動着黑光的魔輪輪刃撕裂了他最後的護身玄力,撕開他的神帝之軀,生生的嵌入了軀體,在他的胸口炸開一大片血雨……每一滴血,都是觸目驚心的猩黑色。

    月神帝五官扭曲,臂化紫晶,用近乎絕望的力量將茉莉和魔輪震開……但,他還沒能得到一丁點的喘息,噩夢黑芒便再一次轟下。

    哧!

    哧!!

    哧嚓!!!

    旋轉的漆黑輪刃如瘋了一般切裂在月神帝的身上,將他的身軀撕開一道又一道漆黑的血溝,摧滅着他的皮肉、鮮血、筋脈、骨骼、內臟……在那能讓任何心臟痙攣的撕裂聲中,飛濺的黑血如暴雨般淋落,將一代神帝,殘忍的拖向死亡深淵。

    宙天神帝將傷勢強行壓下,快速衝至,一隻無形巨掌穿越虛空,重擊在茉莉的身上。

    茉莉一聲輕吟,如流星般直墜而下,但……她手中的邪嬰萬劫輪卻驟飛而出,帶着漆黑軌跡飛卷月神帝,直中他已血肉模糊的前軀,輪刃貫體而過,在他的後背爆開黑芒,亦再次灑下一片被黑暗侵蝕的血雨。

    “呃……啊……”月神帝瞳孔渙散,他嘴巴大張,但出口的叫聲卻是無比的微弱嘶啞。他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在快速的模糊,眼角,似乎掠過幾抹熟悉的月芒,耳邊,亦傳來遙遠到難以聽清的大吼聲。

    “神帝大人!!”

    西方的天空,九抹各不相同,但都無比濃郁的月芒在快速逼近,而每一道月芒,都是一個月神的象徵。他們到達星神界後,在震驚中拼命趕赴而至,看到的,卻是月神帝被魔輪貫體,血雨飛灑的畫面。

    這一剎那的驚駭,不啻與天崩地裂。

    速度最快的黃金月神月無極掠空而下,將月神帝託於手中,目光碰觸的那一刻,他驚得幾乎心臟驟停。

    月神帝的胸腔……已被完全的穿透和轟爛,屬於神帝的無上神軀,竟化作了一堆漆黑的爛肉,流瀉在他手上的血,也是可怕的赤黑色。

    “神……神帝……”月無極雙手顫抖,發出艱難晦澀到極點的聲音。

    “不要……管我……”月神帝虛弱出聲,他身上那可怕的傷,還有侵入全身的魔氣……若非他是月神帝,早已千死萬死:“速殺……邪……嬰……”

    一語落下,魔氣攻心,昏死過去……不,他的心臟已被毀得粉碎,唯有跟隨他萬年的紫闕神力死死吊着他最後的命氣和意識。

    月無極手掌覆下,一團金色月芒將月神帝籠罩,一半是爲了強行續命,另一半,則是根本不敢讓其他月神看到他此時的慘狀,他轉頭大吼道:“這邊交給我!神帝之令,不惜一切,速殺邪嬰!”

    其他八月神注意力陡轉,那一邊,宙天神帝與梵天神帝已與茉莉重新戰在一起,每一瞬間都是天威駭世。

    北方與南方的天空,分別有數道氣息快速逼近,每一道氣息都無比強大。而這其中的每一道氣息,這些月神都無比熟悉!

    “是宙天的守護者……來了十一人!”爲首的月神沉聲道,話音剛落便臉色微變:“那邊是梵帝神界的梵神與梵王……三梵神全部來了!”

    “不要分心……上!”

    星神界的慘狀觸目驚心,但現在容不得他們多問一句,八月神月芒釋放,如八輪皎月臨天,齊攻茉莉。

    八月神同時出手,其威勢其勢浩大無際,數個月界、月陣從不同方向直罩而下,如暴雨颶風般轟落在茉莉身上,宙天神帝終稍得喘息,他雙手微合,面色沉重,口中一聲清嘯,一道青芒在掌上浮現,然後一瞬穿破虛空,直轟茉莉。

    咔嘶!!

    一道圓弧狀的黑芒在空中裂開,將所有月界、月陣全部撕裂,這一幕,驚得八月神俱是臉色驟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也是這一個剎那,宙天神帝浮着青芒的手掌直中茉莉的後心。

    噗——

    茉莉全身劇顫,猛吐一口黑血,但卻詭異的沒有被擊退半步,而是緩緩轉過身來,瞳孔中燃燒的黑炎,幾乎將堂堂宙天神帝的肝膽與魂魄焚成灰燼。

    轟!!

    邪嬰萬劫輪狠狠的砸在宙天神帝的胸口……魔氣如決堤的洪流,瘋狂的涌向宙天神帝的體內,他雙目圓瞪,胸口,乃至臉龐和全身以極快的速度覆上了一層灰黑色,然後像是一尊沒有了意識的木偶,從空中直直的栽落了下去。

    “主……主上!?”

    “主上!!!!”

    和月神界相似,宙天一衆守護者到來時,看到的是讓他們驚駭欲死的一幕。

    轟隆!

    太過劇烈的空間穿刺,帶起驚雷般的空間炸裂,數個守護者瘋了一般的衝上,將宙天神帝託於手中,入手之冰冷,就如在冰獄中埋葬了千年的死屍。

    “不要……管我……”宙天神帝臉色灰暗的嚇人,卻是掙扎着說道:“那是邪嬰……她已受重傷,力量……也大不如前……必須不惜一切將她滅殺……否則……後患……”

    宙天神帝話語未盡,一口近乎漆黑的猩紅便狂噴而出。

    “主上放心,我們絕不辱命!”守護者帶着泣聲道。

    月神帝意識全無,生死不知,星神帝砸落在地,全身是血,似乎已無再戰之力,宙天神帝全身更是傷重至極……無法想象他們是花費了多大的代價,才換來了邪嬰如今的狀態。

    十一守護者全部轉頭,遙遠的天際,梵天神帝和八月神正合力與邪嬰惡戰,但,哪怕宙天神帝口中身負重傷,力量也大不如前的邪嬰,依然可怕到讓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與他們力量相當的月神,每一個月芒綻放時,其威都足以籠罩一個浩大星界。但,此時整整八個月神全力張開的月域,竟被爆閃的黑芒壓制的無比黯淡……黯淡到了慘淡的地步。

    嘶啦!!

    一聲裂響,三個月神玄光崩散,灑血飛出。也是這一瞬間,十一守護者留一保護宙天神帝,其他十人撕空而上。

    轟隆!!

    本就裂痕無數的蒼穹再度炸裂,所有人都已完全忘了這裏是星神界,或者說都不會有人相信這裏居然是星神界。一神帝、八月神、十守護者……何等可怕的陣容,但每一個人都是面色陰沉,口中狂嘯,全身力量瘋了一般的壓制、封鎖、轟擊邪嬰,任何人,都沒有,也不敢有任何的保留。

    而這慘烈的戰局沒有持續太久,隨着半邊天空的塌陷,又是一道道驚世之力涌上,直覆邪嬰。

    梵帝神界七梵王到……十五梵王雖只來了不到半數,但讓所有人心頭大震的是……七梵王的後方,赫然是梵帝三梵神的氣息!

    雖從未有人公開宣稱過,但在東域玄者的心中卻是共知:梵帝三梵神,在東神域地位上隱隱凌駕於梵王、守護者、星神、月神。

    “神帝”之名,不單單象徵其王界界王的身份,更有另一個力量層面上的象徵——十級神主!

    亦神主中的巔峯!至尊中的至尊。

    東域四王界,星神界和月神界的十級神主都各爲一人,那便是星神帝星絕空和月神帝月無涯。

    宙天神界則爲兩人:宙天神帝宙虛子與守護者之首太宇尊者。

    而梵帝神界,則有整整五人——梵天神帝千葉梵天,梵帝神女千葉影兒,以及……梵帝三梵神!

    一個梵帝神界,其十級神主,“神帝”層級的力量,比東域三王界的總和還要多。單憑此點,它便無愧東域四王界之首。

    ————————

    【古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