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相比於神界,天玄大陸的氣息淺薄且污濁。

    而在天玄大陸,這裏,又毫無疑問是個純淨無垢的世外之地。

    時間一天天過去,恢復行走的能力的雲澈每天都會走過這裏很多的地方,身體也在逐漸的擺脫虛弱,越來越趨近一個正常的……凡人。

    夏去秋至,落葉紛飛,雲澈行走在落葉上,步履依舊有些緩慢,但並沒有被人攙扶,他的身邊,鳳仙兒亦步亦趨的跟着。這裏是鳳凰遺地,有鳳凰結界隔絕,不會有任何外來的人或玄獸,但她就是無法放心。

    前方亂石遍佈,不見樹叢,卻不知爲何鋪了一層厚厚的落葉。踩在鬆軟的落葉之上,雲澈的身體稍稍晃了一晃,鳳仙兒連忙上前,小心扶住他的手臂。

    “沒關係,”雲澈微笑:“今天自己走回去都沒有問題。”

    他說完,卻發現鳳仙兒正默默看着前方,目光有些迷離。

    “恩人哥哥,你還記得嗎?”鳳仙兒輕輕的道:“這裏,是我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ωωω¸ тт kΛn¸ c o

    雲澈微微一呆,看向了前方。

    “那個時候,我和哥哥被那羣叫‘黑魔’的壞人抓住,在這裏遇到了你和雪若姐姐,雪若姐姐把那些惡人打跑,救下了我和哥哥……”

    那段畫面,對鳳仙兒來說,不僅是一生都不會淡忘的珍貴記憶,更是命運的轉折點:“雪若姐姐那麼的美麗,還那麼善良,不但救下了我們,還答應救我們的族人。”

    “那個時候,恩人哥哥正昏迷着,身上很髒,還有很多的血。但雪若姐姐卻一點都不嫌棄,她揹着你,跟着我們回了家……那時,雖然你好像受了很嚴重的傷,但我和哥哥都覺得你好幸福。”

    雲澈:“……”

    “也不知道,雪若姐姐……哦不對,現在是女皇姐姐啦,她現在過的好不好。”鳳仙兒看着遠方,真誠的道:“但是,有一件事我知道,她一定……一定很想念恩人哥哥。”

    鳳仙兒的話語,將雲澈的記憶帶到了十三年前……那時的畫面,一幕幕在他腦中回放,無比的清晰,卻又恍若隔世。

    如果說,他第一次的命運轉折是遇到了茉莉。

    那麼第二次,毫無疑問是因爲遇到了那時化名藍雪若的蒼月。

    …………

    “雲師弟,待完成了父皇的心願,我就隨你離開,公主……皇室……我什麼都可以不要……”

    …………

    “師姐,你的眼淚太珍貴。珍貴到……我只能用一生一世來交換。”

    …………

    “我說那些話,是因爲我在忐忑害怕……我不知道我有沒有真正走進師姐的心裏,因爲師姐那麼的好,又貴爲公主,而我無權無勢,出身低微,除了滿腔的自尊、熱血和對師姐的心,什麼都沒有,所以我真的很忐忑害怕……我很自私的,想要看到師姐會不會爲我流淚……”

    …………

    曾經那段卑微和迷茫的歲月,曾經那些此刻想來有些幼稚,卻字字源自肺腑的話語與承諾……

    藍雪若……蒼月……那個在自己最卑微迷茫的時候,卻向他傾心,甚至願爲他捨棄一切的皇室公主……

    “仙兒,”雲澈忽然出聲:“我想去……蒼風皇城看看。”

    鳳仙兒閃電般的回首,巨大的驚喜如煙火般在她的雙眸和心間綻開,她用力的點頭:“好,我們一起去……我們現在就去!”

    沒有做任何的準備,沒有告訴任何的族人,不給雲澈任何猶豫和反悔的時機。鳳仙兒素手帶起雲澈,迎着清風飛向高空,飛向鳳凰遺族之外。

    這段時間,他像是將自己封閉在這裏,無法離開。今日,他在自我沉淪中封閉的心靈,終於打開了一個小小的缺口。

    離開萬獸山脈的中心,一個淡色的結界出現在眼前,隨着鳳仙兒的靠近,結界自動打開一個缺口,隨之,兩人飛出結界,向北方而去。

    “這個結界,是什麼時候設下?”雲澈問道,他看着遙遠的北方,想着即將見到的人,剛剛現出的決心又開始在風中混亂沉浮。

    鳳仙兒心情極好,她回答道:“當年,鳳神大人不但解除了我們的血脈詛咒,還在你們離開之後,張開了這個鳳凰結界保護我們,來給我們足夠的成長時間,再不用遭遇曾經的災難。”

    “原來如此。”雲澈微微點頭。原來,當年他和蒼月離開之後,這個守護結界便已經張開了。或許,鳳凰魂靈對血脈詛咒禍及後代也有些許的愧疚,也或者……它在把神魂和涅槃之炎給了他後,自知存在時間所剩無幾,便以最後的力量化爲了守護之力。

    “當年,神凰帝國大舉進犯蒼風,是鳳凰結界保護了我們。近年,蒼風國不斷髮生玄獸動亂,近期更是蔓延到了萬獸山脈,讓這裏的玄獸都變得好可怕。也是鳳神大人的結界保護了我們。”鳳仙兒道。

    “玄獸……動亂?”雲澈目光微側:“那是怎麼回事?”

    他話剛出口,便感覺到鳳仙兒的身體微微一緊。

    就在這時,一聲尖銳……還帶着明顯暴戾的鳴叫聲響起,一個巨大的青影從下方衝出,帶着一股可怕的狂風捲向他們。

    看到這個青影,雲澈腦中頓時閃過它的名字:

    青鱗獸!

    一種高等風系地玄獸,有很強的飛行能力,主以風和草竹爲食,性情偏溫和,除非遭到觸犯,否則很少攻擊人類和其他玄獸。

    但,這隻忽然出現的青鱗獸卻是捲動狂風猛烈攻來,叫聲之淒厲,猶如見到了不共戴天的仇敵。

    得到了雲澈留下的前六重鳳凰頌世典和霸皇丹,這幾年鳳仙兒和鳳祖兒的修爲都是突飛猛進,已雙雙突破至王玄境,一隻地玄獸對她而言毫無威脅可言,縱然任由它攻擊,都難傷她分毫。

    但她的身邊,卻有一個孱弱不堪的雲澈!

    哪怕被青鱗獸捲起的風暴稍稍碰觸到一點,都會被一瞬絞成碎末。

    “小心!”鳳仙兒一聲下意識的驚喊。雲澈的軀體難受顛簸,她不敢快速移動,第一反應是慌忙將大部分玄氣籠罩在雲澈的身上,剩下的玄氣燃起鳳凰火焰。

    赤炎燃風,然後將青鱗獸無情引燃,青鱗獸一聲尖鳴,在火焰中飛墜……然而下一個瞬間,足足幾十道相似的尖鳴聲響起,數十隻青鱗獸沖天而起,直撲而至,頓時,整個天空都被狂風席捲。

    “……”雲澈呆愕……這是怎麼回事?青鱗獸怎麼會變得這麼狂暴?難道是自己識錯了,這些並不是青鱗獸?

    “啊!”鳳仙兒一聲輕呼,又馬上恢復冷靜,身體周圍瞬間燃燒一道赤紅色的火環。

    鳳凰神炎對玄獸有着極強的靈壓,尤其鳳仙兒的境界還要高過青鱗獸兩個大境界,在如此鳳凰神炎下,玄獸最正常的反應應該是惶然潰逃……但,這些青鱗獸卻絲毫沒有被震懾,依舊直撲而至,尖銳聲幾乎要撕破人的耳膜。

    就像是全部瘋了一樣。

    鳳仙兒手勢微變,剛要出手將它們全部焚滅,而就在這時,一道劍芒驟然閃過。

    哧!!

    這道劍芒撕裂了暴風,撕裂了空間,更是將三隻青鱗獸一瞬斷滅。隨之,一道白影在視線遠處出現,手中之劍切開道道白芒,將狂暴的青鱗獸一片片葬入死亡深淵。

    “這個人……”鳳仙兒稍稍收手,隨之脣瓣微張:“他好厲害。”

    她沒有注意到,雲澈的目光先是微微呆滯,隨之化爲難言的複雜。

    他雖然已經失去了神識,但依舊認得出,這個人所使用的,是天威絕劍。

    他的身影、劍影太過迅疾,已非他如今的目力所能捕捉,但他依舊模糊的認出了這個人的身份……

    “仙兒,”他輕輕的道:“不要讓他看到我。”

    “啊?”鳳仙兒微訝,然後手兒一拂,一層赤紅色的鳳凰炎光便覆在了雲澈的身上。

    劍影如虹,不過須臾,便將所有青鱗獸斷滅,就連混亂的風暴也被完全消弭。白衣男子轉過身來,他身姿挺拔英武,目若寒星,手中一杆白劍,平平無奇,但在他的手中,卻折射着讓人難以直視的劍芒。

    他看了鳳仙兒一眼,臉色閃過微微的訝色:“這位姑娘莫非是鳳凰神宗的人?看來是在下多管閒事了。”

    他這才發覺,眼前燃燒着鳳凰炎的女子分明有着王玄境的修爲,他的出手的確是多管閒事了。

    “謝謝你出手相助。”鳳仙兒禮貌道。

    “客氣了,以姑娘之能,這些青鱗獸再來千百,也不過是舉手之間。”青年男子點頭:“在下天劍山莊凌傑,敢問姑娘爲何來此?”

    “唉?”鳳仙兒輕咦:“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蒼風劍聖,怪不得這麼厲害。”

    蒼風劍聖?

    雲澈心中感嘆……不愧是凌傑,幾年不見,他竟已超過了他爺爺凌天逆,並取代了他的‘劍聖’之名。

    他沒有違背當年對他的承諾,更沒有違背自己的意志和追求,未來的他,必將站在更高的領域,成爲天劍山莊永恆的驕傲。

    “區區虛名,當不得姑娘如此誇讚。”凌傑彬彬有禮道,相比少年時,他褪去了曾經的青澀稚嫩,多了幾分他哥哥凌雲那般的穩重淡雅。

    鳳仙兒看似雙十年華,但玄力竟是王玄境,這讓凌傑心中無法不驚訝。他目光稍轉,落在雲澈身上。後者身影覆於炎光之中,無法看得真切,但不知爲何,他心中泛起一抹莫名的觸動,一句話脫口而出:“這位是?”

    “他……”鳳仙兒微微開口,卻不知該如何回答。

    雲澈目光轉過,壓低聲音道:“我們走吧。”

    “嗯。”鳳仙兒應聲,她重新帶起雲澈,卻看到他側過身去,說道:“我是說,我們回去。”

    “啊?回去?”鳳仙兒微微失措。

    “嗯,回去。”雲澈閉上眼睛。

    他本來以爲,這段時間的靜心與沉澱,還有一次比一次劇烈的衝動,自己已經做好了足夠的準備。

    但,面對凌傑,他才發現,自己依舊無法做到……

    “……好。”鳳仙兒沒有強勉,乖巧的點頭,帶着雲澈反向飛回……都忘記向凌傑禮貌辭別。

    凌傑沒有離開,默默的看着他們遠去。他的目光不是在鳳仙兒身上,而是在那個被紅光覆沒的身影上,心中一直涌現着莫名的觸動。

    他……是誰?

    毫無玄道氣息,凡人中的凡人,但爲什麼會有一種很微妙的……熟悉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