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問題么?」沐渙之的反應,讓沐玄音微微沉眉。

    沐渙之連忙道:「渙之已全部記下,會馬上著手去辦。只是……只是木靈族這些年大都隱在威脅較小的下位星界,且無論木靈還是木靈珠,一向都是私下買賣,只能派人去一些下位星界暗中找尋,但能否找到七成靈力以上的,便要看氣運了。」

    「至於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沐渙之小吐一口氣:「渙之只能儘力為之。」

    他沒敢問沐玄音為什麼會忽然找尋這些東西。

    「越快越好。」沐玄音道:「若有消息,而你不可為之,第一時間告知本王。」

    「是。」沐渙之心裡一咯噔。她的話分明表示,這些東西她要的還頗為急切,只是這四件東西都絕非凡物,要在短時間內弄到一件都格外艱難,何況四件。

    「宗主,關於麒麟角,渙之倒是有些眉目。」

    「哦?」沐玄音目光側過:「講!」

    「是。」沐渙之稍稍回想,然後恭敬道:「大概是在兩年前,渙之偶然從芸止那裡聽聞,沐寒逸所出身的冰風皇室,藏有一枚皇室聖物,冰風帝國立國之初便已存在,據說是從萬丈冰原下偶然掘得,極有可能是一枚完整的冰麒麟角,因而視為鎮國聖物,在冰風皇室已流傳了七八萬年之久。」

    「……既然是鎮國聖物,又秘藏了這麼久,沐寒逸為什麼要主動向沐芸止透露此事。」沐玄音寒聲道。沐芸止會知道此事,毫無疑問是沐寒逸告知。

    「這……」沐渙之臉上微現尬色:「據芸止所言,沐寒逸之所以和她說起那枚冰麒麟角,是冰風國主在數年前便已決定,若沐寒逸能成為宗主親傳弟子,冰風國主便會將這秘藏數萬年的鎮國聖物獻於宗主,以報宗主之恩。」

    「哼,那他可真是有心了!」沐玄音冷冷道。

    沐渙之道:「東神域的麒麟已滅絕數十萬年,尋麒麟角只能去西神域,極為不易。若冰風帝國藏有麒麟角為真,那自然再好不過。再有半月,沐寒逸便會回冰風帝國參加其父千年壽辰,讓他帶回即可,或者……渙之現在親身動身去取?」

    沐玄音若是發話,冰風帝國就是一萬個膽子,也唯有乖乖奉上。

    「不必。」沐玄音卻是否決:「本王今日和你說的話,不要告訴任何人。」

    「下位星界找尋木靈珠,上位星界暗尋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的消息,記得安排足夠可靠的人。至於麒麟角就不用管了,尤其不要透露給芸止和沐寒逸,你去吧。」

    「是。」沐渙之心裡疑惑萬千,但只得匆匆退下。

    風雪之中,沐玄音緩緩轉身,寒星雙眸轉向了遙遠的北方,唇間一聲低吟:「冰風帝國……」

    ——————————

    不知昏迷了多久,雲澈醒了過來,意識剛剛復甦,便感覺到無數道清涼徹骨的氣息正湧入他的軀體,讓他瞬間清醒。

    睜開眼睛,視線中是一汪靜水,再遠處,是株株泛動著琉璃光華的奇花異草,鼻端傳來的氣息透著極致的冰寒和極致的純凈。

    這裡是……冥寒天池!

    他的整個身體,正浸泡在冥寒天池之中,身上所有的傷都已消失不見,精神更是無比清明。

    腦中快速浮現昏迷前的記憶,他釋放龍魂,在剎那清醒後用盡全力砸向了自己的頭部,然後……

    「哦?這麼快就醒了。」

    嬌軟似綿的聲音,讓迷濛間的雲澈頓時全身一麻,骨頭微酥,他下意識的一轉頭,離他不遠的池畔之上,沐玄音正悠然的側躺在那裡,一張傾倒萬生的絕色花容上帶著似有似無的淺笑。

    隨著雲澈的醒來,她緩緩的側坐而起,雪衣下一雙比沐妃雪還要修長一分的**自然的交疊,廝磨間似有一股蘭香悄然漫來,讓雲澈頭腦一熏,竟是直接懵在了那裡。

    「澈兒,你的身體,好像在吸收天池之水的寒氣,這也是因為邪神的力量嗎?」

    沐玄音的威嚴絕情,吟雪界無人不知,無人敢觸,縱然是心高氣傲的雲澈,也絕對不敢在她面前有半點造次。但此時,他面前的沐玄音眸光幽幽切切,花顏妖嬈滿溢,唇瓣如含苞吐蕊,每一字都儘是軟語柔聲。

    一如他初見時,被他失口喊出「大胸師姐」的妖女……

    雲澈都不知道自己懵了多久,才一下子醒來,連忙從天池中起身:「師……」

    話剛出口,他忽然感覺到身上的清涼感有些異樣,下意識的一低頭,赫然看到自己全身上下竟是一絲不掛,他一驚之下,頓時如觸電般的縮回天池之中,心緒大亂間,都忘記馬上從天毒珠中抓一身衣服穿上。

    雲澈的窘態,讓沐玄音一陣咯咯咯的嬌笑,直笑的花枝亂顫,雪衣下的豐滿酥胸顫跳不休,一抹抹耀眼的雪白在顫跳中幾乎溢出襟口。

    今時的沐玄音換了一身頗為寬鬆的雪衣,其上依然刻印著冰凰圖紋,冰凰圖紋似是以極為特殊的冰絲紋成,格外的寒光奪目。玉一般的冰藍長發依舊自然而華麗的傾灑於香肩玉背,微浮水汽,似是剛剛沐浴過。而雙臂卻只有一層薄如蟬翼的雪紗,一雙粉藕似的腴潤玉臂若隱若現。

    「小鬼頭,你身染虯龍血氣,卻連妃雪這樣的美人都不願意碰,讓為師不得不憂心是不是你的身體有恙,所以就細細為你檢查了一下。不過看來,似乎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嘛。」

    檢查……身體……

    「~!@#¥%……」雲澈好不容易清醒過來的大腦再次一懵,腦中完全不受控制的出現了一堆堆不該出現的畫面,他手忙腳亂的隨便抓了套衣服穿上,這次從池水中小心翼翼的浮起:「弟子……謝師尊……關心……那個,妃雪她……」

    把自己打暈后的記憶一片模糊,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最後有沒有把沐妃雪給……

    而他縱然能想起,此時也根本無力去想,因為他此時心念一片大亂,全身上下有著一股股邪火在狂燒,無論如何都無法壓下,反而愈燃愈烈……簡直像是又一次中了虯龍之血一樣。

    沐玄音美絕天下,但她的無上寒威同樣足以讓八荒顫慄。吟雪界中,沒有人的視線敢在她身上有超過一息的停留,就連先前到來的炎神三宗主,都根本不怎麼敢和她的一雙寒眸對視。

    但,雲澈眼前的沐玄音,身上卻沒有了哪怕一絲一毫的威凌,黛眉如霧,美目流盼,美眸中極致的威冷完全化作極致的勾魂奪魄,縱是坐姿,卻依舊勾勒著的凸凹起伏到讓人血脈僨張的勾人曲線,全身上下每一個部位,每一寸肌膚,都散發著如妖如魔的誘惑。

    雲澈的雙目直直的落在她媚惑妖嬈的軀體上,怎麼都無法移開,邪火從小腹快速的蔓延至全身。

    「哦?你還知道關心妃雪啊。」沐玄音軟軟的道:「你放心好了,她的元陰還在,只是呢,她被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都算不得白璧無瑕了。你是不是多少該給人家一個交代呢?」

    「……」耳邊嬌軟的聲音撩盪心魄,但云澈卻幾乎沒有聽清她在說著什麼,一雙眼睛直直的盯著沐玄音……的胸前,隨著她的坐姿稍稍前傾,前胸雪衣略微滑落,兩團過於飽滿的酥軟玉脂漲溢而出,夾起了一道雪瑩深邃,僅僅看一眼都蝕骨銷魂的溝壑,滿滿的落入雲澈的視線之中。

    「咕嘟!」

    雲澈的喉嚨中,傳來重重的吞咽聲。

    重到了估計十幾裡外都能聽到。

    雲澈全身頓時一個激靈,邪火都被嚇得熄滅了不少。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在沐玄音面前吞咽口水,只是先前在冰凰宮初見,他還不知道對方是沐玄音,而以為是一個神殿的師姐……但現在,眼前是吟雪界王,冰凰宗主,是他的師尊!

    雲澈心神大亂間,前方忽然雪影一晃,香風撲至,沐玄音的雪顏已近在咫尺,美眸似霧,一隻玉手輕輕的捏在了他的領口。

    「……」雲澈嘴巴大張,一句話說不上來。

    「先前在冰凰宮,你不識為師,言語輕薄也就罷了,」沐玄音聲音幽幽,似軟似膩:「現在身為弟子,居然還敢對為師動歪心思,真是好大的膽子呢。」

    「……」沐玄音的臉兒更近了幾分,嬌花似的唇瓣幾乎觸到雲澈的臉頰,輕啟間泌出著醉心的花香:「你不肯要了妃雪,難不成……是想要為師陪你雙修嗎?」

    宛如來自夢境的嫵媚輕語,讓雲澈瞬間口乾舌燥,體內邪火亂飛,直竄得他血脈躁亂到幾近爆裂。

    沐玄音離的如此之近,雲澈目光稍稍下偏,便輕而易舉的侵入她寬鬆的雪衣之內,月暈似的柔光在她香肩上流淌,勾勒著鎖骨瑩潤的半弧,再往下,兩團高高聳挺的雪脂白的晃眼,因太過飽滿軟潤,只是身體稍稍的動作,都會顫顫巍巍。

    「也是哦,」沐玄音像是根本沒有發覺雲澈的視線,點在他領口的玉指輕勾,媚態萬千,如夢軟語:「如果讓為師來的話,不需要兩年……只需一夕,就可以讓你直入神魂唷。」

    一夕直入神魂境,若是「正常」狀態下的沐玄音說出這句話,定然會讓雲澈激動震驚的跳起來。但此刻的雲澈卻是心魂、身體皆是邪火亂竄,聽著她的話語,腦中想卻不是一夕突破神魂境,而儘是沐玄音在他身上**盤腰,扭轉腰枝……又或是在他身下玉體伏翹,婉轉輕吟的畫面……

    一肌一容皆絕色,一顰一笑盡風情……這是個真正的人間尤物,妖媚到了近乎可怕。

    ——————————

    【哎,寫女人真累,好想寫單女主或無女主啊……但我知道你們肯定不會同意。這就是人生的無奈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