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金烏火焰緩緩沉下,眾冰凰長老結起的冰晶結界之內,冰層足足下沉了近千丈之深……而這些消失的冰層絕不是一般的寒冰,而是承受了不知多少年寒氣,堅韌到極點的玄冰。

    不過,似乎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這些消失的玄冰,所有人視線,都牢牢的定格在雲澈的身上。

    不知過了多久,金烏炎終於全部熄滅,雲澈張開的雙臂垂下,身體周圍的冰晶屏障也隨之消失,他右手一揮,藍光閃過,一道冰層頓時凝結在下方被熔出的空洞之上,他的雙腳,也無聲的踩在了冰層之上。

    「啊……呃……」

    火破雲身體佝僂,全身上下從面部到四肢都是通紅一片,乍看之下像是被燒熟了一樣,汗珠從他身體的所有部位澆淋而下,他呈現著一個扭曲的姿勢勉強站在那裡,全身氣息孱弱不堪,一雙眼睛瞪到了最大,眼珠外凸,死死的盯著完好無損站在那裡的雲澈,釋放著混亂到無法形容的色彩。

    砰!

    一聲輕響,火破雲身體搖晃之下,重重的跪倒在地上,但一雙劇烈顫盪的眼珠依然在盯著雲澈,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所看到的畫面。

    就站在他身邊的火如烈並沒有去扶起他,整個人像是中了定身魔咒,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一雙眼瞳顫盪的比火破雲還要劇烈……劇烈到幾乎隨時可能炸裂。

    「這……這……竟然……我……」

    焱萬蒼嘴巴數次張合,竟是語無倫次,在極度的震驚之下,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說出什麼。

    不止是他們,冰凰神宗那邊,連一絲的歡呼聲都沒有。每個人都像是被抽走了靈魂,明明雲澈就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裡……卻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沐渙之看著雲澈,又看向沐玄音,嘴巴數次張開,卻愣是吐不出半個字來。

    這個結果,誰都不可能想到,也誰都無法相信。就連沐玄音,也在這之前特意向他傳音確認。唯獨對於雲澈而言,這是必然的結果。不要說火破雲,這個「九陽天怒」縱然是由火如烈來施展,也絕對傷不到他一根頭髮。

    他不緊不慢的道:「三招已過。現在,到我攻擊了。」

    先前,他還在想著,雖然純粹的金烏炎不可能傷了自己,但以自己的力量,也絕對不可能傷的了神劫境的火破雲。但,火破雲強行釋放「九陽天怒」之下,全身玄力消耗殆盡,現在恐怕連少許的防身之力都難以撐起,要將現在的他擊倒……並不是太難的事。

    「……」雲澈的言語,讓火破雲收縮中的瞳孔總算恢復了些許焦距,他癱跪在地,沒有站起……也似乎已經無法站起,緩緩的垂下頭,重重的喘了幾口氣,艱澀的道:「不用了……我認輸……」

    「……」火如烈沒有說話,他仰起頭,慢慢的閉上眼睛,然後長長的吸了一口氣,許久,才艱難的吐出。

    「雲澈……勝了!」沐渙之終於低吼出聲。

    這一聲喊叫帶著略微失控的玄力,將在場所有如墜幻境的冰凰弟子震得耳膜嗡響。看著傲然站立的雲澈和跪倒在地的火破雲,他們如夢方醒,爆發出陣陣興奮激動的吼叫聲。

    「贏了!雲澈師兄贏了……宗主贏了!」

    「原來雲澈師兄竟然這麼厲害……怪不得宗主會選擇雲澈師兄為親傳弟子。」

    「廢話,那可是宗主,宗主的眼光怎麼可能會錯。雲澈師兄豈止是比寒逸師兄厲害……簡直厲害十倍不止啊。」

    「雲澈師兄真的才神元境?呼……好可怕啊!神元境竟然打敗了神劫境!」

    「不是打敗,真要打起來,雲澈師兄肯定不是對手,雲澈師兄勝的是元素法則……雲澈師兄潛入天池一千丈的傳聞果然是真的!神元境就這麼可怕,以後,簡直不敢想象,說不定,將來有可能會和宗主一樣厲害。」

    「……那豈不是很有可能成為我們吟雪界的下一個大界王?」

    「太有可能了!」

    ………………

    ………………

    歡呼聲鋪天蓋地,經久不息。這場宗門大會開始之時,雲澈承受的,都是各種羨慕嫉妒、不解不服的視線,唯獨沒有敬畏。而現在,一道道目光都熱切的彷彿要燃燒起來。

    這不僅僅是雲澈一個人的勝利,在沐玄音和火如烈的交鋒與賭注之下,這早已成為了關係到兩界尊嚴的比拼。

    火破雲的天賦高的極端可怕,當沐寒逸慘敗在他手上時,冰凰弟子無不是驚恐中帶著絕望……但轉眼之間,他竟折在了雲澈的手下。

    而且直接癱地認輸。

    在震耳的歡呼聲中,雲澈卻是抬步走向了火破雲。

    火破雲深深垂首,身體一直在輕顫,全身環繞著一層厚厚的低沉與黯然。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真正的天之驕子,他的天賦之高,不要說在炎神界的當代,整個炎神界歷史上都可以說無人可及——三大宗主都親口承認了這一點。

    他高傲,但不驕狂。而他比任何人都有高傲的資本。

    而就是這樣一個人,用盡自己最極致的力量……居然敗給了一個修為遠遠不如自己的人。

    這是沉重無比的打擊……甚至有可能就此成為他的陰影,成為他玄道之路上的夢魘,從而對他今後的突破造成障礙……還有可能是極大的障礙。

    雲澈不想因為自己,讓一個真正天才的光芒就此暗淡。

    「破雲兄弟,」雲澈走到火破雲身前,向他伸出了手:「在法則上,是我勝了,但論玄力,我遠遠不及你。這場比試,對你而言本就不公平,我勝之有愧。」

    「我和你年齡相同,但你玄道修為卻勝過我這麼多,我心中無比羨慕和欽佩,今後,也定會以你為目標,你可要多加努力,別在玄道上讓我超越了。而我,也一定不會讓你在元素法則上勝過我!」

    火破雲抬起頭,定定的看著雲澈,須臾,他的目光逐漸平和,然後伸出手,握在了雲澈的手掌上,緩緩的站起。

    「我火破雲,可從來沒有認過輸。」頹廢和黯然如晨霧般消散,他唇角綻開,自信的笑意中帶著感激:「今天我雖然敗了……但總有一天,我會贏回來。雲澈兄弟,你可要小心了。」

    從雲澈的話中,他聽到不是勝者對敗者的憐憫,而是沒有絲毫雜質的真誠。

    「你也一樣。」雲澈也微笑起來。

    兩個人的手掌不約而同的握緊,彼此之間惺惺相惜。

    焱萬蒼和炎絕海對視一眼,炎絕海深深嘆道:「吟雪界這一代,出了一個極不得了的人物啊。」

    「元素法則的強弱,決定著所能達到的上限。這個叫雲澈的年輕人……怕是將來有可能超越沐玄音,真是讓人又害怕,又期待啊。」

    焱萬蒼說出的這句話,是他這一輩子給出過的最高評價,然後炎絕海卻並沒有為之訝然,而是毫無遲疑的緩緩點頭。

    「不驕不傲,好一個大家風範!」雲澈的舉動,讓沐渙之兩眼放光,大為讚賞。

    眾長老和宮主也都是深深點頭,面露讚許……當著炎神界三大宗主的面,真特么給我們冰凰神宗長臉啊!

    先前,不僅是弟子,這些長老宮主也一直對沐玄音放棄沐寒逸,而選擇雲澈都心懷異念,而此刻,他們才知沐玄音的選擇是多麼的正確英明,對自己先前的質疑慚愧不已。

    「澈兒,回來。」沐玄音命令道。

    雲澈依言回到了沐玄音身側,而沐玄音冰冷的目光,已落在了火如烈的身上:「火如烈,現在勝負已分,你沒忘記你先前說過什麼吧。」

    火如烈猛的抬頭,他微微咬牙,喘著粗氣道:「敗了就是敗了!沐玄音,你放一萬個心,我火如烈說出的話,就是天崩地裂也不會反悔!現在你就算要我的命,我也會幹凈利落的死在你面前……還會發誓絕不讓金烏宗追究!你可滿意!?」

    「師尊!」火破雲驚喊一聲。

    「你的命?」沐玄音冷哼一聲:「冰雲深受炎毒折磨的這些年,本王的確做夢都想要了你的命!但現今冰雲已愈,本王也還沒自私到因個人之怨讓兩界生靈塗炭。你的命,對本王已經沒有任何價值,就是你把命送過來,本王都懶得去取。」

    火如烈微微一愣,然後沉聲道:「那你想要我做什麼!」

    「本王要你一件東西!」沐玄音說話間,一場風雪忽然降臨,在一瞬之間,便將「九陽天怒」帶來的灼氣完全吞沒,讓世界重歸冰寒:

    「本王要你金烏宗完整的金烏焚世錄!」

    「……」雲澈眼神一動。

    「你說什麼?」火如烈一驚,全然沒有料到沐玄音會是這樣的要求。

    「這……吟雪界王,且容焱某一言。」焱萬蒼正色道:「金烏焚世錄為金烏宗核心玄功,不可外傳。而且……唯有身具金烏血脈或金烏神魂,才可修鍊金烏焚世錄,金烏宗之外的人縱然得到,也根本無法修鍊,與貴宗的寒冰玄力在屬性上更是相悖相斥。焱某實在不知吟雪界王為何會想要參閱金烏焚世錄?」

    「本王有何目的,沒義務向你們言明。」沐玄音毫不留情的道:「火如烈,你給還是不給!」

    不要說焱萬蒼等人,冰凰神宗也都是深深詫異,無人理解宗主面對「絕不食言」、「可以提出任何要求」的火如烈,為什麼會提出索要金烏焚世錄。

    作為上古神訣,作為玄者自然會想要參閱一番……但也只是參閱而已。沒有金烏血脈或神魂,根本不可能修鍊。而冰凰神宗修鍊的又是冰系玄功,更無修鍊的可能。

    炎絕海沉下眉頭,同時向焱萬蒼和火如烈傳音道:「如沐玄音這般到了神主境,想再進一小步都極為艱難。她想得到金烏焚世錄,應該是想要從中參悟些什麼。雖然她無法修鍊,但那畢竟是上古神訣,包含真神法則和真神之理。」

    焱萬蒼默默思索,微微點頭,這的確是唯一的解釋了。

    火如烈額頭青筋顫動,一陣粗喘后,低沉的道:「我火如烈……一言九鼎!」

    聲音落下,他手中忽然竄起一股火焰,在他手掌翻轉間,飛向了沐玄音。

    沐玄音一手抓過,火焰頓時熄滅,手中已多了一卷閃動著赤金光芒的玉簡。她並沒有打開查看,而是直接收起,淡淡的道:「火宗主果然守信,本王就姑且高看你一眼。」

    「哼!」火如烈重重冷哼,全身上下的每一個毛孔都幾乎要竄出火來。

    ————————————

    【奉勸大家一定要按時吃早飯啊。我現在就結結實實的承受著當年在大學時一覺到中午和前些年碼字到後半夜的惡果……發作起來簡直想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