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破雲全身已被金色的火焰覆蓋,只剩下一個模糊的身影。但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所有的視線,都死死的停駐在上空那輪金色的日曜上。

    任誰看到它的第一眼,想到的都會是烈日臨空!

    「九陽天怒」這四個字給冰凰長者們帶來的震撼,絕不是年輕一輩所能理解的。但他們看著眾長老、宮主那駭然到徹底失色的面孔,可想而知那是何其恐怖的概念。

    「啊啊啊——呃啊啊啊啊啊!」

    火破雲在持續的嘶吼,聲音一次比一次沙啞凄厲,其中不斷穿插著金烏的長鳴。光線在濃烈中愈來愈趨近於純粹的金色,空中的「烈日」安靜的存在著,看上去毫無變化,但恐怖的氣息,每一息都在極速增長著,彷彿永無盡頭。

    雲澈的眼睛也一直在盯著上空的日曜,無法移開。心中震驚之時,耳邊忽然傳來沐玄音的傳音:

    「這是金烏焚世錄第十重的力量,其名為九陽天怒。」

    第十重!?雲澈心中暗驚。

    「九陽天怒修鍊至大圓滿,可召喚九陽滅世。火破雲看來只到了最初級的『一陽』境界,但……炎神界數十萬年歷史上,能修成九陽天怒者僅有四人!當今金烏宗最強者火如烈,也至今未能修成金烏焚世錄的第十重。」

    雲澈:「……」

    「那四個金烏先輩,修成金烏焚世錄第十重時,最年短的也在六千多歲。而火破雲……才不到三十歲而已!這絕對不可能是與生俱來的天賦。」

    雲澈心中震蕩……火破雲此時釋放的九陽天怒,只是最最初級的「一陽」形態,但其氣息之恐怖,要勝過黃泉灰燼不知多少倍。

    完整的「九陽天怒」,又該恐怖到何種境界!

    「這樣的力量,你可能接下?若不能,便直接認輸,後果我自會承擔,無需勉強。」

    沐玄音聲音冰冷,毫無感情。雲澈沒有猶豫,輕輕的點了點頭。

    只是他的目光,依然在盯著空中的日曜,瞳眸之中,晃動著深深的渴望。

    自己從金烏魂靈那裡,得來的只有金烏焚世錄前七重境界,那之後,金烏炎的極端強大,讓它取代了鳳凰炎,成為了他最常用的力量。沒想到,更高境界的金烏焚世錄,竟能強大到如此程度。

    若我能得到更高層面的金烏焚世錄神訣,以我的邪神之力,應該可以沒有太大阻滯的在短時間內修成,那時,自己的力量必能更上一個層面,只是……那畢竟是金烏宗的核心神訣,又豈會讓其落入外人之手。

    沐玄音的目光不經意間掃過雲澈的眼神,但也只是一掃而過。

    片片的汗珠如暴雨般從火破雲身上淋落,然後又瞬間被焚滅。火破雲的嘶吼聲逐漸的緩了下來,遙遠的蒼穹之上,那輪日曜的氣息,也在這時終於不再變動。

    視線之中,原本蒼白的天空已被耀的金黃一片,直至蒼穹的邊際。烈日成為了這個世界的中心,釋放著和真正的日曜一樣灼目到無法直視的炎光。

    若非親眼所見,無人會相信,這一切,竟是來自一個只有神劫境的年輕玄者。

    這樣的火破雲,已根本無法稱之為絕世奇才……而分明是一個打破常理和認知的怪胎!一個將冰凰神宗所有高層都全部驚掉下巴的怪胎。

    遠古傳說中,金烏的火焰之源,便是太陽之火。九陽天怒,燃燒的是真真正正的太陽之炎。

    火如烈的頭緩緩轉回,瞳孔中的激動火芒卻是久久不滅,因為這是連他都夢寐以求,但始終未能達到的至高境界。這也是為什麼沐寒逸忽然跳出來「攪局」時,他連半點不滿和猶豫都沒有。

    因為別說同為神劫境五級的沐寒逸,就是今日同來,玄力高至神劫境八級的焱卓,都根本不是火破雲的對手。沐寒逸強行跳出來,在他眼裡根本就是純粹的送菜,不會有那怕一丁點的阻撓。

    「沐玄音,你新收的這個弟子的確不一般,讓我著實大吃一驚,但和破雲相比……差得遠了!」

    火如烈站在火破雲的身側,無比自豪和傲然的道:「破雲要比我這個不成器的師父強上百倍!將來,必是我們炎神界歷史上……第一個成就神主境的人!」

    成就神主!

    在神界,這完全就是帶著神話氣息的四個字,因為「神主」,便是世人眼中的人中之神。但火如烈此言之下,冰凰神宗上下無一人出言嘲笑……

    二十四歲……金烏焚世錄第十重境界……

    成就神主這四個字在這樣的怪胎身上,完全不顯得誇張荒謬。

    吟雪界出現了一個神主境,在中位星界的位置陡然提升。

    而若是炎神界出一個神主境……

    那麼將極有可能直接位列至上位星界!

    「宗主!」沐冰雲看了雲澈好一會兒,終究忍不住向沐玄音出言。她和沐玄音是僅有的兩個知道雲澈身負邪神之力的人。但,她們不是雲澈,也自然不會真正清楚邪神之力的極限可以達到什麼程度。

    面對這層面極高的金烏神炎,沐冰雲無法不擔心。

    沐玄音沒有回應。

    「火如烈,你雖然老不濟,但倒是收了個好弟子啊!」沐玄音冷冷的道。

    「嗄……嗄……」火破雲火焰燃體,單手擎天,無比劇烈的喘息著,面孔,還有喘息聲都帶著很深的痛苦。

    畢竟,雖然只是最初級的「一陽」,但對於只有神劫境的他而言,依舊太過勉強,雖然勉強釋放,但已是徹底掏空了他所有的力量。

    「嘿……」火如烈低笑:「讓你的弟子趕緊認輸吧。你該知道,這九陽天怒絕不是那麼容易駕馭的,一旦落下,你這新收的弟子必死無疑!」

    「認輸?」沐玄音面露不屑:「就憑一個連邊緣都算不上的所謂九陽天怒?」

    火如烈眼睛一瞪,聲音沉了下來:「不愧是吟雪界王,還真是『硬氣』啊!居然連自己親傳弟子的死活都可以不顧,我火如烈今天真是大開眼界!」

    「死活?哼,你又憑什麼認為本王的弟子擋不住這區區九陽天怒!」沐玄音冷聲道。

    「好……好!」火如烈頓時全身發抖,她蔑視自己,他可以承受,但她竟在蔑視九陽天怒:「那若是這個叫雲澈的弟子死在九陽天怒之下……你待如何!!」

    「死?」沐玄音眉角傾斜,冷淡無比的道:「好,那本王就給你個痛快!」

    「若是雲澈在這九陽天怒下重傷或者橫死,本王絕不追究,如違此言,天誅地滅!火如烈,這樣你可滿意!」

    這番重言,驚的所有人目瞪口呆,火如烈更是直接愣住,隨之伸指咬牙道:「沐玄音,這可是……你說的!!」

    「宗主!那可是……」

    「閉嘴!」一個神殿長老剛剛發聲,便會沐玄音冷眼斥回:「兩弟子相爭,你們哪來這麼多廢話!他們交手期間,你們誰敢出手干預……別怪本王無情!」

    冰凰眾長老宮主盡皆失色,再不敢多言,焱萬蒼和炎絕海更是面面相覷。

    若雲澈因此而死,她絕不追究……不僅如此,還不許任何人出手阻擋或相救!

    但那可是九陽天怒!怎麼可能接的下!

    「破雲!」火如烈一聲豁出去的大吼。

    火破雲艱難的抬頭:「師尊……可是……」

    「吟雪界王都這麼說了,難道還能收回去!」火如烈吼道:「出手!」

    火破雲也已到了無法支撐下去的邊緣,他用力一咬牙,一聲大吼,身上的火焰瞬間炸裂,空間中炎光晃動,蒼穹之上,那一輪「烈日」在巨大的驚呼聲中墜落而下。

    「哇啊啊啊啊!!」

    先前的灼熱,冰凰弟子還堪承受,但炎陽墜落,整個世界彷彿忽然墮入了煉獄火海,那些修為較低的冰凰弟子頓時發出痛苦的叫聲。

    七十二長老和三十六宮主也在這時全部飛身而起,冰晶屏障大面積結起,將灼熱隔絕。但如此做的後果,自然是炎力不會逸散……位於中心的雲澈,將集中的承受九陽天怒的全部力量。

    炎陽拖著一道長長的火焰之影快速墜下,縱然隔著寒冰屏障,所有冰凰弟子依然能感受到一股極端恐怖的氣息。

    雲澈頭部仰起,全身已被耀的金黃一片。炎陽墜落的很慢,也沒有對雲澈進行氣息鎖定,似乎是火破雲刻意留給雲澈可以逃開的時間。但云澈卻是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目光直直的盯著墜向自己的炎陽烈火,似乎在探究著什麼。

    「啊————」

    無數交疊在一起的驚叫聲中,所有人眼睜睜的看著炎陽終於墜落而下,將雲澈吞沒其中……

    轟~~~~~~~~~~~~

    沉悶的爆裂聲,金芒炸裂,萬丈炎光直耀蒼穹,人們就彷彿看到一個真正的太陽在眼前炸開。

    雲澈所在的空間,已徹底變成一個金色的世界,只有焚世金炎在狂暴的燃燒、肆虐著。道道冰層將這些金炎隔絕,無法逸散,但維持這些冰晶屏障的冰凰長老、宮主們無不是心中震駭。

    因為,衝擊在冰晶屏障上的力量之強橫……幾乎已是達到了神靈境的層次!

    神劫境五級……釋放出堪比神靈境的力量!

    九陽天怒的雛形便已可怕如斯,若是九陽齊落,那或許當真會如「天怒」一般毀天滅地。

    只是,雲澈……

    「哎!」焱萬蒼目光燦然,眼前炎陽落世的奇景,連他也是心潮動蕩。他重嘆一口氣,心中卻怎麼都無法理解沐玄音為什麼要寧肯不顧弟子性命也不讓雲澈認輸,而且還主動立下重誓。

    他的嘆息聲剛剛落下,臉色忽然一變。

    穿過層層的金烏烈焰……他竟清晰的感覺到了雲澈的氣息!

    這股氣息不但存在,而是格外的清晰……竟沒有絲毫的衰弱!

    這忽然的發現,讓這炎神界的第一人直接呆立當場,目光定定的看著前方,一時之間根本無法相信自己的靈覺。

    「好……好可怕……炎神界竟然……有這麼可怕的人。」一個冰凰弟子哆嗦著道。相比之下,他們先前極為崇拜的沐寒逸簡直無比失色。

    「雲澈……他……他……嘶!這麼可怕的力量,一瞬間就死了吧……宗主她……」

    「不要亂說話!」

    ………………

    冰凰弟子在駭然和驚恐,這樣的力量,他們冰凰神宗的年輕一輩,根本無人能與之相比。而雲澈……唯一的後果,就是葬身其中。或許第一個瞬間,就已化成灰燼。

    但,他們沒有發現,那些長老、宮主的臉色在這時忽然都發生了劇烈的變化,目光全部定定的集中在雲澈先前站立的位置……怔然的表情和完全定格的視線,像是同時失了魂一般。

    炎陽烈火在長久的爆燃后,終於開始緩了下來,然後一點點的熄滅。

    隨著金色火焰逐漸變得淡薄,一個被火焰吞噬的人影緩緩的顯現了出來。

    雲澈依然停留在原地,但他腳下的冰層早已消失,下方被熔出了一個不知多深的空洞。他面色沉靜,身體周圍,一個藍色的冰晶屏障在火焰中折射著藍金相間的光芒。

    金色火焰依然在燃燒,但全部被隔絕在冰晶之外,任其如何狂暴都無法碰觸到雲澈的身體。他全身上下可以說毫髮無傷,他身上的冰凰雪衣,沒有哪怕一絲肉眼可見的灼燒痕迹。

    雲澈身影現出的那一刻,整個世界除了火焰灼燒的聲音,忽然變得死寂一片。

    ——————————

    【PS:火破雲可不是醬油,而是個BOS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