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沐冰雲微微動眉,道:「既如此,最好擇選一名長老與其同行,以護周全,畢竟,他的修為著實太低。」

    「還是不要了,」沐玄音搖頭:「我準備讓他一個人去。」

    「一個人?」沐冰雲微訝,隨之若有所思。

    「如果他不能活著回來,或者沒有取到麒麟角,我也就懶得那麼費力幫他了。畢竟……」沐玄音的眸光似是帶上了些許幽怨:「代價著實太大了一些。我可是堂堂吟雪界王唉,為了這麼一個小鬼頭這麼勞神,總覺得不太甘心呢。」

    看著沐玄音那似是小孩子賭氣的神態,沐冰雲莞爾輕笑,搖頭道:「雲澈雖然玄力尚低,但他畢竟是你的親傳弟子,消息也差不多傳開了,在吟雪界根本不可能有人敢動他,又怎麼會有危險呢。」

    「那可不一定哦。」沐玄音稍稍眯眸:「有些人的膽子,搞不好比天還大。那小鬼頭要怎麼拿到麒麟角,又怎麼活著回來,就要看他自己的能耐了。」

    「……」沐冰雲沒有追問,過了一小會兒,轉而說道:「既然如此,讓小藍和他一起去吧。小藍自入宗以來,再未能見過父母,冰風國主的千年壽辰,她的父母也定會到場,便藉此讓他們一家團聚吧,也算是慰藉她的思鄉情緒。」

    沐玄音唇瓣輕抿,泫然怯怯的道:「你對那個小丫頭真是格外的好呢,哎,要是哪一天,你不要姐姐了怎麼辦……」

    沐冰雲一臉無奈:「又胡鬧。」

    沐玄音輕聲「噗嗤」,然後嬌語軟軟的道:「不過,要讓你的小藍兒小心一點哦,姐姐剛收的這個小鬼頭,對女人可是很危險的。」

    「……」沐冰雲認同的點頭:「的確如此。」

    「原來你也發現了。嗯……連妃雪都被他撩的魂不守舍,你的小藍兒……」沐玄音水汪汪的眸子溢動著促狹的煙波:「說不定就羊入虎口,到時候日思月想,說不定,都沒空理會你這個師尊了。」

    「妃雪?」沐冰雲美眸一訝,然後堅決的搖頭:「不可能。妃雪的性子與我相近,根本不可能對男兒動情。雲澈拒絕雙修之事,她或許會心存些許感激,但絕不可能因為這件事對他男女之上的觸動。」

    「所以才說,他對女人是很危險的。」

    想到沐妃雪那日離開時失魂落魄,眼態迷濛,沐玄音眉角稍稍一彎。

    沐玄音慵慵懶懶的從冰椅上起身,隨著纖腰的扭動,白酥的雪脯一陣顫盪,其上的冰凰圖紋頻頻上下,擠溢撐圓。

    「唔……」沐玄音香唇輕吐,落在耳中,卻似噬骨銷魂的喘息:「又該去偷看那個小鬼頭了。我把他關在冥寒天池,吩咐他乖乖修鍊斷月拂影,他卻一直在偷偷修鍊金烏焚世錄,唉,又打又罵了那麼多次,還是這麼的不聽話,好愁啊。」

    沐冰云:「……」

    ———————————————

    雲澈被關在冥寒天池的第十四天。

    說是關在裡面,但冥寒天池這等地方,尋常冰凰弟子想進來一次都是終生的奢望。雲澈用了七天將金烏焚世錄后三重境界的神訣全部領悟貫通,但並未修鍊,剩下的時間全部在修鍊斷月拂影……畢竟,沐玄音離開時可是命令他全力修鍊斷月拂影,之後還會親自考核。

    若讓她失望……後果嚴重。

    或許是因有成熟的星神碎影為基礎,雲澈修鍊斷月拂影的進境極快……而且在入門之後進境越來越快。在修鍊至力竭時,他會潛入冥寒天池,很快就會完全恢復精力和玄力……比在摘星石上還要快得多得多。

    他的玄力,也在這個過程中快速增長……只是,這種增長幅度相比於兩年達到神劫境的目標,依舊差得太遠。

    高高的上空,沐玄音默然俯視,看著雲澈在寒光閃動間不斷的瞬身折影,雖然還遠遠不到「駐影」的境界,但在瞬身速度和間隔上已頗為成熟,可勉強用於實戰。

    這樣的進境,在吟雪界歷史上絕對是曠古絕今。

    又一次練到筋疲力竭,雲澈長舒一口氣,便要撲入天池之中,但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刻,卻忽然發現一抹雪影正站在他的身前,眸光冰寒,釋放著無盡寒威。

    雲澈連忙上前拜下:「弟子拜見師尊。」

    下拜許久,雲澈卻是沒有得到迴音,唯有一股冰心徹骨的威凌冰冷的壓在他的身體和靈魂之上,就像是被無數根冰刺點著喉嚨,讓他全身僵硬,一動不敢動。

    該不會……是要算那天的賬吧?雲澈抽著冷氣想到。

    「進境尚可,看來你的確無需為師在側教導,倒也省心。」

    冰寒的聲音卻並無怒意,話中之意也算是誇讚,雲澈頓時大舒一口氣:「謝師尊讚許……弟子愚鈍,以後有不解之處,還是要勞煩師尊解惑。」

    「愚鈍?哼!起來吧。」

    沐玄音冷哼一聲,然後忽然眉頭沉下:「澈兒,老實回答為師一個問題——你的身上,為什麼會有真龍氣息!」

    雲澈心中一突,卻是一時間沒敢回答。

    「而且,那還不是一般的真龍氣息。」

    沐玄音盯視著他,冰冷的眸光讓雲澈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與靈魂都已被刺穿。他喏喏了一會兒,終於選擇了說實話:「回師尊,除了鳳凰和金烏外,弟子還曾得到了……龍神的傳承。」

    「龍神!?」沐玄音眸中閃過剎那驚色:「你所說的龍神,可是諸神時代萬獸之尊,龍族之首的太古蒼龍?」

    「是。」雲澈點頭。

    「……怪不得,」沐玄音在驚訝之餘,也似是有所釋然:「你的玄力異常,是和邪神之力有關。而你的軀體亦同玄力一樣異常,原來是你身上竟有龍神之血脈。」

    「哼,說起來,你所出身的星球還真是非同尋常,居然會存在如此多的神遺傳承,鳳凰金烏也就罷了,居然還有龍神!」

    雲澈:「……」

    「而既然是龍神傳承,那麼也就是說,你身上的龍神血脈,是原始血脈,也就是第一代的龍神血脈。」沐玄音冰眸眯起,寒光凝結:「若是被龍神界知曉此事,定然會對你極感興趣。」

    「龍神界?」雲澈低念一聲……他清晰的記得,這個名字,太古蒼龍曾對他說起過。

    「神界東、西、南、北四大神域中,以西神域最為強大。」沐玄音淡漠的講述道:「四神域的十七個王界,西神域獨佔其六,而龍神界,便是西神域六大王界之首,默認的西神域主宰,亦是……公認的神界最強星界!」

    「神界……最強?」雲澈眼睛稍稍瞪大。

    神界的最強……也就意味著是整個混沌空間的最強存在!

    沐玄音繼續道:「我們東神域七成以上為人族,其他種族不足三成,而西神域,則七成以上為妖族。龍神界中本就皆為真龍,其軀體天賦遠勝其他所有種族,又得太古蒼龍傳承。」

    「自身為真龍,一出生就強大無比,與龍神神力又無比契合,其強大理所當然!而龍神界界王被稱作【龍皇】,是當今總神界第一人,我們東神域最強的梵帝神王,亦不是他的對手。」

    雲澈聽在耳中,心中震顫。龍為萬獸之尊,又何嘗不是萬靈之尊,人類出生時孱弱無比,而一隻初生幼龍亦能震山盪海,若再得上古龍神的神力——成為總神界之首,的確算得上是理所當然。

    等等,龍皇?那麼……

    看到雲澈忽然動了動眉頭,沐玄音側目道:「你聽過龍皇之名?」

    「啊?」雲澈搖頭:「並沒有。不過,弟子倒是聽小藍師姐……額,小藍師妹說過一個叫『龍后』的人,好像和『神女』並稱,她會不會也是龍神界的人?」

    龍后神女……沐小藍那日所說,在神界無人不知,斂盡神界所有風華的絕世女子。

    沐玄音淡淡的盯了雲澈一眼:「『神女』,為我們東神域的梵帝神女。而『龍后』,便是龍皇之妻。」

    「……果然如此。」雲澈點頭。的確,龍皇既為公認的神界至尊,那麼除了他的妻子,當然無人敢稱龍后。

    傳說中的「龍后神女」若真如沐小藍所說的那樣斂盡神界所有風華,那麼也唯有這樣的奇女子能配的上立於混沌之巔的神界第一人。

    「不過,你倒也不必太過擔心。」沐玄音道:「龍神界雖然龍威霸道,但並不恃強專橫,亦不剛愎保守,從不限制與他族通婚,在西神域一直為眾界所敬,雖會因你的血脈而好奇,但不至於做出什麼極端之舉。說不定,還會因為你擁有原始血脈,而邀你入龍神界,若你不答應,也應該不會強求。」

    「……弟子知道了,謝師尊告知。」

    相比於那些生怕血脈外流的宗門、星界,龍神界的確有著萬靈之尊,神界之首的風範。但,雲澈還是牢牢的將「龍神界」三個字印在魂中……因為他身上不但有龍神血脈,還有龍神之魂與龍神之髓。

    太古蒼龍在將這些賦予他的時候,曾清楚的和他說過……龍神之魂和龍神之髓是當世唯一的!

    也就是說,他是世上唯一擁有龍神之魂和龍神之髓的人!龍神界或許對他的血脈不會太敏感……但,無法保證他們面對唯一的龍神之魂與龍神之髓會是怎樣的反應。

    雖然自己身在東神域,終生都不可能去到西神域……但還是要小心為上,不能重蹈先前「星神碎影」的覆轍。

    沐玄音肅然道:「你既身在神界,又執意前往宙天界,總要多了解一些神界之事。不過在這之前,你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什麼事……請師尊吩咐。」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