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茉莉全身黑芒,臉色冷漠無神,找不到任何的情感,似是一個被劫持了靈魂的人偶。

    但,她實則無比的清醒……比她這一生的任何時候都要清醒。

    她知道自己是誰,在哪裏,身上涌動着怎樣的力量,更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在面對那些人,殺了哪些人,看得清星神界在她的魔輪下已化作怎樣的地獄。

    她沒有停止,沒有猶豫,更沒有後悔。

    因爲,她的世界已經完全塌陷,今後,也再無可能有什麼色彩。四神帝、星神、月神、守護者、梵神梵王……這些如當世神明的強者爲了她一人全都來了,她知道,自己今日必葬身於此。

    就算不被他們殺死,她也會了結自己……絕不會讓雲澈在黃泉路上孤單一人。

    一起上天堂,一起下地獄,一起赴輪迴。

    只是,在這之前,她要讓這片埋葬他的星神土地,讓這些東神域最昂貴的生命與鮮血……爲他陪葬!

    魔光、黑痕、魔霧……世界被一次次的撕裂、崩塌,這些至尊強者的軀體本是世間最難被損傷的存在,但在邪嬰萬劫輪下,卻是觸之必傷,每一次魔輪的飛舞,都會帶起漫天飈飛的黑血。

    嘶啦!

    一個月神被軀體被一道黑痕一瞬撕成兩斷。

    嘶啦!

    一道黑芒將兩個守護者的身體同時貫穿,侵入的魔氣噬碎他們的經脈,將他們所有的腑臟毀得稀爛……

    轟隆——

    一個月神、兩個梵王被捲入一個快速收縮的黑暗魔域之中,任憑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魔域在收縮到極致後爆開,三人亦在慘叫中灑血飛落。

    一道道力量撕開黑暗,不斷在魔輪和茉莉的身上爆開。邪嬰的嚎哭大笑從淒厲變得衰弱,邪嬰之影也逐漸開始變得模糊,茉莉不知道自己的力量還剩下多少,不知身上已經有了多少的傷,也根本不在乎受了怎樣的傷……更不在乎自己什麼時候死,唯有手中的魔輪依舊釋放着比噩夢還可怕的魔光,將一個又一個至尊神主葬入死亡深淵。

    轟!轟!轟!!

    三道融合在一起的青光同時在茉莉身上炸開,隨着邪嬰的一聲嘶叫,茉莉被遠遠震翻出去,身上黑芒剎那寂滅,魔輪也第一次脫手飛出。

    梵天神帝目光驟閃,口中噴血,灑於金劍之上,劍身頓時耀起太陽般的炙芒,在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之下直刺茉莉命脈。

    魔輪離身,魔光熄滅,破綻大露加之沒有了邪嬰護身,他無比確信,這一劍,必能毀盡茉莉的命脈。

    數裏之遙,對神帝而言不過是微小的一瞬間,金芒一閃,梵天神帝的金劍已在茉莉心口……但,金芒還未釋放,一隻蒼白的手兒已捏在了劍身之上,手上的黑光再次耀起,劍身頓時如被冰封,再無法寸進,剛要爆發的神帝之力,也如被禁入黑暗的囚籠之中,無法釋出。

    “你……”看着茉莉緩緩轉過的黑眸,梵天神帝如被鬼神懾魂,全身驟冷。

    茉莉的力量忽然變得如此恐怖,的確是依賴於邪嬰萬劫輪的甦醒。

    但,世人不知,她並非是被魔輪所劫所化的“邪嬰”,相反,她是邪嬰萬劫輪之主!

    她不是被迫所化的邪嬰,而是邪嬰之主!

    邪嬰的力量,便是她的力量!哪怕邪嬰萬劫輪離身,她的身上,涌動的依舊是完整的邪嬰之力!

    可惜,梵天神帝知道的太晚,在他滿是難以置信的失色瞳眸中,茉莉的另一隻手重轟他的胸口……小巧的手掌帶着濃郁的黑芒橫貫而過,從他的後心破血而出。

    來自深淵的黑氣在梵天神帝的軀體中心直接爆開,他的臉色以比宙天神帝更快的速度變得灰暗……而也是這時,三道金印……三道來自梵帝三梵神的恐怖力量同時轟在茉莉的後背上。

    砰砰砰——

    三道金芒在茉莉的後背炸裂,又直貫軀體,在她的胸前爆開……梵天神帝雙目灰敗,從空中直直落下,而茉莉如被流星撞擊,帶着潰散的黑芒與血線飛墜向遠方。

    “神帝!”

    三梵神合力重創茉莉,然後一起衝下,將梵天神帝帶起。梵天神帝臉色青黑,卻是一聲帶血的厲喝:“不要管我……快……殺了……她……絕不能……讓她逃走!快……去!!”

    東域四神帝全部重創,而且都是他們一生都未曾有過的重創。而邪嬰的力量也終於被層層削弱,這是何等慘烈的代價。若是被邪嬰逃走,不但今日的重損全部化爲泡影,後患更是不堪想象。

    “是!”

    三梵神迅速應聲,將梵天神帝推給一個梵王,帶着全身金芒飛赴遠方。

    轟!!

    一道黑光炸裂,茉莉從一堆廢墟中站起,邪嬰萬劫輪已飛回她的手中,只是,她剛剛起身,便又猛地跪下,連吐十幾口猩黑色的血液……視線,也變得越來越昏暗恍惚。

    我終於……也到極限了嗎……

    不……我還可以殺更多……我還沒有殺了那個老賊……

    那個最應該給他陪葬的老賊!!

    雲澈……等我,我馬上就會去陪你……

    緩緩舉起魔輪,身上黑芒強行耀起,卻讓她眼前猛地一黑,愈加模糊的視線中,浮現出了雲澈的身影……他爲她面對星神界,爲她浴血,爲她火焰中化爲灰燼……

    火焰……灰燼……

    忽然間,如一閃雷電在心海中閃過,她的眼眸,微微亮起了一抹熄滅已久的星芒……

    她飛身而起,卻沒有衝向那些圍攻過來的梵王月神,而是轉過身,帶着一抹冰冷孤單的黑影,飛向了空洞遙遠,更未知歸處的遠方……

    “糟了!她要逃走!”

    “快追!!”

    “絕不能讓她逃走!”

    …………

    …………

    破敗不堪的土地上,彩脂默默的看着茉莉離去的方向,一個又一個的人影拼命追去,耳邊,是無比混亂與震耳的吼叫聲。

    自始至終,她都是徵徵呆呆的看着,沒有神情,沒有言語,眼瞳呈現着如茉莉一般的空洞無光。在化作災難煉獄,被邪嬰陰影籠罩的星神界,似乎都無人分神注意到她的存在。

    茉莉的身影遠去,消失於天與地的交接處,彩脂緩緩閉上眼眸……許久,睜開時,透射出的,卻是一種陌生的冰冷與決絕。

    她起身,邁動腳步,無聲的離開。玲瓏輕靈的少女身影,隨風輕舞的彩色裙裳……伴隨的,卻是一顆灰暗欲碎的心靈。

    混亂與恐慌之中,沒有人注意到她離開,更沒有人知道她要去哪裏……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

    ————

    東神域,吟雪界,冰凰聖殿。

    乒——

    沐玄音的心海之中,響起一聲很輕微的破裂聲。

    “……”沐玄音冰眸顫動,神情定格,身周冰靈的飛舞緩了下來,然後完全的沉寂……又隨之變得一片混亂。

    正在和沐玄音小聲輕語的沐冰雲面色一訝:“姐姐,你怎麼了?”

    沐玄音緩緩站起,她看着殿外的漫天飛雪,幽幽說道:“雲澈的魂晶……碎了。”

    “……”沐冰雲猛地起身:“你說……什麼!?”

    “……”沐玄音閉上眼眸,久久無言。

    沐冰雲雪影一晃,站到了沐玄音身前,急聲道:“你說雲澈他……他……”

    “他死了。”沐玄音道,聲音漠然,無喜無悲。

    “怎麼……死的?”沐冰雲胸口重重起伏,櫻色的脣瓣,浮上了一層雪一般的慘白。

    “他死在星神界,爲了天殺星神。”沐玄音輕聲道。魂晶破碎的同時,會將死前最後的心念和看到的畫面傳達至種下魂晶的人。雲澈最後的死狀,她看的很清楚……比任何人都清楚。

    沐冰雲脣瓣微張,好一會兒,才發生輕渺如夢的聲音:“他不是在龍神界嗎……爲什麼會忽然去了星神界……到底發生了什麼……”

    “死便死了吧,不必管了。”沐玄音的聲音很幽冷,幽冷的讓沐冰雲嚇了一跳:“他不是被他人所殺,而是明知必死,卻去強行送死……那麼多人不想他死,那麼多人在不遺餘力的護着他,他卻……要去……送死……”

    “死了也好……死了最好!我沐玄音,沒有這麼愚蠢的弟子!”

    雪袖重拂,沐玄音身影轉過,冷然離開。

    “姐姐……”耳邊冷語未逝,看着她的背影,沐冰雲憂心道:“你……沒事吧?”

    “接下來幾年,我將在冥寒天池閉關。發生天大的事也不得擾我。”沐玄音的身影沐入風雪之中,拂動着她的冰發淒冷起舞:“還有,雲澈既死,那便當他從未出現過,以後……不得再在我面前提起他的名字!”

    寒聲落下,冰影遠去,殿外的風雪似乎變得有些混亂起來。沐冰雲怔然許久,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出殿外,然後呆呆的看着飛雪之中那一排凌亂的足印。

    生於吟雪,一生與冰雪爲伴,哪怕最普通的冰凰宮弟子,踏雪也不會留下半分痕跡。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