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除了死前伴於他身側的兩人,無人知曉,他生命最後的言語,無關月神界的未來,無關他未完成的神帝之願,而是……他一生最愛和最恨的兩個人。

    而這兩個人,一個,是夏傾月的生母,一個,是夏傾月的生父。

    月神界混亂一片,哀鍾長鳴。神月城上空的月芒全部熄滅黯淡,陷入前所未有的悲傷與壓抑之中。

    夏傾月神情怔然,腳步沉重而緩慢,一步一步,來到了她在月神界停留最長,也是最安靜的地方。

    輕輕推開殿門,穿過一層看不見的結界,她來到了一個與外隔離的獨立世界。這裏山水清雅,鳥語成歌,如世外仙境。

    一個一身紅衣,身影嬌柔的女子立於溪畔。聽到夏傾月緩緩走近的腳步聲,她沒有回身,幽幽說道:“他……走了嗎?”

    她的聲音很輕很輕,一縷清風便可拂去。

    夏傾月腳步停住:“他走了。”

    “是嗎?”紅衣女子輕念一聲,卻並未有明顯的情緒波動,聲音平靜如腳下的溪水:“他是月神帝,卻依然擺脫不了天機預言,難道這世上,真的存在‘天命’嗎?”

    “娘……”看着她的背影,夏傾月用很輕很緩的話語道:“接下來,你準備去哪裏?要不要跟我回……”

    她的聲音停住,後面幾個字,卻是沒有說出來。

    紅衣女子轉過身來,那是一張明媚無雙的臉,雖不知因何刻印着無比沉重的憔悴與滄桑,但依舊難掩傾城之容。看着夏傾月,她柔柔說道:“傾月,你繼承了他的神力,對嗎?”

    夏傾月微微點頭。

    “那麼,你接下來,又想要去哪裏?”

    “娘在哪裏,我就在哪裏。”這句話,夏傾月說的毫不猶豫。

    月無垢微笑,她伸出手來,輕輕撫在夏傾月的臉頰上,輕攏的五指微微發顫:“好孩子,有你這句話,娘很高興。只是,你的人生,纔剛剛開始,除了陪伴娘,想好並走好自己將來的路,要更重要一些。”

    夏傾月點頭:“娘你放心,我會好好待自己。”

    微顫的手掌從夏傾月的臉頰輕輕收回,月無垢看着自己的女兒,笑意愈加溫和:“雖然只有短短几年,但他待你,勝過他所有兒女。你去……好好的送他一程吧,我也想……安靜一會兒。”

    “好。”夏傾月知道,母親平靜的眸光下,必定是比任何人都要沉重的哀傷。

    夏傾月轉身離開,剛要走出時,身後,忽然傳來月無垢的聲音:“傾月,記住,你要學會爲自己而活。只有你自己足夠強大,纔有資格和能力,去成全他人,明白嗎?”

    “……”夏傾月回身,微微驚訝的看了母親一眼,然後點頭答應:“是,孃的話,傾月全部記下了。”

    夏傾月離開,寧靜的世界之中,月無垢緩緩擡起手臂,攏在自己心口。

    “傾月,希望你今後不再猶豫和迷茫,更不會總是奢求着兩全……你要爲自己而活……無論你將來選擇怎樣一條路,都要好好走下去,娘會在另一個世界……一直看着你……”

    月無垢輕輕的念着,脣角的微笑柔若晨風:“無涯,這一世,我負了你……漫漫黃泉路……讓無垢……陪你一起走……”

    …………

    …………

    踩着神月城沉重的鐘聲,夏傾月的心海沉重而混亂,她的腦中迴響起月無垢有些奇怪的話語……忽而,她如遭雷擊,然後瘋了一般向回跑去。

    砰!

    推開殿門……依舊那條溪邊,那個紅色的身影靜靜的躺在那裏,溪水潺潺,鳥語如歌,而她,卻是失去了所有的氣息。

    夏傾月的整個世界變成了一片無聲的蒼白,恍惚中,她一步步走近,然後重重跪在月無垢的身邊,緊咬的脣瓣滲出道道血絲,她卻強忍着不肯發出一絲的聲音,唯有她嬌弱的身軀在不斷的顫抖着。

    蒼白的世界中,不知過去了多久,她終於緩緩的伸出手來,將月無垢輕輕抱起……上身托起之時,她的袖中,一枚圓鏡滑落,發出很輕微的落地聲。

    夏傾月眸光怔然,伸手將圓鏡撿起……很普通的金屬,普通到在神界都很難尋到,而且有些陳舊。她幾乎是下意識的,將鏡子輕輕錯開。

    裏面,刻印着一張玄影……玄影之中,是三個人。

    一個意氣風發的男子,一個年華只有四歲的女孩,一個年華只有三歲,卻已經有“健壯”之態的男孩。

    看着這張玄影,夏傾月的雙手開始顫抖,顫抖的越來越劇烈,脣間,發出如夢一般的聲音:“原來……你從來沒有忘記……原來……我們沒有被拋棄……”

    她肩膀無法控制的抽動,眼眸死死閉起,她的右手將圓鏡死死攥緊,左手……在失魂間,握住了一張溫暖的紙卷。

    那一封……她當着雲澈之面“毀去”的婚書。

    WWW ●ttkan ●c○

    一副圓鏡,一封婚書……夏傾月的眼淚終於崩潰決堤,她抱緊母親,在這個不會有外人打擾的世界放聲大哭,直哭的天崩地裂,肝腸寸斷……

    …………

    …………

    抱着月無垢已沒有了生命氣息的身體,夏傾月走在神月城的土地上,她一雙美眸朦朧無光,她不知自己走到了哪裏,更不知自己要陪母親去到哪裏。

    無數的畫面,在她心海中慌亂交錯。

    在神界的這些年,一直都如處在夢境之中。

    月無涯,她的義父,神界第一個給了她溫暖和恩情的人。

    月無垢,她的生母……丟失許久的親情和她癡心於玄道的本心。

    雲澈,她的夫君,也是將她從這場“夢境”中喚醒的人。

    這是三個,她在神界最重要的人。

    卻在短短几日之間,全部離她而去。浩大神界,唯餘冰冷與孤獨,再沒有可以依靠,可以陪伴,可以訴說之人。

    …………

    父親的眼淚,讓我從小渴望找到母親,讓他們團聚……但我最終,卻是原諒了“奪走”母親的人,甚至不忍再將母親與他分開。

    師門對我有再造之恩,宗門大難,唯讓我一人逃脫。我有了保護師門的力量……卻無法歸去。

    義父對我恩重如山,我未能報答半分,反毀他心願和顏面,今後已再無機會……

    母親,能找到你,對女兒而言已是天幸。我雖從無對你有過怨言,但我心中,卻始終有怨……我曾以爲,當年的徹底割捨,二十年的完全隔絕,你或許真的選擇了將我們拋棄和忘卻……原來,你從未忘卻過我們……反而,承受着所有人都無法想象的煎熬……如今,我卻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你永遠離去。

    雲澈……你爲什麼沒有等我……

    琉璃之心,玲瓏之體……亙古未有的神話……可是爲什麼,所有的一切都不如我之願,所有的事,我都無法做到……

    天道庇佑?

    呵……不過是欺人的笑話……

    下界也好,神界也好,能主宰自己和他人命運的,永遠只有……至高無上的權力與力量。

    我明明有着舉世無雙的資質和機遇,爲何,我卻醒悟的這麼晚……

    心海中的畫面交織的越來越混亂,化作一片迷濛……最後,一個金色的影子一晃而過。

    千葉影兒!

    乒……

    迷濛的世界崩碎,所有的影像消失無蹤。夏傾月的腳步依舊緩慢,但逐漸沒有了聲息,美眸中的朦朧也緩緩的淡去,一點一點,化作冰冷的寒光。

    每走一步,她眸中的寒光便會深邃一分,直至……幽寒的似乎永無盡頭。

    “嗯?夏傾月?”

    一個聲音從前方傳來,那是個一身紫衣的男子,他的裝扮和月徽彰顯了他尊貴的身份。

    月神第三十七帝子——月琰。

    看到夏傾月,月琰的眼中閃過深深的垂涎和癡迷之色,這種色彩,出現在大半帝子帝孫每次看向夏傾月的瞳眸中,只是,這一次格外的猛烈和肆無忌憚……因爲月神帝死了,再無人可以護着她。

    沒有了月神帝的庇護,她“神帝義女”的身份能否被繼續承認都是未知,而以她靈玄境的修爲,在月神界……無數的人可以將她隨意擺佈。

    夏傾月毫無反應,靜默的走向前方。

    “嘿!”月琰撕去了先前的風度謙和,更看不到半點月神帝逝去的哀傷。他一聲低笑,笑眯眯的走向夏傾月,看清她懷中所抱的女子,他雙目一凝,脫口喊道:“月無垢?她怎麼會……哦!這個讓我們月神界蒙羞的賤女人總算死了!”

    夏傾月腳步停止,螓首緩緩轉過,微帶紫色的瞳光定定的落在月琰的身上。

    那一瞬間,月琰的神情猛的定格,視線之中,那雙看向他的絕美眼瞳竟是無比的幽暗,他的身體和靈魂像是被這股幽暗無情的吞噬,快速失卻着所有光彩,一股無比可怕的冰冷感在他的全身泛起……那是一種刺骨的冷,錐魂的冷。

    咔……

    一層冰晶在他的身體表面結起,月琰雙瞳失色,嘴巴大張,身體貼着牆壁,一點一點的軟下,幽冷的恐懼在他心底瘋狂的滋生。

    咔……

    “你……”除了冰冷,他已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瞳孔在極度的瑟縮中幾近消失,他想要開口,但卻連求饒聲,都無法發出。

    咔……咔……

    越來越厚的冰層在他身上凝結,將他的軀體和靈魂都冰封入了恐懼的深淵……

    砰!

    夏傾月眸光收回,在她轉過身的那一刻,冰晶炸裂,然後無聲消失。月琰的身體軟倒在地,他臉色青紫,雙手抱着肩膀,全身瑟瑟發抖,瞳孔依舊失色,蕩動着或許這一生,都不可能完全抹去的陰影與恐懼。

    他的身下,一股腥臊之氣緩緩散開……

    又一個人,出現在了夏傾月身前——黃金月神月無極。而他,是被夏傾月的氣息所引至。

    月無極匆匆而至,一眼看到夏傾月懷中的月無垢,他臉色一變:“神後她……她……”

    月無涯與月無垢百年之情,他最爲知曉。這麼多年過去,他對月無垢的稱呼,依舊是神後。因爲他無比清楚,無論發生了什麼,月無垢都是月無涯生命中唯一的神後。

    “無極,”夏傾月平靜出聲:“把月皇琉璃和紫闕神劍給我。”

    夏傾月的稱呼,讓月無極一愣,她喊的是“無極”,而不是平日裏的“無極叔叔”。

    她的語調更是幽冷懾心,不容抗拒。

    月無極短暫怔立,他想要開口說什麼,卻見夏傾月忽然一伸手……頓時,一道彩光,一道紫光從他身上離體逸出,飛到了夏傾月手中。

    月皇琉璃和紫闕神劍!

    這一幕,讓月無極驚然失色,剛要出口的話被生生封在喉嚨之中。

    紫闕神劍會被她強行喚走,他並不太驚訝,因爲那畢竟是紫闕月神的本命之器。

    但,月皇琉璃……作爲十二月神之力的源力核心,月皇琉璃的確可以被強行喚走。但條件,必須是最強月神!

    月皇琉璃只該屬於最強月神,也唯有最強月神,纔有資格持月皇琉璃爲帝。

    但是……但是夏傾月今日纔剛剛得到紫闕神力傳承啊!

    怎麼會一下子就成了最強月神!?

    可是,眼前的一幕,卻又活生生的在他眼前呈現。

    傳說中的九玄玲瓏體,真的有這麼神奇?這就是爲什麼……月神帝那麼渴望將紫闕神力傳承給她?

    錚!

    紫芒耀空,紫闕神劍在夏傾月的手中釋放出耀眼的紫光……月無極一眼就分辨的出,那分明,是比在月無涯手中時,更加濃郁的紫色月華。

    月皇琉璃和紫闕神劍同時消失在夏傾月的手中,她轉過身去,抱着月無垢緩步遠去:“無極,我要去安葬我的母親,義父的葬儀,就勞你親手操辦了。”

    “是……”月無極有些失魂的回答。

    夏傾月緩步遠去,直至消失在視線之中。月無極在這時才忽然發現,自己的腰身,竟然呈現着一個很大的前傾弧度,他自己卻毫無察覺……竟似是源自軀體與意志的本能。

    “恭送……月神新帝。”看着前方,這句話,幾乎是不由自主的從口中念出。

    ————

    ————

    【上一章炸出無數土豪,嚇得我肝顫⊙﹏⊙∥】

    【神界篇章至此暫時完結,下一次歸來,將是很多年之後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