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斷月拂影的總訣玄妙而晦澀,蘊含著數萬種玄機和變化,其玄氣運轉方式更是複雜多變……而且只能以寒冰玄力催動,若非寒冰玄力,絕無修成的可能。

    無論其玄力要求,還是運轉方式,都比星神碎影複雜嚴苛的多……修鍊難度更是高上數倍。

    這裡是冰凰界的聖殿,是絕不會有外人靠近的神聖之地。在這裡,雲澈可以完全做到心無旁騖。在最初的艱澀之後,兩個時辰毫不停歇的苦修,他的斷月拂影已從雛形轉為小入門徑,只需三息,便可發動一次瞬身,瞬身速度遠勝先前,但依然會留下清晰的冰影。

    他每在嘗試數十次后,都會閉上眼睛,重新參悟總訣的玄機和變化,在他堪稱恐怖的悟性和集中力下,幾乎每次都會有新的領悟,再次施展,便會有格外顯眼的進境。

    發動速度越來越快,所殘留的冰影也越來越淡薄。

    這種頓悟,對普通玄者而言,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些極為高等複雜的玄訣,往往要幾十年、幾百年、甚至幾千年的參悟才會在某一個剎那忽閃靈光……

    而雲澈,每次平均只閉目凝神一兩刻鐘,便會有新的領悟。

    冰夷神功如此,雲家的紫雲功如此,金烏焚世錄如此……如今修鍊斷月拂影,依舊如此。

    四個時辰后,一抹冰影出現在了聖殿之中,默然看著凝心修鍊中的雲澈。

    四個時辰,對於修鍊而言,無疑只是極其之短的一段時間,但視線之中,雲澈一次次施展的斷月拂影比之四個時辰前赫然完整了足有數倍,雖然依舊只是雛形,不可能用於實戰,但如此驚人的進境,若保持下去,極有可能不出一個月便小有所成,達到最初的「無影」之境。

    而且這個過程……似乎都根本不需要她在側教導。

    又一次「斷月拂影」完成,這次不但速度極快,而且幾乎沒有冰影殘影,但和與沐玄音先前所演示的相比依舊是天壤之別。

    雲澈小舒一口氣,眼前忽然一恍,清晰映出了沐玄音的身影。他馬上向前:「師尊!」

    「跟我走。」沐玄音回身。

    雲澈遲疑了一下,欲言又止,跟了上去。

    而沐玄音卻在這時忽然停下腳步:「你有話要說?」

    雲澈也跟著停了下來,腦中快速組織好言語,認真道:「師尊,弟子深知修玄之道應該循序漸進,最忌急於求成,且玄功玄技的進境有時候比玄力還要重要,但是……」

    「你是不是想問為師有何方法可以讓你在兩年內提升至神劫境?」沐玄音月眉微沉。

    「是!」雲澈點頭:「弟子跟隨冰雲前輩到來吟雪界的原因,師尊……應該早已知曉。這件事對弟子無比重要。若能在玄神大會前步入神劫境,得到進入宙天界的資格,縱然再辛苦……哪怕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弟子也定能承受,還請師尊成全。」

    雖然,玄妙無比的斷月拂影勾起了他極大的興趣,但,能否修成斷月拂影,對他而言並不是那麼的重要。因為他屬於藍極星,而不屬於神界,在達成心愿之後,他就會永遠離開神界,回到藍極星……而他在神界最大的渴望,就是見到茉莉。

    而想要見到茉莉……他最需要的,是玄力,而不是冰凰封神典或斷月拂影。

    他強行拜沐玄音為師,並收斂心性,在她面前規規矩矩,也絕不是為了貪圖冰凰血脈、玄功或親傳弟子的身份,而是在這吟雪界,如果說真的有一個人有辦法讓他在玄神大會之前成就神劫境……那只有可能是沐玄音。

    沐玄音緩緩回身,一雙冰眸唯有彷彿亘古不變的冷光:「你現在不過初入神元境,想兩年時間突破至神劫境,哪有這麼容易!」

    「……」沐玄音的話非但沒有讓雲澈頹然,反而精神為之一震。

    因為她說的是「哪有這麼容易」,而不是「絕無可能」!

    這就意味著……她或許真的有什麼特殊的辦法!

    「師尊,無論什麼方法,只要有一線可能……我什麼都願意嘗試!」雲澈沒有迴避沐玄音的眸光,斬釘截鐵的道。

    「她對你,真的就那麼重要?」沐玄音冷冷的問道。

    「是。」雲澈沒有任何猶豫的點頭。

    「……好。」沐玄音忽然緩緩的點頭,冰眸中的色彩卻沒有絲毫的變動:「既然你如此急躁,那為師也只能成全你。」

    在雲澈的呆愕中,沐玄音的身前忽然藍光浮現:「渙之,許你臨時動用聖殿傳送陣,百息之內,讓妃雪到聖殿來見本王!」

    沐玄音聲音落下,藍光也隨之消散。雲澈愣神道:「沐妃雪?」

    「想在短短兩年橫跨神道的兩個大境界,除非你能進入宙天珠之內,否則再高的天賦,再極致的修鍊也不可能做到,吟雪界雖然奇丹靈藥無數,但也斷然不可能一步登天。」

    沐玄音話音稍轉:「但我們冰凰神宗,因冰凰封神典的關係,倒的確可以實現一條捷徑!」

    「師尊,你……你說的『捷徑』……莫非……是……是……」雲澈的話變得有些結巴起來。

    「你可知,為何我們冰凰神宗天賦、修為、地位最高的那一層次女子,大都是獨身,有的終生不嫁。」沐玄音反問道。

    「……弟子聽聞,身負冰凰血脈的女性,若是失去了元陰,修為和玄功進境都會變得緩慢,遠不如前。再加上天賦修為越高,性情就越是清冷,所以……」

    雲澈很小聲的回答。這是他從沐小藍那裡聽來的。沐冰雲獨身數千年,沐玄音更是萬年老……咳,而且,沐小藍說過,身負直系冰凰血脈,天賦更是極高的沐妃雪,應該會和沐冰雲一樣終生獨身。

    但現在……

    「哼,原來你已經知道了。」沐玄音風華絕代的容顏上,是足以讓滄海都凍結的清冷:「不過,這只是一半的原因。」

    「雙修之道,雖為一些道貌岸然的所謂正派玄者所不齒,但其絕非邪道。若能足夠契合,陰陽交融互補,對雙方的玄力和玄功修鍊都有著莫大的裨益。但我們冰凰神宗所承的冰凰血脈是極陰血脈,所修冰凰封神典亦是極寒玄功,會極端排斥外來陽氣,絕無可能實現陰陽相融相生。因而若是陰陽交.合,不但會永失元陰,而且每次都只會是男子受益。」

    雲澈:「……」

    「而也正因冰凰血脈和冰凰封神典的關係,冰凰女子的元陰之盛遠勝其他女子,而且會包含極為純凈的冰凰氣息,若為男子所得,可極大的提升其玄力修為,還可增強其寒冰體質。」

    「如此,你可懂了?」

    雲澈張了張口,過了好一會兒,才有些艱澀的道:「這就是師尊所說的……捷徑?將沐妃雪指為弟子的雙修伴侶,也是……為了……」

    「不錯!」雲澈的反應讓沐玄音稍稍皺了皺眉:「想在短短兩年之內突破至神劫境,攫取冰凰元陰便是最有可能實現的捷徑!」

    「足夠多……元陰……」雲澈的嘴角在微微的抽搐,他晃了晃頭,也不知是出於什麼心理,懵然問道:「那……大概要多少冰凰元陰,才有可能到神劫境?」

    沐玄音沉默了少許,然後淡淡的道:「這一代的冰凰弟子中,妃雪擁有最上等的冰凰元陰。若都如妃雪這般,一千個,或許便足夠。」

    「一……一千!?」雲澈一張口,差點咬住了自己的舌頭。

    對於雲澈的反應,沐玄音毫不動容:「但沐妃雪只有一個,年輕一輩之中再找不出堪與她相較者。若於神殿、冰凰宮以及各大冰凰分宗擇選,至少要三千保有元陰的冰凰女弟子方有可能。哼,雖然可能性不到一成,但應該沒有比這更好的方法了。」

    三……三千!??

    「~!@#¥%……」雲澈頭皮發麻,雙腿發軟:「太……太多了……」

    話一出口,雲澈這才驀地驚醒,全力搖頭:「不行,這個方法,弟子……無法接受。」

    「無法接受?!」沐玄音眉頭陡然沉下:「為什麼?」

    沐玄音眸光的輕微變動,引得氣氛驟變,一股寒氣從雲澈的腳心瞬間直竄頭頂,雲澈沒想到自己脫口而出的拒絕竟會引來沐玄音如此劇烈的反應,他只能硬著頭皮道:「為了弟子一人的玄力進境,讓那麼多同門師姐妹天賦折損……還要犧牲她們的清白,弟子……做不到。」

    「犧牲?哼!」沐玄音冷冷道:「你是我沐玄音的親傳弟子,能被擇選,那是她們的榮幸!何來犧牲!」

    雲澈做夢都沒想到,沐玄音為他所尋的唯一捷徑,竟然會是這等方式。兩年……三千冰凰元陰……

    簡直無法想象這兩年會是什麼情境……

    別說也才只有不到一成的可能,就算真的能讓自己在兩年之中成就神劫境……那和采陰補陽的**有何區別!在吟雪界,自己的名聲會變成什麼德性也就算了,要是被小妖后、雪児她們知道……

    而且,沐妃雪……

    「不行,」雲澈依然在搖頭:「弟子還是做不到。如果是極限的修鍊,再殘酷,弟子都能承受。但,要利用這麼多師姐妹,弟子……」

    「利用?」沐玄音不屑冷哼:「你救冰雲性命,難道不是為了利用她到來吟雪界?你在冥寒天池忽然改變主力,極力拜我為師,難道不是為了利用我讓你突破神劫境?」

    「……」雲澈張口,無言以對。

    「你可知,在吟雪界,擁有冰凰元陰的女子,縱然是一國帝王都絕不敢奢望染指,為師卻允你任意擇選,絕無人違逆!這不但是最有可能讓你達成神劫境的方法,還是他人萬世都奢求不來的艷福,你卻要拒絕!?」

    「哼,不要以為為師不知,你年齡不及半個甲子,卻在下界已有了數房妻室。冰雲亦曾和為師說過,你性情肆意,從不壓抑自己的慾望,在她創立的冰雲仙宮,身為宮主卻在朗朗白日之下對宮中女子行褻瀆之舉,現在卻在為師面前強裝聖人!?」

    「!@#¥%……」雲澈目瞪口呆……我去!沐冰雲怎麼什麼都和她說啊啊啊……

    「弟子……弟子和她們都是……都是兩情相悅,而且……」

    就在這時,一抹冰冷的和風徐徐臨近,沐妃雪一身雪衣,飄雪而至。

    她的到來,讓聖殿之中猶如忽然盛開了一朵唯美而冰寒的雪心冰蓮。

    「妃雪拜見宗主。」

    她在沐玄音身側盈盈拜下,卻沒有去看雲澈一眼,似乎整個世界根本沒有他的存在。

    「妃雪,你來得正好。」

    沐玄音在應聲沐妃雪,但目光一直未從雲澈身上移開。她的聲音,在這時忽然緩了下來……而且是無比的和緩:「澈兒,今天才是你拜師的第一天,你居然就敢如此不聽為師的話。」

    「這~可~由~不~得~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