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下方寢殿之中,一個女子緩步走出,她金衣玉冠,只是簡單的挪步,一股威凌與貴氣便迎面而至,她螓首微擡,看着上空,向雲澈的微微而笑:“雲澈,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雲澈看着她,目光變得無比溫軟,許久都無法移開。

    “全都退下吧。”她淡淡出聲:“東方府主,你也退下。”

    “是。”

    她命令之下,所有人整齊退下……但,雲澈歸來的消息,也從這一刻起如涌動的浪潮般四散傳開,用不了多久,便會傳遍整個天玄大陸,乃至幻妖界。

    鳳仙兒帶着雲澈從空中降下,落在了蒼月身前。周圍沒有了他人,蒼月也再無需保持她的帝王威儀,她脣瓣張開,一語未出便已淚染雙頰……她衝向前,重重的撲在雲澈懷中。

    “夫君……你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

    暖熱的溫度,魂牽夢縈的身影和氣息……她低念着,哭泣着,這個曾以瘦弱肩膀撐下蒼風三年的亡國之難,受所有國民萬般敬仰的蒼風女帝,在雲澈的面前卻總是那麼的嬌柔脆弱……當年如此,如今依舊如此。

    “我回來了。”雲澈輕聲道,抱的很輕柔,但手臂又不自主的收緊:“這些年,一定又讓你日夜擔心……”

    蒼月搖頭,哽咽着道:“只要夫君平安無事……怎麼都好……”

    她的肩膀劇烈顫動,努力壓抑的泣聲持續了好久才終於緩和……她才忽然想起還有他人在旁,連忙從雲澈胸前起身,但雙手依然牢牢抱着他的臂膀,似是唯恐他又忽然離開。

    “仙兒,謝謝你陪他回來。”她抹去淚珠,微笑着道。剛剛在寢殿之中,她聽到了雲澈的聲音,也聽到了他和東方休後半部分的談話……但她沒有提,也沒有問。

    鳳仙兒微笑搖頭:“女皇姐姐,你千萬不可以跟我這麼客氣。”

    一邊說着,她下意識的轉了一下目光,看向了一側的楚月嬋母女。

    隨着她目光的變動,蒼月這纔看到楚月嬋的身影,她的美眸與淚光同時定格,一瞬間如在夢中,脣間失聲念道:“冰嬋仙子……”

    從空中落下,楚月嬋牽着女兒的手,微微頷首道:“一別十二年,曾經的蒼月公主已爲女帝,風采亦遠勝當年,雲澈當真是好福氣。”

    “啊嘿嘿。”雲澈笑了一笑。

    “娘,她……爲什麼會抱着爹爹?”楚月嬋的身後,雲無心小聲的問,目光不時偷偷的在蒼月身上打轉。雖然她年紀還小,對父親的概念也還淺薄,但也朦朧的知道……父親應該是屬於母親一個人的?

    看着楚月嬋,看着她身邊珠玉無暇的女孩,難言的溫暖與激動將蒼月的心間完全填滿,她如夢囈般輕聲道:“她是你的女兒,對嗎?”

    “嗯,”雲澈點頭:“她叫雲無心,是我和小……月嬋的女兒。”

    “……”蒼月閉上眼睛,如在幻夢之中。

    當年天劍山莊之事,她與楚月嬋一同經歷,她無比清楚當年身爲冰雲七仙之首的楚月嬋爲了“死去的”雲澈做出了怎樣的驚世之舉,她更知道,雲澈一直以來對楚月嬋懷着多麼沉重的痛與愧……

    今日,他回來了,還帶着楚月嬋,還有他們當年的孩子……

    一切,皆如夢一般的完美無瑕。

    “月嬋姐姐,我……”她一聲輕喚,便再難言語。

    雖爲女子,雖爲雲澈正妻,但她對楚月嬋卻無法生出哪怕一絲一毫的妒……任何女子知曉她曾爲雲澈做過的事都不會有,只有無盡的感激。

    “……”楚月嬋眼波動盪,脣瓣輕動,似要說什麼,卻同樣沒有出口。

    蒼月以前對她都是“前輩”相稱,如今喚她一聲姐姐,身爲雲澈的正妻,自然是一種對她的承認與接納……以她數十年的冰心,本該毫無在意俗世之禮,卻在她這一聲輕喚之下,卻無法控制的生出波瀾。

    “雲……哥……哥……”

    後方,一個夢一般的少女聲音傳來,如雲一般柔美,又似風的輕泣。

    “雪児……”雲澈一聲低念,猛的回身,視線之中,那個浮動着白光的傳送陣前,鳳雪児一身紅衣,白雪一般的雙手用力的捂着脣瓣,那張足以讓天上謫仙都自慚形穢的絕美雪顏被肆意奔瀉的淚珠完全的染溼。

    鳳雪児出現的地方,所有的光芒都會變得黯淡……楚月嬋擡眸,只是第一眼,她就確認了這個女子的身份,那一身鳳凰霞衣,還有美到如仙幻一般的容顏——唯有鳳凰神女,亦是天玄第一神女的鳳雪児。

    “好…好…看……”就連雲無心亦脣瓣張開,一聲低喃。

    炎光一閃,紅衣飛舞,鳳雪児已撲在了雲澈的身上,被淚水打溼的臉頰緊緊貼着他的肩膀,她閉着眼睛,感受着只屬於雲澈的味道和氣息,泣聲道:“雲哥哥……你終於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泣……泣泣……”

    鳳雪児撲來時,一股源自血脈的鳳凰靈壓讓鳳仙兒不自禁的後退一小步,然後便徹底愣在那裏……

    鳳雪児和雲澈有婚約,這件事天玄大陸無人不知。但,看着威凌古今,第一個成就神道,被天下所有玄者視若神明的鳳凰神女竟如一個小女孩般撲在雲澈身上哭泣……這是一幅她無法想象,任何人也不堪想象的畫面。

    胸前鋪開的淚跡幾乎讓雲澈的整顆心臟融化,他抱緊鳳雪児,愛憐的道:“雪児,我……”

    “小……澈……”

    又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重重觸動雲澈的心絃。

    傳送陣前,蕭泠汐和蘇苓兒並肩而立,蘇苓兒玉顏微笑,眸光如霧,而蕭泠汐在看到雲澈的第一眼,晶瑩的眼淚便如斷線的玉珠簌簌而落,時間在定格了短短的剎那之後,她一聲低吟,灑淚撲向雲澈,從他的後背緊緊保住他,奔瀉的眼淚很快將他的後衣打溼大片。

    “小澈……小澈……小澈……”她一遍一遍的呼喊,相比蒼月和鳳雪児的強忍,蕭泠汐卻是情緒決堤,很快便已泣不成聲。

    兩女一前一後,許久都不肯放開,雲澈胸口起伏,全身每一處都有溫熱的氣息在流淌。

    他曾發誓再不讓她們擔心流淚……但是,卻一次又一次的食言……

    他不敢去想,如果這次自己沒有回來,所欠下的情債要幾生幾世方能還完……

    “雪児,泠汐,不哭了……我都已經回來了。”他輕輕說道。

    “讓她哭吧。”蘇苓兒走過來,微笑道:“泠汐姐姐在你走了,因爲擔心你,經常會做同一個噩夢,你平安歸來,她才終於可以放下心來。”

    “……”心中是無盡的歉疚,他伸手輕拍蕭泠汐嬌軟的後背:“泠汐,夢都是假的。你看,我不但回來了,而且一根頭髮都沒有少,不信過會兒你可以好好檢查一下。”

    “哼!虧你還知道回來!”

    在每一息都悸動着心臟的重逢氛圍中,一個冰冷穿心的聲音很不合時宜的響起……依舊是那個傳送陣前,一個看上去只有十五六的女孩盈盈而立,她一身華貴絕豔的赤金長裙,裙襬曳地,腰身束起,勒出柳腰纖纖,容顏玉白無暇,脣若粉脂,一雙星眸卻是冰冷淡漠,又似乎隱隱透着水光。

    楚月嬋轉眸看向了她……從女孩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一股超越她畢生認知的威凌。這股威凌非刻意釋放,而是印入骨髓。冷然……傲然……血氣……帝王氣……循着雲澈的描述,她的心中浮現了這個女孩的身份。

    小妖后!

    雲澈說她是幻妖界的帝王,亦是美絕幻妖的第一美女……果然如此。同爲女子,楚月嬋亦毫無懷疑,若這個女孩的美眸能稍稍彎翹,必能迷倒芸芸萬生,傾倒千世浮華。

    蘇苓兒與蕭泠汐,前者與他兩生牽絆,後者與他從小一起長大,是他生命裏最親近的人。她們會癡戀於他,或屬應該。

    但另外三個女子……蒼月是蒼風女帝,鳳雪児是鳳凰神女,亦是天玄第一人,小妖后是幻妖帝王,一片大陸的最高統治者……

    可說全天下最優異的女子,全都集中在了他的身邊,在得知他回來的第一時間,無論何種身份地位,都迫不及待的到來……哪怕這個看似語寒眸冷,威壓凌世的小妖后。

    都是他用命換來的吧……想着自己被雲澈融化心靈的那段時間,楚月嬋在心中一聲輕念。

    “綵衣!”雲澈閃電般的轉眸,看向了小妖后。

    面對他轉過的目光,小妖后卻是臉兒一側,冷哼道:“四年……似乎也沒缺胳膊少腿,哼,算你沒有違背約定!你要是敢再晚一年回來……我一定親自去那個什麼神界,把你打斷腿拖回來!”

    小妖后音調又冷又厲,但最後一句話,任誰都聽出明顯的顫音。

    “呃……”雲澈拿眼偷瞄了一下一直躲在楚月嬋身後的雲無心,小聲道:“綵衣,這類話咱可以回房慢慢說,那個……在我女兒面前,多少給我留點當爹的面子啊。”

    “……”小妖后一怔,美眸迴轉,鳳雪児、蕭泠汐、蘇苓兒也全部驚愕:“你……女兒?”

    驚疑中,她們的目光齊齊落在了雲無心的身上,看着這個如瓷娃娃般可愛的女孩,一種同樣陌生難言的情緒在她們心間凝聚,蘇苓兒輕聲道:“雲澈哥哥,你說的女兒,難道是……”

    “嗯,”雲澈微笑點頭:“這是我和月嬋的女兒,她叫雲無心,今年十一歲了。”

    “啊!!”她們的脣間,發出一樣的驚呼聲。隨之,她們想到了什麼,看向了雲無心身邊的楚月嬋:“難道她是……月嬋姐姐?”

    她們之中,只有蒼月見過楚月嬋,但在雲澈的身邊,她們又豈會不知道楚月嬋這個名字。

    小妖后身姿從空中降下,輕輕落在了楚月嬋和雲無心身前,眸中的冷意化爲雲澈都難得見幾次的柔和:“月嬋妹妹,你能平安無事,是這些年來最好的消息。這些年……你們母女定受苦了。若你願認我們爲姐妹,以後,我們會把雲澈欠你的,與他一起補償給你們。”

    “……”雲澈微笑,但心裏頗有些吃味……因爲他記憶裏小妖后好像就從沒這麼溫柔的和他說過話!

    “不必,”楚月嬋搖頭:“這些年,我過的並不苦,亦從無悔無怨。”

    小妖后微笑,心中無盡感慨,她知道,她們都知道,楚月嬋一直都是雲澈心中永遠都不可能釋下的重負,如今,他回來了,還找到平安無事的楚月嬋和他們平安無事的女兒。

    世上,已沒有比這更完美的結果。

    被這麼多目光注視着,雲無心的身體愈加後縮,楚月嬋微微俯身,柔聲道:“心兒,還不見過你的姨姨們。”

    “……”雲無心沒有向前,小聲怯怯的道:“她們……好像都很喜歡爹爹。”

    “嗯。”楚月嬋點頭:“能被這麼多人喜歡,說明爹爹很厲害,你要替爹爹高興。”

    “……”雲澈老臉微紅。

    “……嗯。”雲無心點頭,似乎有些懂,又隱約有些不懂。

    只是,他們所有人都沒有察覺到,在一處比雲端還要遙遠的高空之上,有一雙眼睛正默默的看着他們。

    “……”沐玄音雪手按在心口,仙軀顫動的如立於無法承受的寒風之中,她在看着雲澈,只是,她的眸光已朦朧的如蒙上了夢中的迷霧。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