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恩人哥哥,”看着夜空,鳳仙兒的雙眸逐漸迷離,她輕輕的道:“你知道嗎?當年你和雪若姐姐離開之後,我和哥哥每一天都在努力,從初玄到入玄……真玄……靈玄……地玄……天玄……王玄……每一次突破,我都那麼高興,同時會在心裏大聲的喊你的名字……因爲,我終於又離你近了一步。”

    雲澈:“……”

    “後來,我和哥哥終於可以離開這裏,我們走遍了天玄大陸,也去了幻妖界的好多地方,每一個地方,都會有你的傳說。你救了蒼風國,救了幻妖界,救了天玄大陸,你不僅對我們,對整個大陸,都像是現世的神靈。”

    “你曾經停留過的地方……流雲城、新月玄府、死亡荒原、蒼風玄府、妖皇城……好多好多地方,我們都去過。每次聽到關於你的傳聞,我都好開心。我和哥哥很想再見到你,卻又聽說你已經離開,去往了更高位面的世界。”

    “後來,我們遇到了鳳凰神女姐姐,她告訴我們,五年前,是你又一次救了我和哥哥,也是你,悄悄給我們留下了完整的鳳凰頌世典和神奇的靈丹。那時,我們才知道,你即使已經成爲整個世界的神話,也從來沒有忘記我們……”

    “那一天,我哭的好厲害。就連哥哥,也一邊安慰我,一邊流了好多眼淚。”

    她脣角露出很美的輕笑,但臉頰卻是淚痕遍佈。

    “……”雲澈從沒想到,自己當年的隨手之賜,竟會對這對兄妹造成如此大的觸動。

    “你……不僅是我的恩人,”鳳仙兒夢囈般輕語:“從八歲那年開始,你就是我願用一生追逐的目標,還有我心裏的天。”

    她轉過臉頰,癡癡然然的看着他:“天……或許會灰暗和陰雨,但一定不會真的崩塌,對嗎?”

    “……”她眸中的淚光,如點點星辰之芒,無聲的耀入他的心魂。

    縱然已成廢人,依舊是別人心裏的天……

    昏暗的世界映入了她的淚光,雲澈的嘴脣輕動,然後眸光緩緩轉過:“仙兒,我有點餓了……你可以……餵我嗎?”

    現在的他,實在是沒有力氣擡起手臂。

    鳳仙兒淚光顫動,然後點頭,很用力的點頭……

    她捧起湯碗,手中的小巧木勺是她親制,王玄境的修爲,卻是手指莫名失力,幾乎是用盡全力集中心念,才輕輕的喂入雲澈口中。

    暖流入體,又輕拂心魂。雲澈微微仰頭,灰暗無盡的夜空,他看到了許多先前被他忽視的美麗星辰。

    讓一個女孩給自己餵食……這幅畫面,這種感覺,已經好久沒有過了。

    這一世,唯有蕭泠汐,上一世,唯有蘇苓兒。

    ————

    ————

    西神域,龍神界,輪迴禁地。

    神曦身上白霧茫茫,遮蔽了她的容顏和身姿,唯能看到一抹若隱若現的仙影。

    她的身邊,站着一個高大的身影,他面色凝重,身上並無氣息流轉,但一股無形龍威卻彷彿天穹傾下,讓整個輪迴禁地的空間都一片靜寂。

    “當真是邪嬰問世?”神曦徐徐而語。

    “嗯。”龍皇點頭:“東域四神帝齊至星神界與邪嬰惡戰一場,千葉梵天、宙虛子、星絕空全部受了重傷,而月無涯則傷勢過重而殞命。如今,星絕空下落不明,應該是心魂受創太大,暫時避世。千葉梵天和宙虛子受創頗重,身染的魔氣層面極其之高,要完全驅散,或許要數年,乃至數十年的時間。”

    “星神、月神、守護者、梵王更是在那一戰之中大量隕落。”

    “只是剛剛覺醒的邪嬰便已如此可怕,若不能早日將她尋到,以後……將是不堪設想。”

    龍皇臉色前所未有的肅重。整整二十萬年,他都是整個神界,乃至這個混沌空間至高無上的存在,而今,卻出現了一股凌駕於他之上,能威脅到任何生靈,任何種族的力量。

    “這麼說來,龍神界也準備遣人去往東神域搜尋邪嬰蹤跡?”神曦問道。

    “不得不如此啊。”龍皇點頭,目光深邃:“滅世魔輪……這已不單單是東神域的事了。此次不僅是龍神界,西域六王界都將派遣核心力量前往東神域,趁其力量大耗,務必在最短時間內將其抹殺。”

    “南神域亦有相似動向。”

    “以往,此舉必被東域所組,而此次,他們非但沒有阻止,反而主動催促。”龍皇微舒一口氣:“堂堂梵天宙天,竟被嚇破了膽……可想而知,他們交手過的邪嬰是何等可怕。”

    “還有一事,你應該已經知道。”龍皇話題轉過:“雲澈亦死在邪嬰之禍下。只是不知,他爲何會忽然去了星神界?且據宙虛子所言,他竟還穿過了星神界的星魂絕界。”

    神曦仙音淡淡:“既然已死,再深究這些已無意義。”

    “只是……可惜啊。”龍皇搖頭,一聲輕嘆:“引來九重天劫的絕世天才啊,怕是神界再過百萬年,都難出第二個,居然會如此之快的隕落,也枉費了你破例將他收留。”

    “……”神曦眸光閃過剎那的迷濛,緩緩說道:“據說,邪嬰甦醒的載體,是天殺星神?”

    “不錯。”

    “確定……那是載體?”

    龍皇臉色微愕,目光側過:“爲何有此一問?”

    “……”邪嬰萬劫輪現世的方式,與神曦認知中的大有不同。但她並未解釋,只是輕語道:“我的意思,會不會她並非是邪嬰萬劫輪的載體,而是它的主人?”

    “絕無可能。”龍皇毫無遲疑的搖頭:“邪嬰甦醒之後,最先殺的是星神界的人。天殺星神若非是被劫持了身體和靈魂,又怎會屠殺星神,傷其生父,還近乎毀了整個星神界。”

    “……”神曦目光動盪,心中緩緩浮現雲澈的身影……還有那天他離開時的決絕。

    “而且,邪嬰萬劫輪與誅天始祖劍爲混沌最強之器,一爲至惡,一爲至聖。邪嬰萬劫輪在諸神時代都從未有認主,創世神之首的誅天魔帝,也只能極爲有限的駕馭始祖劍,而不配成爲其主。到了如今這個世界,邪嬰萬劫輪又怎可能認人爲主呢?”

    “……”神曦微微點頭,似乎認可他的話。

    “對了,菱兒呢?怎麼沒有見她?”龍皇目光微掃四周。

    “她找到了自己的歸宿,我自然不能再留她。”神曦道,然後轉過身去,輕柔的聲音如風中飄絮:“你去吧。我最近心境微亂,需閉關一段時日。你亦要處理邪嬰一事,近段時間,便不必來看望我了。”

    龍皇微微擡手,但終於還是點頭:“好。千葉梵天和宙虛子此刻正魔氣纏身,若難以支撐,可能會求你出手相助,若你不願,我到時會出面爲你擋下。”

    神曦微不可察的頷首。

    “你若喜歡有木靈在側,我便再去爲你尋一個菱兒那般的木靈如何?”

    “不必了,你去吧。”

    龍皇這才終於離開。

    龍威遠去,輪迴禁地恢復了溪水潺潺,蝶舞鳥語,神曦孤身而立,沒有了禾菱在側,沒有了雲澈在旁。

    “一個,爲對方甘心赴死,一個,因對方喚醒邪嬰。”神曦幽幽而語:“人類的感情……如此微妙。”

    她伸出完美如夢幻的皓腕,手心之中,是一枚硃紅色的小巧晶石。她眸光微朧,輕輕道:“菀瑚,你我的這次重逢,竟是如此的短暫。只是……無憂無慮的你,一定是無悔的吧。”

    她將硃紅晶體輕輕握起……驀地,她的手掌又忽然張開,一雙美眸亦怔住。

    沉……睡……?

    他……沒死?

    ————

    ————

    天玄大陸,蒼風國,萬獸山脈中心,鳳凰遺族。

    雲澈的到來,對這個小小的遺族而言無疑是天大的大事。

    鳳仙兒的話語和眼淚似乎在雲澈灰暗的心魂中打開了一個微小的缺口,相比於第一天的徹底消沉,從第二天開始,他開始有意識的修養起自己如今孱弱不堪的軀體,不再拒絕靜休,不再拒絕飲食,偶爾還會露出笑意。

    雖然,他大部分時間依然會發呆、迷茫……還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淒冷與孤獨。

    五天之後,他總算能在鳳祖兒與鳳仙兒的攙扶下短暫行走。

    十天之後,他已經可以放開攙扶他的手,勉強行走幾步。

    這裏的人,每一個都待他極好,每一個人都將他視爲無以爲報的恩人,沒有因他淪爲廢人而有一丁點的輕視。

    這是當年他在這裏種下的善因所得到的善果。

    有龍神神軀和荒神神訣時,哪怕瀕死,也可一朝恢復,如今自然完全不能和那時相比。

    不過雖然緩慢,卻也每天都在進步着。

    時間一天天流過,不知不覺間,已是近一個月過去。

    他已經可以獨立行走很長的一段距離,身體也不再那麼的痠軟無力,這裏的人,他每一個都可以叫出名字,臉上的笑意,似乎也多了那麼一些。

    但,他從未提出過要離開這裏……甚至,從未開口向任何一人詢問過外面的事。

    ————

    ————

    【嗯……接下來,一個“超級大BOSS”要登場了o(* ̄︶ ̄*)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