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綺念橫生間,一股劇痛忽然從他的左耳上傳來。沐玄音點在他領口的玉手一個翻轉,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將他直接從天池之中提了起來。

    沐玄音下手極重,直痛的雲澈瞬間齜牙咧嘴,大腦一下子痛醒,慌忙喊道:「弟子……弟子不敢……嘶……弟子對師尊……只有敬重……絕對不敢……有那樣的念想……」

    沐玄音卻完全沒有要鬆開的意思,能把擁有龍軀的雲澈痛的面孔扭曲,可想而知她揪著雲澈左耳的雪手蘊著多重的懲戒之力。她笑吟吟的道:「那就好,為師諒你也不……」

    沐玄音輕語間,眸光不經意的向雲澈的身下一斜,聲音頓時戛然而止,美眸微微一凝后,又緩緩的眯了起來,狹長的眼縫中泛動著危險的媚光。

    「為師的好澈兒,為師真是低估了你的膽大包天呢,」她的聲音變得更加綿軟,更加的緩慢,卻是讓雲澈直聽的心中狂跳:「居然敢在為師面前現出這醜陋之物……好大的膽子唷!!」

    沐玄音拎著雲澈耳朵的手臂甩出,雲澈頓時一聲慘叫,被遠遠的丟了出去,重重的砸在池畔之上。這一摔,沐玄音用了暗力,雲澈在池畔直滾出很遠才停下,卻是痛得臉色蒼白,口中嘶氣,許久都無法站起。

    至少斷了十幾根骨頭。

    慾念更是散的一乾二淨。

    「唉,真是師門不幸。」沐玄音幽幽而嘆,全然不歸責於自己的每一分玉體都散發著任何男人都不可能抗拒的媚惑:「你在虯龍之血下都不肯碰妃雪,為師原本還贊你定力過人,沒想到,實則是個色心包天,連師尊都敢動念的惡劣之徒!」

    「……」雲澈好不容易才坐穩身體,低著頭,不敢還口,更不敢再多看沐玄音一眼。

    「罷了,看來為師只能以後多加調教了。」

    沐玄音似是頗為傷神的幽幽一嘆,手兒一拂,一卷藍光閃閃的玉簡輕落了雲澈的腳邊,她背過身去:「這個玉簡中刻印的是完整的斷月拂影,以你的悟性,應該已可自行參悟,用不到為師教導。」

    「暫且將你關在這冥寒天池吧,過些時日,為師會來測試你的斷月拂影修鍊的如何,若還過得去,為師呢,便不追究你大不敬之罪,說不定還有獎勵,若是讓為師失望的話……」沐玄音眸光稍轉,似笑非笑:「後果會很嚴重哦。」

    聲音飄盡,沐玄音離開,冥寒天池的結界也牢牢的閉合。

    「啪啪」一陣脆響,好幾根錯位的骨頭被雲澈快速的合回,至於斷裂的那十幾根只能慢慢的恢復。他這才直起身來,咬牙切齒的道:「沒反應……才不正常好不好!」

    在茉莉面前,他很少狼狽,但在沐玄音面前……他幾乎從來就沒不狼狽過。

    如果不是經歷過冰凰宮的初遇,沐玄音的巨大變化一定會讓雲澈到現在都回不過神來。即便如此,回想著剛才的沐玄音,他依舊有些心神恍惚,無法完全將她和那個威凌天下,讓世人噤若寒蟬的吟雪界王聯繫到一起。

    為什麼她的性格會有那麼大的反差……

    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

    雲澈挪入天池之中,平靜了一個多時辰,才總算平緩傷勢和內心。他離開天池之水,落在池畔,端坐而下,卻沒有拿起沐玄音丟給他的斷月拂影,而是拿出了一卷閃動著赤金光芒的玉簡。

    這卷赤金玉簡的出現,讓空氣的溫度驟升,直驚的周圍冰靈四散而去。

    完整的……金烏焚世錄!

    火破雲先前所施展的「九陽天怒」雖然無法傷了他,但卻極大的震顫了他的心魂。不過他沒忘記這枚玉簡只能參讀一次,之後會直接消失。

    雲澈靜心凝神,雙目閉合,感知如涓涓細流,覆在了赤金玉簡之上,快速掠下,直接落在了第八重境的神訣之上。

    短短十幾息后,他的腦海中便響起一聲嘹亮的金烏長鳴,一直燃火金烏飛舞在他靈魂深處。他的身體表面,也緩緩的浮現起一層越來越濃烈的金烏神炎。

    金烏焚世錄每高一層境界,金烏炎的威力便會增長一次——而且每次都是大幅度的暴增,火焰的顏色也會越加趨於金色。而且後面的每一重境界,也同樣都分別對應一個金烏焚滅技。

    第八重境——【炎陽射線】,是威力還要大大勝過【黃金斷滅】的點殺炎技,黃金斷滅是將金烏神炎壓縮為一線,而炎陽射線,卻是更極致的一點,雖然需要數倍於黃金斷滅的凝聚時間,但一旦成功釋放,就如一道來自烈日的極限之火,足以灼穿世間一切事物。

    第九重境——【幻境領域·紅蝶】,這不是黃泉灰燼一樣的焚滅領域,而赫然是和龍神領域一樣的靈魂領域!但和龍神領域的無上震懾不同,紅蝶領域雖不可能達到龍神領域那般的極致震懾,卻可以做到更為恐怖的精神焚滅!

    就如將恐怖的金烏神炎,燃燒在他們的靈魂深處,讓他們身不死而魂滅。

    第十重境,也是玉簡所記載的金烏焚世錄最高境界,其對應的焚滅炎技,便是【九陽天怒】!

    火破雲所施展的九陽天怒,是最為初級的「一陽」狀態。縱然只是最初級狀態,其恐怖依舊震顫了整個冰凰神宗。而每多一陽,威力並不是等幅增加,而是幾何倍數暴增。完整的九陽天怒,將是九陽臨世……其威力之恐怖,根本無法想象。

    或許,那將是真正的滅世神威。

    雖然,炎神界數十萬年歷史,曾有四人修成九陽天怒……但從未有一人修至九陽之境。火破雲以不足三十歲之齡達到一陽之境,已是炎神界從未有過的神跡。

    凝心之下根本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一動不動的雲澈在睜開眼睛時,時間已去過去了七天,他身上火焰猶在,而身前的赤金玉簡,卻在這時火焰爆燃,瞬間化成灰燼。

    右掌抬起,掌心一小團金烏炎無聲燃起,然後快速變得深邃,第一次施展,便在數息之間,達到了第八重炎境,火焰的氣息、顏色,都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他亦有信心在半個月內,將炎陽射線修至小成。

    但他手托火焰,眉頭卻是微微鎖起:

    「十重……真的就是至境了么?為什麼總覺得還是不完整……」

    「算了,還是修鍊斷月拂影吧。」

    ————————————

    冰凰城域,冰凰第三十六宮。

    「妃雪的事,是雲澈主動拒絕?」

    沐玄音傾身側坐於冰椅之上,眸光熏然,酥胸半露,交疊的雙腿勾勒著分外撩人的修長曲線。一小節白皙的小腿從裙下露出,流動著比滿室冰花還要瑩潤的膚光。

    沐冰雲站在她的身側,月眉輕凝,微露不解。

    「不然呢?妃雪那麼乖的性子,再怎麼也不可能是她不肯聽話。」

    沐玄音聲音綿軟嬌柔,盪心綺思,玉白色的臉上微微浮著一層嫵媚萬千的粉色。

    空氣中飄蕩著陣陣泌心的香氣,沐冰雲的眸光不經意間落在她因太過聳挺而稍稍半露的酥胸上,又瞬間移開,心跳頓時變得微微有些不自然。她輕語道:「不應該的。姐姐的方法雖然有些荒唐,但的確是最有可能讓他在玄神大會前成就神劫境的方法。而且,以他的性情,以及男人皆有的劣性,他沒有理由拒絕才對。」

    「誰知道呢,興許,是他看不上妃雪呢。」

    窗外冰冷的雪光灑入,沐玄音懶洋洋地躺下,裙擺被**撩開,一雙粉光緻緻的纖足蹺在冰椅上,根根足趾小巧瑩潤,如若冰凝,足背與足心細膩的像是抹著一層酥酪,如玉之潤、如緞之柔……

    也唯有在沐冰雲面前,她才會如此毫無顧忌。

    「看不上?」沐冰雲搖頭:「以妃雪的容貌……不應該才對。」

    「那可不一樣哦。」纖纖雪手無限妖嬈地將鬢邊藍發掠到耳後,沐玄音忽然笑了起來,凝視著沐冰雲的眸光泛起綺麗的媚色:「既然妃雪他都不肯要,那就只剩一個方法了。」

    「什麼方法?」沐冰雲眸光轉過,但一碰觸到沐玄音嫵艷的笑意,她又不自覺的移開。

    「那當然只有……我的好妹妹親自獻出元陰,來為他提升玄力,報答救命之恩了。」

    話一說完,沐玄音已是嬌笑出聲。

    沐冰雲絕美的冰顏毫無動容:「姐姐,不許胡鬧。」

    在外時,沐冰雲對沐玄音畢恭畢敬。但私下裡,兩人是無法不談,情感上沒有任何雜質隔閡的姐妹,彼此都是世上唯一的親人。只是,她們的氣質、神態上有著太過截然的不同。

    一個清冷若雪中仙女,一個嬌媚如禍世妖姬。

    「真是的,你就不能做出一個好玩一點的反應,讓姐姐開心一下嘛。」沐玄音輕抿了一下唇瓣:「倒是收了一個男弟子,比預想的要好玩的多唷。」

    「好玩?你說雲澈?」

    「不但好玩,而且悟性簡直高的出奇。只用了一天就領悟了斷月拂影。這樣的悟性……」沐玄音媚目輕眯:「怕是那些王界都無人可及。」

    「……這也是姐姐忽然想助他儘快成長的最主要原因吧?」沐冰雲道。

    「我準備,讓他隨沐寒逸去一趟冰風帝國。」嬌艷欲滴的櫻色唇瓣微微彎翹,眸中媚光逐漸變得深邃:「親自去取那枚冰麒麟角。」

    ——————————————

    【PS:雲澈就算是把金烏焚世錄完全融會貫通,也是放不出九陽天怒的。這麼說吧:釋放九陽天怒最低MP要求是5000000,最高為正無窮,雲澈目前的MP上限是54250,so……】

    【不好意思,網游後遺症……】

    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