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些年,苦了你們了……”雲澈失魂落魄的道,他能說出的,只有這些無比蒼白的話語。

    “並不苦。”楚月嬋搖頭:“早在冰雲仙宮,我就習慣了這樣的平靜。何況,還有無心在身邊。”

    “那你……有沒有想過哪一天離開這裏?”雲澈問道。

    楚月嬋依舊搖頭,她看着女兒,眸光微現複雜:“心兒一天天的長大,我不能永遠把她留在身邊,她總要去外面的世界,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人生。但是……她成長的太快,快的讓我害怕。”

    雲澈:“……”

    “六歲的時候,她的體內便自行衍生出了玄氣,於是,我試着指引她修煉,結果,她的玄力成長快的可怕,一個月入玄,三個月真玄,六個月靈玄,七歲半便已地玄,八歲半已是天玄,未滿十歲已成王座……如今,已是王玄境九級,超越了冰雲仙宮歷代先祖。”

    “而且,她每一次的境界跨越,都絲毫沒有瓶頸的痕跡。”

    雲澈雖已見識過雲無心的出手,但心中依舊劇烈震動……而楚月嬋的這番話如果落在天玄大陸玄者的耳中,定是每一個字都如聞天方夜譚。

    毫無疑問,雲無心在玄道上的成長速度絕不正常。

    “如此,反而讓我擔心,不敢讓她離開此地。”

    楚月嬋的擔心再正常不過。

    她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變成了什麼樣子,但有一點毫無疑問,一個才十一歲的王座,還是後期王座,一旦現世,引發的必定是玄道近乎驚天動地的震顫,孤身一人的她的此生也必將無法安寧。

    “娘,我纔不要到外面的世界去,我要一直陪着孃親。”偎依在母親的身邊,雲無心笑吟吟的道:“爹爹,你以後也會陪着我們嗎?”

    雲澈微笑,卻沒有說話。

    因爲他看得到雲無心說話之時,眼眸深處那嚮往與渴望的光芒……她想離開這裏,她想去看外面的世界,但她更不想讓母親孤單。

    “你呢?”楚月嬋問:“當年,你是怎麼活下來的?又爲什麼會……”

    曾經那個稚嫩,光芒卻比炙日還要耀眼的少年,再見之時,卻已是如此的落魄與灰暗。

    雲澈微微仰頭,他的記憶,回到了自己人生的起點,默默的想着,他的內心在這一刻忽然變得平靜:“在龍神試煉之地那半年,我每天都和你說無數的話,講無數的故事,但是,我從未告訴過你真正的我是一個怎樣的人,又來自於哪裏,並且說了很多很多的假話、虛話、笑話……”

    楚月嬋:“……”

    “沒有找到你的這十二年,我經歷了很多事,很多在你聽來,一定會覺得虛幻,但……我不會再像當年一樣欺哄你,我要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實……”

    他講述的起點不是當年在天劍山莊的劫難,而是他命運的折點——從滄雲大陸到天玄大陸的輪迴。

    他講述了自己的命運輪迴,講述了和茉莉的相遇,講述了他在御劍臺下知曉了自己真正的身世……到夢迴幻妖界……到滅軒轅而救世……到冰雲仙宮一系列的劇變……到對天玄大陸而言等同於神話的神界……

    一直到他一個多月前死在星神界,又夢幻重生……

    炎陽西移,星辰漫空。

    所有的經歷,所有的悲喜,所有的祕密,他都毫無保留的說着……對於失而復得的月嬋和無心,他恨不能把自己的全世界都補償給她們,沒有任何的隱瞞,沒有任何的保留。

    亦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肆意淋漓的傾訴。

    不知不覺間,星芒暗淡,炎陽再現。竹林之外,鳳仙兒沒有去打擾他們一家的重聚,但亦沒有離開,靜靜的守在那裏。

    楚月嬋的懷中,雲無心不知何時已經睡去,她睡的很是香甜安穩,脣角一絲若有若無的淺笑。

    她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在這片大陸是怎樣的一個傳奇,亦不知道自己身上所擁有的,是怎樣的一股力量。

    看着她恬靜的臉兒,雲澈的嘴角不自覺的勾起。無法形容這是怎樣的一種感覺……這段時間一直纏繞他的灰暗,那種他曾想過或許一輩子都難以真正脫離的心靈深淵,在她的笑顏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潰敗的幾乎無影無蹤。

    他想起母親每次看着自己時那寵溺、溫柔到足以融化一切的眸光,他終於理解了那種感覺,亦理解、身受着她二十幾年的愧……

    “怪不得,心兒的成長這麼驚人。”楚月嬋輕輕的道,抱緊懷中安睡的女兒。她雖身無玄力,但對於雲無心而言,她從來都是世上最溫暖,最偉大的依靠:“原來,她有着一個神話般的父親。”

    “可惜,她父親的神話,已經隕落了。”雲澈微笑,說着這句話,心裏竟出奇的沒有一絲失落。他隱隱感覺到,雲無心不符常理的天賦應該是和自己有關,不僅是繼承了他的鳳凰血脈和龍神血脈,她玄脈的異常,很可能……也受到了他邪神玄脈的影響。

    雖然,自己失去了力量,但能給女兒帶來如此驕人的天賦,他心中的滿足感勝過一切。

    楚月嬋伸手,輕輕拭去他額頭的污塵:“你在這裏這麼久不願離開,是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他們嗎?”

    如此短的時間,卻可以讓他蒼老落魄到如此程度,可想而知這段時間他的心魂沉落到了怎樣的深淵。

    而這樣的深淵,她經歷過,她明白那是怎樣的絕望。當時自爆玄脈的她,一心唯有死志,是雲澈將她從深淵中拉回,然後奇蹟般的將她拯救。

    “……”雲澈閉目,然後輕輕點頭。

    楚月嬋輕語道:“雖然經歷過這麼多波瀾,看到了無數他人無法想象的世界,但你的本性,卻是一點都沒有變。你總是習慣,甚至霸道的想要去守護他人,成爲他人的依賴,卻無法接受自己只能依賴於他人……尤其是心中重要之人,無法接受自己成爲他們的累贅。”

    雲澈:“……”

    “回想當年,我被那兩隻蛟龍逼入絕境,爲殺它們,最終不得不自爆玄脈,成爲廢人。”

    此時說起,她的聲音平靜中帶着柔和:“那時的我無法接受自己成爲廢人,只想一死了之。你還記得,你是怎麼將我從死志的泥潭中拉回來的嗎?”

    “……”雲澈嘴脣輕動。

    “你爲了保護我,更爲了向我證明你的意志,你抱着我一起進入龍神試煉之境……如此,不但試煉難度倍增。你還必須分心分力保護我。那時,你有沒有怪我是個累贅?”她問。

    也是那段時間,他執着的守護,融化了她心中所有的堅冰,因他而重燃對生命的渴望……並在他“死後”,甘願爲了給他留下血脈而叛離師門,從來無怨無悔。

    雲澈毫不猶豫的搖頭:“怎麼會,你怎麼會是累贅!”

    “那麼,你喜歡保護我,被我依賴的感覺嗎?”她再問。

    雲澈依舊毫不猶豫的點頭。

    “既然如此,你爲什麼不願去依賴他們呢?”楚月嬋微笑:“你的父母親人,你的朋友,你的妻子……他們愛你,不是因爲你的強大,不是因爲你可以讓他們依賴,而是因爲你的存在,因爲你安好的活在他們生命裏。能夠依賴於你,自然是一種幸福,但,如果能被你依賴,能夠用自己的力量守護你,對所有愛你的人而言,又何嘗不是另一種幸福。”

    “就如你守護他們,被他們所依賴一樣。”

    雲澈怔住,心中,像是有什麼東西無聲的化開,他搖搖頭,輕笑道:“我果然……傻透了,居然連這麼淺顯的事都想不明白。”

    其實,若是在昨天,換一個人,和楚月嬋說一模一樣的話,他的心靈依舊無法擺脫灰暗。楚月嬋的話語,只是拂去了他心中的最後一層障礙,真正改變的話,是雲澈的心境。

    “還有一句話……當年你和我說的一句話,我清清楚楚的記得,一個字都沒有忘記過。”楚月嬋看着他,輕輕點道:“無論我失去什麼,只要不是生命,只要我還活着,就一定有重新追回的希望。活着就是最大的希望,活着就一切都有可能!”

    “……!”雲澈目光定格……這是當年,楚月嬋自爆玄脈,滿心死志時,他吼出來的話語。

    他握緊楚月嬋的手,笑了起來,明明已哭幹了眼淚,但不知爲何,眼眶再一次變得朦朧……他知道楚月嬋這些話的意思,她不僅拂去他心中所有的陰霾,還要他擁有希望。

    “小仙女,”他輕喚道:“你放心,我會好好的活着。因爲我有你,有無心,有視我超過生命的爹孃,我的妻子是蒼風女帝,我的未婚妻是大陸第一神女……還有那麼多愛我的人,我有什麼理由不活的比別人好。”

    “就算一輩子沒有玄力,我也會努力活的很久,百年……千年……我會陪伴無心長大……我要把虧欠你們母女的……千倍萬倍的彌補……”

    他握着楚月嬋的雙手一點點收緊,這一次,他再不會放開了。

    “好。”看着他的眼睛,楚月嬋目光迷濛:“記住你剛纔的話,如果你忘了,我會一個字一個字說給你聽……”

    她的話音忽止,然後臉色猛的一白。

    雲澈陡感異樣:“小仙女,你怎……”

    噗——

    猩紅的血跡噴灑在雲澈的身上,也如萬千猩紅的鋼針扎入雲澈的瞳孔和心魂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