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仙兒帶着雲澈,重新飛回萬獸山脈的中心,一直到凌傑的氣息完全消失在神識範圍,覆在雲澈身上的炎光才被她收回。

    雲澈神情漠然。

    “沒關係,”鳳仙兒微笑着安慰:“老爹曾經偷偷說過,恩人哥哥可能要好多年後纔會願意離開這裏,但這才一個多月,不愧是恩人哥哥,真的好了不起。”

    雲澈微微仰頭,長長的呼出胸腔的濁氣:“剛纔,就是你所說的‘玄獸動亂’嗎?”

    “嗯。”鳳仙兒點頭:“玄獸動亂出現的時間並不長,只有不到一年的時間。最初是發生在東方,後來開始逐漸向西蔓延,而且蔓延的越來越快。”

    “據說,不僅是蒼風國,幻妖界的東方,也出現了類似的狀況。”

    雲澈:“……”

    “不過不用擔心,”鳳仙兒道:“蒼風國有鳳凰神宗相護,每次的玄獸動亂都被很快壓下,也不算什麼災難一類的大事。”

    玄獸動亂……東方開始……向西蔓延……

    鳳仙兒的言語在腦中迴盪,但他的注意力卻無法集中於此,很快便又拋之腦後。

    否則,他一定能想到些什麼。

    “你先前說起的‘鳳凰神女’,是雪児……對嗎?”雲澈問着,眼前浮現那個有着傾世的容顏、身世與天賦,對他的依戀卻又勝過一切的女子……當年棲鳳崖下昏迷前的驚鴻一瞥,在他心魂深處打下了終生不可能淡忘的烙印。

    “嗯。”鳳仙兒點頭,鳳眸中露出深深的崇拜和嚮往之色:“神女姐姐在三年前成就傳說中的神玄境,在天玄大陸,她是除恩人哥哥之外的另一個神話。”

    “那天,我和哥哥見到了神女姐姐,她長得那麼好看,比天上所有的星星都要好看。而且,我和哥哥還知道,她是恩人哥哥的未婚妻子……對不對?”

    “……”雲澈目光悵然迷濛。雪児已經成功踏入了神道,而且三年前便做到了……軒轅問天當初的力量的確已是神道之力,但卻是依仗邪道所成的扭曲神道,不能再無可能寸進,還會不斷吞噬他的壽元。而自己的神道,是在吟雪界所成。

    而在天玄大陸,在藍極星,鳳雪児毫無疑問是第一個真正踏入神道境界的人。

    有她在,玄獸動亂,或者更嚴重的什麼災難,她都可以輕易覆滅。

    幻妖界,有綵衣,有爹孃他們守護……

    而我……

    沒有得到雲澈的回答,鳳仙兒看着前方,美眸浮上了一層朦朧,脣間發出似自語,似傾訴的呢喃:“也只有神女姐姐這樣的仙女,才能配的上恩人哥哥……”

    雲澈的心臟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刺了一下。

    她是天玄大陸的亙古神話,是鳳凰神女,容顏亦是天玄大陸無可質疑的第一……而今的自己,只是一個廢人,絲毫沒有了與她並肩的資格,更不要說守護和讓她依戀。

    如今的凡人之軀,且無法修煉玄力,哪怕靈藥堆砌,也不過百多年壽元……

    讓這片大陸的第一神女,嫁給一個廢人嗎……

    冷風灌體,雲澈一陣痛苦的咳嗽。

    “啊?”鳳仙兒慌忙回身,速度也連忙慢了下來:“是不是我飛的太快了……我再慢一些。”

    雲澈搖頭。

    我這一生,曾高高在上的勸慰、諷刺過很多人,曾冷眼旁觀、漠視過無數的灰暗與絕望,我那時很堅定的以爲,連死都不懼的我,斷然不會有這樣的一天……沒想到,落在自己身上,方知活着,有時要比死亡更加的沉重。

    若一生平凡,會一生習慣,甚至享受於平凡。

    但一場十三年的大夢後,又一朝迴歸平凡,竟會是如此殘酷不堪。

    “對了,”耳邊又傳來鳳仙兒的聲音:“神女姐姐現在已是鳳凰神宗的宗主,先前的宗主鳳橫空在傳位之後,專注於神凰帝國的朝政。鳳凰神宗也因此位列天玄大陸四聖地之一,但,卻不是位居首位,恩人哥哥能猜到首位是哪個聖地嗎?”

    雲澈:“……”

    “是冰雲仙宮哦。”鳳仙兒微笑道:“雖然,冰雲仙宮的綜合實力並不如其他三聖地,但是呢,恩人哥哥曾經是冰雲仙宮的宮主,就是因爲這一個原因,誰都不會質疑它居首位,這就是恩人哥哥的影響力。”

    “……”冰雲仙宮,竟成天玄大陸新的四聖地之一,還位居首位。

    但,若世人皆知我已成廢人,這個殊榮……定然也會煙消雲散吧。

    此刻的雲澈,所思所想,皆爲負面。

    他很清楚如今自己一片灰暗的心境,他想要擺脫……卻又無力擺脫。

    他用了短短十三年,達到了他人百世都不敢奢望的高度……卻又一朝之間跌落谷底。

    無人可以想象和理解這是怎樣一種打擊。

    鳳凰結界出現在視線之中,隨着鳳仙兒的靠近,結界再次自行打開一個缺口。

    通過缺口,兩人重歸鳳凰遺族所在之地。

    一入結界,便似是隔絕了外世所帶來的惶然,雲澈一路混亂的心境平復了許多,隨之,他嘴角露出了一絲自嘲的悽笑。

    鳳仙兒的眸光一直在偷偷的看着他,看到他的神情,她心裏一疼,輕聲道:“恩人哥哥,我不知道該怎麼才能幫助你。但是……但是將來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直到,你不願意再看到我……”

    “……”這些天,他靈魂不時泛起的溫暖,大都是來自鳳仙兒。

    他這一生,承受過無數仰視、崇拜、傾慕、奉承的眸光,多到他麻木,心中亦早已無法爲之泛起絲毫波瀾。

    而他如今變得落魄,且是永遠的落魄,這個在他生命裏只是無數過客之一的女孩,她卻依然將她所有的目光與心意,毫無保留的系在他的身上……

    這段時間,她的存在和陪伴,不知拂去了雲澈心中多少的陰霾。否則,雲澈或許會沉淪的更久,更徹底……

    只是,現在的他,不知該如何迴應和回報這份太過珍貴的心意……

    鳳仙兒飛的很慢很慢,怕涼風傷到雲澈,抑或着她喜歡這種可以保護和貼近他的感覺。

    下方的景象緩緩而過,因爲遭遇了青鱗獸的關係,他們回返的方位和離開時不同,下方是一片雲澈未曾踏足過的區域,越過一片枯葉紛飛的小小山林,他看到了一片依舊翠綠的竹林。

    竹林的中心,他隱隱看到了一個小巧的竹屋。

    竹屋……

    雲澈的目光投去,然後久久無法移開。

    滄雲大陸那一世,蘇苓兒在他懷中香消玉殞之後,每次看到竹屋,他都會如被萬箭穿心。

    即使,他重新尋回了蘇苓兒,竹屋依舊是他心中極爲特殊的存在,每次看到,心魂都會爲之深深觸動。

    苓兒,你在幻妖界過得還好嗎……你那麼聰穎,現在,一定已經變成一個很厲害的神醫了吧。

    畢竟,這是你當年的夢想。

    “我想看看那間竹屋。”心中涌動着對蘇苓兒的思念,他不自禁的開口道。

    “竹……屋?”鳳仙兒稍稍愕然了一下,當她明白雲澈所指時,馬上開口想要說什麼,但眸光碰觸到雲澈明顯怔然的眼神,她即將出口的話收回,改爲輕點螓首:“好。”

    她帶着雲澈輕飄飄落下,但她落向的卻不是竹屋的方向,而是竹屋所在的竹林前方。

    鳳仙兒的舉動讓雲澈眉頭稍動,露出不解。

    翠竹幽綠成林,搖曳間帶起陣陣清新的涼風。站在竹林之前,鳳仙兒卻沒有帶着雲澈踏入,而是攙扶住雲澈,而且攙扶的似乎略緊。

    “怎麼了?”雲澈問道,他感覺到鳳仙兒明顯有些緊張。

    鳳仙兒道:“那個竹屋裏面有人居住,但並不是我們的族人。”

    “哦?”雲澈若有所思道:“他們也是很久以前就在這裏了嗎?但似乎以前並未聽你們說起過。”

    “不是,”鳳仙兒搖頭:“她們是在恩人哥哥當年離開後,纔來到這裏的?”

    “之後?”雲澈愕然:“你之前說過,鳳凰結界在我當年離開後便設下,唯有擁有鳳凰血脈才能通過,他們爲什麼會……難道是神凰國鳳凰神宗的人?”

    “這個……不知道。”鳳仙兒依舊搖頭:“因爲她們從不和我們有任何交流,當年,我們曾經試圖接近和幫助她們,但是全都被她們拒絕。爹和娘都說,她們應該受過很大的傷害,所以害怕與人接觸,我們也就沒有再打擾過她們。而這麼多年過去,她們不但沒有離開過這裏,就連這片竹林都很少離開。”

    “不過,既然能來到這裏,她們應該是有鳳凰血脈的吧。”鳳仙兒有些不確定的道。

    雲澈皺了皺眉頭:在這片大陸,擁有鳳凰血脈的,除了這裏的鳳凰遺族,就唯有鳳凰神宗。但鳳凰神宗的人爲何會來到這裏?而且聽鳳仙兒的描述,竟是一種極端的避世之態?

    雲澈若有深思,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打擾他們了,我們走吧。”

    說完,他看了一眼手臂上鳳仙兒抓的明顯過緊的手兒,半開玩笑的道:“難道隱居這裏的人長得很可怕?你好像很緊張。”

    鳳仙兒這才意識到什麼,抓在雲澈手臂的雙手連忙鬆了幾分,道:“並不是,就是……就是這裏面有一個很可怕的‘小怪物’,我怕她不小心傷到你。”

    “小怪物?”

    雲澈剛發出疑問,竹林之中,忽然響起一個分外稚嫩,又分外尖利的聲音:“馬上離開!不許靠近這裏!”

    隨着這個聲音的響起,一個小女孩從搖曳的竹林中走出。

    小女孩年紀看上去只有十歲左右,一身樸素而整潔的小巧布裙,年紀雖小,但星夜般的頭髮卻是長及後腰,隨風輕舞。一張臉兒長得粉雕玉琢,甚是可愛,但一雙晶亮的眼眸卻在努力的閃爍着兇光……透着警告和警惕。

    只是,她長得實在太過可愛,站在那裏,就如一個精雕細琢的玉瓷娃娃,眼裏的兇光,身上的凌氣,哪怕對已失去修爲的雲澈,都基本毫無威懾力。

    但,這個小女孩的出現,卻是讓鳳仙兒剛剛鬆弛幾分的手兒又一下子收緊,就連身體都明顯的僵了一下,直抓得雲澈深深作痛。

    雲澈側目,驚訝的道:“這不會就是你說的……小怪物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