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儀宮中被裝飾的富麗堂皇,極盡奢華,估計風恢拓的帝王寢宮都沒有這麼誇張。

    「有偌大一片江山,都不如有一個好師父啊。」

    雲澈感慨了一句。

    他的身後,那二十名女子都是安靜垂首,緊張的等候著。看到雲澈來到榻前,以為他要早些睡下,為首的女子暗暗咬了咬嘴唇,終於向前,小聲的道:「雲公子可是要休息?」

    「嗯。」雲澈應了一聲,然後順便回過身來看了一眼說話的女子。

    他在一開始,就注意到了這個少女,因為她的裝束和其他十九個女孩不同,一襲雪裳,裙擺曳地,簡單素雅,又帶著讓人折目的華貴。

    「你叫什麼名字?」雲澈看著她,忽然問道。

    「本宮……啊!」一語出口,她被自己嚇了一跳,慌忙低頭,緊張的道:「奴……奴婢寒錦,雲公子使喚奴婢錦兒就好。」

    本宮?寒錦?

    「你……是冰風帝國的公主?」雲澈的目光上下打量著她,難怪此女的氣質如此不凡。風恢拓居然把自己親閨女送上門……嗯,很好很周到。

    「是。」風寒錦頭垂得更低了。

    她是冰風帝國最小的公主,現年只有十五歲,這次是奉風恢拓之命來親身侍奉貴客,並告訴她若能被對方看中,哪怕只是收為小妾甚至暖床婢女,也是一生之幸。

    「還真的是,」雲澈緩緩點頭:「你父皇居然讓你一個堂堂公主來伺候人,哎,還真是捨得啊,也不怕委屈了你。」

    風寒錦小聲道:「父皇說,能伺候雲公子,是寒錦的福分。」

    「哈哈哈,」雲澈大笑一聲:「你父皇實在是太客氣了,看來明天我需要好好感謝他一番才行。說起來,我在來時的路上,曾聽聞你們冰風帝國已經有了近十萬年的歷史,著實讓人感嘆啊。」

    「冰風帝國立國至今,已有八萬七千六百二十二年。」

    風寒錦聲音很小,帶著緊張怯弱,卻說出著無比精確的數字。

    「……在這吟雪界歷史上,應該算是很久的了吧?」雲澈道。

    「回雲公子,」風寒錦乖巧的回答:「在吟雪界,冰風帝國的國力雖非最強,但就存在的時間而言,卻是最久。吟雪歷史上無數王朝起起落落,唯有我冰風帝國,屹立了五萬年以上,而且距離第二個五萬年,也已並不遙遠。」

    「哦?」雲澈面露驚訝,隨之驚嘆道:「在我出身的那個世界,一個王朝能持續數千年便已極為罕見,八萬多年,著實是太驚人了。看來,冰風帝國定然有著極大的國運。」

    「如此強盛的國運,必定不是沒有原因。你既然是冰風帝國的公主,應該知道如此強大的國運所在吧?比如……國脈,或者鎮國聖物什麼的,說來我聽聽。」雲澈一副極為好奇的樣子。

    「這個……」風寒錦緊張的道:「奴婢平日都是待字閨中,從不過問國事,無法回答雲公子的問題,請雲公子恕罪。」

    「哦……沒關係,我就是隨口一問。」雲澈擺了擺手,然後一屁股坐在榻上,伸手摸了摸上面的冰蠶絲被:「這麼舒服的床,看來今夜能睡個好覺了。」

    「雲公子若要休息的話……」風寒錦雙手手指緊張無比的絞在一起,臉上也深深泛紅,垂著頭不敢看雲澈:「讓奴婢……服侍你洗……洗浴。」

    「哦,不用了。」雲澈橫身躺下:「我從來不洗澡。」

    「那……讓奴婢服侍雲公子寬衣。」

    「也不用了,我睡覺從來不脫衣服。」雲澈仰著頭,閉上眼睛,隨意的甩了甩手:「這裡沒什麼事,你們下去吧。」

    風寒錦神情複雜,也不知是失望還是鬆了一口氣,她屈身而禮:「是……奴婢就在外面候著,隨時聽候雲公子吩咐。」

    「哦,等等!」雲澈忽然又從床上起身,轉目看了一眼外面,嘀咕道:「難得來一趟冰風帝國,這麼早睡覺有點可惜啊。寒錦公主,要不你去把你寒逸皇兄喊來吧,讓他帶我遊覽遊覽冰風皇宮。」

    「是,奴婢這就去。」

    風寒錦出了冰儀宮,剛要給沐寒逸傳音,卻一眼看到沐寒逸正向這邊走來。

    她連忙迎了上去:「十三哥。」

    「寒錦?」沐寒逸微訝:「你不是奉父皇之命在侍奉雲澈師兄么,為什麼會在外面?難道雲澈師兄現在不在冰儀宮?」

    「雲公子現在就在冰儀宮中,不過他要我找十三哥過來,希望十三能帶他遊覽皇城。」風寒錦回答道。

    「哦,原來如此。」沐寒逸微微頷首:「那我們趕緊過去吧。」

    「寒錦,你覺得雲澈此人如何?」沐寒逸隨口問道。

    風寒錦想了想,輕聲道:「這個……我和雲公子並沒有說上幾句話,但感覺他很溫和,明明身份那麼尊貴,卻一點都沒有盛氣凌人的樣子。」

    「呵呵,那是當然,若是品行不好,又怎麼會被宗主選中呢。」沐寒逸笑了笑,很自然的接著道:「既然你和他說過話了,那麼,他有沒有問過你什麼?」

    說完,他又補充了一句:「若他有什麼需求,無論如何都要滿足他。」

    「他並沒有問什麼……啊,他就是隨口說了幾句我們冰風帝國的歷史,還問了一句國運的事。」風寒錦如實回答。雖貴為皇室公主,但她從小就接受著很嚴格的皇室教育,一直乖巧慣了。

    「國運?」沐寒逸的眉頭猛的一動。

    沐寒逸音調的忽然變化讓風寒錦側目:「十三哥,怎麼了?」

    「哦,」沐寒逸笑了起來:「真是沒想到,雲澈師兄居然也會相信國運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真是讓人意外啊,哈哈。」

    沐寒逸與風寒錦一起來到冰儀宮,一見到雲澈,便連忙賠罪:「雲澈師兄,寒逸數年未歸,瑣事頗多,竟失陪如此之久,心中甚愧。」

    「說過多次了,寒逸師弟不需要這麼客氣,」雲澈毫不在意的笑道:「先前在外面隨意轉了一小會兒,冰風皇宮當真是美不勝收,比之我們下界的皇宮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此時想來,頗有些意猶未盡,就勞煩寒逸師兄再帶我轉轉如何?」

    「勞煩不敢當,榮幸之至。」

    雲澈和沐寒逸並肩走出冰儀宮,在漫步**賞夜幕下的冰風皇宮。

    神界與下界有著位面上的天壤之別,神界皇宮之恢弘,也自然遠非雲澈所熟悉的蒼風皇宮或神凰皇宮可比。

    雲澈聽著沐寒逸對皇宮各處的詳細介紹,偶爾也會說起藍極星的一些事,兩人笑聲不斷,相談甚歡,不知不覺間,就已走過了大半個皇宮。

    「原來冰風帝國的壽命之久,在吟雪界歷史上竟是首屈一指。八萬多年的歷史,著實讓人驚嘆啊。」

    雲澈一臉真誠的讚歎道:「看來,這龐大的冰風帝國,定然受天道恩賜,有強大的國運加身。」

    「哦?」沐寒逸微笑道:「雲澈師兄也相信『氣運』這種東西?」

    「氣運之說,無論人之氣運,還是國之氣運,怕是無人真正的完全相信,也無人真正的完全不信。就像沒有人能說清究竟是命由天定,還是命由己定。」雲澈慢條斯理的道。

    「哈哈哈哈,」沐寒逸長笑一聲,深以為然的點頭:「雲澈師兄說得好。在寒逸的認知里,氣運這種東西,不可盡信,也不可不信。我冰風帝國能屹立如此之久,究其主因,其一是列祖先皇治國有道,冰風皇訓第一條,便是要親近於民,聚攏民心。若失民心,便是失了根基,再強盛的國力也會搖搖欲墜。得民心者得天下,永遠不是一句空話。列祖先皇無一不是緊守此訓,君心民心始終穩固,冰風也自然屹立不倒。」

    雲澈深深的看了沐寒逸一眼,隨之道:「難道還有其二?」

    「其二,」沐寒逸頗為神秘的微笑起來:「便是雲澈師兄所言,或許是有頗大的國運庇佑。」

    「哦?」雲澈面露訝色:「難不成,這個皇城之下,有著一道靈脈?」

    「並非如此,」沐寒逸搖頭:「而是我冰風建國初期,便得到了一件天賜的鎮國聖物。這件聖物伴隨我冰風已有八萬多年,冰風帝國屹立依舊,而那件聖物經歷八萬多年滄桑,卻是毫無變化。如果這世上當真有國運存在的話,那麼,便是這件鎮國聖物,佑我冰風至今。」

    「鎮國聖物……居然有這樣的東西?」雲澈驚奇道:「不知這鎮國聖物究竟是何聖物?能夠經歷八萬年滄桑還毫無變化,絕對是非同尋常的奇物。」

    「……」沐寒逸張了張口,明顯在猶豫,隨之又坦然道:「這件鎮國聖物的存在並非是秘密,但世人只知我冰風擁有一件鎮國聖物,卻幾乎無人知曉究竟是何聖物,這也算是我冰風皇室最大的秘密之一。不過,說予雲澈師兄聽當然無妨。只是,還請雲澈師兄代為保密。」

    「那是當然。」雲澈點頭。

    「這件鎮國聖物,是一枚麒麟角。」沐寒逸面色鄭重的說出:「是太祖先皇在萬丈冰原之下偶然尋得。在麒麟早已滅絕多年的當時,竟能尋得一枚麒麟角……還是極為完整的麒麟角,當真是不可思議的機緣奇迹。」

    「麒麟……角?」雲澈腳步停止,臉上再次露出深深的驚訝:「麒麟不是傳說中的祥瑞之獸么?難道,它不是杜撰的,而是真的存在?」

    「那是當然。」沐寒逸點頭:「麒麟在東神域都滅絕已久,在下界也自然只會更早的滅絕,留下的也只有難辨真假的傳說,所以雲澈師兄會認為它是杜撰的並不奇怪。但麒麟的確是真實存在的,傳聞在遙遠的西神域,有麒麟一族因得到了遠古神血,而存活至今。所以,若是有緣的話,雲澈師兄說不定某天還能親眼見到真正的麒麟。」

    雲澈怔了好一會兒,才帶著滿臉訝色緩緩點頭:「天下之大,果然無奇不有。傳說中的祥瑞之獸,居然真的存在。看來,我在下界的這二十多年,完全就是在坐井觀天啊。」

    「對了,不知這枚麒麟角現置於何處?我想親眼瞻仰一番。」

    雲澈的語氣還有神情,都透著深深的好奇和興奮。
最近更新小說