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着意識的復甦,星神界發生的一切在他腦中快速回放,並越來越清晰。茉莉、彩脂、紅兒……生命最後的畫面在此定格,此後便歸於一片黑暗。

    人死了之後,果然還是有意識的嗎……

    這到底是哪裏?茉莉又在哪裏?會不會在我的身邊?在這個死去的世界,又會不會見過那些曾經的敵人和朋友……

    可是,身體的痠痛與沉重感卻又如此清晰,清晰的像是還活着一樣。

    終於,隨着光明再次刺入,他閉合了許久的眼睛一點一點,艱難的睜開。

    木製的房頂,低矮陳舊,卻一塵不染,他頭部轉動,竭力的轉移視線……這是一間很小的木屋,簡單整潔,但不知爲何帶給着他些許並不遙遠的熟悉感。

    少女遠去不久的腳步聲又在這時匆匆臨近,很快,被推開的木門映出一個女孩的身影,雙十年華,一身紅衣,皓齒明眸,眉心間隱約閃動的鳳凰印記爲她平添數分神聖的氣息,她來到牀榻前,看着雲澈睜開的眼睛,欣喜激動之下,雙眸已是水霧瀰漫:“恩人哥哥,你終於醒來……太好了……嗚嗚……太好了……”

    少女激動的訴說着,然後竟淚染雙頰。

    “……”雲澈怔怔的看着她,逐漸的,一個嬌俏的女孩之影在他腦海中浮現,與視線的少女重合在了一起,一個名字從他脣間溢出:“仙……兒?”

    少女愣住,驚喜着他還記得自己,然後無比用力的點頭:“是我,我是仙兒,我是仙兒……泣……泣泣……”

    砰!

    木門再次被用力的推開,數個人影匆匆而入,快步來到了他所躺的榻前,看着他醒來,每一個人臉上都露出了深深的激動之色。

    “雲澈,”爲首的中年人喊出了他的名字:“你總算是醒了。呼……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鳳……前輩?”雲澈發出艱澀的聲音。女孩已經長成,和當年有了很大的變化,但眼前的中年人和當年幾乎毫無變化,他的腦中第一時間顯出他的名字。

    鳳百川!

    匿於萬獸山脈中心的鳳凰遺族族長!

    “恩人哥哥,你終於醒了。”鳳百川身邊,一個挺拔英武的青年男子激動出聲,雙目之中亦是隱含霧氣。

    “祖……兒?”雲澈又是一聲失神的輕喚,心中一片迷濛。

    記憶,回到了十三年前。

    那年他十六歲,是和茉莉相遇的第一年,彼此正互相嫌棄着。

    那年,他和化名藍雪若的蒼月被蕭宗分宗追殺,從高空墜入了萬獸山脈中心,偶遇了因血脈詛咒而被迫隱匿此地的鳳凰遺族,救了鳳祖兒和鳳仙兒,並通過鳳凰試煉,得到了鳳血傳承和鳳凰頌世典第五、六重。

    之後,再以得到的鳳凰神力拯救了陷入危難的鳳凰遺族,並解除了他們的血脈詛咒。

    那時的鳳祖兒和鳳仙兒只有八歲。

    五年前,他去往神界之前,欲帶鳳雪児去拜訪鳳凰遺族,卻發現鳳凰遺族已被罩下了一個強大的守護結界,他暗中出手救下了離開結界遭遇危險的鳳祖兒鳳仙兒兄妹,併爲他們留下了完整的前六重鳳凰頌世典,以及一盒霸皇丹。

    之後沒有選擇打擾,和鳳雪児悄然離去。

    …………

    在這個“死去的世界”,他竟再次看到了他們。

    是他們也死了嗎?

    還是……

    手臂一點一點緩緩擡起,但擡起到一半再無後力,垂落在肋側,手上傳來碰觸到自己軀體的清晰觸感。他看着和記憶中一樣儒雅平和的鳳百川,還有盈盈含淚的鳳祖兒鳳仙兒兄妹,發出做夢一般的輕囈:“難道我……還活着嗎?”

    “呵呵,”鳳百川微笑,對於雲澈的這個反應,他一點都不奇怪:“你當然還活着,死去的人,是無法問出這樣的問題的。”

    “……”雲澈嘴巴微張,本是清醒了的意識卻在這時陷入了更深的迷濛。

    星神界發生的一切再次在腦中回放,他抱着必死之念強開彼岸修羅,他眼前飆起無數的鮮血,隕落一個又一個的生命,但他的生命在流失,靈魂在燃燒……直至完全燃燒殆盡。

    最後的那一絲意識,他能感覺的到自己的身體被四分五裂,化成漫天碎屑……

    又怎麼會……還活着!?

    而且這裏……又到底是……

    “這裏……是哪裏?”他心中的念想,不自覺的從口中說出。

    “這裏是我們的家。”鳳仙兒抹去淚珠,欣喜柔柔的說道:“是當年,我們遇到恩人哥哥和雪若姐姐的地方。是……是鳳神大人把你送過來的,你已經昏迷了好多天,終於……醒過來了。”

    “……”雲澈目光依舊怔然朦朧。

    這裏是……鳳凰遺族?

    Wωω▪ тt kān▪ C O

    我回到了天玄大陸?

    鳳神……送我來的?

    怎麼回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我……真的沒死?

    可是……

    如果我沒死,難道星神界發生的一切……神界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夢嗎?

    看着雲澈滿臉如墜幻境的迷茫,鳳百川道:“雲澈,你心中定有無數疑問。不過你此刻剛剛醒來,身體虛弱,暫不要思慮太多。先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待恢復足夠,便可去見鳳神大人。鳳神大人定可解你一切疑惑。”

    “……”雲澈沒有反應。

    “祖兒,你速去通知你母親和其他族人云澈已醒,讓他們放心。仙兒,你留下來照看。”

    “好!”

    шωш▪ тт kan▪ C ○

    鳳祖兒連忙應聲,匆匆而去。鳳仙兒留了下來,俏立塌邊,安靜的看着依舊處在迷茫中的雲澈,一雙手兒不自覺的絞着衣角,欣喜中似乎透着些許緊張。

    雲澈許久都沒有開口說話,過了好一會兒,他心總算靜下來那麼一些,緩緩閉上眼睛。

    鳳族長說的沒錯,雖然不知自己爲什麼還會活着,但……現在的自己,就連手臂都難以擡起來,至少,先把身體稍稍恢復到可以正常行動。

    閉目靜心,然後默默運轉大道浮屠訣。

    心念轉動,玄訣運轉……但馬上,他又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大道浮屠訣運轉之下,天地靈氣……竟是毫無反應!

    他連忙再次凝心,重新運轉,時間一息一息過去,直到雲澈心緒開始煩亂,無處不在的天地靈氣卻依舊沒有一絲反應,沒有一息向他的身體涌來。

    怎麼回事?

    大道浮屠訣是不依賴玄氣的荒神神訣,隨着大道浮屠訣的進境,軀體會與天氣靈力愈加親和,縱然不刻意運轉,身體也會每一個瞬間都在吸納融合天地靈氣,大道浮屠訣層面越高,所能吸納的天地靈力層面亦是越高。

    平日裏,雲澈哪怕重傷瀕死,玄力耗盡,只要還殘存一口氣,身體都會因大道浮屠訣而自動修復,意識甦醒,主動運轉後,恢復速度更是快到常人所無法想象。

    但此刻,大道浮屠訣一次次運轉,得到的,卻只有一片死寂。

    難道,是我傷得太重了嗎……他心中輕念,但,以往縱然傷的再重,也從未有過這樣的事。

    神訣猶在,但他的身體,卻像是完全失去了對天地靈氣的親和。

    這個念想閃過,馬上被他死死泯滅。他試着調動玄氣……卻連玄脈的存在,都已感覺不到。

    我果然……是傷的太重嗎……

    他這麼想着,重新閉目,想要內視自己的身體狀況。但,他的凝心只持續了幾個瞬間,便再次睜開眼睛,目光一片渾濁。

    內視自身,一個玄者最最基本的靈覺能力,初入玄道的初玄境便可做到。哪怕當年玄脈殘廢,只能停留在初玄境一級的“蕭澈”,都可以做到。

    但剛纔的試圖內視,他卻發現,自己的靈覺,竟已無法潛入體內。

    更準確的說,是他根本已經沒有了玄道的“靈覺”!

    不……不該是這樣的!我就算傷到只剩一絲氣,也不該如此!

    一定是哪裏出了問題!難道,是玄力過於虧空了嗎?

    對了!天毒珠裏有神曦給予的神聖靈液,可以讓我馬上恢復!

    他左手勉力擡起,但馬上發現,自己的意識,竟也無法進入天毒珠!

    甚至,完全感覺不到了天毒珠的存在。

    “……”雲澈眸光顫蕩,心中徹底大亂,口中發出驚慌的呼喊:“紅兒……紅兒!”

    “啊!?”他的忽然出聲嚇了鳳仙兒一大跳,她連忙向前:“恩人哥哥,你……你說什麼?”

    雲澈彷彿沒有聽到她的聲音,身體在掙扎,卻根本無法坐起,口中的聲音愈加驚亂:“禾菱……紅兒……禾菱……”

    任憑他如何呼喚,都無法得到任何的迴應。

    “恩人哥哥,你……你怎麼了?不要嚇我。”他劇烈異常的反應讓鳳仙兒驚慌失措。

    而好在,雲澈在這時又忽然安靜了下去。他不再呼喊,不再掙扎,愣愣的看着上空,許久一動不動。

    “恩人哥哥,你要好好休息,什麼都不要想。你會好起來的,一定會的。”鳳仙兒輕輕的安慰道。

    “仙兒,”雲澈幽幽出聲:“幫我一個忙。”

    “啊?”

    “帶我,去見鳳神。”雲澈緩緩的道,他能聽得出自己的聲音有多麼沙啞虛弱。

    “現在?不可以!”風仙兒搖頭:“你現在太虛弱,不可以亂動。”

    “帶我去,我必須現在就見到它。”他眸光側過,有些無神的看着失措中的鳳凰少女:“仙兒,幫我……好嗎?”

    無論他的眸光,還是話語,都讓鳳仙兒根本無力拒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